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13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93.

一目连的直播间终于还是步上正轨了。

分明离与QXQ的比赛不到两天,教练的意思是“好好休息”,他盯着电脑屏幕看了看,打开了直播间。

荒正好外出不在,酒吞童子还在生闷气,他只能自己单排。

单排总是没什么人权的,运气不好被分到五楼的单排更没什么人权,连续三局下来,他居然都没拿到中单。

边上围观的青行灯总算忍不住了,一屁股坐过来:“打滚卖萌求中单会么?”

他冷汗飞流直下:“不会……”

“不会没关系,我帮你打字,你负责发。”

“……”



94.

最后还是青行灯好心,硬是拖着狸猫过来三排。

中下辅的三排组合还算凑合,一目连总是清完线后就跟着荒游走,这时候三天两头往下路跑也还算习惯,对面估计都是散排,沟通不比他们方便,被他们三包二了两次。

荒给的建议还是很靠谱的,不知道什么就找个人一起排,战术交流、形势沟通,总会说点什么,不至于整个直播间只剩下bgm和效果音,显得尴尬。

偶尔也会遇到有人打死不让位的情况,这时候只能……

【假的送你上路:小哥哥让一让嘛,我们三排~】

【真的演员一个:小哥哥让一让嘛,我们仨包中下路,稳赢~】

一目连:“……”

狸猫你堕落了,怎么跟青行灯一起发飘飘了~

可惜二楼的兄弟坚贞不屈,老子就是不打野,我就打中你们爱咋咋地。

一目连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打野。

输得稀里哗啦。

他突然想起来以前自己和荒有事没事就冲别人野区里反野的时候,一个受害者发来的表情,真是天道好轮回。

【对面打野一直进我野区怎么办嘤嘤嘤.gif】

他自己是打不过只能跑,如果是荒,荒会怎么做?

答案不言而喻。

荒大概会……冲上去和打野互锤吧……



95.

这种事情是发生过的。

当时一目连刚刚打熟了中单,清了线没事就跟着荒满地图闲逛,仿佛整张图的野区都是他们自家的,对面一点尊严也没有。

难免也有恩怨局,老子啥也不干就怼你一个的那种,眨眼就遇上了。

对面打野命也不要,一级摸过来反野,高喊着来啊互相伤害啊,仿佛在挑战Gank型打野的权威。一级的时候一目连自然不在野区,第一反应是让荒拖延时间,他马上赶到二打一就行。

荒却淡定着:“别过来。”

一目连不解:“怎么了?”

“你发育,别管我。”

“一级被反了红buff很伤啊。”

“打得过。”

然后荒就冲上去和敌方打野干了一架,倾情表演一换一。

说得好听点是男人的热血,难听点就是两个放弃思考的莽夫。



96.

最可怕的还不是莽夫放弃思考。

而是莽夫仍在思考。

明明才一级就打得超凶,在自己野区里追人,把人追回对面野区也没放过,宛若疯狗型打野一样的打野先生如此表示。

“一血我的,不亏。”

真以为自己Solo战独孤求败啊!

一目连有点委屈地心想,其实你可以拖延一会,等我来支援就不会死了……



97.

结束了一局,一目连稍微瞥了一眼直播间的人数,居然已经好几万了。

到底是挂着他们战队名字的,会吸引来不少人。

可惜他的运气确实不好,再开了一局,他们三个成功将下路打通,但打野蠢得不行,花样送头,简直四打六,三排都拿不出什么办法。

“举报,举报这个狗逼啊!”青行灯嚷起来。

“举报?我来我来,消极对战?点!打得太烂?点!不符合分段?点!举止不文明?点!侮辱他人?点!”狸猫也跳了起来。

一目连:“……”

等等,后面两条好像没有啊。

“这举报系统不够完善,好多想选的选项没有。”

狸猫一脸沮丧。

一目连想了想,决定提醒一句:“底下有填空举报……”

“喔,来吧。长得太丑,智商不够,没点逼数……”

“……”

他这还是在直播呢,难道青行灯每天直播的就是这种树不要皮人不要脸的场面吗?

荒没把所有忠告都告诉他,比如应该如何正确选择一个开黑队友——荒大约会先向他推荐酒吞童子,毕竟酒吞童子不怕被骂,能够挽起袖子和喷子正面肛个三百回合,但直播间要文明,然后会向他推荐青行灯和狸猫,这两个人都毫无节操,直播间的风气会被败坏……

最后一扬眉,势在必得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荒会向他推荐自己,如果他没有委婉地利用狸猫的搅局先退上那一步。

不得不说。

荒真的是最适合的人选。



98.

几般挣扎过后,一目连还是没有选择关闭直播间。

他直播到了晚上八点。

期间荒一直没有回来,根据以往的经验,荒大约是回家去了。

与他们这些外地人不同,荒在S市有单身公寓,也有家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去一趟,并不过夜,吃了晚饭就回来。

尽管荒从来不会主动向外人提起家庭琐事,但一目连是知道的。

——太明显了,每当荒不由自主地漏过“母亲”这个话题时,他心里都会这么说。

一旦牵扯到个人情感,荒就无法那么完善地隐藏自己。

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当时他们聊的是什么?

一目连松开键盘,忍不住打开手机,翻了翻自己几乎没有动静的朋友圈,然后看到一条两个月前发的微信截图。

他微信加的都是亲近好友,索性连码也没打,就是与父母的聊天记录,配字是:居然连母上都会发颜表情了……

底下还有管狐的评论:难道你打算用老年人表情包就解决她吗?图样!

中年人思想先进,那都是要夸的,就跟邻居总要夸奖自家孩子考了第一名一样,一目连也乐得没了边,表面上很淡定,再一看,恰好荒坐他边上,顺手就把手机递上去给荒看了,荒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般哪怕稍微高兴一点点,而是表情一下就僵住了。

“挺好。”

荒的评价很简短,注意力很快又放回到了屏幕上。

游戏光影效果做得很好,一阵阵白光闪烁着映在荒脸上,说不出的阴森。

一目连的视线掠过荒积了阴影的高挺鼻梁,落回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屏幕太久没动,暗了下来,倒映着他自己的脸。

他掐了自己一把。

有时候,他又会脸大一会。

会脸大地觉得,荒只是在自己面前会表露真实的一面而已。

或许是想太多了吧——否则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看明白对方的所思所想呢?一个侧影,一个酸甜苦辣齐全、宛若味觉失常的眼神,分明是苦涩的。

他从未如此后悔当初什么也没说。



99.

青行灯泡了澡回来,见一目连还在休息室里坐着,还是束手束脚的端正坐姿,很是意外。

“九点了吧,还在直播?还是等你家打野呐?”

“有个,水友,找我Solo……”

“得了吧,这种人每天都有,你得分清到底是粉还是黑,趁你solo输了黑你直播间顺便黑一把战队的喷子也是很多的。”

“他已经开好房等我了……”

一目连面前放着键盘和教练4月1日用来整蛊用的一罐“后悔糖”,表情像是就算把后悔糖的标签贴在键盘上,也能连着键盘一起吃下去。

青行灯第一反应是事不关己转身就跑,再一想好像又不大好,一目连这会儿直播肯定还开着的,她得友好点。

于是她咳咳清嗓两声,慈爱地说道:“你现在有两种选择。”

“什么?”

“跟他来一架,拿你最强的英雄肛死他,或者,告诉他你家打野开好房等你了,你不能让人家独守空房,大侠,实在抱歉,得失约了!”

“……”

一目连自然不会听从她的瞎指挥,还是拿了那个矮个子女法师,有点衰地应战去了,青行灯在边上塑造气氛,喔喔喔的狼嚎:“Q他!!拉回来,拉到塔下啊!他闪现交过了,不要错过!”

他被她吼得头大,到底还是个职业选手,哪怕赢得惊险。

青行灯表示很遗憾:“切,你居然没输。”

一目连的脾气很好,人也单纯,丝毫没有将她的意思误会成恶意:“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你输了,我就可以嘲讽你还不如去跟打野开房了呢。”

“……”

打完一场Solo,再一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坐飞机前往Q市,奔赴QXQ的主场,他实在没有精力熬夜。

他知道青行灯是一番好意,讲讲笑话卖卖腐活跃一下直播间气氛嘛,青行灯懂得比他多多了,知道怎么做是最有效的。

他切到了直播间的界面,拉下礼物列表看了一圈,有点儿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给你送了佛跳墙啊。”

“10次,就是10个?”

“对啊……啊,10个?!”

青行灯吓得差点崩了鼻贴:“快,还不感谢一下这位观众老爷,10个佛跳墙啊!”

一目连被她拍得七荤八素,视线艰难地聚焦在屏幕上:“谢谢……名字随便取个回头再考虑改……的10个佛跳墙?”

青行灯感叹:“这时候你真该叫爸爸。”

一目连还想反驳一句“10个佛跳墙就把你的尊严收买了吗”,又听她大惊小怪:“啊,名字说改就改,大佬牛逼。”

他定睛一看。

一长串的ID就剩下了三个字。

“么么哒”。

他忽然想起了谁,心中冒出一个念头:好雷啊。

显然另一位当事人也是这么想的,三个字的ID迅速改掉,又变成了五个字,仿佛改名不要钱一样。

“打野质检员”。


tbc


这章短了点,快七点了还没写完,眼皮搁不住了,下章尽量长一些!

评论 ( 75 )
热度 ( 367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