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15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103.

与“前女友”的聚餐进行得还算顺利。

正如一目连解释的那样,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还只是个曾经的同学,绝无仅有的交集便已分崩离析。

不过多亏了她,倒也有不少过去的情报流出。

比方说,一目连以前在Q市上学。

青行灯很意外,就问道:“你怎么不早说,直接拉你来当导游不就完事了,玩是虽然没时间玩……吃还是可以的啊!我算算,在Q市逗留的时间总共能吃五顿饭,来你列个列表,咱一家一家吃过去……”

一目连的笑容有些无奈。

他离开Q市也有几年了,怎么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顺利归顺利,这顿饭也吃得跟鸿门宴似的,带上了两个替补,九口人霸占了部队锅店里最大的一块桌子,青行灯想要的微辣锅万变不离其宗地还是吃到了,面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作为唯二的两名女性,她必然不能当着那姑娘的面表现得小肚鸡肠,拉着人家唠嗑,顺便扒了扒一目连以前那些八卦,顺利把尴尬的气氛活跃起来。

“我就说,果然以前是个好好学生!”

狸猫跳起来,和青行灯理论:“你输了,赌注拿来!”

青行灯昂着头:“啊?你说什么?我听力不好,矮子说话我一般听不清。”

酒吞也不禁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

某人和善的视线袭来,酒吞背后一凉,立即改了口:“我是说,追逐梦想真好。”

那姑娘就高兴地笑了,她说,大学可一点意思都没有,以后的工作大概率也和现在的专业没有关系,四年本科和浪费人生没什么区别,比起这个还不如去追逐梦想呢……

一目连没说话。

他们最初填的是同一大学的志愿,如果他还留在Q市,现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他没有突然跑去打电竞。

如果他没有来到QUQ。

如果他没有遇到荒……

那姑娘很善解人意,没把他的故事说得太清楚,隐瞒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也算是把他的遮羞布盖上了,生前姑且还是个体面人。

她只是听说他回了Q市,特地过来叙叙旧,虽然没有那个意思,但也没想到本来两个人吃顿饭的事情会变成九个人聚餐。 

“高中门口那家沙县越开越大了,就是咱们以前赶晚自习时间去吃的那家,我偶尔会回去吃一顿,味道现在也很不错……他们把隔壁文具店的店面租下来了,比以前大了一倍,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回去看看。”

她简单地介绍着,“吃了这么多家,果然还是这家的臭豆腐最地道,哈哈哈想着你喜欢,就特地给你带来了,别介意啊。”

一目连摇摇头:“怎么会介意呢。”

“哈哈,毕竟我是不请自来嘛,没有耽误你们计划真是太好了。”

她的情商确实高,临走前她想起了自家男朋友的那点破事,还不忘来向几乎沉默了整场饭局的荒道歉。

“没什么,他也不过是喜欢这个游戏而已。”

荒回答得很没诚意,仿佛谈论这个话题本身就是浪费时间。

一目连没有提出送送她,她也没有主动提起,刚走出店门口,叫的的士就到了,她很有自知之明地上了车,挥手道别,也没多不舍的样子。



104.

反而是八个人回酒店的路上最低气压。

用局外人狸猫的话来形容,就是……

“我们打野每次要去对面野区杀人时都是这个表情。”

酒吞就纳闷了:“别乱说,我看他没什么表情。”

狸猫:“你傻不傻,他能是把表情写脸上的人吗,那肯定是藏心里,杀人于无形啊!”

酒吞:“???”

表情不写脸上写哪里啊!?



105.

晚上八点的时候,教练过来敲了一目连的门。

“我又来老生常谈了,”教练径直走到阳台,点起一根烟,“你有想过,除了酒吞童子以外,你是这支队伍最新的成员,但队长这个职务却交到了你身上么?”

一目连谨慎地拉上门,避免里间打手游的狸猫听见他们的对话。

“我最冷静?”

“算是吧,看看你,除了你以外那帮家伙,一个个都冲动得跟什么一样,没有队长指挥,不得乱了套。”

“……其实,荒还算……”

“别跟我提他,那脾气,倔的。”

教练火气冲冲,是有点刚和人吵了架才过来的迹象。

一目连决定闭嘴,教练没办法,只能继续说:“你要知道,‘疯狗型打野’本来不是一个褒义词。”

“嗯。”

“顺风局的时候,疯没问题,随便疯,逆风局,头铁的下场就是流浪狗……说白了,他们都太局气,局气什么意思你知道么?”

一目连面色淡然,“你继续说。”

“最近我们队的状态不是很好,连胜被人打破,难免会有人失望——比如酒吞童子,最近荒在练新英雄,练得有点心态爆炸了你发现没有?”

“是比以往暴躁了点……”

“我的意见是,加强中上野的联动,免得这两个小兔崽子一没人盯着就放飞自我……你在看什么?”

“我在谷歌‘局气’。”

“……”

教练心说这五个小兔崽子就没一个能好好聊天的:“这样下去,季后赛可怎么打。”

一目连收了手机,他已经明白教练的意思了。

临走前,教练生怕他没听明白,又在房门口叮嘱:“你们好好聊聊吧,我不想为难你做什么,说清楚就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跟你打野兄弟闹翻了,都不勾肩搭背了,休息室花絮里也看不到你们聊天了,甚至你抽烟都是一个人了……”

什么,有这么明显吗?

教练拍拍他:“昨天八卦论坛上还有人分析你们吵架的理由呢,都有小粉丝写出一篇万字狗血虐文了,爸爸我看得,头皮发麻,心肌梗塞……”

你还看了啊!

教练心再怎么大也不至于在人房门口抓着BB半天,该说的说完了,剩下听天由命,掐灭了烟回房去了。

一目连关上了门。

不过不是从里往外关的。

荒从拐角里走出来,面色如常,一目连也不觉得被当事人听到“坏话”有多尴尬,主动打了招呼,“吃夜宵么?”

谁也没想避着谁。



106.

的士停在了一条宽敞的大道上。

十一点十分,还有五十分钟就凌晨,除了夜宵小吃店,路上的灯已经熄得差不多了。

下了车,迎面飘来的就是“臭名远扬”的味道。

几年过去了,这里的学府一条街却没什么变化,还是这副模样。

一目连突然有点想笑,他看到荒猫着腰从副驾驶座上钻出来,心想着两个成年大男人半夜出来吃个夜宵都得偷偷摸摸,目的地还是这么一个接地气的地方,这个场面对荒这样精致的人来说一定是“跨时代”的。

两个人坐进店里,浑身气质无一不格格不入,荒点了几样不管饱的小吃,他们其实都不饿,找个由头聊聊天而已。

他没有直接以教练的话开头。

“这家店……应该,有卫生保证吧。”

“……”

他憋了半天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如愿地见到了荒微微眯眼的笑容:“开玩笑的,真要有问题,五年前我就被毒死了。”

荒也点点头:“嗯,她总不会害你。”

一目连一时没说话。

他当然知道荒指的是谁,如此一看,荒心情差了一晚上的理由似乎也找到了。

玩笑只能继续开下去,他说,“不好说,她和她男朋友都粉的QXQ,毕竟Q市主场,激进点还能投毒呢。”

于是荒嗤了一声,多半是笑了,一目连难得讲笑话,场子还是要捧一下的。

一目连的脑袋停机了两秒。

他本能地想确认明白这个笑容,由于是晚上出门,他没有戴隐形眼镜,透过厚实的镜片,他的聚焦恍惚了片刻才对上。

荒并非很少笑,只是他有段时间没看到了。

“5号桌的炸扁食,臭豆腐,生煎!”

服务员麻利地将几个盘子放在方桌中央,香气臭气混杂,他其实对食物不是很感兴趣,可是蒸腾的热气冒上来,猝不及防地糊了他一脸。眼镜上全是白茫茫的雾气,他手忙脚乱地摘下眼镜,再眨眼一看,荒的笑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荒绷着一张脸,右手捂着鼻子,左手拿着筷子无从下手。

臭豆腐的名号有可能是开玩笑的嘛!

一目连半晌收回了目光,问道:“新英雄练好了?”

“好了。”

“真长,教练说这次是最久的一次。”

“嗯,技能机制比较特殊,很容易漏刀。总结经验来看,这英雄打的中期,不抢6,不拿一血,基本没得玩,但是中期用好了可以c。”

“那就来中路蹭我线吧。”

“我有个想法。”

荒手竟然有些抖,洒肥料一样地倒了一堆孜然粉,“换线吧。”

一目连愣了一下:“怎么换?”

“你去下路,让下路组合去上,酒吞中路抗压,这样我比较好去中路蹭经济。”

有句话荒没坦然地说明白,如果中单去了下路,他照样可以帮忙打下野区的蓝buff,不算将中单孤立无援地丢在一旁。

不过一目连并没有意识到。

“……啊。”

他的脑子又罢工了一会。

他夹了一块炸扁食,浑浑噩噩地塞进嘴里,却没想到刚刚出炉的面皮烫得吓人,几乎在他舌尖上烙下一块通红的斑来,被细针穿刺一样的疼,后脑勺一阵酥麻,像是这针里还有毒,有剧毒,可他又不好意思将入口的食物放进小盘子里,只能痛苦地嚼上两口就吞下肚。

这确实是最好的决断,如果打野位需要经济,双c位的经济是蹭不得的,能作退让的只有上单位,荒能这么想,其实还是在为他能够保持更好的发育着想,可是……

这也意味着,要他离开打野最常经过的中路。

他放下了筷子,觉得吃饱了。

下路是哪?

与打野交集最少,是打野最不常去的地方。


tbc

评论 ( 69 )
热度 ( 335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