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11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80.

四月一号,联赛办了活动,邀请了许多退役的老选手回来。

教练决定带全队的人去现场凑个热闹。

上了车,一目连坐在前座,总觉得后面有人盯着他看——他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回头,对上的却是酒吞童子的眼睛:“……怎么了?”

“本大爷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如果是三个字的那就算了。”

“是三个字的。”

酒吞童子一半狐疑一半忧虑:“感冒了?”

一目连摇摇头,想也知道自己神色萎靡,戴着口罩咳半天了,估计是因为昨晚睡着得太晚,有点上火。

“噢,”酒吞了然,回头嚷了一声,“人家嗓子都疼了,听见没那谁你昨天过分了啊!”

荒在空气中打了六个点:。。。。。。

 



81.

愚人节活动一过,训练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四月一到,季后赛也就不远了。

目前的积分情况来看,QUQ进季后赛已成定局,10连胜,该拿的分已经都拿到了。

——如果只是这么想的话,确实挺乐观的。

再一看比赛安排表,下一场对到的是排第一的OWO,再下一场,是排第二的QXQ,最后是一支弱队TDT。

连胜纪录很可能会被终止,简直就是死亡决战。

哪怕打的是数一数二的强队,没人会因此怠惰,该乐的乐完了,全队连同替补再次投入紧张的训练,从早到晚坐在训练室里,也没人动不动就溜出去浪了。

酒吞摸了摸下巴,时不时地偷瞄边上的中野二人。

他才没有当电灯泡的奉献精神,根本不想坐这里!

要不是教练踹他一脚说“单身狗当得爽不爽,快决赛了,找你的上中野兄弟联络联络感情,滚去三排吧”,他是真不想来——放自己一马,也放兄弟情谊一马不好吗!

他情商虽然不是非常高,但智商绝对不低,看得出来这俩人在冷战啊!

教练,有你这么把人往火坑里推的吗!

酒吞恨得牙痒痒。

冷战也就算了,游戏还是照样打的,锅还是照样抢的,打野还是照样住在中路让上路放飞自我的……

酒吞:“兄弟,来上路帮忙啊,大爷我知道你和中单相亲相爱你侬我侬,但对面打野跟神经病一样要把我抓暴了啊!”

荒:“眼我插了,你好自为之。”

酒吞:“好个鬼啊鸡在眼位后面我还怎么压刀?”

荒:“关我屁事。”

兄你妈的弟。

 


82.

好好的“兄弟”说决裂就决裂。

——这也是日常之一了。

说是这么说,荒还是帮他赶走了一波敌方打野的突袭,仁至义尽地撤退之后,酒吞发现对面打野又死皮赖脸地钻回了上路,他一个操作不过来,屏幕就黑了。

上路一塔告破。

还好一目连好心,看他发育不行,喊他换了线,自己抗压去了。

荒倒是没有死皮赖脸地跟到上路去,但对面打野又神乎其技地跟了过来,技能唰唰唰地放,屏幕一黑,世界和平。

酒吞忍不住了,杀人分尸一样地敲键盘。

【真的单身一条:过分了吧兄弟!】

咱们萍水相逢一场,不就是个排位,至于这样吗!跟杀父仇人似的,要不要这么夸张!

谁知对面打野还真的回了他。

【一拳一个嘤嘤怪:挚友!】

【真的单身一条:。。。谁他妈你挚友?】

【一拳一个嘤嘤怪:怎么样,之前的红酒合不合挚友你口味啊~】

酒吞丢下键盘,虎躯一震而逃。



83.

回他的其实不止一个人。

对面打野是双排的,和上单一起,上单看他俩的对话实在一言难尽,忍不住发话了。

【鲤鱼小姐真可爱:呃,那个……我们打野不是故意的,请不要举报他……】

【真的单身一条:迟了!】

【鲤鱼小姐真可爱: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狙你一天了,这会儿高兴得快得癫痫了……】

狙击?狙你大爷呢!



84.

哦,其实酒吞也挺无辜的,他都没喝到那两瓶干红。

它们很可怜,只在这世上存活了寥寥几个小时。

教练没收它们的时候,酒吞想,他是有点舍不得它们的,难得左拥右抱,人生赢家的日子才过了不到几小时,抱都还没抱暖和呢,就这么跟别人跑了……

狸猫对此只有一句评价:“你是被人抢了女朋友吗头顶在散发绿光诶。”

酒吞欲哭无泪。

他拍拍狸猫的肩膀。

“学会珍惜。”你的果啤。

“?????”我没女朋友啊!!!



85.

到底是队友,冷战总是有个度的。

总归不可能是相视无言,中野的配合需要无时不刻的沟通,理论上来说会有很多解除不满的机会……

可惜一目连习惯了得过且过。

算上教练六个人吃一口锅,大家位置都是固定的,荒还是坐在他旁边,他够不到盘子的时候依然会帮他夹菜,饭后他主动留下来帮阿姨收拾残局,荒也还是会留下来,顺手帮他把碗丢进很难够着的洗碗机里,和原来没什么不同。

一句“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就能暂缓的冷战,却持续了快有一周。

S市主场,迎战OWO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教练挨个踹了下屁股,问他们有没有信心11连胜。

他有些意外。

——教练居然提都没提荒最近状态不好的事,也没有把替补打野带到体育馆会场,像是在主动为对方断一条后路。

一只手忽然伸到他面前,手里捏着一杯咖啡。

荒还是那么敏锐,总能在他偶尔睡眠不足的时候发现他的疲倦。

他难免有些不好意思,抖着手接过。揭开盖上小口,卡布奇诺的清香就在空调房里飘散开来,哪怕隔着一层瓦楞纸,杯身还烫手着,八成是门口星*克临时买的,这个时间正好观众进场,排队估计排了很久。

他猫舌得厉害,只能小口小口地喝,一边听教练在作上场前最后的心理工作。

“压力不要太大,当训练赛打就行,荒,你这几天练得如何了?”

教练指的是新出的打野英雄,这几天荒都拿新英雄打的排位,实话实说,英雄尚未开发完毕,打出来的效果实在一般,同样的,也很难被针对。

荒想的同他一样:“一般。”

教练点点头:“你Counter Pick吧,合适就用。”

一目连没能在上场之前把咖啡喝完,只好带到了台上,版本更迭,游戏时间越拉越长,一局往往要打四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队内沟通也要说上一个小时,口干舌燥不可避免。

戴上耳机前,他隐约听到了台下高呼着什么独特口号的声音,没听懂,迟疑了片刻,才听到现场解说开始调侃说他们战队中野的组合人气真是高。

他知道这多半归功于荒自身人气高,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会场的空调有点冷,教练提醒了一句:“我口袋里揣着个暖宝宝呢,荒你要么?”

“要。”

“啊,等等,我记得我有带的……”

“……”

他侧头一看,荒正抓紧时间做着手操,小指动作弧度僵硬,很可能是被空调冻的。

咖啡还热着,捂着应该能暖手吧?

一目连将咖啡递过去,荒不解地眨眨眼,接过了咖啡:“不喝了?”

荒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摇摇咖啡,还剩一大半,暖是还暖着,不喝浪费,于是仰头喝了一大口,将杯子放在二人座位中间,随便谁伸手都能摸到它,还皱眉嘟囔了一句:“糖加多了。”

他张张嘴,心说不是吧,荒的动作也太快了,他都还没来得及解释呢!

算了,都是大老爷们,喝就喝了呗……

他想起了一个词,叫计划通。这个念头只在他心里飞翔了不到一秒钟就退散了,他又觉得是自己心理太阴暗,居然会有这样叵测的猜测,连忙将注意力放回屏幕上,看着游戏中央那个小姑娘摆出俏皮可爱的姿势,装作心跳并未猛地加速一蹦三尺高。

他很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谙世事。

哪怕发生在两个大老爷们中间……

这这这这——

难道不是间接接吻吗?!



86.

比赛很快开始,考虑到对手实力强劲,荒没有选择去反野,打了自家红buff之后就回到下野区,准备帮一目连打个蓝buff。

然后手一滑,打野刀把蓝buff烫死了。

一目连:“……”

那边解说比他们更懂,大大咧咧笑起来:“这中野是要恩断义绝啊哈哈哈哈哈!”

台下小姑娘尖叫声一片。



87.

一目连在心里默默想象过很多次输了比赛的样子。

根据他对队里各人的了解,酒吞会暴跳如雷,青行灯会撅着嘴,耷拉着脑袋,狸猫会心怀不满地抱怨一大堆然后抢锅,而荒……会在比他们都冷静的同时,印堂发黑得随时有可能黑化来个大暴走。

教练曾经说过,反应越激烈的人往往气也消得越快,心态崩不到几个小时就能恢复了,反应越平静的,一旦心态真的崩了,要调节过来就会非常困难。

所以在基地被棋圣一点一点戳掉的时候,一目连第一反应是偷偷瞄一眼荒的表情。

打野前期需要带节奏,一旦节奏驾崩,打野背的锅总是会比别人多的。

普遍来说,前期靠打野指挥,后期靠辅助指挥,狸猫的年纪显然担当不起指挥的重任,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就又落到了荒身上,每一句决策都至关重要,说错一句,带来的后果很可能就会是团灭级别的。

他还摸了把口袋,再次确认自己带了速效定心丸。

小心翼翼地扫了荒一眼,他又松了手,觉得自己的担心十分多余——这把足足打了五十分钟,荒脸上没有写着可惜,只是指挥得口渴了,见他实在没有喝的意思,便拿过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

咖啡是放在座位中间的,自然就是谁想喝就尽管拿去喝的意思。

但他全程没动过它。

一目连突然有点后悔。

他不去动那咖啡的理由并不是因为荒喝过了它,单纯就是喝饱了而已……

他不太想让荒误会。

荒的神色如常,正在接受教练老父亲一般的和善责骂——刚才那局除了一不小心烫死了本该属于一目连的蓝buff,倒是没犯什么错误,教练也不敢骂得太过火。

“一目连,你不会因为一个蓝buff就恩断义绝吧?”教练忽然问。

“诶?”

他从发呆的状态中走出来,好一会才判断出对方只是在开玩笑,连忙摇头,“不会。”

教练点头:“行,有什么怨言你俩打一架就完事了,千万别憋心里啊!”

他暗叫不好,教练这是看出什么了?

“记得,避开手打,打脸都行,最好别毁容——”

“……”

语气这么轻松,感觉也不像。

他不禁顺着教练的目光看去,荒还是同往常一样,和别人离得比较远,坐在角落里,些许是刚才的比赛持续时间过长,头疼得厉害,双眸紧闭,左手轻轻按摩着眉间,却没能抚平不自觉皱起的眉头。

他忍不住问。

“没事吧?”

荒睁了眼,神色里难掩的意外:“没事。”

荒是个爱逞强的人,一目连也知道,并没有将推辞当真:“头疼?青行灯说不定有带止痛药……”

“没事,脑壳疼。”

他不说话了。

他忽然想起来去年秋季赛结束后的假期,他俩组团去了趟隔壁市玩,半途中荒发现身份证丢了,机票车票买不了,还有可能被拿去违法乱纪,多严重的事情,结果荒说的也是这样一句“脑壳疼”。

他闻言当即放下地图就要联系警察蜀黍了,荒却拦住他,说别因为这个破坏了行程,为此两个人还像傻逼一样站在十字路口,当着一群中年叔叔阿姨的面来了场三局两胜的石头剪刀布。

结局是他赢了,扯着脸上写着想反悔三个大字的荒去了派出所,及时报了失才有心情继续旅行。

人生地不熟,折腾这么一趟就花了大半天,天色都暗了,临时想不到什么交通方便的行程替代,两个人又像傻逼一样,在酒店附近找了间网吧,一挥霍就是一晚上,搞得好像网吧一日游也算是旅游。

那时候QUQ还是支冷门队伍,偌大个网吧里没人认出他们,就没心没肺地双排到了十一点多。

离开网吧的时候起了风,薄薄一件外套不太够了,他刚走到门口就被吹得一个激灵。

荒二话不说脱了外套给他,走了一半还不忘嘲笑他看了天气预报又不懂要多穿衣服,险些冻死在街头。

他一直到走回酒店才想到反驳的话——

他冻死在街头了,荒一个没有身份证的还想回酒店么,要冻死也该一起冻死呀。

荒愣了好一会,然后哼了一声,再没答话。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惹荒生气了,毕竟荒的怪脾气队内人人皆知,便缩到箱子里翻出两张面膜,决定靠小仙男传统解除危机。

说起来还真是对得起荒“妇女之友”的称号,因为常年对着电脑屏幕,大家都知道要爱护皮肤,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一起贴面膜的习惯,一个为了留住颜粉小姑娘们,大家都强行精致了起来,挺不容易的。

面膜贴了半天,一目连算了算时间该撕了。

他转身想提醒躺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荒,张嘴又忘了自己该说什么。

对方敷着面膜,睡是真睡着了,却勾着嘴角也不知在乐什么,像是被领导表扬,嘚瑟着,心情好得不得了,就连面膜都要硬生生笑裂了。

可惜一目连心灵纯洁,否则就要骂上一句。

玛德,死傲娇。




tbc

* 烫死了蓝buff是什么梗?

参考LOL,上野区刷红buff(一般打野吃),下野区刷蓝buff(一般中单吃),前期打buff打得慢,中单没有回血能力,会让打野帮忙打蓝buff,打野要留尾刀给中单的。但是打野刀(一般打野才会出)很小量的持续伤害,这也称为“烫”,烫死了=被持续伤害打死了,也就是荒酱纯属意外地抢走了连连的尾刀【。

中野日常恩断义绝

评论 ( 71 )
热度 ( 414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