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16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07.

一支队伍,在气势恢宏的十连胜后,连续迎来两连败,都是大家没能料想到的。

路人无所谓地刷着“捞了捞了”,就等着看笑话,唯有真心诚意的粉丝干着急,毕竟状态变化的大跳水没几个人能够忍受——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年轻更有拼劲,状态更好,但也要为“年轻”二字付出代价。

酒吞童子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他几乎是强忍着怒意与QXQ的人挨个握了手。

一目连想,自己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不然管狐不至于吓到不敢来找他唠嗑。

说真的,如果是像打OWO时那样被2:0锤爆也就算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可是……

让一追二,多么梦幻的词语——

可惜“追二”的,是QXQ,不是他们。

就是这种“原来我们才是扮演道中boss的丑角啊”的想法,它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溃不少人。其实不少人早就被它击溃了——他们打着比赛,其实根本没想过夺冠,而是如何获利更多,为此甚至可以打假赛……为了逃避现实而打游戏,打着打着,却不得不面对更为残酷的现实。

休息室里的气氛比往常要冷寂。

青行灯和狸猫不说话了,空气至少冷却了一半。

原因一目连能猜个大概,方才QXQ赢了比赛的瞬间,现场那极为响亮的欢呼声,恐怕要成为不少人的阴霾。

理智告诉一目连,这很正常,Q市是QXQ主场,哪边呼声高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他只是有点难受。

早上他将荒的换线想法告知了教练,教练抽了根烟,不答反问他一句“你觉得呢”,他对着盘子里的葱油饼发了很久的呆,最后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只是说“我没有打过野,不清楚,但他想的多半不会错”。

教练深深看他几眼,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语气是很无奈的。

“你们还在吵?”教练又问。

“没有。”

“放你的骡子拐弯屁。”

“……”

“教练我不是瞎子,还是看得出区别的。别的我不多说,但过来人总结的经验还是要告诉你,你越想躲,越躲不掉,晾起来确实是个让双方冷静、保持理性的好方法,但治标不治本,而且久了,挺伤人的。”

一目连想了很久,没明白该怎么接话茬。

他倒不是想一味晾着,也懂得早死早超生的道理,如果荒没有给那一个承诺、强拆了他的台阶,他早就已经拒绝了。

他不想伤及朋友感情,不得不把荒往绝路里逼。

但荒又何尝不是呢?

两个同样走进绝路里的人,都只有一根名为理性的绳索拼命拴着,暂且相安无事,却是个不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突然就爆发了。

一目连想,他的脸皮该是很厚的,无论心里再怎么忐忑,每天明面上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真要换成别人,起码暴躁一点的家伙,在基地里就掐起来了,顺势来个恩断义绝,你上场我就不上场,看谁耗得过谁……

算了,他也不是这样的人。

教练同意了荒的计划,并在英雄B/P上提出了改动,第一局就是这么赢下来的,人家四保一ADC,他们四保一打野,愣是不走寻常路把对面杀了个底朝天。

然而换线计划只能偶尔用个一两次,非常容易遭到针对,第二局QXQ上来三个ban位全给了打野,荒到底是中单转型过来的,英雄池没那么深,这套战术也就算是废了。

输的时候教练比谁都平静。

一目连没敢去留意荒是什么表情,就看到教练对着自己打了个响指,叼着烟问他一起出去抽烟不。



108.

一目连答应了,但教练却没能把他拉去畅谈人生。

“不好意思,借一下。”

荒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捉住”这个词更贴近现实,直接将他拉得连迈出的步伐都退了回去。

教练嗤之以鼻:“你家中单,还轮得着向我借?”说完摆摆手独自抽烟去了。

比赛结束后还要准备赛后记者会,QXQ结束才轮到他们,留出的休息空余很长,青行灯方才红了眼,眼泪虽然没掉,但要面对镜头也不得不多补补妆。

短短不到两分钟,休息室内其他人便不知去向。

休息室内禁烟,一目连也不太想抽,摸出了烟盒就再无动静,食指放在铁盒上随意地摩挲着,随意到有些刻意,就同所有即将面对应聘面试的年轻人一样手足无措。

荒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QXQ赛后采访的实况转播,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

不开就不开吧。

一目连越想却坐得越直。

电视里QXQ的AD还在侃侃而谈:“老朽的对线能力那肯定还是一个强字的呀,嗅觉敏锐直觉准得不行,QUQ的打野还想来抓老朽?没门,gerogero!”

他想起坐了半年冷板凳的管狐,心道现实是该这么残酷。

菜是原罪,状态好就是狂傲的资本,只要不输,说什么都可以。

——甚至这样间接挑衅都行。

一目连听到了手机摔地上的声音。

荒起身去捡手机,确认屏幕没摔碎后才坐回来,微笑不减:“速效定心丸有带么?”

“有的。”他也若有其事地摸了摸口袋,翻出一盒木糖醇,还是蓝莓味的:“要吗?”

“……算了吧。”

“你不会真以为我随身带药吧?”

“你说的,我为什么不信?”

“……”

一目连实在坐立难安。

今天输了比赛他多多少少都要背点锅,走了一局下路,仿佛就完全忘记了中单应该如何同打野一起游走,对传送时机的判断、插眼的位置选择都退步不少,以至于最后两局中野联动上几乎没冒出什么火花。

之前是荒状态不好,这次荒恢复正常了还C了一把,他却掉了链子。

“总要有人失望的。”

荒像是在安慰他。

可他并不难过,难受和难过仅有一字之差,涵盖的情感却决然不同,他不觉得自己难过。

于是他左手握着烟盒,右手捏着木糖醇的铁盒,觉得自己足够镇定了才说,“用这种话安慰人,不是你的风格啊。”

“我没有风格。”

“你有,以前你会抢锅。”

“我不觉得你有锅,我为什么要抢?”

他忽然头有点疼,疼到想要现场来个Boom Shakalaka,配上宣传语,在线主播,螺旋爆炸。

他情难自禁地对自己说:你的极限这么快就到了么?

事实证明,是的。

荒坐拥万千颜粉的资本不是盖的,平平淡淡地睨一眼过来,不怎么深邃,眼神里夹带的私货也不多,却偏偏正赶上他最不设防的时候——他在发呆,他会盯着自己注意的目标看很久,久到仅仅只对视了一眼就足以让他失语到甚至无法为自己辩解。

荒又张嘴说了什么,真挚得不行。

他的大脑正当机着,没听见那句话是什么。

但他猜,多半是在叫他的名字。

“一目连……”

或者是。

“一目连?”

也有可能是。

“一目连。”

他是自私的,自以为是地对他人无私,尽可能地在自己容忍范围内作出退让,或者满足对方的需求,前提条件是,“在他的容忍范围内”。他自作聪明地想要拖长战线,指望着不存在的理性作祟,这事就这么虎头蛇尾地揭过去,所以才将一句话决定你死我活的事情善意地拖延到了现在。

哪怕他心中清晰地如此想着,也不得不承认,人在消极的时候总是更容易爆发情绪,胆子也更肥一些——多半带着破釜沉舟的绝望,敢做不敢做的事,说不敢说的话,脑子也不带了,几乎像另一个人一样。

没有更合适的机会了。

走出这间屋子,他又会变回平时那个一目连,平时哪个?他也不知道,总之不是现在这个。

“‘打野质检员’是你吧。”

他终于说道。

他很难不注意到荒一瞬间的错愕,他戴着隐形,世界无比清晰,而荒就坐在他身边,那么大一个人,小指稍微勾了一下都看得到。

不过这也不能阻止他如同无期徒刑被刑满释放一般,后背逐渐开始挣脱了束缚,开始脱力,开始一点点瘫软在座椅上,这个弧度会暴露他缺失的安全感,让他显得无助。

他竟然真的说出口了。

——一旦想着拖延下去,拖到季后赛,拖到下个赛季,后顾之忧只会越来越多……既然他们都需要一个情绪的发泄点,他索性就听信教练的危言耸听那么一次。

荒比他想象中要快地缓过了神来,显然也不对那个马甲抱有什么期望。

或者说,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原以为你会更聪明点,选择装傻。”

荒说得对,就连一目连自己也这么觉得,他要是还对退一步海阔天空心存念想,这时候就该应景地打句哈哈说“你那蹩脚的取名方式想也知道是谁吧”,或者“十个佛跳墙,你到底背着全俱乐部藏了多少私房钱”。

但他说不出口。

好在荒大概也没想过他能那么贴心。

他说,“有本事么么哒还没本事让我说了?”

这分明是个玩笑话,荒却敛了笑容:“你直播得并不开心,既然不和我双排了,我希望你更开心点。”

荒顿了顿,又说,“是我失约了。”

荒是很礼貌没错,不在游戏中骂人,生活中也很难听到脏字,时至今日也都很礼貌。

礼貌到什么程度呢?

礼貌到同青行灯说的一样,mmp三个字是仅存在于眼里的。

一目连没想提到那个“约定”的,那算个屁,什么也不算,顶多就是不可或缺的一条罪证而已。

他说,“我打的是什么样我自己知道,不用替我开脱。”

“……”

“那只会显得很虚伪。”

荒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我还当你突然想通了,决定吵一架。”

“抱歉。”

“一目连。”

“嗯?”

“我不会因为喜欢你就专说好话。比你优秀的中单有很多,你稳重,他们可能犯的错误比你还少。”

“……”

一目连叹了一口气。

他又要猜到荒要说什么了,他们的默契总是好得出人意料。

啊,毕竟是中野最佳搭档啊。

他仿佛看到自己呼出的那口气化作云雾袅袅上升了一阵,然后才慢慢地消失,尽管这是在充满暖气的休息室里。

荒的声音也很平静,不像是经过了太多思量。

“但你对我来说会是最好的。”


tb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了这么长,明明今天打算写到()的,结果又要拖两天……

评论 ( 59 )
热度 ( 32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