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24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38.

季后赛宣传片并不好拍,麻烦得要死。

摄影师的要求是,够酷够炫够装逼,得能吸引年轻人入伙。联赛都办这么多年了每年还有这么大流量,原因可不只是老玩家的情怀,吸引中二时期的年轻人、补充新鲜血液也是必不可少的。

更何况这年头追个电竞选手跟追星一样追的人也比比皆是。

刚在超市买了一堆家居消耗品(比如肥皂)出来就被粉丝堵在街上的感觉听起来也很惊险刺激。

——可是要求一群打游戏的阿宅宅酷炫狂霸叼,是不是有点不现实?

一目连无语地站在台下看酒吞凹JOJO造型,恨不得自己可以原地消失,别继续留在这里丢人。

教练显然也这么想。

他听到教练站在舞台边缘,用一种过来人的口气同荒吐槽:“打野,我觉得咱们队除了中单就没一个正常人。”

荒淡定地点点头:“嗯。”

“你承认你也不是了吗?”

“你不也不是?”

“……”

教练恨恨地说:“你这‘朕知道了,爱卿平身吧’的态度真令人生厌。”

荒继续点头:“谢谢。”

一目连忍不住笑出了声。



139.

本以为拍摄过程中翻不起什么水花,结果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体育馆里忽然来了张新面孔。

一目连觉得有点眼熟。

是隔壁F市的赛场解说,因COS过一位中单小法师一炮走红,与大众喜好的红唇御姐不同,她卸了妆只是个染了栗色头发的矮个子小姑娘,不过人伶牙俐齿,做事很有自信,也很会说话。这儿不是她的主场,她却成功用了不到十分钟与现场工作人员都混熟了。

对于这类人,一目连通常是敬而远之的,然而……

“连导!!!!!!”

虫师双眼冒着光,尖叫着飞扑过来,猛虎落地式螺旋跪倒。

不过一目连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她的热情,而是全场围观群众乐于八卦的视线。

虫师绕着他左瞧瞧右看看,“第一次亲眼见到偶像,我太激动了呜呜呜……真人明明比照片好看一百倍,到底是哪个家伙说你们队擅长高P的,根本就是眼红……连连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一目连的笑容险些崩在了脸上。

她她她,她在夸谁?

他的见识还是局限的,还没见过如此坦荡的女……

女孩子?女粉丝?……女侠?

无论如何,被全场人注视的难堪最终凌驾于震惊之上,他只是礼貌且拘谨地点头示意,然后及时止住了自己想要往后退一步的念头:“虫师小姐你好,我们队每周都看你做的赛事镜头集锦。”

“男神认识我,男神记得我,男神看我做的集锦,我要昏过去了……”

虫师向后一倒,动作浮夸极了,语速当当当仿佛机关枪扫射,抓着他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听得一目连头皮发麻,最后梳理了一下,其实也就两句话。

——她粉他很久了,从还在UVU时就开始了。

UVU?他在UVU时可没有什么丰功伟绩,辅助是每个团队最愿意卖的位置,团战无论打输还是打赢,他都总是倒霉的那一个。

能在那时候粉上他,这姑娘估计心挺大的……

“讲句实在的,你是我认识的辅助中脾气最好的一个。”她的目光很诚恳,语气也很认真,会令一目连想起另一个人。

不过那个人才不会将好话说得这么直白,能赏他一声“nice”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大家脾气其实都挺好的。”

“哎呀,是因为你不看别人下路直播。你们狸猫小同学就不这样,看灯灯直播,他没少爆炸。”

狸猫泪汪汪地看向青行灯:“我的好名声就这样毁于一旦了!”

青行灯高兴地哼起了啦啦啦德玛西亚。



140.

虫师来S市这一趟就是为了他们季后赛的专访来的。

她和一目连夸夸其谈的时候,教练就在边上听,鲜少有机会见到这么一个热情似火的圈内姑娘,教练想的就比一群一心打游戏的年轻人远。

——这小姑娘脑残粉一目连啊!管他是为什么呢!四舍五入就是他们战队的粉啊!专访一定能做得阳光明媚积极向上啊!

于是他赶在一目连答应之前,先一步应下了:“专访?没问题,你要约什么时间我都让他们给你空出来!”

虫师高兴坏了,忙问一目连:“你们队作息时间都差不多什么时候呀?”

教练都答应了,一目连也不好打消她积极性,只好说:“八点开始吧……”

小姑娘眼睛瞪圆了:“晚上八点才醒吗?!”

“早上八点……”

她好像不是第一个被吓得虎躯一震的人了,一目连想。

要知道职业选手的平均作息时间是凌晨三点到隔天中午,他们队反而不正常。

虫师立刻星星眼:“不愧是my idol,作息时间也这么健康,还带着全队的人一起健康……教练先生,你们QUQ捡到宝了呀!”

教练笑嘻嘻:“那是那是。”

一目连:“……呃。”

他看向远处被场务和摄影师叫去谈话的荒,心里有那么点庆幸荒此时不在。

这项好习惯其实不是他带头的。刚到基地的那三天他跟荒住一屋,荒睡得早,他也不好意思点灯,强行将生物钟往前调了几个小时。

然后他换了屋,将这个习惯传染给了狸猫。

一个传一个,一个传一个,现在全队无一不过着健康生活,快活似神仙。

他虽无意抢功,但队里的小八卦总不能什么都和刚认识的人讲,多说无益。

就走神了一会儿,他再回过神来教练与虫师的话题已经发生了宇宙大跃迁——教练吹说他们队气氛是出了名的好,去掉唯一的女性掌中宝青行灯不论,上辅志趣相投关系不错,中野更过分点,每天都要在别人塔下表演“比翼坠渊情焚天,连理枝断痛难言”。

虫师顿时乐了,问这是什么意思。

教练一甩秀发:“这就是殉情。”

小姑娘听完星星眼又冒了出来:“不忍心打野一个人死塔下,干脆殉情一起回家!不愧是最温柔的连导!”

一目连:“……”

他更不好意思插话了,他倒是想逃,也得逃得掉啊。

他看着眼前少女心澎湃的小姑娘,心情有些复杂。

中野联动不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不卖你你不卖我,闪现在手姑且能苟且偷生,闪现CD了就是生死与共,什么殉情……哪有小姑娘们想的那么浪漫。

教练却点点头,说那是,不过那是排位娱乐才会这么干,真打起比赛来,我们中单可认真了,和我们一样都是做着冠军梦的呢,最近发挥失利只不过是因为balabala的原因,接下来我们还会balabala再接再厉,一定不会辜负粉丝们的期望。

普通闲聊都能客套起来,也是令人拍手叫绝。

分明都是些官方客套话,虫师却听得很激动,猛点头。

她说:“连导在UVU的待遇是真不怎样,来到QUQ真是太好了,希望能走更远一些,我很期待在洲际赛上也能看到你们的身影!”

教练扬唇一笑:“那是,小姑娘真会说话啊……”

她脸一红,偷瞄过来,一目连能感觉到视线的灼热。

“我以前很内向的,教练先生看得出来吗?”

“都说女大十八变嘛,开朗了,好事,好事。”

“是连导,”虫师搓搓手背,“是连导给予了我自信的勇气,我才可以站到这里,虽然连导已经忘了吧,与我曾有一面之缘……”

“哎哟,罪孽的男人。”

一目连手里的水杯滑落到地上。

这在他的字典里可是个非常失礼的举动,他连忙弯腰捡回来,正想说点什么给人家姑娘一个台阶下,比如好奇地问“是什么时候”,“是”字都已经冒了头,他侧头却看见了另一个人的目光。

他一愣。

荒这一瞥凉飕飕的,跟发现自家红buff被对面抢了有点像。或者更夸张点,像是单挑了半天的大龙被人随手一个W给抢了一样。

……怎么有一种被捉奸了的即视感。

换作在影视作品里,接下来可以安排一场大家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剧情了,虽然正常来说该是两个女主……

可是荒的视线并未多作停留,与场务的对话依然在继续,仿佛看过来真的只是无心之举。

一目连自己也不清楚怎么自己就突然收了声。

就连耳边两个人的对话也恍若远在天边。

“明天的专访……”

“我会好好做的,多谢教练先生配合!”

他想了有一会才得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觉得无法认同虫师的观点。

他远没有那么积极。

停电前的一瞬间,他在看到了荒眼里的无奈和失望,那时候他是不能完全理解的,因为他对胜利、对夺冠的渴望远没有队里其他人那么强。在他脑中敲响警钟的理由只有一个——他的搭档随时都有可能“改邪归正”、离开这里。

或许不用来年,下个赛季,一切就不一样了。队名改了,队服换了,队友走了,物是人非可能来得比他想象的要快。

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眼前的小姑娘,迷恋的“一目连”,和自己……

完全不一样。



141.

虫师乐呵了一阵,将上门专访的时间定在了明天上午,这样可以尽可能避免影响他们的日常训练,教练也爽快地答应了,并且不嫌事多,把加微信给人家姑娘发俱乐部地址的任务交给了一目连。

虫师加上了偶像的微信,嗷呜着险些昏倒。

她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连导我走了哦”、“连导明天见”、“连导拜拜”。

对此,旁观的青行灯“噫”了好长一声。

个人的视频拍摄结束,场务张罗一番,准备开始拍摄五人的团体镜头。

“休息室里有电竞椅吧,你俩搬几个来。”教练随手指挥道。

一目连被点了名,很自觉地准备去做苦工,但正常来说苦力活该是落在酒吞和荒两个高个子身上的啊。

教练又指挥:“上单,去把桌子也搬来。”

酒吞:“???你他妈这是要拍什么,不良校园异闻录吗?”

“不!”教练义正言辞,正义凛然,“做不成最强的,也立志不做最菜的,那咱们,就做最神经的!”



142.

人是会成长的。

比起以往被逼近绝路时脑中霎那的短路,一目连这回想明白了。

他被逼进了休息室的角落里,被阴影所笼罩,偏向旁侧的脸被掰正,这次没了电视转播音扰乱思绪(或者说是遮羞),荒的吻落下来的一瞬间,他的思绪异常清晰——

啊,荒这是吃醋了。


tbc


* 结尾这段没少字,是倒叙,下更说!(偷懒新招,好孩子不要学)

* 估摸着30章前能完结,也就是说,他们马上就能干上了,再忍忍

评论 ( 117 )
热度 ( 436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