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32

* 电竞paro,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83.

无论现实多骨感,梦想总是要有的。

杀人书这东西吧……教练虽然不制止,但大家都是不看好的,拿出来的时候场上的小粉丝们尖叫起来,可尖叫声中也夹杂了点不看好的嘘声,就连解说第一反应也是“艾玛这怕不是睿智吧”——若非事先“演习”过,一目连这番堪称疯了的举动可能会被好队友们骂得狗血淋头。

这装备一旦出出来,就意味着在前中期免不了要被完全盯梢。

人头?想也别想,要是敢来抢,就敢让你赔上一条命。

夜叉听见队里的辅助嘘了一声说“对面中单出杀人书啦”以后,几乎就住在了中路,中野一起将兵线压紧,避免一目连全场支援。

不支援,就意味着收不到助攻和人头。

不是杀人书不强,而是时代过了,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应该如何去克制它。

起初夜叉还以为这是个“四卖一”的套路,把中单卖了、将中心压在下路,结果他们抓了两波中之后,他才发现完全不是。

他是多天真才会有“QUQ的打野会卖中单”的错觉啦!!!

他突然动弹不得。

英雄的脑袋上显示着眩晕,他被人敲晕了。

一目连使用的英雄并没有眩晕技能,这时候能控到他的,只能是……

夜叉张大了嘴,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看着才刚刚在下野区(为了确保gank不被打扰,他特地在那儿留了眼)冒了头、本该正在往下走的打野一个位移从草丛里钻出来,在他眩晕的短短一秒内,清完了塔下的兵。

目标丢失,防御塔开始朝他攻击。

而与此同时……

勇猛得有胆量出杀人书却没胆量走出塔下的一目连一个闪现过来,没给他反应的机会,一套伤害爆炸的输出,他的屏幕就黑了下去。

死亡倒计时。

同样是打野满场刷怪的时间,他却因为杀人书的关系太过重视中路,落下了不少发育的空间,以至于荒现在的等级比他还要高一级。而他也因为一目连打太怂,没等到好gank的机会。

他好不容易忍不住要来主动找一目连下手了……

却被人反扑一手!

夜叉在频道里吼了一声:“卧槽,太阴险了吧!”

棋圣也古怪:“我也以为没事的,他刚刚不是还在往下走么?”

“别是他故意冒了个头骗我上钩立刻回撤吧……你说他能这么老阴逼吗?”

“……兵不厌诈,搞不好呢?”

“这QUQ也太阴险了,怎么往决赛藏了这么多东西啊——这么牛批怎么不见得杀进冠亚军呢?”

棋圣顿时想把他们的打野脑袋敲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可闭嘴吧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之前……”

夜叉果然不说话了。

对于业内某些不便传言的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

混吃等死的替补选手、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职业选手,还有,是个人都有的遗憾。




184.

人手一本杀人书的时代已经过了很久,难叠易掉,抓爆就完事了,但没人会忘记被这东西统治的时代,一旦叠起来……

哪怕是五人团,哪怕前排有两个超肉的上单辅助,被抓到先手机会,一波下去……

人该没的还是要没的。

他们的处境其实并不惨,下路棋圣打青行灯是优势,青行灯被棋圣压了快50刀,只要还活在这个“射手”的版本,荒就不可能不往下路去支援。

夜叉满打满算着。

然而每当他这么计划着联合中上野,要抓一波中的时候,酒吞的tp总是和荒一起到位,双方的下路支援也一起到位,十个人开始互殴。

打群架嘛,总得死那么一两个人,如何区分得失,也不过就是看哪边拿的人头多而已。

群架的结果是双方都死了辅助和打野,理论上来说,谁也没亏多少。

然而再一看,夜叉和棋圣都是一愣。

青行灯拿了两个头,一目连拿了两个助攻。

那可是给ad的头啊!

那可是给杀人书的助攻啊!

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

夜叉怪罪辅助:“刚才你怎么不开中单啊,开打野干什么,打野又不出杀人书!”

辅助摸摸脑袋,不能更委屈:“我是点的中单啊,他出杀人书不开他开谁?一个击飞丢下去他死定了,但是吧,这打野是哪里跳出来的我也没弄明白……”

棋圣叹了口气:“别说了,他们保着中单打呢,你们开得着才怪了。”

“那也得开啊!”

“不开他难道就放着他叠满杀人书吗?”

棋圣也蛮无奈的,怎么就他一人火眼金睛看得明明白白的呢?

不是他不想抓啊!道理他都懂,问题在于……有一个同样“住”在中路的打野阴魂不散,铁了心要从人堆里保下这么一个人,他们真能抓得到吗?

一个中野学什么不好,偏偏玩出了下路组合“拿命保”的风范……

可是到了死不得打野、拼惩戒逼龙抢龙的时候,杀人书肥起来,这保护与被保护的对象就又交换了个位置,要想集火打野,就得先越过中路法师的重重障碍,几乎摸不到了。

真他妈毒瘤。




185.

被OWO吊打的次数太多了,由QUQ先一步拿下赛点的时候,一目连坐在电脑前愣了快有半分钟,一直到队友拍拍他的肩膀喊他下场时他才回了魂。

他刚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屠了个超神,8杀10助攻,令人发指。

队友护他护得太好了。

摘下耳机的一瞬间,他听到了翻江倒海一般的欢呼声。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胆量认真看看台下这帮仅凭一腔热情支持他们的小粉丝,大约是“更丢脸”的事情都做过了,他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不往观众席上飘。

观众席上有男有女,有技术粉也有颜粉,遍布全国各地的人聚到了一起,这短短一天里他们就是战友,看到他们2:0抢先拿到了赛点,不少人甚至比他们自己还要激动,涨红了脸,嗷呜着狂喜乱舞。

他看到了不少举着“连连”应援板的姑娘,清一色的陌生面孔。

他不是没想过,她们是否和虫师一样,追逐的是一个并不那么真实的自己。

有一场常规赛,他们队状态爆炸,一局杀了对面一个0人头,比赛快结束的时候,他忍不住走到敌军的泉水面前,气势像是要虐泉,他却是去送人头的。

比赛结束前一秒,14:0终于动了动,变成了14:1。

大家都是男人,丢不得面子。

他无所谓被人用“你送了全队的人头”嘲笑,没有原则问题的举手之劳,他帮帮又如何?

就因为这样,她们就认为他温柔。

真是如此吗?

一目连扪心自问,单单从他最不擅长的感情方面来说,他就算不上温柔。

他那作了一个世纪恶人的理性坏事做尽——气了他自己和荒那么多次,如果不是队友关系,吵架的后果可能远比目前经历的这些都要恶劣,老死不相往来、拉黑警告,什么都有可能,而它最后还是灰溜溜地逃跑的。

它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他人,这怎么能叫温柔呢?

“想什么呢?走了。”

身后有人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他回头,对上了荒的后脑勺。

他甩甩脑袋,将杂念抛之脑后,追了上去。




186.

第三局,OWO上来就ban掉了教练口中那个唯一一个能用的A英雄。

这一行为的目的很明显。

——别浪了,想出杀人书?甭想,玩你的肉去!

没了目的性强烈的套路,B/P环节就显得相当平庸,counter与反counter及其再反counter,算不上无趣,因为偶尔也会爆出一些冷门英雄的对决。

在屏幕黑下来的几秒钟内,一目连快速打量了身边四个人的面部表情,各自不同。

唯一相似的是,神情肃穆得都像是在赶着给自己的上半辈子上坟。

他们打OWO打了个2:0,此时此刻该是士气最高亢的时候,而在这种时候被人当头来了一棒,这种反应算小了。

他们约OWO打过BO5很多次,否则两个队间关系也不至于那么好,赛后教练的总结发言中有一句话是万年不变的:有一个super carry的adc对一支队伍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棋圣很强,不可否认的强,训练赛时在塔下秀了他们好几次。

秀到什么程度?

下野三人包都经常抓不到,非得中下野四人一起包才能成功围剿……

训练赛中他们就没打赢几次OWO,以至于棋圣后来还P了个熊猫表情嘲讽他们。

【你们三个已经被我包围了.jpg】

不过棋圣并没能笑多久。

五分钟后,荒一言不发地反P了一个表情回去。

【我们四个打的就是你.jpg】




187.

第三局本来是顺风开局,除了射手位外全线压刀。

很快一血塔也顺利拿下,青行灯先行换线到上路,荒的视野布置重心向上转移,酒吞换到下路去抗压,准备着手抢占峡谷先锋的统治权。

狸猫过来支了把手,他们成功拿下峡谷先锋。

酒吞打信号说:“他们辅助不见了。”

荒闻言问道:“他们在偷小龙,一目连,你中路走得开吗?”

一目连不太放心:“刚来一波兵线,走不了。”

“那就放了。”

亏兵不划算。

不出所料,十秒钟不到,系统通知OWO拿下了小龙。

酒吞为下路一塔争取到了不少时间,期间OWO一波三人包下,成功将他的闪现逼出,不得不暂时撤退,将下路一塔放给OWO去拿。

与此同时,上路一塔也被青行灯磨得只剩下了血皮。

至今为止一目连还只敢趁着对面中单去下路支援的空隙偷几波中路一塔的伤害,野辅的视野做得还算到位,他每次都能赶在对线选手回归前成功撤回塔下,避免了被夜叉gank的风险。

经济差拉到1k。

紧接着就是下路河道电光石火一阵摩擦,激情3v3,谁也没收掉谁的人头,趁着OWO回泉水补给的时间差,荒将峡谷先锋放在了中路,在队友的帮助下成功推掉中路一塔。

经济差拉到2k。

直到这里,他们都还是顺风局。

这本质是个推塔游戏,却总有易燃易爆炸的年轻人们将它玩成打架游戏,特别是明知阵容不佳还偏要头铁犯贱的那一种——不打还好,互相找机会偷袭和推塔,而不是动不动就开五人团,血腥得不得了。

最要命的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操作之后,团战没打赢。

一个接一个,五秒钟内团灭。

单从客观角度而言,OWO选的阵容比他们更适合打群架,更何况地形劣势,他们没打过很正常。

这一波团后,OWO继续发挥了他们“利用优势”的优势,将经济雪球滚了又滚——

他们没能再找到翻身的机会。

比分拉回到2:1。

这局比赛结束后教练将两个急于开团的小兄弟叫去聊了聊。

“看看这经济曲线,对得起速效定心丸吗?!告诉我这叫什么?啊?这叫什么!”

酒吞无言以对,硬憋出一句:“S型身材?”

荒忍痛说:“……SinCos函数图像?”

“看,这就是性取向不同的区别。”教练跳起来给两个大个子就是一掌,“S你妈,Sin你妈,这叫心电图!心电图!!!老子心脏都快被你们吓出来了!”

“……”

请向全世界的数学工作者道歉。




188.

第三局的失利无疑给士气造成了剧烈的打击。

虽然不是毁灭性的。

他们的团队运营水平不高也不低,平日里更喜欢打大前期,抢资源、多蹲少打包夹,主要输出虽然还是adc,整个体系却是围绕着中野运转的,虽然这半年打了不少BO3,成长有归有,要比得上老牌队OWO还是太勉强。

教练挨个踹了一脚屁股:“不孝子们你们干啥?被人干掉一局就慌了?人家被你们干掉两局都不慌,梦想着让二追三呢,你们这群运气B倒还闹腾起来了!”

酒吞难得没有暴躁地踢回去:“本大爷更愿意他们让三追四……”

“五局三胜让你妈三,他们又不是智障!”教练又踹了一脚,于是两个人躲着休息室摄像镜头开始友好互踹,“快,跟他们断绝友谊关系,友谊的小船翻就翻了,季军最重要!”

青行灯烦他们:“你们幼不幼稚,还想不想那季军了?”

狸猫插嘴:“说起来,季军奖金比殿军高多少?”

“你能不能有点梦想!”

“有啊!我的梦想就是不用回去高考!”

“……没打进洲际赛我现在就送你回去高考,正好赶上六月场次,等你学成归……”

“别吧教练,花大价钱雇我还送我去高考,感激您的大恩大德了,不过鄙人学识浅陋,还是不劳烦您……”

一目连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忽然耳边传来小小一声“嗤”。

他古怪道:“你在笑什么?”

“咳,”荒清清嗓,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没什么,快上场了,赶紧调节心态。”

“哦。”

“厕所该上去上,紧张的话找教练要口香糖,多活动手腕,避免抽筋……”

粉丝滤镜果然是掉了,一目连想,他居然觉得他们打野有那么点啰嗦。

于是他打断了对方。

“我是挺菜的。”

荒稍微收了收声,然后说:“你……”

“但我刚才拿到了MVP。”

“……”

“说明,你保得挺好的。”

一目连耳廓滚烫,慢悠悠地说,仿佛这句话足有千斤重,随时能压得他没了老命。




189.

第四局教练掏出了最稳健的四保一体系。

或者说是四卖一体系。

前排吃了控,短短几秒钟,棋圣直接拿着ad宛如刺客一般突入到后排,duangduang点几下,青行灯就凉了。

死了射手,照理来说应该没什么好打的了,撤退到高地之后,上野区荒留的一个眼位显示OWO五个人先后经过,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大龙。

“不抢凉了啊,去抢吧!”酒吞提议道。

“抢,我有惩戒,”荒简短地答应了,“我自己去就行,你们别过来。”

一目连在泉水补满了状态,一个tp传送到了上野区的那个眼上:“我也来,身上有个眼,你不能没视野。”

“行吧。”

OWO的五个人果然都在龙坑附近,不知是因为没有土龙的加成,打得很慢,还是因为对守株待兔的兴趣更大些,好几个人游离于河道之上,一目连刚在草丛边上露头就被抓了个正着,好在一目连反应快,直接交了水银和闪现跳进了龙坑前的草丛。

落地的瞬间他身上就又被套了个控制,他的眼根本没机会插上。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临死之前他成功点亮了龙坑的视野。

除了眼位以外,英雄自身,也是可以点亮视野的。

10%血量,情况危急。

荒成功趁着这个机会绕到了龙坑上,龙坑上的爆裂球果已经被人提前点掉,不过这也没关系……

打野大多都有位移技能。

那头解说嗷嗷叫起来,这条龙,QUQ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再丢了,再丢……这局就结束了。

双方打野同时按下惩戒,龙属于谁,基本全靠运气。

去你妈的运气,手速比对方更快一点,就一点,就足够了。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一目连想,上一次他们靠荒抢龙极限翻盘是什么时候呢?训练赛打得太多,很难给人如比赛中那样心惊肉跳的体验,他只能想起来上回最后一次打OOO的那一次,不同于几名队友,那时他并不抱什么期望。

输和赢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不像现在,他的心跳跳得很快很快,呼吸却是压抑的,压抑得喘不过气。

那次比赛结束以后,教练请客,荒定的餐馆,他们去吃了一顿日料,原因是,他喜欢吃日料。

今晚他又想吃日料了。

他想再看看荒硬着头皮吃了鱼籽寿司以后的反应,还有口不对心的那句“还行”。

他想赢。

中野的人命换来的大龙buff成功限制了OWO的推塔节奏,尽管因为减员三人,他们没能守住中路高地,险些被推了个底朝天……

只要不是三路全掉,都还有希望。

五位首发选手都具有相当的职业素养,哪怕劣势再夸张,也无人懈怠。

他几乎可以听到台下OWO粉丝“让二追三”的尖叫,双方互接了波团战,都有伤亡,哪边都无法作更多推进。

比赛一直延长到了45分钟。

可惜没能继续再拖下去,成为季后赛时长最长的一局比赛。

荒开团开错了人,两个英雄重叠在一起,荒没能在辅助与射手之间选到那个射手,辅助被拉过来反手给了个控制,一个大招大到他们四个人,双c一波集火,直接又是一个团灭。

这时候龙刷新了,可OWO也不再需要去打龙。

将近一分钟的复活时间,就算是从一塔一路推上他们基地也足够了。

推平基地花了不到十秒时间。

十秒,足够他们回忆起被OWO支配的恐惧。

脾气暴躁的酒吞抹了把鼻子,什么也没说,青行灯“唉”了一声,他们都知道这次开团失败怪不了任何人。

荒垂着脑袋,一目连看不到他身上半点容光泛发的踪影。

2:2,双方打平。

“让二追三!让二追三!”

“QUQ加油!不要放弃啊啊啊!”

荒起身,将耳机缓缓放到桌上:“如果输了,你可以怪我。”

一目连第一反应是:“你已经放弃了?”

“没有,怎么可能?我说如果。”

“不会的。”

一目连也起身,他没来由地自信——他还有终极绝招没用呢,给荒一个大大的拥抱,荒是不是能比穿了复活甲还牛逼地满血复活,也来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呢?听起来还挺可爱的。

可他这一步并没能迈出去。

他的眼前忽地只剩下了一片光亮,那是赛场正上方足以照亮整个舞台的灯光,刺眼得令人迷茫。

意识消失前他最后看到的,是荒煞白的脸,近乎错愕地开口,无声地对他说了什么。

喊的是什么?

听不清了,但那个口型,他记得。

“连!”

他倒了下去。



tbc


* 先说一下和昨晚的事没有关系(。)锅荒酱不背不背

* 想了想,直接略写比赛的过程会显得比较蛇尾,于是稍微写细了一丢丢,不走别的支线了,只剩下主线应该也写不多了,都已经138710字了你敢信……

评论 ( 100 )
热度 ( 31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