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有个疯狗型打野是怎样一种体验(下)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26.

队里打排位,酒吞兴高采烈地撞车,兄弟你进了吗!

荒看了屏幕一眼,我进了。

哎哟,那咱们在对面,你还打野吗,我保证不去反野。

荒说嗯,然后选了个前期强势的刺客英雄,俨然一副你要来反野我就把你狗头都锤暴的架势,结果进了比赛,Ban/Pick一看,跟酒吞却对不上号,不是同一局。

酒吞正可惜着,稍微窥屏,然后对着训练室另一头嚷了一声,哎哟,一目连你在对面啊!

一目连轻轻地嗯了之后就不再说话了,荒调出战斗详情面板一看,对面中单位置确实是个眼熟id,但不是一目连,其他战队的中单,除了中单全都打不好的那种选手。他不由得多看了...

【双龙组】有个疯狗型打野是怎样一种体验(中)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2018/3/5 21:48] 补了一些专业术语注释在文末,希望能帮助gn们理解=3=


-


13.

队里有位女选手其实是一件既养眼又麻烦的事。

这体现在去外地参加线下赛的时候,如何定房间这个问题上,因为赛制组给每个战队发下来的永远都是三间双人间,如果其他队伍没有女选手的话,这就意味着他们队得俩人挤一张床,或者一男一女睡一间。

不过今年青行灯却说隔壁战队新招了一位女选手,得委屈一下酒吞和隔壁战队的男选手换房间挤一挤了。

酒吞倒是无所谓,但很不解,那你们以前是怎么分的?

青行灯淡定地说,那还用想,姐姐我大发慈悲地委...

【双龙组】有个疯狗型打野是怎样一种体验(上)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

一目连被战队招进来的时候,他的身份是个辅助。

荒被战队招进来的时候,他的身份是个中单。

这都不是秘密,包括后来战队大换血,老板得了失心疯,教练从佛系转了道系,这血换着换着,辅助就成了中单,中单就成了打野。


2.

酒吞童子第一天到队里报道的时候,正赶上这中野二兄弟在打排位,一目连中单被抓爆,荒脸色不好地说你往塔里缩点我蹲草丛帮你抓。

然后荒蹲了半天把附近野怪都清了对面打野都没来,一去下路支援对面打野又一个神乎其技冒泡,联合着对面中单把一目连又打出了闪现,趁着荒切下路的时候强推了中路一塔,搞得一目连全程都在抗...

【双龙组】谈恋爱还要讲什么道理(短篇完)

* 甜饼,没营养。

* 天王荒x总裁连,同系列短篇:男神的腿长又白(短篇完)190以上的空气有毒!(短篇完)不甜不要钱(1-3)。因为是甜饼,还是ooc预警个吧!


-


荒先生决定起得比连总更早一次。

他自认自己是个各方面生活健康的正直好青年,并且正在吃所谓“年轻饭”,年纪自然是风华正茂,虽然不敢过度自诩超持久,但把连总干到直接睡着也是绝对没问题的……理论上是这样。

所以为什么一目连总能起得比他早??这也太薛定谔了!

他仔细观察过一目连的生物钟,这位非单身且年纪轻轻就大有所为的一代跨国公司老总,在有一位器大活好的情人的同时……竟然过着老年遛鸟生活——无...

【双龙组】弥留之际(短篇完)

* 荒x一目连

* 写在开篇,又是一篇满足自我的产物,意味不明,性格与游戏严重不同,时间线在很早很早,一目连还未成为我们熟知的一目连之前的故事。想想这位温柔寡言的风神,曾经也是随心所欲、动不动就搬鸟居玩的调皮模样……唉

* 废话连篇的1.6w


-


人类的祭典总是办得极为隆重的。

放眼望去便是一排纸灯笼,匠人将笼纸做得很薄,烛光下十分透亮,将金色的铭文映上雨后略显潮湿的石阶。

小道两旁的木门半开着,每家每户都有点展出——都是些勉强能在众人面前露一手的手艺活。

糖人很快就做好了,空气里都是甜腻的味道。路人们频频回头,看见刚刚出炉的新鲜糖浆在冰...

【双龙组】对酒(短篇完)

* 荒x一目连,没什么营养,只是对御馔津的脑补


-


“会喝酒么?”

一目连坐在庭院里。刚刚下完雪,院中的积雪大约有半个金鱼姬高,屋内阴阳师铺张了锅关东煮,浩浩荡荡围了一帮人,他却似乎并不感兴趣,两条光裸的腿在雪地里意味不明地晃着,很久才反应过来来人是在同他说话。

他回首,足足被吓了一跳:“荒大人,您怎么……”

时过夜半,这位在寮中以性情冷淡著称的神明大人已经净过身,一头如瀑墨蓝长发还沾着湿漉水汽披散在浴衣外,被冬风吹得有那么点凌乱。他们并未有过如此交集,一目连的心情不自觉悬起。

夜半阴气大起,已经到了妖气横生的时候,若不是今夜大雪,恐怕也是平时那番迷雾笼罩的景象。...

【双龙组】何年何夕(短篇完)

* 俺少有的原作向……发生在一切的一切之前的事。

很短。很努力地想要转变风格,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好……

* 很重要 * 有对少年荒性格的私设,时间线在荒海物语前,所以并不太一样,慎重!


-


“你要去哪?”他问。

那人步履蹒跚,仿佛有千万般不舍。

“走啦,走啦,不知道去哪。”


……


神的恩赐降临于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渔夫们穿着厚重的斗笠面对着汹涌浪涛前行,随后又无可奈何地折返。他们搓着手在寒风中呼出一口闻风即散的白雾,一边清唱着鱼雁不闻的歌谣,重新收拾好那要迎着风浪驶出港接人去的渔船。

过了好一会,渔...

【双龙组】不甜不要钱(1-3)

*荒x一目连

*段子合集,世界观和之前的190空气有毒男神的腿是同一个

在忙channel design,脑子混沌得写不出完整东西了!

博君一笑,超没营养          

                                                                                                                                                                                                               ...

【双龙组】男神的腿长又白(短篇完)

* 荒x一目连

庆祝一下买的等身抱枕终于集运过来了,和之前那篇190空气有毒有点关联嘿嘿嘿

* 标题与正文毫无关联


---


“您的快递到了!”门口戴着鸭舌帽的快递小哥露出青涩的笑容:“什么东西呀,软绵绵的却这么沉?”

一目连没好意思说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买了这么一大包抱枕,还是个等身的,也懒得找借口,只是笑了一下签名签收了快件。

抱枕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原定计划是为了还原偶像的身高——追星小姑娘们总喜欢在这些小细节上作文章,要做个190*60的大小,但市场上的等身抱枕最多也就是个180*60,最后网络上的通贩也就只好统一做了180的,却还仍是比一目连高出了好...

【双龙组】自由落体运动(短篇完)

* 荒x一目连

被圣经束缚的神父 和 自断后路的恶魔

IT MEANS NOTHING.


---


“浮士德,你在贪恋着什么?”

“你厌倦了吗?”


一目连从梦中惊醒,分明梦里空无一物,他却已然被浑身冷汗浸湿了身体。

大约是每日背负着圣经的重压太累了,他想,阿门,主这是在给予他考验。他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看到天还没亮,起身到仓库里拿走几支蜡烛,虽然明日并非周日,不会有信徒到访,他还是毕恭毕敬地点亮了圣堂前的蜡烛。

这几天来他都能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起初他以为那是主的声音,再一听,却完全不是主的口气。

他有时候会...

【双龙组】190以上的空气有毒!(短篇完)

*甜饼,没营养


为了庆祝荒生日,一目连绕路去城郊买了个蛋糕。

他到达录播厅的时候荒还在被造型师揪着吹发型,造型师瞥了他一眼,没认出来,继续挥舞着卷发棒和吹风机,自来熟地与荒搭话。一旁的化妆师见缝插针地过来补一笔东补一笔西,二人严严实实地把他堵在荒的视线之外,他好脾气地没催,就这么原地站着看热闹。

“荒哥颜就是和外边那些整出来的人不一样,好得没话说,怎么化都好看!”

二人高兴地拍了半天马屁,一目连在一旁听得都要笑出声,荒一直没搭话,也不知是因为怕妆崩了还是单纯不想理会,一直等二人说得都要没词了才用相当应付的口气说:“低调低调。”

一目连今天专门把会提前到早上开了,晚上闲得没事,觉得...

【阴阳师】【双龙组】百年孤独(下)

* 荒x一目连

* 是什么让你们造成有这个题目就是虐文的错觉=v=它很甜的

* 根据先前疯传的考据的私设,一切都默认荒的原型是月读,不知道会不会未来哪天被官方打脸反正到时候再说吧……总之算是在我心目中对这对cp最完整的猜测了

* 有没有ooc自由心证吧,我个人觉得这便是我对他们的理解


百年孤独


4.

一目连第一次见到那名“神恩赐的少年”是在一次渔业丰收祭的黄昏。少年就像个普通人类一样,混在小孩的群体里,许多无知的孩童兴高采烈地向他搭话,却又对他有些惧怕,就好像把他当大人们一样看待,是对强大的未知量的一种崇敬。少年听得有一句没一句,...

【阴阳师】【双龙组】告白前别吃辣(小短篇)

* 荒x一目连

老梗了,随便写个短篇小甜饼,非常没营养,双向箭头于是就很随意啦

标题和文毫无关联!


 ---


“说真的,你一点都不嫉妒你室友嘛?”

般若突然毫无征兆地冒出这么一句话,一目连差点把手中的笔甩出去砸个稀巴烂。

一目连瞪他:“学习。”期末考试要来了。

般若挂科挂惯了,闲得浑身难受:“你想想啊,他那么高,T台模特的身材,还是读艺术的考试都不怎么需要复习……嗯嗯~最主要是那张脸。”

般若的口气引来一目连一股恶寒,他本想出口反驳一下的,想想还是算了:“关你什么事,复习。”

“你看你看,朋友圈刷下来全是姑娘们拍的他参加校庆的照片,”说完般若也

【阴阳师】【双龙组】百年孤独(上)

不长,应该就上下搞定,顶多……就是个中嘛……

* 荒x一目连

* 私设注意

* 乱写一通,毫无逻辑,乱泼狗血,结局是开心的就行


百年孤独


缘起因你,三生有幸。


1.

荒醒来的时候还是天黑。

他依然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其实并没有假想过自己还会再次醒来。

依赖着海的人民将神的恩赐送回了海中,海水泡软了他的骨骼,浸透了他的皮毛,吞噬了他的意识,他闭上眼睛听着海水汹涌的涛声,也不知脑海中海神嘲讽的笑声到底是真的,还是仅仅只是他的幻觉。

直到他意识消失的最后,都没有幻想中的风神微笑着前来把他救出这牢笼。

村民举行祭祀,风神不可能不...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