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狗】一个傻白甜的小故事(上)

*沉迷邪教(褒义)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

*如题非常不带脑子傻白甜

*打星号的那句话的梗出自某个狗狗粉丝群,侵删!!!这句话太有意思了就拿来用了…


01.

寮里那两个家喻户晓的大妖怪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就连成天与他们同进同出的阴阳师都没有注意到,这事还是听那几个沉迷八卦的小姑娘说了几句,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这寮和别人家都不太一样,大天狗和茨木童子无非也就是前后脚来的,都是阴阳师五十个碎攒来,召唤阵都没进。那时候寮里只有一个六勾式神姑获鸟,什么都是她带大的,阴阳师还沉浸在肝六勾的痛苦之中,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给家里这边乞讨边肝来的两个SSR升六星。

其实这倒不是什么事儿,一辈子升不了六星的式神多了去了,可正好二位都是渴望力量的主,非洲阿爸和他俩商量了一下先给谁升六星,结果这俩活神仙差点没因为这个吵起来把整个屋顶给拆了。可这二位都是他盼天盼地盼来的心头肉,只升其一他也挺舍不得的,于是神通广大的阴阳师一拍大腿,决定两个都不升六星……

才怪。

不过为了避免这两人再因为这个争吵掐架,他决定把狗粮都囤起来,两个一起升星,没了先后顺序,倒也没有什么可吵的了,只是苦了任劳任怨的小姑姑和隔壁专门负责一拖五带狗粮的小姐姐神乐。

后来他们有没有再吵,阴阳师就不知道了,因为家中添员,他还要带着姑获鸟去给他们刷御魂,大天狗带针女,茨木带心眼,周四一顿猛肝就能解决,结果才刚肝出一套完整的针女就闻言地藏像被buff,大天狗再带针女似乎有些不合适,转头又去给其刷攻击魍魉去了,结果魍魉刷不到好的,最后勉强凑了一套魅妖,却被大天狗断然否决,只好从头再来——总之忙忙碌碌,成天不在家。

可这两个人是怎么能搞到一起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且不说道上的传言都是茨木童子单恋酒吞童子,大天狗也不太像是会堕入凡情的那种人呐。

不过给他慢慢猜测的机会并不多,很快他就不得不迎来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他的酒吞碎,马上也要50个了……

 

02.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小姑娘们想的那些**苏情节,能好上也纯粹就是两句话。

在升六星之前大天狗和茨木童子关系不太好是寮里众所周知的,碰上就吵是不可能,但冷暴力也不会少。大天狗到了寮里以后给人留下的印象就一直是孤高清冷的,不主动嘘寒问暖,除非被安排着组队出门,否则就连往来都不会有。长着大翅膀的妖怪总是飞得很高,不知在看向哪里。

茨木童子是不懂这点小文艺,他的评价是:他就二吧,力量又不是天上掉的。

此话在理,大天狗确实是二的,当时也不知怎么的他飞那么高却还能听着地上人说的话,立刻就飞下来甩了个羽刃暴风,然后还不等人作出反应就又扑腾扑腾扇着翅膀跑了。

当时有事没事和茨木童子套近乎聊天的是妖狐,他记得那时候茨木说了一句什么,由于他也心有同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后来再想起竟然有点毛骨悚然。

他记得茨木童子当时说的是:靠,竟有点可爱。

这谜一般的ooc,妖狐当时居然能没放心上,茨木童子自己仿佛也不记得一般。

在那之后茨木童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大天狗,后来才得知他是去隔壁寮的结界里蹭经验去了。不过即使如此,茨木童子被阴阳师带出门的机会比较多,等级升得比较快,他还是先大天狗一步顶着“满”字坐在庭院里傻乎乎地等着晴明带来五个五勾白蛋的那一刻。

茨木心大,以前的不和他早就忘了个精光,只有大天狗还在闹小情绪,听着茨木童子讲了半天,愣是没回一个字。茨木童子虽然不知道自讨没趣这几个字怎么写,不过既然没人回应,他的思绪也就神神颠颠地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他想起来,他和挚友酒吞童子的相处方式大概也是如此的,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对方连听都不听。

听他不说话了,坐在另一头的大天狗却突然开口了,虽然内容牛头不对马嘴:“你觉得什么叫作强大?”

好家伙,平时不说话,搞半天都在思考这种哲学问题!

正常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应该都会揉揉眼睛装做自己什么也没听见起身拍拍屁股走人,可这可是茨木童子,大概会是整个寮里唯一一个二得与大天狗有共同语言的妖怪,听到这话题眼睛都亮了起来:“当然是吾友——酒吞童子那样可以征服整个大江山的……”

大天狗起身走了。

“你走什么,他比你我都强多了。”茨木还没放弃继续安利。

“去寻找我的大义。”大天狗酷酷地走了,头也不回。

然后他被困难18的自己揍了回来,扑腾着毛量显著减少的翅膀,鼻青脸肿地对雕像一样坐在院子里的茨木童子说道:“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茨木童子已经闲得觉得自己快要积灰:“咋了?”

大天狗严肃认真地说道:“同样是我,怎么黑晴明家的就会沉默又跑得贼快呢?”

茨木童子对这样的疑惑见怪不怪:“同样是你,怎么你就能穿针女呢。”

魂8的茨木童子还是群攻技能呢,同样是地狱之手怎么就差这么多,你说吓人不吓人。

是哦,你说得很有道理。

大天狗细细一想,觉得自己大体上还是蛮强的——就是打地藏队的时候有种自己在吃屎的错觉而已,唰唰唰四阵风刮过去对面不掉血之类的。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始仔细思考起带魍魉套的可行性,哇塞和地图大天狗一样能沉默人听起来多强啊!

于是大天狗回去换了套衣服又出门了。

“你又干啥?”

大天狗意味深长地回答:“见证奇迹的时刻!”

“哦。”茨木童子扫兴地坐回去,突然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没怎么在寮里见过大天狗了。

半个时辰后大天狗又回来了,神情有点生无可恋:“不,这不是我大义所指的那个世界,我要回去……我要投奔黑晴明大人!”说着他也不管帚神们的阻拦,直奔召唤阵而去,在原地跳了三下发现并没有办法钻回去。

茨木童子闲得要长青苔了,便善意地提醒他:“你是50个碎拼的。”钻不回去。

大天狗瞪他,恨不得把他吃了。

可是困难18姑获鸟不是已经打过了么,你这么拼干啥?大概是读懂了茨木鄙夷眼神的意味,才很没好气地说道:“能够击败自己的才是强者,怎么,有意见啊?”

茨木童子欲言又止,他想说魂10的大天狗更不讲道理,又想到阴界之门52层的茨木根本就和假的一样,想了想还是算了,转头就走。

“你等等!”大天狗飞到他前面,“你……你叫……”

“吾名茨木童子,是吾友大江山鬼王酒……”

“茨木童子,难道你能打过吗?”

“不能啊。”我才五勾,又不是群攻,打什么咯。

大天狗戏谑地笑了起来:“那难道酒吞童子就打得过吗?”这大江山鬼王他并非没有听过,这名字倒是相当有名,隐居山林的他也时常能听见来来往往的小妖怪讲起这妖怪多么风光的事迹,等他再因为渴望力量下山兴风作浪时,这个名字已经消失在了人们的口中。

茨木童子想也没想:“那肯定可以啊。”

这话真假。大天狗白他一眼,不再理会他的吹嘘,径直飞走了。

 

03.

傻愣愣的大妖怪也没觉得自己说错了啥,反正那之后他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大天狗,也不知这家伙跑哪追寻力量去了。大概是因为自从之前谁又翻出他过去一些比较残暴的旧账出来、除了个别还敢向他嘘寒问暖的式神以外都对他敬而远之,能和他说上话的竟然只有大天狗了,他向阴阳师问起过大天狗。

“他……唉。”阴阳师一副悲伤的样子。

茨木童子立刻反应过来,难道大天狗真的投奔了黑晴明吗?!

他拍案站起,怒气冲冲地准备去找挖墙角的幕后黑手麻烦——竟然挖到这来了,他还打算等酒吞童子来了以后说服他收服整个府邸里的式神为己用,然后重新回爱宕山重建当年辉煌的大江山呢,大天狗再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SSR,怎么能这么简单被外人拐跑!

阴阳师没拦住他,就这么看着他冲了出去,劝也劝不住。

茨木童子出门以后才想起来自己也不知道去哪找黑晴明,毕竟19章剧情还没出呢,黑晴明就这么消失在18章,一点头绪也没有,正打算还不如去困难18看看那家伙还在不在那里,却听见了大天狗爽朗的笑声。

爽朗的?

他走近一看,嘿,这不是隔壁阴阳师的府邸么,大天狗怎么在这儿。

庭院里,大天狗和隔壁阴阳师正端坐着聊天,茨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大天狗笑成这样,也太浮夸了吧!

茨木童子就这么沦为了一个听墙角的小妖怪,虽然他什么也听不见,只是不知道多久过后,大天狗就突然起身,接过了对面阴阳师递过来的什么东西,然后转身走了。

茨木童子睁大眼看了看,靠,这不是六勾暴击针女么!

他突然想起之前来家里串门的阴阳师之间的玩笑话:大天狗这么渴望力量,一个六勾针女能嫖几次。*

卧槽,这事是真的啊!

大天狗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被抓个正着,不过他第一反应是往后跳了半步:“不给你。”

“谁要和你抢。”茨木说,更何况他用的可是个六勾爆伤!

……虽然是个反枕。

这样一看突然觉得自己挺没尊严的。

傻大个也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有点受挫,他伸出大大的爪子:“给我看看。”

大天狗眨眨眼,把他审视了好几遍,像是在做可信度鉴定,估计是对之前的事还有些介怀,末了还不太愿意,但又犟不过这傻大个,最后还是交出了陪聊12小时换来的宝贵的六勾暴击针女。

“就这玩意。”茨木童子一点也不珍惜地用大爪子抓起来翻来覆去地看,竟觉得有点不值。

大天狗不满地拿回来:“哼,我变强了就好好回来吊打你。”

茨木童子并没把这话当真,一笑了之:“喔!”

像是被太淡然的反应刺激到了自尊心,大天狗一反常态地嘲讽了起来:“那你呢,现在暴击多少了?”

“好啊你,找茬是吧?”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么令人伤心的事情偏偏要揭穿!

“是啊!”

茨木童子咬咬牙,倒也是条耿直的大汉子,不知道咬紧牙关打死装傻死也不说,倒是很耻辱地坦白了:“50%……”

大天狗也没给他留面子,噗嗤一声就很没品地笑了。

这也不能怪这断臂大妖怪,谁叫家里的破势属性根本无法入眼,最后阴阳师腆着脸给他带了心眼套加爆伤,名义上是赌命任白黄,结果每次他脸一黑白字又要把他训一顿,家里就那么个六勾爆伤,还tm是个反枕,好在副属性加满了暴击,不然阴阳师也不会动这样的歪脑筋——毕竟暴击茨实在是打不出什么伤害。

茨木童子这口无遮拦的妖怪竟也是有谜一般的羞耻心的,被大天狗一激竟然有点脸色泛红:“那你呢,爆伤多少了?”

这回轮到大天狗闭嘴了,自从地藏buff以后他的地位一直尴尬,要不是阴阳师被美色诱惑,或许这升6大队里早就没他的位置了,但他毕竟是无可厚非的PVE御魂选手,刷大蛇时偶现一个白字都让他有些失颜面,五勾前还能打马虎眼,六勾以后他就不敢再丢这脸了,这才千方百计弄来个六勾暴击针女。

没想到竟然被“竞争对手”茨木童子抓了个正着!

到底有些心虚:“刷魂又不看爆伤。”

说完他就被自己噎死了,他的志向决不仅仅是PVE而已,他比任何人都向往着力量,又怎么会对竞技场毫无兴趣。

只是他确实对那他所依仗的暴风一阵袭过之后对面血量几乎没有变化的场景有些惧怕。

大天狗有点怕茨木童子就这么和他争吵起来,不过茨木童子似乎并没他想的那么充分,觉得好像有点道理,点点头作罢了,停了好几秒没说话。

正当他以为就这么结束了的时候,这傻乎乎的大妖怪突然大摇大摆地走进隔壁寮的院子里大喊了一声:“一个六勾爆伤心眼要嫖几次啊!”

大天狗差点翻个白眼昏过去,趁着隔壁阴阳师还没反应过来,这脸还没丢到满街街坊都知道之前,拍着翅膀连忙飞进去把他抓着跑了,并且冷静了好几天,一直没再让这长角妖怪找到机会见到自己。

一旦想到茨木童子马上就会顶替姑获鸟的位置登上竞技场的舞台,而他就算要上场也只能沦为控制之辈,他就没由来地有些倦怠了起来。

啊,每天都想投奔黑晴明。

 

04.

茨木童子每天除了亲自带狗粮加快升6速度,就一直在找从未见过踪影的大天狗。说白了他这人就是闲不下来,要么坐在院子里长青苔,要么就是多动症如镰鼬一天动个不停牢骚个不停,不去烦个人就浑身不舒服。

他就抓住过一次大天狗。

那日夜晚他隐隐约约听见隐入夜风中的笛声,会在寮里干这种事情的,不是源博雅就是大天狗。他直觉倒也准,他蹑手蹑脚地走出寝室,果不其然,看到几天未见的大天狗背对着他坐在远处的樱花树上。

微微燥热的夏季中樱花开得并不茂盛,他能很清楚地远远站着却能看到大天狗的一举一动。

一个眨眼,一个换气呼吸,一个微乎其微的叹息。

曲子茨木童子自然是没听过的,他不懂这些文雅艺术,也听不明白这里面的喜怒哀乐,不过正如他从不掩饰对酒吞的赞美,他也从不吝啬对任何美好事物的赞扬——他觉得这调子挺好听的,于是就这么坐在院子里做个沉默的听众,脸上光彩熠熠的。

直到笛声戛然而止。

大天狗没有回头来看他,似乎还沉浸在方才曲中的气氛里,声音淡淡的:“要收门票的。”

茨木童子估计着他大概正中二病发呢,笑眯眯地想逗他:“你下来拿啊。”

大天狗便装作没听见,拿起笛子又开始吹,只不过换了个调。

这回茨木童子听懂了,这调子太轻佻,听着有些逗弄的意思,搞半天大天狗就欺负他听不懂音乐没摆明了说他坏话呢,他还听得挺开心,许久以后才反应过来。

茨木童子皱起眉头瞪了坐得又高又远的大天狗一眼。

调子更欢了。

这大晚上的,吹个夜曲也就算了,这欢快的调子和小毛驴没啥区别,茨木童子困意瞬间全无,他起身走上前去,对着顶上坐着洋洋得意的大天狗的大树踹了一脚。

樱花树摇摇晃晃几下,大天狗没料到这人幼稚到这程度,毫无防备,扑腾扑腾翅膀才坐稳。

大妖怪看没成功,又非常不爱惜公共财物地踹了一脚,这次倒是把大天狗从树上踹下来了,不过人家有翅膀啊,飞在空中一点问题也没有。茨木一看嗨呀又没成功,又没有对空宝具,只能对着空中露出嘲讽笑容的大天狗干瞪眼。

免不了的是一场骂战了。

大天狗到底对他多有意见,不就是挡了六星路么!茨木童子很机智地换位思考了一下,大天狗也挡了他六星路啊,怎么自己就没那么大意见,老大这么久不在身边果然都怠惰了啊。

罢了,反正等了这么久,六星狗粮总算都快准备完毕了。茨木当然是不懂大天狗心中那些小在意,也没想过一个输出将被换成控制用时心里会有多么不甘心,毕竟茨木童子就完全是个输出的定位,完全没有因为版本更替变得非常弱的威胁。

所以当大天狗讲明白了以后,他也没多想就说道:“不就是打不了输出嘛,控制不也挺好啊。”

争吵是常有的,反正他俩关系一直就都那么差。

只是这次大天狗脸色惨白,向来强势的神情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是无奈。

堂堂大天狗,自视清高而傲慢,没想到有一天竟要给这样一个又傻又看不起他的臭妖怪打辅助,他的傲骨有点接受不能,也不知这人到底是缺心眼还是破事多,被他针对了这么久竟然也没猜出个所以然,想想就让人气得不行。

大天狗突然有点吵不下去了,深深地看了茨木童子一眼,正想说什么,庭中回廊突然传来阴阳师的大呼小叫:“玛德大晚上吵什么吵全都给我滚去睡觉!不然明天把你们喂给达摩升六星!”

要一个缺心眼理解他显然是不可能的,大天狗便转身飞走了,在这事上他已经习惯了逃避,脑子里缺根弦的茨木童子大概是暂时猜不到他的内心所想了,便也懒得废话。

茨木童子突然有点烦,恨不得统统一爪子抓爆先,又碍着阴阳师那一脸随时都要把他变回纸人的脾气,到底啥也没做。

他看着大天狗愈行愈远的背影,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这次却有点不一样的味道。

他即使反应再迟钝,也意识到这回大天狗是真的生气了。

他空荡荡的袖子被夜风刮起,挠得他断臂之处有点痒。

 

05.

昨夜不欢而散,但再怎样隔天还是得再见的。

阴阳师把他们唤到一屋,大天狗还以为他是来劝解说好话的,却是在屋里看到了10个五星白达摩,立刻明白了情况。

拖了那么久,他们终于可以升六星了……没有先后顺序,这大约也是阴阳师最后能给他提供的一点体贴。只是这时候再见到茨木童子未免有点尴尬,他不去看茨木童子,茨木童子也没向平常一样向他搭话,气氛就仿佛凝固在了那里。

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只是他知道,对方的视线一直放在自己身上,他有种密密麻麻的焦灼感。

事实上六星的一刻到来之时,一直渴望力量的他又比任何人要冷静,他就这么看着头上多了个勾,什么也没说,就走出了升星的房间。

为了庆祝家里终于有了第二三个六星式神,寮里也有胆子比较大的式神主动办起了宴会,斗胆把两个主角都请了过来,毕竟再怎么说也会是今后整个寮的顶梁柱了,混不熟大不了也相敬如宾呗。三尾狐算是脸皮比较厚的女式神了,是她请来的两位活神仙,便硬着头皮和他俩搭话,毕竟男人在心情好的时候都比较好说话,这她已经把度把控得很清楚了。

她来来回回观望了几圈,却怎么也没从这两人脸上看到高兴的影子。

到底是条狐狸,她敏锐地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并不像是普通的关系不好,倒像是刻意在避免与对方产生交集,但又有些在意过了头,这“刻意”有些太过明显。

三尾狐有种直觉,她识相地退开了。

宴会实际上就是一大群妖怪围在一起喝酒吃肉,他俩一人坐在最东边,一人坐在最西边,场面倒是很热闹,却总有一种谜一样的格格不入,东边茨木已经和一群不怕他的妖怪们聊了起来,西边大天狗就还是那样静静地坐着,大约在和坐在他身旁的源博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时间一长,有些酒力不佳的妖怪就逐渐开始发起疯来,比如在院子里疯跑起来的一只山蛙和一个锅,还有意外不会喝酒的妖狐竟然开始聊以前自己撩过的那些妹子,然后被跳跳一家的棺材板砸晕了过去,场面混乱不堪,三尾狐已经控制不住局势的发展。

她知道自己准备的酒度数略高,但好歹也是大江山的镇山之酒,没想到还真出了事。

大天狗喝得不多,但似乎酒量奇差,坐都有些坐不稳,理智告诉他应该先行离席,他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他起身告辞,酒席的最东边那个大妖怪却也同时站起来,嚷嚷着“大天狗醉了我送他回去”,一边摇摇晃晃地快步走过来,步伐比他还不稳,浑身酒气,显然喝了不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醉得比你厉害了?

大天狗瞪他,仿佛没听见一般地独自走了,但茨木童子还是追了上来,就这么很自觉地跟在他身后大约一步之遥的距离,离了宴席之后一句话都没有再说,他不说,大天狗也不说,听着沉重的脚步声却会有种不明所以的悸动。

大天狗的屋比较偏远,他却觉得这一走眨眼便到了头,又不得不回头去面对现实了。

“到了。”他站在门口,见茨木童子仍没有一点表示,便开口提醒。

回去吧。

他在心里默念。

茨木童子没理他,大天狗又说了一遍,以为他是喝醉了没听清,或者其实早就已经半睡半醒了。

大天狗忍不住回头想说点脏话,反正昨天脸已经都撕破了,也不怕还会更惨。

但当对上那双金色的双眸时,他却又噎住了,什么也没说。

茨木童子静静地看着他,大概知道自己开口就会说错话戳到大天狗浑身的逆鳞,于是什么也没说。

一个长这么大的妖怪了,手上也不知道染了多少血,这样一个妖怪竟然在用眼神撒娇。

大天狗心中发麻,有些不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想缩进屋里。

他关门的手突然被按住了,茨木童子那只巨手卡在门缝之间,大天狗也不再用力拉门,似乎在等待着这不善言辞的低情商妖怪说些什么。

“大天狗。”过了很久,茨木童子才开口。

大天狗没应。

“你可以带针女的,”他纠结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口气里有有些自信的傲慢:“场上的地藏,我来捏掉就好了。”

大天狗睁大了眼睛,大概也没想到他还能演这一出,红了脸笑了一声:“荒唐……”

茨木童子也不用力去掰那个门,他只是凑上来,隔着一道薄薄的纸门,也没有试图说服什么,只是重重地唤了一声:“大天狗……”

浓重的酒气随着他的吐息溢散过来,大天狗觉得自己要被灼伤了。

犯规啊。大天狗心中暗道,却是松开了手,任由白发的妖怪挤进屋里。

 

06.

一夜风流,隔天身边的白色身影在大天狗醒来后却没有出现过。

他有点担心昨晚吵到了隔壁住的狸猫,不过想起狸猫一直都睡得死沉死沉的大概也没大事儿。

他看到庭院里有些热闹,便问路过的蝴蝶精小姐发生了什么,总不会昨天的宴会到今天还没结束,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是酒吞童子大人,晴明大人终于用50个碎集齐了哦!”蝴蝶精摇着手鼓,欢快地说,显然没有意识到大天狗脸色不太对,还继续道:“大家都在庭院里,很热闹哦!”

是啊热闹得很,只是大天狗心里有什么啪嗒一声碎了。

 

TBC.

*为了避免误会先说一下,不会是修罗场,这文没副cp不用担心,茨木虽然弧长但不是那种人请放心

有人看就继续更吧…

评论(52)
热度(333)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没什么比你愿意听我BB故事更高兴的啦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