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20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21.

到底是夺冠热门,OWO没有辜负粉丝的希望,第三局换家以一秒之差拿下胜利,赢的时候导播还给了棋圣的笑容一个长达五秒钟的特写,场下女粉尖叫得随时都要哮喘昏过去一样。

虽然对于这支战队而言常规赛已经全面结束了,可是电竞没有假期,短暂的休息后归队,又要进入没日没夜的训练阶段。

这次荒临走前没想着要去打个招呼,本意不多打扰,没想到前脚刚离开体育馆,棋圣的微信消息就到了。

@OWO-弈:看到你们了,别跑啊吃个饭再走!上次你请,得让我请回来吧?

青行灯立即表示,没关系你说的请客可以欠到下次,姐姐不会怪你的。

青行灯的话倒是无所谓,但人棋圣都这么说了自然不能拒绝,他们约了个地点,十个人浩浩荡荡闯进韩料店,承包了一件据说条件最好的大包厢。

直到点好自助烤肉、隔壁传来河东狮吼一样的“爱情不是你想买就能买”时,才意识到形势不对。

这韩料店还踏马自带KTV的啊!

棋圣轻轻一拍桌:“行啊你,很懂行嘛,知道我们今天高兴可以浪一把。”

荒的嘴角一抽:“别乱讲,我也不知道。你们教练不会吃了你们?”

“没关系,源博雅说的,这赛季要是16连胜以上就不设置门禁,你们呢,胖胖好像从不限制你们人身自由?”

“……不会是不会。”

“真要说严,还是OOO的安倍晴明严点,全天禁止外出,军事化管理,恐怖如斯啊。”

狸猫就适时插话了:“没有,我觉得你们源教练比较凶,皱起眉看着就不好沟通……”

“哈哈哈,别被他的表象骗了啊,他其实……”

一回生二回熟,上回大多尬聊,这次吐槽教练算是开了个好头,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这么打开了话题。

由于是烤肉自助,又是OWO主动提议请客,青行灯完全放下了淑女矜持,吃得不亦乐乎,甚至还提议过让她开个户外直播,被全员拒绝后她才终于打消了这个疯狂的念头——和直接开个“职业选手八卦大爆料”的专栏有什么区别!

烤肉清场的速度很快,在下一轮肉上上来之前,众人总算看到了桌上放着的、不知何人何时点的酒。都是些度数就十几并不高的啤酒,好几扎,醉不倒人,OWO的人今天又个个兴致高亢,就开了瓶喝起来。

OWO的常规赛结束了,他们QUQ可没有,一目连还想建议一句后天还有比赛要不别喝了,马上被酒吞和狸猫两个酒鬼本性的人出卖。

酒吞一拍大腿:“喝!怎么能不喝!”

狸猫起哄:“喝他个二三十斤的!”

青行灯也开始跟风:“姐姐我酒量其实不比你们差哦!”

一目连捏紧了手机,觉得情势在往不太好的方向发展:“……”

他都要忘了,他们队确实是有两个酒鬼的。

“可以,够爽快,”棋圣举杯,“联盟知名柯南型打野先生,你该不会不给面子吧?”

荒还未开口,棋圣边上就有人接茬了,是OWO的打野夜叉,同为打野,这位性格就比荒要奔放了不止一点,同行相轻,张口就要嘲讽:“他们教练跟老父亲一样管得贼多,乖孩子不会忤逆他们教练意思的啦!”

棋圣眨眨眼,“那可不一定,人的表象不可信哦夜叉同志。”

夜叉啊了一声,“什么意思?”

“你绝对想不到……”

棋圣神神秘秘的,特意将调子提得老高,令一目连忍不住将注意力从烤焦了的盘子上收了回来——这不能怪他,十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儿,又不是就他一个,“荒神以前刚进联盟的时候,可是个——啊!”

荒微笑着拍他肩膀:“如果你不介意你女朋友杀过来绑架你,你可以继续说下去。”

“我当然……不介意了,我们分手了啊!”

棋圣面带自豪的微笑,一点也看不出失恋的阴霾,“S6洲际赛我们赛区夺冠后十几二十个人一起出去喝,谁也没想到他会是喝到最后唯一还能直着走路的人……”

荒无奈地看着他:“我喝的是兑水的。”

“放屁,当时我记得有个谁他妹妹想追你来着,特地叮嘱我们把你灌醉的,谁知道你那么能喝?拉着你喝酒的那几个傻逼,后来还不都是被抬回去的!”

“……”

一目连听得云里雾里,最后看向荒的眼里带着点意外。

——和一点敬佩。

就连这种小坏习惯都很厉害,不愧是他的打野。

这个说法有点怪,他很快就将其修改成了“他们队的打野”。

众人起哄得厉害,还有夜叉这种明嘲暗讽故意激他的,荒实在推辞不过,就象征性倒了一杯,倒也不是诚意缺缺,本来点的就只是十几度根本喝不醉人的啤酒,人家一口咕噜下去确实跟喝水没什么区别。

一个受害者完成了任务,就轮到下一个受害者了,一目连被众人注视了好一会儿,毛骨悚然。

“连导,该……”

OWO的人话音未落,他已经自觉地迅速给自己也倒了半杯,在众人有机会起哄更多之前一口喝了下去。

拒绝不了,那就不要让别人难堪,他一直是这样的。

酒精的味道并不好闻,非但没有甜味,甚至还有点苦,这让他想起了医院里的消毒水,吊不完的吊瓶,CT机运作的声响,还有白到荒芜的天花板。

“还是连导给面子,不像某个打野。”棋圣多半在解围,很快就用别的话题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烤肉又上了一桌,吃饱喝足,酒喝了,脑子也热了,一帮人脑子糊里糊涂就开始想和隔壁那一帮河东狮吼的家伙来一场K歌大赛,你一首天边的云彩我一首爱情买卖,要是有人不满了唱起杀马特洗剪吹,就会马上有人接一首社会摇。

“浪开,现在是mong男时间,让本大爷先来为你们高歌一曲!”

夜叉一把脱了外套,率先摸起桌上的麦克风就开始霸麦。

一群人就开始起哄抢麦,乱唱的正经唱的都有,一堆直男喝多了发酒疯,给搭档唱情歌的都有,gay得不行。他大致听了听,没有掺和进去,听下来的感受不多,唯一的新发现就是酒吞唱歌意外的好听,不像夜叉那般故意的鬼哭狼嚎,除了没什么明确的音调,竟还带着一丝男人独特深沉的味道。

他浑浑噩噩地听了一些,都活像摇篮曲一样,越听越没劲。

一目连脑袋晕乎乎的,他没有意识到自己醉了,一边开始幻想,他们队的人唱歌的平均水平可能在联盟里算高的。

青行灯身为人气气人主播才艺双全,狸猫变声期进行到一半,还未完全拥有成年男性的磁性,酒吞深沉的嗓音和现在播放的这首性冷淡歌也是绝配……他自己,大概、也许、可能,也还好吧。

那荒呢?

他隐隐约约听到棋圣调侃酒吞的声音,脑子里蹦出他们家打野唱着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的画面。惊世骇俗。

“连导,来一首不?”他听到有人在问他,不太耳熟,忘了是谁,多半是OWO的人。

“不、不用了吧……”他的声音细小到他自己都听不清。

有个人站出来说:“他感冒了,嗓子不太好。”

他哪里感冒了?嗓子也没问题啊。

这个声音挺耳熟,姑且就不反驳了。他靠着墙,眼前只剩下一坨又一坨相互遮挡交错的光影,最近的这一坨将爪子伸过来,他足足花了几秒钟思考要不要躲,那爪子却在快要戳到他脸上时又收了回去。

远处又有人向他搭话:“说起来啊连导,有次我去你们青行灯直播间,佛跳墙贡献榜前三的一个人拼命在打听你草不草粉他器大活好要上要下都没问题,青行灯说你听到直接被吓跑了是真的假的?”

怎么好像没听懂。

眼前的那一坨又替他回答:“他是真跑了。”

“哎哟,开不起玩笑的钢铁直男啊,这么纯情的人在联盟里真的少见。之前那个XXX队的谁谁谁不还打着退役的旗号草粉,三年职业生涯估计草了十几二十个了吧……可人家粉丝就愿意跟人家睡有什么办法,被皇帝翻牌了该感激啊!”

“他是很纯情。”

“兄弟我问你,你之前说的……”

“棋圣,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为什么不去把人追回来?”

“我倒是也想啊!但是那样她会很困扰。你说吧,这感情是为了快乐才诞生的,如果会引起不快,它为什么会存在呢?你不是‘大哲学家’么,评一评,品一品。”

“我回答不了。”

“切。”

“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你啊。唉算了,唱歌去,季后赛之前还能再浪浪,你呢,一起啊?”

“不了,你去吧。”

“行。”

其中一坨走了,剩下近的那一个。

他脑子估计也没睡醒,没认出这是谁却愿意跟对方坦白:“我困了。”

那人用身形将一屋子闪瞎狗眼的光亮挡住,大约离得近了一些,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气,和烤肉的味道混在一起,感觉很好吃:“睡吧,等会我叫你。”

“噢。”

他向前一倒,扑在那人充满烤肉味的怀抱里。



122.

荒千算万算没算到的有三件事。

生命中突然杀出一个一目连、一目连年龄其实比他大、一目连不会喝酒。

岂止是不会喝,十几度的啤酒都能一杯倒,他都怀疑是不是棋圣好心帮倒忙给一目连下了迷药(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趁着人喝醉了吃人家豆腐不是什么遵从良心的好举动,他不会这么做,一目连睡死在他怀里以后他就把人环着腰抱起来丢上了一边的沙发,心里盘算着哪个傻逼要是敢以后借机取笑一目连,他就和那人SOLO到死为止。

一目连喝醉了以后与平时相差无几。

同样是那么安静,同样是本能地坐在角落,同样喜欢避免与他人过多接触。

手里紧紧抓着那台手机,好像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唯有昏昏沉沉的眼神会将一目连出卖,他是最先发现的,不过原因有些特别,因为一目连从来不会像刚才那样双目无神地盯着他看个三五分钟。

在他发觉异常之前,一目连就会有几百个机会将自己的视线收回去。

但一目连没有这么做,极其反常,再加上脸颊上萎靡不振的红晕,他知道这是喝醉了。

一帮人尬起了歌,热火朝天,完全没发现这个小角落里坐着一个喝不醉的人,和一个喝得不省人事的人。

他听着口水歌轮流被唱了一遍,低头一看晚上快十点了,可以合情合理地拉着这帮人回队里了,刚想拍拍身边一目连的脑袋叫人起床,却发现一目连早就醒了。

醒是醒了,神色却还是那样低迷。

他想了想,对对方说:“抱歉,我不知道你不会喝酒。”

不然他怎么也得拦一拦这帮刚赢了比赛没心没肺的家伙,实在不行他还能帮忙挡一杯。

一目连显然没有听懂:“什么?”

他心想,没听懂也没关系,反正他欠的道歉也不止这么一句了。

过了一会,一目连却又想通了,“我不会喝。”

“嗯,下次我帮你。”

“我会抽烟。”

“没人会逼你抽的,”荒眨眨眼,醉酒后的一目连继承了原主的单线条,脑回路古怪得很,这个一目连他知道,有过几面之缘,是摆脱理性之后的一目连,最真实,也最触不可及,“抽烟和喝酒不一样。喝酒是一种社交方式,而抽烟不是。”

一目连理所当然地没有听明白他在BB什么,稍微比划了一下。

然后说:“坏习惯咱们齐了。”

他仿佛听到了心电图零波动的警告声,一时间有些失笑,又觉得会认为这话古怪的自己才是傻逼:“平时你不会说这种话。”

“‘平时你’是谁?”

“一目连,人人都有瘾,但擅长的东西并不与对它有瘾直接挂钩。你喜欢抽烟,对尼古丁上瘾,但你知道它是坏东西,你会克制,它不是你的坏习惯,是你借以维持生活的方式。我会喝酒,我也讨厌喝它,它会让我不冷静,但它很多时候,也能让一个失望的人将生活苟延残喘下去。”

棋圣嘲讽他嘲讽得对,他确实是个脑子一抽动不动就犯哲学的人,傻了吧唧的。

酒精总是会迫使他人冲动的。

比方说他现在这样。

一目连果然听得半懂不懂:“瘾又是什么东西……”

“你的瘾是理智。”他斟酌着说。

“你的呢?”

“我有……一个戒不掉的瘾。”

他看着一目连握着手机的手一点点捏紧,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在一目连溢着汗的额角,不禁感叹一目连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哪怕喝醉了以后,也能懵懵懂懂听明白他意有所指的话。

然而一目连却仍在发问:“是……什么?”

你就是那个瘾。

戒不掉的瘾啊。

他说不出口,这种话和要了他老命一样,反正一目连也听不懂、趁着一目连还听不懂,他不知该从哪个角度出发来解释自己退却的行为——总之他被自己说服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是算了吧。

已经很多年没做过噩梦了,这几天却总有一个画面要从他睡梦中钻出来。

教练在骂他狼心狗肺,青行灯在骂他狼心狗肺,骂完还不忘向他解释“打野爸爸啊不是我不帮你,这题超纲了啊”,酒吞在骂他狼心狗肺,棋圣在骂他狼心狗肺……画面挨个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一目连的脸上。

当时他心想,啊,你也要骂我狼心狗肺了。

然后梦里的一目连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惭愧地低下了头,说抱歉,我没办法救赎你。

俨然一副立志普渡众生的样子。

然后他就醒了,被闹铃吵醒,一个晃神,手机已经撞上了墙壁,发出一声“咚”的巨响,在地上摔成了粉碎。

荒张张口,想胡乱编一句,总不可能真说“是你”吧,可真当他开口的那一瞬间,一目连却又反悔了。

像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他忽然觉得一目连可能压根就没醉,否则怎么能直觉这么准?不过这个猜想仅仅在下一秒就被他自己否定,一目连伸手过来,手心滚烫得吓人。

“你等等!”

一目连捂住他的嘴巴,垂下头,非常急切慌乱的样子。

他马上就明白过来,对方只是不希望他说,就连当着一个喝醉的一目连的面也不行。

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个偏见。

一目连抱起手机,开始在手机里翻找东西,并且丝毫没有防备心,他稍微一个偷瞄就能看清对方在做什么。

——微信置顶聊天,一张iPeachX照片,又一张,一堆表情包,再往上拉,一串绿色气泡的、占了一整个屏幕长度的对话框。

左边冒着个红色的小感叹号。

像是积怨已久,一目连猛戳了几下那个小感叹号,看着跳出来是否重新发送的提示眯上眼睛懵懂地看了半晌,恶狠狠地点了确定。


tbc

太困啦!!!醒来会再改一下斟酌一下字句的TAT……原谅我

评论 ( 96 )
热度 ( 340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