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09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


71.

第三局比赛打了50多分钟。

他们拿的是三核阵容,理论上该在前期打出大优势,他们却崩得很厉害,中期抓住对手一波失误进行反打,这才拖到了大后期。

然后在争夺一条火龙的时候险些团灭……

希望的曙光触手可及,却又忽地扑灭。

“你回来干什么,跑啊!”

一目连都不淡定了,青行灯被包夹,直接被秒,没了射手只能撤退,狸猫保护酒吞撤退结果两个一起凉凉,而他的闪现已经用过了,摆脱不了OOO打野的纠缠,很快也要倒。

荒本来已经跑得很远,却又有掉头回来的趋势。

“死四个高地会掉的。”

“你活着还能偷龙。”

“他们打野活着,偷不到的。”

荒很冷静,听起来回来救一目连这个举动是经过脑子的——

但这并没有卯月,一目连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他担心荒真的头铁要回来救他,当机立断地决定回身反扑,和OOO的打野换血——打野存活往往影响着一个团队是否敢开巨龙和大龙,如果能将打野打回家,就能提供抢大龙的空间……

别回来了!

他心想,看着自己血条坐跳楼机一样地沉底,他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小地图上另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还亮着的蓝色头像。

这时候如果还能回来,就算是上头的重大失误了!

荒果然没再回头。

矫健的刺客钻入草丛里,很快消失了踪影。

一目连理所当然地没能换掉打野,那白发大汉技术还是过硬的,他血量劣势,不可能打得过,但死前还顺手拆了个眼。

一波一换四,他们死了四个,对面就减员一人,这样的好机会,OOO不可能放过大龙。这时候丢龙和输掉比赛几乎可以划上等号,全队四个人都只能看着黑白屏幕干着急,觉得最后的机会全在存活的打野身上了。

酒吞凝噎道:“好兄弟,抢下这条大龙,本大爷就承认你是队里最英俊的。”

荒:“我一直都是。”

青行灯感慨道:“好兄弟,抢下这条大龙,我就再也不奴役你的好兄弟了,我一定自己去抢口红礼盒呜呜呜……”

荒:“……你也知道是奴役啊。”

狸猫瑟瑟发抖:“好兄弟,抢下这条大龙,我多喝一个月牛奶……”

荒:“喝了也不会长高的。”

一目连转头看见他仨委屈兮兮的表情,觉得自己大概也要说点什么。

荒之前在大龙区插的眼都被排干净了,没有视野,龙坑里一片漆黑,甚至连四名OOO的敌人都看不见,哪怕手上捏着惩戒,这时候也不知应该何时从龙坑上一跃而下。

如果没有数秒,就全凭运气了。

喧闹的语音频道逐渐安静下来,关键时刻又没人敢说话了。

“抢得到。”

他打破了沉默,“从我死后开始读秒,按我的死亡倒计时算,差不多7秒赶到大龙区,四人rush大龙的时间你比我更懂。”

荒没回答。

孤独一人的打野在龙坑上东窜西走,迟迟没有跳下。

OOO的人显然很聪明,并未全速秒龙,而是半途中停顿了一会,希望能够骗到荒从龙坑上跳下去,这样只要不到半秒就能将他集火而死……

最先阵亡的青行灯已经复活了,马不停蹄地要往龙坑里赶。

荒却拦住了她:“别过来。”

说着终于停止了来回徘徊,下定了决心,一个Q直接从龙坑上一跃而下,一目连看得心砰砰地跳水,目不转睛地盯着黑白的屏幕,他知道,如果时机不对,大龙此时此刻不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状态,基本就全完了。

又不是季后赛决赛,打这么激情做什么……

大龙还剩最后一格血。

一顿噼里啪啦的操作,一目连也没太看清,就记得荒的屏幕眨眼就黑了,这是OOO打野手上的第七个人头,系统语音响起来,对方已经超神了。

同一时间,龙也应声倒地。

身旁的青行灯猛地一闭眼,生怕亲眼看见大龙的击杀提示。

他只是本着永不气馁的职业素养安慰了一句荒,并不觉得在对手智商正常的情况会有什么奇迹发生——自青行灯走位失误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就在这时。

“操你妈啊,好兄弟!!”酒吞爆出怒吼,“可以打可以打,本大爷马上复活!”

他一愣。

大龙,抢到了。

 

72.

比赛结束后,教练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准确来说,是对荒的承诺。

面包车停在新城区一家回转寿司店门前,一目连忽地有点说不出话。

酒吞童子问今天教练怎么良心发现了,这么阔绰,教练父爱慈祥地摸摸他的头,别着急,你嫂子马上到。

然后教练就被围殴了一顿。

 

73.

众所周知,日式料理店往往和海鲜搭边,什么三文鱼啊都是烂大街的了。

教练看了一圈队员们的吃相,很纳闷说荒你自己想吃的回转寿司别告诉我你是专门来吃玉子烧的。

酒吞也奇怪,蟹不吃虾不吃鱼不吃,感情你和海鲜一家的吗。

荒皮笑肉不笑,说吃你的别BB。

只有一目连一个知道真相,觉得自己像背了两个教练一样,负重挺大的。

酒吞童子不信邪,塞给荒一盘刺身,说这个味道贼鲜,荒的脸直接就青了。

狸猫也不信邪,塞给荒一盘北极贝,说这个twitter上一坨人在推荐,荒的脸又白了。

青行灯也不甘示弱,塞过来一盘牛肉蔬菜卷,说这个姐姐刚吃了一盘,觉得还行,可以卖个安利,荒的脸色才正常一些。

酒吞和狸猫对视一秒,异口同声:见色忘义!

“……”

一目连看了眼坐在另一桌的教练及其女友,这帮小妖精知道今天是教练请客,好像一旁写着“节约”二字的提示牌子不存在一般,胡乱从运输带上拿碟子,他估摸着这帮人要这么闹一晚上了。

教练回过头来瞪了他们一眼,碍于女朋友……或许是未婚妻的面子不好发作,表面上还笑得极其喜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年八十大寿呢。

任何人被爱情束缚着,都会变成另一副模样。

他没来由地想起中学时期的自己,可悲倒是不可悲,就是挺傻逼的,自己都觉得傻逼。

他等寿司转了一圈,忽地拿下一盘看起来长得很可爱的东西:“要不要试试?”

荒果然看过来,盯着海苔中间光滑剔透像跳棋一样的小圆珠子:“鱼籽寿司?”

“这个……姑且不算海鲜?”

“算吧?”

好像没有蒙混过去。

海鲜这个概念其实挺模糊,海产品、新鲜,集合这两者的应该都算海鲜,鱼籽也就是鱼卵,姑且是刚出产几天就要食用的东西,虽然同肉类大有不同,也确实该算海鲜。

一目连刚有点想退却,却见荒接过了那盘子,有点凝重,像是要背着炸药包去舍身炸碉堡了。

“这才是见……”

狸猫大喊到一半,被青行灯的高跟鞋一脚踹得原地螺旋升天。

即使如此,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

色忘义啊!

 

74.

QUQ这赛季已经9连胜了。

粉丝数大增,白色情人节的时候角落里的礼物堆又突破了历史体重,狸猫一直对那堆礼物念念不忘,连续喝了整整一个月牛奶,他想念极了酒精,几度的果啤都可以,就指望着能在礼物堆里翻出点粉丝的爱意。

教练拍他脑袋:你醒醒,给电竞选手寄酒的你确定不是黑?

而且还是等着你手抖发挥失常嘲笑你的那种高智商黑!

那堆礼物一直放到了月底才逐渐有人去拆,酒吞甚至还拆出一盒看起来是女粉丝亲手做的巧克力,可惜为了安全考虑,吃的东西教练一律是禁止他们食用的。

然后他翻出了一盒长得就比较特别的礼盒。

说它特别,只是因为它打着OOO战队的logo。

“我操,谁偷偷摸摸和OOO的人搞上了?”酒吞嚷了一嗓门,大家都看了过去。

“不是民间传闻OOO的女经纪暗恋荒酱吗?”狸猫八卦道。

青行灯踹他一脚:“快看看是不是寄给姐姐我的,你们想什么呢,一帮臭男人还能给一帮臭男人寄白情礼物咯?要不要这么gay里gay气啊!”

但盒子上没署名,单从外包装上看起来还真没什么问题。

“不然本大爷拆开看看。”

“万一是毒气炸弹咋办?”

“那你嘴巴张大点,等会我好直接塞进去。”

五个人像拆基地似的包围住那一大个快递盒,酒吞面色沉重起来:“妈的有点沉,别真是炸弹吧?”

青行灯拿起手机:“没事,我准备报警了。”

狸猫敲锣打鼓:“下注下注,我押一个月牛奶,赌是女经纪人寄给荒酱的!”

“小屁孩整天沉迷赌博,棋圣给你灌的什么迷魂汤?”酒吞骂骂咧咧道,“那本大爷赌一把……送给青行灯的,输了我就代替你们去踹一脚教练的屁股。”

“哎哟,赌姐姐准没错,我也赌自己好了,就赌Maybelline那支MNU09枫叶红吧!”

“妈的谁要啊!”

“最火的网红色诶,你不要送女朋友不会啊!”

“操你妈,没有女朋友啊……”

一目连没说话,低头看着那礼盒。

俱乐部用来给粉丝寄礼品的盒子,外面整齐地贴着快递单,快递单还是手写的,这年头寄个快递都用打印了,居然还有人手写,诚意一下子就上来了。

字体很娟秀,看起来确实像女孩子的字迹……

荒的女粉多,全世界都知道。他不是没瞧见过台下那一帮尖叫的小粉丝,不乏也有颜值高到可以被称为宅男女神级别的,但她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小粉丝而已,除了在直播,荒连搭理都没搭理过。

他也撞破过“什么”过。

事实就是,荒对她们根本不感兴趣。

“我赌酒吞,输了请客,吃什么都可以。”荒说。

青行灯立马起哄:“好的我要吃滨海新开的那家米其林餐厅!”

“输了再说。”

“一目连你呢?”

青行灯显然觉得自己已经赢了一半,哪怕快递单上的字迹是女孩子的,但也很可能只是委托经纪人帮忙寄出而已,一战队的电竞宅男,长得再美颜盛世国色天香那也是宅男,她从概率学上就已经赢了一半了!

一目连心绪矛盾,半晌才说:“我……赌荒吧?”

荒在看他,他装作没有看到。

“哦,真是意外——”青行灯很快便转移了注意力,“赌完了,快拆!”

酒吞纳闷:“赌注呢?”

他抿了抿嘴唇,一时哑口无言。

他似乎没有什么能拿出来供人起哄的东西。

青行灯到底是人精一条,很快就出场解围:“供赢家点餐一周如何,食堂阿姨手艺还没有你好……我想吃麻辣米线好久了,还有番茄炖牛腩……”

“好。”

他很难控制自己不笑起来,他喜欢热闹。

“我去了!”酒吞随时准备舍身炸碉堡地撕掉透明胶带,打开了礼盒,礼盒里又是两个盒子,但……

就这个盒子的大小和形状,很多人都能猜到答案了。

竟然是两瓶红酒。

没有署名,没有贺卡,是红酒,不是果啤,送给谁的一目了然。

还真是给酒吞的啊。

一目连愣神了一会,这结局真是出乎意料,然后他听见身边有人几不可闻地舒了一口气,荒居然蒙对了。

“你不吃辣?”荒问他。

他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补了一句“不吃”。

“那今天就吃鸳鸯锅。”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好像上当了。



tbc


连同学,你赌荒是在承认荒的魅力值最高你知道吗……

荒酱,荒酱是因为老谋深算(那么重的东西多少能猜到一点)

另外,默认直男世界观,没有特别说的话就是不夹带其他cp

评论 ( 69 )
热度 ( 40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