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荒元帅的日常(《乍暖还寒》番外)

* 哨向AU,哨兵荒 x 向导一目连

*  @忘却录音 生日快乐乐快日生!你要的点梗2333没啥营养,尽力撒糖!


-


06:00-06:15AM

天才蒙蒙亮,如果是冬季,这时候天多半还是黑的,而这时候在外公事诸多的荒元帅就不得不顶着一头炸毛,在富有情调的古典乐闹铃中起床了。

一目连上将多次想提醒,其实不用这么有情调,有活力有激情能把人的脑子一巴掌拍醒就行,比如《The Mass》……就算真要放重金属摇滚乐他也一定不会说什么——可他的哨兵先生特别要面子,在对象面前打死也要保持逼格,尽管这会导致元帅自己在醒来时半睡不醒的眼神跟要杀人一样。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这时候有哪个不要命的下属打电话过来,这位倒霉人在一个小时以内就会收到一封被开除的邮件。

至于为什么是0-15分,这要取决于前一天元帅的心情如何。

心情差,二话不说就会蹦起来,心情好,指不定就会像一块巨型抱枕搂着连上将的腰再多赖床个几分钟。

※连上将备注:如非要事,请在6:30过后再联系荒元帅。




06:30AM

在15分钟光速洗漱冲澡之后,接下来的半小时会过得很忙。

吹干头发、视心情决定是否扎成辫,用卷发棒和定型喷雾凹好造型,结束这些拿枪威胁也打死不能少的例行步骤之后,荒元帅会转头回到卧室,一边没心没肺地喊“太阳晒屁股了上将”,一边从衣柜里拿出当日场合需要的衣服,再翻出一目连的那一套,随手甩到床上。

会不会直接甩到连上将脸上,这要看造化。

一目连通常不赖床,很快就会醒,如果时间还有余裕,他会静静地躺在床上,先盯着琥珀色的天花板发呆一会儿,这似乎是他独居期间养成的习惯,彻底放空之后他会听到空间里第二个人的动静,然后侧头看向对着镜子扣纽扣、打领带的荒的背影,一直等到荒又扯着嗓子问“怎么,还没看够?真当镜子不反光啊”,才一骨碌爬起来,装作无事发生。




6:59AM

在下楼享用早餐前,荒元帅往往会停在一节台阶下轻咳两声,骄傲地稍稍抬起下巴。

一目连上将了然地笑笑。

然后他们会交换一个吻,不带情欲,很干净的吻。

“早安。”




7:00AM

元帅府的资金冻结终于在不久前解除,别墅里重新增添了佣人们的身影。

清晨佣人们会提前做好早餐,一般来说都是贵族喜欢的那一套,少到不够吃饱的肉料理,一片敷着黄油的吐司,还有苦到见鬼的黑咖啡。

和贵族出身的一目连不同,一开始荒挺不习惯,无法像一目连那样吃得面不改色,只能嘴角一抽,坐在餐桌前持续低气压。

且不说能量足不足量的问题……

蜗牛它怎么能吃的怎么能吃的!!!

※连上将备注:……其实我也觉得一般般,你完全可以告诉我的。




7:30AM

司机准时等在门口,车里放着的是半个小时前刚播过的早七点晨间新闻录播。

一目连随着荒坐到后座,心中疑惑:早餐时间听不就完了,还得麻烦人家司机帮忙录下来再看是吃饱了撑的么……

荒元帅闭眼休息,很难说是不是还没睡醒在补眠。

不过精神连结那一头情绪平和,一目连思索再三还是敲敲司机椅背,用手势示意对方将新闻调到静音。

“……你调到静音我还怎么听?”

一目连猛地回头:“我以为你睡了……”

荒气笑了:“刚起床又睡,你是皮痒了把我想得这么弱不禁风?嗯?昨晚没……”

一目连捂住他的嘴,这辆新车没有将前座与后座隔离开,还没当着司机面秀恩爱的思想觉悟,就听见荒通过精神连结说:

——你是不是笨啊,拿二人世界时间看公事是多想不开?

——……你去年可不是这么说的。




9:00AM

新家就是荒川之主友情赠送的那一幢,位于南区西边,虽然与军部总部同在南区,总还算有些距离,就算走军方专用通道可以避开上班高峰期、无需堵车,但少说也要开上一个小时。

抵达军部的时间通常是九点整,这个时间换作其他职务的人早就已经到位投入工作了,可以记一笔迟到,不过身为元帅,也不会有人专门秋后算账,顶多就是接受点某些上将的怨言。

烟烟罗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趾高气昂道:“哎哟,元帅精神不错啊?睡到这个点,真是一点与民众同甘共苦的心都没有……”

荒只想叫她有屁快放:“你是民众?”

烟烟罗回答:“我很想点头,不过考虑到我是军籍,我只能说不是,太可惜了。”

荒点点头,绕开她用虹膜开了门锁:“那你报告完民情可以滚了。”

一目连就跟在他身后,但没有急着进门,看出烟烟罗是有公事在身才特地如此等门,无奈地冲着烟烟罗上将笑了笑,伸出精神触手安抚了她情绪中气得上蹿下跳的那部分,在荒不满的催促声中点头示意,请她于自己先一步进去。

烟烟罗百感交集,心想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气呼呼地将普通厚底军靴活活踩成了13cm高跟鞋气势地冲进门,这次不再瞎哔哔,直接开门见山地交代了自己的来意。

帝国最近正为边境城市的驻军问题烦恼,有案底在前,所有与联邦接壤的城市都要有驻军把守,而为了避免里应外合,带领驻军的人员名单中更是半点联邦血统都不得有。这条方案是军部高层共同通过的,不仅要防止联邦再度骚扰,也要防止有激进的战争主义者搞出什么游行革命的幺蛾子来。

到底是樱花妖当初那番宣讲引起了全国人的共鸣,哪怕已经宣布停战,渴望战争继续的人依然不少。

合众国马上就要派使者前来签署重要条约,这时候全帝国内容不得一丝变数。

烟烟罗走时,一目连正在操控终端整理着各个部门递交上来的汇报书,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被人蹬着。

猜到是因为刚才自己擅自抚平其他哨兵情绪的行为令哨兵的占有欲又双叒叕犯了,一目连回头对上荒和善的眼神,二话不说精神触手就摸索上去,将对方不满的情绪掐灭在摇篮里,然后装作无事发生:“材料马上就好,再等等。”

荒凝视着他,并未多说:“这又不是战时,哪来那么多消息?”

一目连低头一看:“情报科和……特务科。”

算旧账期间,也就这两个地方最忙,涉及到政治问题,凡事都还得上报。

荒说:“哦。”

一目连又埋头工作,装作没看到元帅大人有大量地直抒“屁事真多”胸臆的白眼。

※连上将备注:。




10:00AM

不打仗就意味着军部大多数武官都要坐文职的板凳,元帅本人也不例外。所谓皇帝治理国家靠一张嘴,元帅统帅三军可能也只需要一个眼神。

一目连虽然够敬业,但文职工作做多了总会感到无趣,闲下来时如果看到微信群亮了亮图标,也不会特地放到下班以后再去看。

桃桃~: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呀!怎么做婚姻情感咨询的人这么多!

樱花妖:很忙?前哨科有一半的人在坐冷板凳,要不我请假去找你?

桃桃~:不行QAQ

樱花妖:怎么了?上次那个王八蛋又来纠缠你了?他怎么脸皮那么厚?你不是告诉他你有对象了么?

桃桃~:……不是,我想说,樱樱你再请假要被扣工资了,连连下个月才能还我钱,你再被扣工资咱们这个月就只能吃方便面了!

樱花妖:……

一目连:……

“咳!”

一目连猛地将视线从屏幕上收回,以为公正的荒元帅要强力谴责他摸鱼的行为,却只看见荒敲敲桌面说:“来杯咖啡。”

他连忙关闭光屏,起身去捣鼓咖啡机,一如既往小心地计算了白糖与伴侣的量,泡在冷水里等到稍微不那么烫了才递过去。

荒从他手中接过杯子,抿了一口,皱皱眉。

一目连也察觉到了异常:“太甜了?”

荒将杯子放到桌上:“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一目连虽然认为自己放的量没有问题,但也不排除是荒口味变了,不疑有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咖啡还带着点苦味,恰到好处,正好是荒近期喜欢的味道。

“有什么问题吗?”他不明白。

“可能是我弄错了,”荒拿回咖啡杯,对着他刚刚碰过的地方又喝了一口,“没事了,你回去工作吧。”

一目连:“……”

这人怎么就越来越闷骚了呢?

※连上将备注:口味没变。




11:45AM

元帅特权一,比寻常人迟15分钟下班。

元帅特权二,在一群中午回不了家、只能凄凄惨惨戚戚吃食堂的人中间,厨师会专门根据根据元帅的要求特制一份午餐。

哦,以前是一份,现在是两份。

不过不存在一条元帅特权三“可以在自己的办公室吃饭”,这就意味着荒和一目连依然要去食堂报道,途径一楼去二楼小包厢进餐。

偶尔他们会在途径一楼时见到些平时见不到的人。

比方说姑获鸟上将。

姑获鸟上将很快就要被派遣到边境担任驻军总统帅了,她年纪不小了,也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向导结合,或许“养老”更适合她,反正服役时间超过一定年份,带着上将头衔“养老”也完全可以领一份不小的军饷……她却并未这么做,至今仍在全国上下奔走。

她见到一目连和荒就跟见到亲儿子一样,会凑上来以老母亲的口吻问他们:“最近过得怎么样?如果有什么小摩擦可以找我谈谈心……你们年轻人呀,目光要长远,一起过日子的人有什么小事千万不要放心上,如果放心上了,一定不要瞒着对方……连上将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一目连的笑容都快僵了:“没事,谢谢上将关心。”

谁知道身边的人却丝毫没有加快步伐、绕开她啰嗦的意思。

——反而是住了脚步,说:“我们会的。”

一目连看着荒和颜悦色地与姑获鸟唠嗑起来,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不露出见鬼的表情。

………………………………………

有没有对象真的差很多。

※荒元帅备注:你有意见?




12:30PM

元帅办公室有一张长椅。

有时候一目连精神状态不太好,会赶在午休时间结束前躺在长椅上歇一会。

醒来的时候他会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件外套。

阳光的折射下,肩上的肩章还在闪着金光,熠熠生辉。




1:50PM

午休结束前十分钟,荒会把一目连叫醒。

然后在接一个缠绵的吻。

不要问为什么是十分钟。




1:55PM

下午是来事的时候。

有时候烟烟罗也不是故意的,她毕竟以前担任过荒的秘书官,部门里一旦发生了什么需要汇报的事,如果无法在通讯中说明白,亲自跑一趟的人基本都是她。

不过她不敲门就开门确实是故意的。

“元帅!”

她捧着一叠资料冲进来。

然后被人拎起来重新丢回门外,门被人一脚踹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滚!”

※连上将备注:……没有要事别提前上班?




2:00PM

这次门口站着的不止一个人。

烟烟罗和夜叉神色复杂,两条单身狗看进来的目光像要杀人一样。

荒元帅神色肃穆:“说吧什么事?”

烟烟罗客气:“夜叉先生你先吧。”

夜叉客气:“烟烟罗女士你先吧。”

荒打断他们明显你来我往要他难堪的废话:“你们最好有事,不然明天不用上班了。”

夜叉高兴坏了:“太棒了,本大爷早就想退役了,快放我走,军校里还有不少新鲜肉体在等待着我……”

一目连:“……”

这算是什么什么的实锤吗?

荒爱与和平地笑了:“知道了,服役时间延长五年。”

夜叉沉思两秒后说:“你让本大爷想想,现编点屁事不是很容易。”

荒:“滚吧你。”




3:00PM

赶走夜叉和烟烟罗之后,办公室很快又会被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光顾。

有时候还会在办公室里召开小型会议,十多位上将中将聚在一起,讨论出一个结论,最后的结果通常会由一目连上将整理,如果是军部改革问题,整理完还要递交给内阁,皇帝也会亲自检查,如果是军部内部安排,他整理完就会直接通过了。

小型会议往往不会太平。

虽然一目连的家族是支持保守派的,荒是被激进派扶植上来的,他们都不会毫无理由地支持任何一派的决断,至今为止两派依然打得火热,一个驻军问题都能吵得不可开交,搞得办公室里乌烟瘴气,精神向导满天飞满地跑。

一目连坐在一旁记录,笔还未停,一只大白鹅从他面前一跃而过:“……”

荒一言不发,就听着其他人你一言我一句,表面上平静得不行。

只有一目连知道,公正的荒元帅此时此刻特别暴躁,想要掀桌把这一帮乌合之众挨个从办公室里打出去。

※连上将备注:做领导是真不容易。




4:00PM

下午同早上不一样,早上是忙完了就会稍微闲下来,下午只会越来越忙。

每天拜访的人都在变化,甚至会有一些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曾经载着他们满帝都飚车的小姑娘都能敲门拜访,悲痛欲绝,比起汇报更像是来撒娇的:“元帅元帅,他们要把我的小绿车重新喷成黑色呜呜呜呜,可是我喜欢绿色!可不可以不改颜色呀!”

一目连的笔险些折了。

荒显然还记得她,好歹也是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你叫海兔是吧。”

山兔咬牙切齿:“是山兔!兔!”

“……这不重要,”荒面不改色,“怎么回事?”

山兔难过得落下了眼泪:“现在流行红色,开始抵制各种绿色了,说是不吉利,就算游行也用不上小绿车了,就想着把车喷会黑色,配备给别人开……”

荒依旧面不改色:“然后?”

“然、然后,只有这辆车经过兔兔改造,只有这辆车我的脚够得着!”

“然后?”

“然、然后……我对这车有感情了!绿色多好看呀,我想继续开它……”

“你成年没有?”

“…………能不能不要改成黑色呀,就算配给别人开,就让它绿着行不行?”

荒和一目连远远对视一眼,都挺无奈的——这绿车配给别人当公车开多不像话啊,小孩子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荒元帅冷眼看着戴着兔耳朵的矮个子小姑娘抱着头天塌了一样地嘤嘤嘤,叹了口气:“你长官谁?”

山兔的眼泪立刻就停了:“是傀儡师姐姐和傀儡师哥哥!”

荒诧异道:“她不是搞黑客的么,怎么还管交通了?”

还在联邦时,为了入侵敌军将领彼岸花的公寓,他们还找了这对兄妹帮忙,这对反间谍科出身的兄妹并未让他们失望。

“哥哥管黑客,妹妹同时兼职管军中的未成年人啦——”

山兔转转眼球,随时都又要嘤嘤嘤地哭起来,“兔兔想要开小绿车!我有驾驶证的!”

一目连看荒在小姑娘面前放不下面子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荒的态度其实挺明显,不像是会拒绝的样子,这种小事,还人家小姑娘一个人情也没什么,可又兜着、硬要装得很威严,这会儿估计在想要怎么答应比较不掉逼格。

他主动开口给荒台阶下:“放心吧,我会找傀儡师中将聊聊的。”

山兔立刻喜笑颜开,蹦过来大喊:“兔兔就知道连连最好了!”

元帅嘴角一抽:“你叫谁呢?”

山兔装作没听见,用力抱了一把一目连,赶在荒元帅发飙之前屁颠屁颠地溜了出去。

※荒元帅备注:以后把这人记黑名单。

※连上将再备注:就是个小孩子……

※荒元帅再再备注:所以呢?




5:30PM

元帅特权三,(如果不忙)可以提前下班。

帝国天亮晚,天黑早,五点多已经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尤其是作为一座沿海城市,无论夏季还是冬季,这个点都少不了的风大。

荒将元帅的大披风翻出来,犹豫了一会,将其盖到了一目连身上。

一目连挣扎得用力:“这是元帅披风,我穿不合适……”

荒把他摁住:“不会有哪个傻逼说你不是的。”

这不是重点啊!

一目连还是想把披风解下来,但要比力气他是不可能比得过哨兵的,只好讲理:“你可能在屋里不觉得,出去就要冷的……哨兵很怕冷,这个你别跟我争。”

“胆子越来越肥了?叫你穿就穿,废话那么多。”

“……”

两个人要拗起来是谁也拗不过谁的,所以结局由力量差距直接决定。

结果就是坐到车上时一目连吐着白气钻进车后座,礼貌地同司机点点头,转头正好撞见他家哨兵站在寒风中哆嗦,注意到他的视线,还嘴角一抽严肃地说:“看什么?”

一目连:“……没什么。”

你说人死要面子是不是有毒?

※连上将备注:出门一定要多带一件外套。




5:45PM

回程路上,为了解压,司机往往会放一点舒缓的歌,比如《Take Me Home》,事实证明元帅对这首歌有好感,紧绷的表情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过了一会,荒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事到如今,荒也不会再责怪哪个不长眼的刚下班又要找事——他已经习惯了,一群人就是喜欢没事找他麻烦,越下班越喜欢。

不过来电的不是什么“不长眼”的下属。

甜甜的女声响起:“您好!这里是白塔婚介售后部!总、总之是婚姻幸福度后续调查,匿名通讯,语音通话将不会被记录。这位哨兵您好,请问能打扰您几分钟时间吗?”

“……”这熟悉的开场白令荒想起那个背着双肩包、面色红彤的少女,“你好。”

“记录显示去年我们曾致电过您,因为我们并未记录您的回答,所以想问问您在这一年期间婚姻状态是否有所改善?白塔是否帮到了您?”

椒图的声音具有辨识性,某种意义上对他们来说也是大恩人,就算荒心情奇差无比也不会挂上电话,更何况现在心情着实不错。

他说:“是的,你做得很不错。”

椒图一愣:“我?当时是我负责为您提供帮助的吗?”

“是,你们不搞个满意度调查?我可以给你满分。”

“……其实是有的!今年刚出的功能!在通话结束后会有提示,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以给我打分,”椒图显然没想起他来,她每天要接触的哨兵向导实在太多了,他们有的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也有的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而她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为前者提供帮助,“不过在那之前……如果让您对婚姻满意度进行评分,0到10分,您会选几分呢?”

“9分。”

“为什么会少1分呢?”

“怕他骄傲。”

荒若有所指地瞥了一眼一目连,一目连显然听得到语音里的声音,脸皮薄得不行,听到这里已经羞红了脸。




7:00PM

回到家中之后,如果晚上不再有行程,佣人会准备好烛光晚餐,随时准备着二位主人享用。

一份牛排,一份意面,一碗奶油蘑菇汤,一碗什锦沙拉,看心情再加点别的——

还有一杯红酒。

……最初是这样的。

后来荒经常刚到家椅子都还没坐热就又被一通电话叫出去,烛光晚餐就只剩下一周一顿了,毕竟一个人的烛光晚餐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就算一目连不会提意见,荒自己也很不乐意。

结果最近闲下来之后这个好习惯也没有改回来。

家常菜随便吃吃,晚餐这顿本该最讲究的反而成了最随便的,边上还放着新闻联播,如果有事到家晚了只能吃八点那一顿,那就会变成一边看八点档狗血电视剧一边进餐。

“这些霸道总裁哪有那么好?被这么逼着,这帮女的不生气的?”

“……”

“还有这种操作,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

“……”

“这真的是今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看的都是什么神人,这都看得下去?”

“……”

一目连闭目沉思,最开始看电视的明明是他,结果却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顺便一提,若是又出了什么好*坞大片,一目连想看的话也基本都是在这个时间看。




9:30PM

健身的时间。

今天一目连给自己的计划是荒元帅训练量的80%。

昨天是90%。

前天是100%。

为什么在减少,这要问元帅了。

晚上不能太过分知道吗。

※荒元帅备注:所以明天是70%?




10:30PM过后

不可言说。

 

才怪。

荒平静地看着一目连脸上红晕还未完全褪去的睡颜,在被窝里翻找一番,将一目连的右手握在手心里。

黑暗之中那枚环状对戒上的那串刻字清晰可见。

H to L。

那是一年前补上的。

荒虔诚地在那枚戒指上落下一个吻。

“晚安。”




0:00AM

新的一天。 




end.


我不承认夹带兔兔私货我不认我不认

评论 ( 67 )
热度 ( 1068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