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26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恩断义绝倒计时!先奶自己30前能完结吧,希望不是毒奶(。


-


144.

接下来的生活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赛制组终于公开消息,季后赛版本将会再次更迭。

中野还是那个中野,联动还是那个联动,时不时买一送一,时不时杀得对面亲妈不认。受版本影响,一目连在教练的指挥下彻底玩起了辅助型中单,发育让给下路,中路GANK不再是前期最基本的中野活动。

射手领袖地位再次得到buff,下路辗转几回,又成为了发育与GANK的首要目标。

反野?

Sorry,反野永远是爷爷。

射手buff?

那有什么,打野爸爸永远是打野爸爸。

绕开眼位,来回穿梭于对面野区,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抢红抢蓝抢人命,这条不倒政策依然没啥变化。

不过也是有消极影响的。

中单位置carry的几率越来越低,所谓的浪漫事件也不再发生——荒依旧会帮忙打蓝抢蓝,但抢占敌方野区之后,己方空出来的野区却不再是为一目连准备,而是留给了下路作为后期团战主要输出的射手。

如果他们在闭关训练期间还能开着直播,弹幕一定会有人刷“荒神你不爱你家中单了”,然而大家也都知道,那不过是个玩笑。

总结一下,这周过得很简单。

起床,训练,吃饭,休息,训练,吃饭,训练,锻炼,睡觉。

没能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因为没时间。

太忙了。

兴趣变成了义务,24小时燃烧自我自我奉献,大家都没什么精神。

早上在哈欠中度过,午饭也弄不出什么花样,叫人提不起劲,晚上还要保持锻炼,最温和的那种,避免谁谁谁腰不好出了会影响比赛的问题。

唯一一点特别。

气温回暖,对腱鞘炎的患者无疑是莫大的好消息,教练建议荒去找医生,他就去找了,每隔一天上门拜访一次的那种。

狸猫感叹说哇靠现在还有医生上门服务了吗,真tm发达。

青行灯拍他脑袋,你傻啊,这叫私人医生,你出生前三百个世纪就有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一目连就坐在旁边看,透过电脑屏幕的折射,能看到坐在训练室另一头的荒。荒戴着耳机,明明是双排,却不怎么同酒吞说话,打游戏的时候背挺得很直,时不时地抬抬头放松颈椎,握着鼠标的手全程几乎没什么动静。

他偷偷问了教练。

教练说,这事得看运气,运气好了比赛的时候不发作,运气不好了,就再见了您嘞。

但是不上赢不了。

他没能直白地说出口,教练却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教练说:“没办法啊,总不能勉强他打了止痛药继续上吧?”

一目连就低头想,那就是你不够了解了,因为就算你不要求,荒恐怕也会这么做的。



145.

虫师不是独自一人来的。

她带着位摄影师小哥,名叫山风,身后一大个摄影包,进门以后就一言不发地摆起三脚架,一点也不想融入热闹的氛围。

采访从下路组合开始,然后是上单,最后是中野。

虫师对内容的把控非常到位,无非都是些比赛相关的东西,时不时夹杂几句八卦,不失乐趣,但见好就收,总归不会太过分。

比如……

“身为联盟这届的最佳搭档,你们有什么秘诀愿意分享的么?”

看着虫师仿佛能散发出金光的双眼,一目连满腹的犹豫。

某另一当事人就淡定多了。

荒的态度令人想起中学时播放的教育片里每一个所谓“教育工作者”那般的冷漠:“多训练,多交流战术,总会有用的。”

虫师猛点头,低头看了一眼笔记本:“多交流感情有用么?”

一目连:“……”

“有用,”荒面色不改,“吧。”

“哈哈哈那容我多问一句,你们是怎么练到现在这样的?哪怕是现在夺冠希望最大的OWO都公开羡慕你们的默契哦?”

这个问题一目连自己也没有想清楚。

准确来说,他们俩双排的时间决没有青行灯和狸猫双排的时间多,也绝对比联盟里大多数搭档要少——哪怕他们从认识开始就无间断地24小时双排,联盟里能吊打他们双排时间的也大有人在。

这叫什么?

“看对眼”了吗?

一目连噤声坐好,他想听听荒是怎么想的。暗地里研究过他的打法?或者干脆直接回答不知道?或者故作神秘说你猜?

荒没侧过头来看他的神情变化,多半是特意为之。

“缘分到了吧。”



146.

虫师很贴心,没忘了连同替补也一起采访。

打TDT的时候,荒被换下了首发阵容,虽然没有明着公布原因,虫师看到那些捆在右手上的绷带也就该猜到了。

她没有提起这件事,也没有问季后赛哪个打野上场的概率比较大,但还是鼓励了替补一把,同样是客套话,她说出来的语言一点都不令人反感,知道自己拖了后腿的替补感激地看着她,用力地说“我会加油的”,好像是发自肺腑。

一目连不会主动地怪罪他人,听了听,觉得替补小哥有点可怜。

就算是替补,怎么也是从青训里成功毕业的,职业选手的基本水平还是有。

会给人如此强烈的落差感,大约是替补对象的问题……

毕竟是荒啊。

差太多了。

就算再换一个替补,多半给人的也是一样的感觉。

一目连又想起了坐了半年冷板凳的管狐,不禁开始同情起替补的存在——这年头,又有谁愿意承认自己确实低人一等,成为他人的替代品呢?即便有幸有了那么一两次发光发热的表现机会,还不是要在上场的同时患得患失?

青行灯这样替补上位的例子实在太少了,在这位置上的人,大约都过得很辛苦吧。

荒注意到他的目光,稍微一挑眉,“怎么?”

一目连被问得一懵。

半晌他才问出口:“手还疼吗?”

荒上挑的眼角又垂了回去,说的话也只剩下了冷言冷语:“还行。”

一目连没太在意这细微的变化:“昨天医生走的时候说要带另外一种药过来,是又加重了?”

“常规换药而已。”

“那就是治疗有进展了?”

荒拍他后背,拍得他摇头晃脑:“你以为是神医在世吗?”

一目连点头,“是的话最好。”

荒不出问题,替补就不用上,这样当然是最好的,但他又不愿意看荒打了止痛剂上场,那除了祈祷病魔爸爸开恩又能怎样?

“一目连。”

“啊?”

“你的幽默细胞真的是死的。”

“……”



147.

虫师走的时候,偷偷摸摸叫住了一目连。

叫的那一声“连导”,他听得一哆嗦,小姑娘的声音又甜又细,虽然这么形容不太礼貌,但与大大咧咧常年混迹于男人堆里的青行灯确实相差太多了,许久没接触,他竟然倍感陌生。

这种临别的时候叫住一个人,说的该是什么话大家都有点AC数,一堆识相的人立马就竖起耳朵、互相揽着肩膀打排位去了。

一目连挺尴尬。

小姑娘的热情,他辜负不了,也承受不了。

和荒他都没能说明白,何况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子?

有人踹了他的椅子一脚,他回过头,果然正好撞上荒的视线,四目相对,他瞪荒一眼,荒就瞪他两眼,他瞪回去三眼,荒就剑眉一挑直接当作没看见。

结果虫师并没有同他说什么。

“最近你们应该不出门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一目连想,他们队估计得闭关训练到“他们的”季后赛结束,就点了点头,“不出门。”

她就松了口气,没再多说,挥挥手带着摄影小哥一块走了。

走的时候也是一步三回头。

“连导加油哦!”

“连导掰掰!”

“连导啾咪!”



148.

刚答应的事,前脚人家刚走,后脚就反悔——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教练心情好,放了两小时假。

一帮人闷都快闷死了,欢呼雀跃着准备出去吃顿午饭(俩小时也就够吃吃饭了)。

尽管原话不那么好听:“去吧,享受你们今天份的单身狗时间,不要太爱我,毕竟我是你们的好父亲!”

酒吞代表全人民的希望,去踹了一脚教练的屁股,跟上大部队下楼。

目的地是,街口的,麻辣烫……

隔壁的,餐馆。

没办法,特殊时期,饮食要尽可能清淡,俱乐部的阿姨放飞自我就算了,在外面吃辣的回去又要被教练摁在桌上摩擦摩擦一顿骂。

一目连看着招牌想了想,好像就是当初买炒河粉的那一家。

荒大手一挥说要请客,众人美滋滋地坐好等上菜,结果上菜的时候都是一个懵逼。

他们打野神他妈点了五份炒河粉。



149.

最先发现他们队中单盯着餐馆对面那家iPeach体验店发呆的是青行灯。

她气呼呼地按着手机,怎么也连不上餐馆自带的免费wifi,好不容易连上了,刚打开微博刷几张图,又掉线切回了4G,一怒之下,她是真的想去换台手机的。

她看向体验店,太巧了,就开在正对面,仿佛是故意的。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目连也同样在盯着那里发呆。

吃完饭后她顶着被某人眼刀剖死的风险,一把拉住一目连:“嗨,你也想换台iPeach是吗,我看到你在盯着他们橱窗看了!”

一目连却脸一红,慌忙摇头,好似被人捉到了把柄:“没有。”

“没事,不就是几个佛跳墙的事情嘛,不要太心疼,iPeach多时髦啊你不会后悔的,季后赛结束后多直播一点就赚回来啦,走走走,一起买去……”

“我……”

一目连就这样被拖进了体验店里。

店员勤快地拥上来,介绍各类新产品,他看着罪魁祸首青行灯听得津津乐道,仿佛已经忘了教练定的两小时期限,自己却无心了解,眼神在白茫茫的墙壁之间游走,最后落到展示台上显眼又夺目的那台骚红色iPeach8plus。

还有边上被荒称作“刘海难看死了”的iPeachX。

他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安卓机,觉得完全没必要换的。

安卓用久了会很卡,但是还在容忍范围内,而且不需要越狱,文件可以随便拷。桃子系统他不熟,新实装的功能再如何方便也就那样,唯一能接受的就是,如果换了桃子,一旦他哪天想不开了想玩手游,终于可以和队里其他人同一个服务器了。

听起来蛮惨的。

不过……

反正人家自己都说了,没有情侣机的意思……

既然是荒真心诚意卖的安利,给个面子好像也没什么……

“我决定了!骚红色很适合我!就决定是它了!”青行灯一咬牙定下来,觉得哗哗哗飞走的钞票和护肤品包包香水没什么区别,高兴之余又有些悲痛,“连导你好了没……”

她骤然收了声。

一目连手里这台,不是和他们打野那台一毛一样吗?

草。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这tm是来买情侣机的啊??



150.

青行灯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密切关注情侣机的后续。

恋爱粉红气泡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除非它能在让人容易分心的同时,转移一些对负面情绪的注意力,比方说——

距离季后赛还有最后三天,外服传来了新的版本消息。

下一个版本,由于一件装备平衡性改动,部分打野英雄前期受到削弱,还有,荒前段时间练的新英雄,又加强了,版本实装后八成要稳定上红方ban位。

辛辛苦苦半个月,却只能受益一个季后赛。

这该是个坏消息,荒脸上却未曾流露出什么阴霾。

酒吞和狸猫一点猫腻都没看出来,还在背后窃窃私语:“我想到了一个成语能完美地诠释这个现象。”

“啥子?”

“暴风雨前的宁静!”

“欺负本大爷没念几年书是不是?这他妈叫成语??”

青行灯觉得自己作为知情者,背负着比常人更深刻的东西。

比方说,她的狗眼快要瞎了。

比赛前夕,他们刚乘飞机抵达第一场比赛所在的F市,在一家高级网络会所五连坐坐下,准备开始打与OWO约好的训练赛……

打野和中单理所当然是坐在一起的,中单被夹在中间,在她旁边,而最边上是最可怜的受害者上单。

今天不知道哪门风水出了问题,也有可能是航空公司太low或者座位太靠近机尾惹的祸,一目连从下飞机到放了行李坐进网吧,都维持着一个动作——抚着太阳穴,耳膜被折腾得挺痛苦的样子。

于是他们打野就凑过来关心一句,直到这里都还是很正常的:“没事?”

“没事。”

“那就是有事,帮你揉揉?”

“不用……”

青行灯火烧眉毛,恨不得从她的Delvaux小包包里抽出防身用的卢塞恩狮子小军刀,把身边这对秀恩爱的狗男男两刀捅死。

真只是这样就好了。

可惜人的下限总是会一点一点突破的。

训练赛开局就是逆风,保险起见荒没有选择反野,但OWO的打野可就不一样了,在上下路同样选择了后期英雄的情况下,那位夜叉先生,趁着前期优势直接冲过来将他们的野区反得乱七八糟。

本来应该占优的中路也在夜叉的连环骚扰下,兵线被压进了塔下。

三路逆风。

小龙拿不到,峡谷先锋也抢不到,就差他们送几个人头,这就是个完美的逆风局。

在OWO这种强队面前拿下逆风局的难度是很大的,教练却在边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正式比赛前最后一局训练赛了,会影响心态,好好打”,搞得青行灯压力也很大,但她知道,中野的压力比她更大。

一目连很稳。

这是一目连刚入队时教练就作出的评价,一目连也没辜负这期望。

夜叉终于耐不住寂寞联合OWO中单抓了一波中,一目连很镇定,靠走位拖了会时间,精准地将技能交给塔下扛塔的小兵,闪现CD刚好恢复,在荒一个位移上来顶替他进入站场的瞬间,闪现躲开了夜叉最后一个技能。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很熟悉了。

敌方中野抓中失败,一死一送,送在他们塔下。

荒的打野两个人头,逆风翻盘开始。

酒吞开始狼嚎:“稳住稳住!这把有戏!”

狸猫也开始鬼嚎:“咱们中单稳得丫痞!”

青行灯也在频道里喊了一句“nice”,可是刚说出口,她就后悔得恨不得拿刀把自己也给捅了。

因为她开口的一瞬间荒也开口了,并且说话的对象显然是刚刚秀了一波操作的一目连。

“稳住,爱你。”

她看到刚刚TP回到线上的一目连补兵补到一半,手一抖,原地开始回城。



151.

最恐怖的是,直男是不觉得这话古怪的。

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一句寻常的骚话,随口说,随手忘,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酒吞与狸猫继续嘻嘻嘻哈哈哈地交流,气氛和刚才没什么不同。

青行灯趁着回家补蓝的空隙,打开了手机。

她点开一首音乐,打开了公放,痛苦地憋出眼角一滴桑感的眼泪。

——《火尧》。

传说中的FFF团之歌。



tbc


* 峡谷先锋:同决京的石距,可以对防御塔造成巨额伤害(比石距还要高)

评论 ( 105 )
热度 ( 331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