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31

* 电竞paro,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76.

一目连又做了个梦。

不是什么老不正经的内容,就是回忆起了不少发生过的事。

他不可能真傻到像荒说的那样误会荒,很早的时候手伤就已经有了征兆,只是身为队友的他们不够体贴,真的将荒一句敷衍般的“没事”信以为真。

打OOO那次,他捧着荒买的热咖啡,侧头就能看到荒在他身边活动手指——那时候他并未想多,还以为是场馆气温太低的缘故,如今再转念一想,那时荒小指僵硬的弧度似曾相识,同手痛发作的时候,反应一模一样。

或许还有更早的时候……

教练指着荒说“青行灯你睁大眼看看,你们打野玩射手16分钟200刀,你呢”,然后再下一局,荒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打野,却险些被野人单杀交出一血,教练喊的那句“交你妈QE啊!撸多了手抖吗动不动就交交交QE”。

教练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并不在,但是青行灯直播间常年开着,稍微一看录播就能听见这么些边角料八卦。

撸多了是个梗,大家也就是说说而已,粉丝们也只是听着乐乐,没人会当真。

那真相要么是荒走神了,要么就是……

因为那超常的200刀发挥,本就日趋严重的手伤反噬。

一目连不敢再往更早的时候联想了,他怀疑自己神经过敏,现在想到什么手抖的案例都能将其与荒的伤痛联系在一起。

这真是个噩梦,他想。




177.

某两个没心没肺的人没想到的是,他们那些更没心没肺的队友,居然是担心他们的。

狸猫哭得梨花带雨(假的):“My sweet连酱呀,我等你等得好苦呀,得给你留门但怎么发微信你都不会,我们还以为你是半路被坏叔叔拐卖了呢差点要报警了哇嘤嘤嘤!”

一个大男孩当众嘤嘤嘤,也太他妈惊天地泣鬼神了。

一目连被雷得不知道从哪开始辩起。

“……我没被拐卖啊。”

“他是被拐了没错。”

他唰地一回头,罪魁祸首打野先生正大摇大摆地靠在一旁,心情似乎好得不得了,接受着按摩师小姐姐的“爱的呵护”,额上青筋都疼得暴出来了,却还是要强装镇定地出来骚那么一句。

好欠啊。

狸猫心灵纯洁,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你们能不能统一下口径?说吧,你俩昨天晚上都消失了,哪浪去了,游戏城还是KTV!”

“……你就当是游戏城吧。”

“该死的,偷鸡摸狗也不叫上我,我一定给你们保密!起码不至于在房间等你等到一点半啊!”

偷鸡摸狗也叫不上你啊。

更何况也不算偷鸡摸狗,还是很光明磊落的——

一目连有点愧疚:“不好意思……”

“开玩笑的,我回来打了半小时moba就睡了,反正你俩一起失踪我估摸着你回来也不至于没房间睡。”

“……”

一目连没话说了,他们四个坐在早餐厅里,是起得最晚的一批,餐厅里寥寥不到十个人,稍微提了嗓门就会被人用古怪的眼神一直盯着看。

荒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嗓音:“那游戏城是挺好玩的,想去?”

一目连:“……”

狸猫连忙也神经兮兮地说:“想啊,老哥今晚请客去不?”

“老哥?”

“大爷!”

“哦?”

“爸爸!”狸猫拼命眨眼,“我绝对保密,不会被他们发现的!毕竟……教练讨厌我们去这种地方嘛。昨天我睡得很早,给连酱开了门就pia地一下睡死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荒正想酷酷地甩过去一句“看你表现”,按摩小姐姐突然用力一掐。

一目连乏力地耸着肩,往嘴里塞了一块麻薯。

不知道是不是粉丝滤镜破灭……

荒眉毛一挑脸都僵了的样子,好像也没有那么帅吧。

吧。




178.

狸猫没有声张,谁也没有发现异样。

只有教练感叹了一句“难得起晚啊,不可思议”,被一目连打了哈哈蒙混过去。

他十足松了口气,仔细地穿好了行李箱里领子最高的衣服。

乘车出发去赛场前的十分钟,荒终于被按摩师小姐姐判处了缓刑,趁着他回房间拿外设的时候跟了上来,一脸凝重,似乎有什么正儿八经的话要说,比如“不要责任感太强,不那么想赢也是有好处的,不要强迫自己,放松一些”之类的。

荒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他一圈。

……哪里很奇怪么?

一目连察觉到了别扭,将镜中的自己又审视了一遍,他并没有再犯诸如秋裤外穿之类的错误啊……

荒的话也很意味不明:“我有多的膏药。”

一目连没答话,不明所以。

“咳,如果你需要一点贴腰上,给你剪一块也不是不可以……”

一目连:“……”

他拼命将涌进脑中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赶出去,他已经装死闭了一晚上眼睛,可是声音和触感足以他脑补很多东西。

于是他思虑再三,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

【一目连:不用了。】

【荒:你嗓子怎么了?为什么要用手机回?】

【一目连:憋得荒】

【一目连:荒】

【一目连:。。。慌】

这不能怪他手癌,iPeach的键盘他还没有习惯,词库完全重组,“荒”字又是同音字里最常用的那一个,打错字很正常,但是若非设身处地,正常人很难体贴地想到这一层面,荒就没有。

荒扫了他一眼,印堂发黑,神情比刚才还要凝重了,没再随他所欲地回微信,转头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门关上了,一去不复返的样子。

一目连的解释哽在了喉咙里。

他和狸猫说话时还好好的,当然不是嗓子的问题——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破罐破摔之后脸皮就更薄了,单独面对荒的时候连话都不好意思说。

好丢脸啊。

一边澄清着“我很直”一边就放弃治疗地贴上去了。

这要是发到情感树洞里去,大概率是要被评论里的人骂水性杨花的……

一目连看着镜中的自己,从眼神到嘴角的弧度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仅凭外表,丝毫看不出心中有多澎湃和思绪万千。

昨天自己也是这样淡漠的吗?

他开始愧疚了。

他将领口拉了拉,露出底下暧昧不清的红痕来,“盖章”时候的触感他还能回忆起来,又痒又烫,叫人头皮发麻,他打了个哆嗦,苍白的脸这才恢复了血色。

突然有人敲门,一目连迅速将领子塞回去,转身去开门。

门外荒扬了扬手里的膏药:“真不需要?”

一目连在空气中打了六个点,这次没再手贱要去摸手机,直接用行动说了话。

他退了一步。

荒一脚挤进来,顺手又把门关上了,俨然是大人训小孩要学会随手关门的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身后跟着个SCP173呢。

“过来。”

荒招招手,他的脚步一顿,还是向前迈了一步。

一小步。

荒故作不耐烦地提醒:“叫你过来啊。”

一目连只能又往前迈了一步。

大约是贴习惯了膏药,荒的动作还是很干练的,一手将他的上衣撩起,另一手(竟然)单手撕开了卷成一团的膏药,对着他的腰比划又比划:“哪里酸?”

这时候他再发短信对方也不会有手看了,一目连迟疑地低声说:“侧边……”

“这?”

荒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一目连睁大了眼:“再前面点。”

“这?”荒的手就沿着肋骨往后划了一点,方向与他说的截然相反,力度轻到有恶意惹火的嫌疑,他太阳穴一跳。

“不是……”

“哪里?”

“……你随便贴吧。”

诡计得逞,荒才没那个好素养做慈善家,皮笑肉不笑地提出了反对意见:“没贴对位置和浪费没什么区别。”说着又换了个位置戳了他一把:“你说这么?”

一目连的脸红得要滴血,他还记得荒打满肌肉绷带的手扶着他腰、不让他滑下去的样子呢,粗糙到将他细皮嫩肉的腰磨得通红,敏感到稍微碰一下就像针扎一样刺痛。

救命啊。

可真当救命大侠来的时候他又不满意了。

尤其是在救了他命的是教练的河东狮吼的时候。

“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磨磨蹭蹭个杰宝啦我管你是在偷鸡摸狗盗鸭屠幼啦快他妈滚出来时间到了要出发了啊!”

“……”




179.

尽可能不将私事和心事带上赛场,这是职业选手的基本素养。

荒和一目连都是做得到的。

当教练拍着小册子训他们“打得不好就原地解散吧你们这群菜逼”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冷静下来了,摆脱了所谓误人终生的私情,正经起来,两个人还是都很正经的。

教练拍着荒的肩问:“来,说出我们的口号!”

“什么口号,教练sb?”

“我说你打野的口号!”

“你的野区我的家,我的野区队友刷。”

荒毫不犹豫地说。

以前这个“队友”指代的往往是他们队的好中单,如今版本更迭,法师下位,射手上位,“队友”的高贵位置也就易了主,成了青行灯。以前一目连会多多少少心里有些委屈,此时也已经完全放宽了心。

上场之前一目连握了握荒的手。

荒没说话,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用手掌覆盖了大面积的绷带,仅仅是这样,荒就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误会了那么多次,荒总算没让他失望一次。

荒的声音很沉稳,说:“会的。”

“嗯。”




180.

坐到整个场馆里最亮堂的地方时,一目连察觉到了陌生。

这不是说Q市的场馆对他来说不够熟悉,而是——坐在他身边的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是现在这个了。

“我好想你啊。”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他们是不是换线过?他跑去了下路,远离了打野最频繁出现的中路?

他记不清了。

荒调节设备的动作一顿,“突然说这个?”

“你坐旁边还是差很多的,会挡掉很大一片光。”

“……你说的是这个啊。”

这个升调降调的对比未免也太大了,一目连莞尔,转移了话题:“今天和OWO打,不紧张?”

“为什么要紧张。”

“好歹是……名义上的兄弟队?”这话说得一目连自己都不确定。

“不紧张啊,暴打他们就好了。”荒点点头,“看棋圣不爽很久了,老在单身狗面前乱秀恩爱,积怨已久,想尽快送他上天。”

一目连足足用了好几秒憋笑。

憋的什么话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以后就不会被秀一脸了,趁着还生气的时候打回去吧,能打多用力就多用力吧!

一目连不知道的是,除此之外,荒憋在心里的还有两句。

——“笨啊,这么久了,你以为我不想你吗?”

还有。

——“时间过得很快,可我一如既往爱你。”




181.

BO5,第一局开局。

荒照常拿Counter Pick位,比赛开始后就直接甩了一句:“我保你,你压线。”

一目连“嗯”着。

他不太擅长这么做,更喜欢的是鸡在塔下保命,时不时地跟荒出去“捕猎”,但既然荒都这么说了,他就一定要试试。

他俩都将耳机戴得特别严实,否则就会听到现场解说惊叹的一句:“咦,QUQ这个中野,半个月不见风格变化很大啊,以前凶归凶,凶法不太一样啊。”

版本在进化,不少体系未来都会变。

中野会变无数个版本,会有比现在更鶸的时候,也会有比先前更强的时候。

只有搭档是不会变的。

——我的身后,永远跟着一个人。他会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出来给予支援,也会在我经济富足的时候,向我索求一点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游戏不大,电竞不久,巅峰不长。

一个知心搭档足以。




182.

第一局赢得很艰难。

下路崩了,这个版本崩了下路基本没什么好打的。

青行灯哪里也没做错,只是不够秀,没法在面对对面下野三人越塔包夹的时候贱兮兮地逃出生天而已,然后酒吞成为了团队牺牲品,与下路换线到下路抗压,经济岌岌可危,所幸还是利用这个机会将青行灯重新喂上来,不至于后期团战崩得太厉害。

最重要的还数他们偷的那条龙。

献祭了中野两个人在外边吸引火力,剩下三个人在龙坑里偷鸡摸狗,总算是趁着OWO没有察觉,成功偷掉了大龙。

算不上“胜之不武”,但没人能说自己打得很尽兴。

运气好,下场或许就又不一样了。

毕竟这年头风水轮流转呢……

一目连冒出了很久以前的一个疯狂的想法,不好意思地打断了教练的喋喋不休:“教练,还能拿输出中单么?”

教练皱皱眉,不是那么情愿:“这个版本,输出中单也就A英雄能勉强用用。”

“那就A。”

他深呼吸几口气,侧头看向安心与信赖的打野:“荒。”

荒抬起头看他,深深地看他:“嗯。”

“我可以出杀人书么?”

休息室里出奇地寂静。

这项装备几乎只能出现在鱼塘局和虐菜局里,就连Rank也不怎么有出场率,如今他却想要拿到比赛上来,跟疯了一样。

啊,要疯也不是今天疯的,昨天就无可救药了。

荒半晌才说:“不行,你太菜了。”

“……”

一目连不由得有点儿沮丧,但也不得不承认,荒说的没错,无论如何吊打对线选手的水准他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不过——”荒的话音随即接上,“我保你的话,勉强可以。”

一目连眨眨眼。

心脏好像跳得有点快。

快要飞出去了。



tbc


* SCP173:SCP基金会的梗!有个游戏是要随手关门不然173会追着出来肛你的【。对没错就是C菌那个,随手关门,保持良好习惯!另外,荒酱随手关门只是保证安全而已!

评论 ( 104 )
热度 ( 420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