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年轮 01 (哨兵AU)

*双哨兵,慎重!不会花太多笔墨讲世界观设定,有兴趣可以百度,有私设!

*有轮回,有狗血(大概!)有ooc!慎重!

有人看的话应该会一天一更,现在还在回忆杀



1.

原来人类说的,人的首级在与身体分离之后仍然会有几秒的意识和知觉,是真的。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茨木童子。

或者说,他的印象中就从没有过茨木童子暴怒抓狂的一面。

那个白发的哨兵露出极为狰狞的神情,鬼手卷着肆虐的妖火像是要将此时此刻眼前的一切全部吞噬,在那无尽的火光之后,他仿佛能看到那妖怪眼底一瞬间飘过的茫然和绝望。

对于心智比起人类更像野兽的哨兵而言,绝望是什么?他从没有想过。在这漫长而又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他从不知何为绝望。战争输了咋办,爬起来修养一下再打回去;喜欢的女人跟人跑了咋办,抓起来轰烂再说;世间顶级的好酒喝完了咋办,再酿呗。

他也不知为何他最后的意识里会突然浮出“绝望”这个陌生的字眼,或许那就是哨兵撕心裂肺的怒吼带给他的唯一感受。

 

0.

茨木童子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同一座城里出来的老乡了,军校相识相知,甚至一起觉醒成为哨兵,一起熬过成为哨兵最开始的最几天发了狂般的野兽生活……起码起初是这样的,在没察觉到茨木童子对他的非分之想之前。

茨木童子确实很优秀,虽然比起他来还差了些,但已经是他眼中唯一一个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哨兵了。在从军校毕业之后,他们就带着前辈们留下来的“遗产”,为了扩张国土打江山去了,那几年国内纷乱无休无止,政权被推翻了大约有数十次不止,最后他便一拍大腿称王了,谁敢反对就拿炮轰烂杀鸡儆猴,没想到成效倒是很好,竟然没人敢说一句反对。

在那之后茨木童子就成为了他的副官,跟着他一起侵略遍了周边的国家,虽然举国安康繁华盛世,但不免也有不满的声音在躁动——发现他野心远远不止这么简单的平安京便联手开始了对他们的讨伐。

起初他是丝毫不在意这些的,那时候他的势力已经非常庞大,在他眼里这些渺小的举动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直到有一天他麾下的第一向导星熊童子对他说了一句。

“恕在下直言,您的年龄已经到了需要与一名向导结合才不会继续衰退的程度了。”星熊童子平常不怎么主动找他,一找他就总有大事发生,尽管他并不以为然,但就单从“主动找上门”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事的严重性。

他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因为他爱上了平安京的一名女人……而她,是个普通人。

他正考虑着把平安京打下来就能名正言顺地将她掠回家,来来回回派人联系了几趟,得到的回复无一不是直白的拒绝,可这平安京也不是能够一口气打下来的地方,没个十年半载大约是没啥可能了。

连喜爱的女人都讨不到,这么拼命做什么?一时间他陷入了低谷期,成日喝酒醉得不省人事,更别说什么身为哨兵身为男人的野心了,统统散了个干净,干净得就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

他还记得那时候走在“救援”最前线的就是他的副官茨木童子,几乎能把他从早烦到晚,走到哪里都甩不掉。这名哨兵似乎比他还把他曾经的理想放在心上,好似读不懂空气,怎么赶都赶不走,正面情绪没被戳到,反倒是只把他的心情搞得更糟糕了些。

就和工作以后朋友会逐渐淡开交往一个道理,这上下层的关系把本就淡薄起来的友情掩盖得微乎其微,到了最后这友情已经只剩下了另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其实这也无妨,转折点、或者说,这份友谊的破碎点在不久之后来临了。

同样都是血气方刚的哨兵,本就心怀野兽的年轻人心里哪没有几匹被欲望驱使的野兽。由于领导人疏于管理的军队里果不其然出现了内奸,其实这些星熊童子都已经算计到了,并没有让这场叛乱蔓延得太大,只是有一些小小的地方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引发叛乱的是一名来自被占领的邻国、即将进入发情期的向导,看到自己被两名副官捉住,便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从其中一名的哨兵——也就是茨木童子身上寻找逃跑的突破口。

一名向导想要勾引一个哨兵,那还不简单?比较暴力一点的方法就是直接往脑海里塞小黄片然后把小黄片的男主P个人头意淫一下,这对于能够跟随着整支军队行动的向导而言根本不在话下,更何况一个即将步入发情期的向导信息素有多么吸引人,只要再加以稍微的精神暗示就能成功。

茨木童子平时哪是接触过这些情色的人,突觉不对劲,沉沉地“唔”了一声,虽然并不像普通哨兵会反射性地扑上去向向导寻求结合,但要说丝毫不受影响也绝不可能。浑身燥热已经喷涌上来,大概是因为年轻气盛却从未有过那方面的经验,身体中那头被禁锢了很久的野兽终于趁乱醒来,叫嚣着吞噬着他的理智。

哨兵也是有发情期的,只不过他们从来都是被动发情,不如说,是接受了向导的信息素之后才会苏醒更强烈的性意识。

星熊童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来得及命人立刻强行绑走那名向导,低头一看半跪在地上的茨木童子,已然丢失了作为哨兵的威风,满面潮红地咬紧牙关:“星熊……我这是怎么了?”

“我操你妈。”星熊童子被现在的状况难倒了。

被迫进入发情期的哨兵有着原始野兽的本能,他们会为了伴侣不惜一切,就像争夺对偶的公羊,败者的一方会被杀死,败者为寇,胜者为王。发情期期间如果没有发生任何性行为,哨兵就会被灵魂深处的野兽反噬而死,这赋予他们非同凡人能力的野兽,终将成为结束他们生命的凶手。

现在去哪找个向导给茨木童子啊?回头他清醒过来还不把我给杀了!星熊童子在心里暗自大叫,谁看不出来茨木童子对他上司有意思啊,强迫拆cp回头不被茨木童子一巴掌丢到地狱里去才有鬼吧!

可是不给他找对象会死的啊!沉迷美人醉倒一个王,再因为强迫守贞反噬死一个副官,这他妈以后直接投降得了。

星熊童子咬咬牙,看在茨木童子尽管进入了发情期也没对他动手动脚的份上把他关进了囚牢里,好歹不会出来乱“咬人”,可是这为数一周的发情期要怎么收场可就难办了。他想得头破血流,最后还是找到了本应该按时失踪的上司。

不出星熊童子所料,他露出鄙夷的神情:“关本大爷屁事。”

星熊童子也做不了什么,言简意赅地解释了几下来龙去脉,郑重地把囚牢的钥匙塞进他手里,也没法多说些废话避免又戳到上司怒点,便缩回去办正事了ーー怎么说也得把骚乱安定好,大当家的二当家的管不了事了这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能扛。

星熊童子不敢回头去看他的表情,只是暗暗在心里念叨了一句,还好自己没有喜欢上这样已经被心中野兽吞噬得冷漠无情的哨兵。

 

2.

好冷,好冷。

五感被哨兵的能力所放大的副作用,就是在感受痛楚、饥饿、寒冷、性欲的时候都会比常人的感受更激烈一些。茨木童子从未有过这样被烧灼到浑身甚至开始发凉的经验,烧灼一路从大脑蔓延到下半身,激烈如此的欲望他承受得有些吃力。他脑袋上的鬼角反复地撞着硬邦邦的墙壁,似乎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转移太过集中的痛苦。

教科书上教了他不少,再怎么反应迟钝现在也该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残存的理智告诉他现在需要找一个向导结合,否则就是死,可他脑中却永远甩不开挚友的脸。

要疯了。

也不知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他竟然听到牢门的锁有松动的声音。

“星熊……”帮帮我,哪怕打抑制剂也好……

要疯了。

就算失去哨兵能力也好,再这样下去……

要疯了。

“啊?你在叫谁。”那人推门进来,似乎有所不满地将牢门关得严严实实,并恶狠狠地踹了一脚。

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他竟然会觉得推门进来的是酒吞童子。

他最好的友人……

道理他不懂,大概是直觉,他又觉得此时此刻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也是他的友人。

茨木童子莫名慌张地抓烂了床铺上的草席,脑袋发热让他思维有些不听使唤,他想叫友人的名字,却发现怎么又都开不了口了。

“呵,被一个无名小卒弄到这个地步,你也就这样了,茨木童子。”他听到他的友人这样说道,声音越来越近,近得就仿佛贴在他耳边。

亲密得就好像仍在军校时,好得能同穿一条裤子时那样……

不,这一定是幻觉,茨木童子突然有点愤怒,星熊童子怕他不接受向导的结合,竟然还耍了幻觉这种阴招来欺骗他吗?!若不是他力气都被抽了个干净,大约这时候他已经跳起来和来人扭打在了一块。

他挣扎了半天,发现那人开始扒他的衣服,很粗暴地扯掉一件又一件,然后用强而有力的手臂将他摁在床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那人精壮的胸肌和结实的腹肌,就像才刚刚意识到什么,突然没了劲,任由情热将他吞噬殆尽。

“茨木童子,我不欠你的。”

酒吞童子的吐息喷在他脸上,语气里有些咬牙切齿的决绝。


tbc

评论(10)
热度(57)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