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06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说到电竞,怎能没有这种桥段呢……


-


54.

情人节很快就到了。

大体上每年都是这样,大街上游戏里都是热热闹闹的,作为尊贵的单身贵族,酒吞童子已经是今晚第八次在排位的时候遇到脑袋上套着情侣名出来秀恩爱的小王八蛋了,最重要的是,他目前还只打了九局。

他正想找人唠嗑一圈泄愤,环顾四周,休息室里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哦,有的,青行灯在。

还不如不在呢。

这位大姐趴在电脑面前,用一种非常痛苦的语调说:“我多不容易呀,好好一个情人节却要陪着你们这帮人过,老爷们不多多关爱孤寡老主播,给姐姐送几个佛跳墙吗?”

很快她又欢快地笑了起来:“感谢……的佛跳墙,今晚开小号带水友了,你们想看我玩什么?”

真热闹。

难过这种情绪并不存在于酒吞童子的字典里,他只是很奇怪,再怎么说悲催到独守“空房”的也不该是他,应该是那个一看就没16岁的小屁孩狸猫啊!

凭什么啊!

不对,等等,难道他们队另外两个光荣单身汉荒和一目连都已经默不作声地脱单了吗?!

恶臭,真的,口区。

其实他误会了,这两个人既没有出去跟小姑娘约会,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约会”……

他俩只是都对今晚联盟第一强队OWO对战第二强队QXQ的比赛感兴趣,就戴好围巾口罩帽子去了体育馆现场。

多么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理由啊。

 

55.

毕竟是“世纪大战”级别的对战,体育馆中并没有因为2.14情人节小情侣们要出去吃烛光晚餐而变得空旷,依旧是平时那样人满为患,抢张票不容易,门口卖黄牛票的都可以嘚瑟。

高呼着选手名字的女友粉也多得数不清,比赛开始时两支队伍的加油声也是空前响亮,平时一个个柔弱的女孩们拼起嗓子来也是凶得令人无法直视。

……说实话,把看比赛当约会的情侣其实真的不少。

不过荒和一目连,他们并不是两个人来的。

狸猫浑然不知某人散发的怨气,优哉游哉地挤在他俩中间:“我赌一块钱OWO今天要翻车。”

荒并不这么认为。

“OWO从上个赛季开始保持的连胜纪录到这个赛季都没有断,被QXQ打进决胜局有可能,但要输不太现实——他们的射手状态非常好。”

狸猫露出一个“你不懂”的表情。

“那是因为他们射手之前恋爱了,据说那小姑娘长得巨可爱,还特别会下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换我我也状态爆炸。”

你就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所以呢?”

“昨天他们分了,我只想知道QXQ花了多少收买了那姑娘,等会选手上场,OWO的射手状态绝对不怎么样。”

狸猫的消息其实算不上灵通,但他喜欢混迹于各类QQ群微信群,相对他们战队其他人而言,可以说是得知消息最快的了。

情人节,情人劫,谈了快一年了这时候分手,是挺唏嘘的。

荒对此嗤之以鼻:“一支强队,强的不只是一个人,他们队每个人都不容小觑。”

“打野爸爸他好凶。”

狸猫嘟嘟嘴,没反驳,转头看向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一目连。

打不过就找外援,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外援”一目连垂着头在看手机,愣了好一会:“什么?”

狸猫懒得同他解释了,说了句“没什么”。

荒绕过坐在中间的狸猫,稍微垂眼过去瞥,场馆里灯光太亮,很难看清屏幕上的东西。

那个界面隐约是微信朋友圈。

现场解说开始介绍两支队伍今日上场情况,就同解说们诧异的态度一样,OWO粉丝群中爆发出喧闹声——今日OWO的首发阵容中,没有原来那名射手,而是上了替补。

狸猫说中了。

荒也点开朋友圈,没看到什么除了有意义的内容,满屏都是秀恩爱的情侣。

他们朋友圈里共同好友应该没几个。

关于一目连和寻常职业选手的交际圈不同,他是知道的,不少人管这类人叫“现充型职业选手”,实则不然,只是资历尚浅的锅。

他甚至能大概猜到一目连在关注什么。

或者说是在“看谁”。

“你看,我就说,今天状态绝对出问题了。”

狸猫嘚瑟起来,“他们射手不在,整个四保一体系都要变动,翻车概率很大!”

荒淡定地拍了一块钱硬币到对方手上:“狸猫哥社会。”

 

56.

一目连看比赛很认真。

戴上了眼镜,收起了手机,就差举个应援牌了。

他甚至会和狸猫探讨Ban/Pick环节的问题,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狸猫在说——

比如那上单怎么这么睿智这种情况拿那谁不是作死吗团队没控制啊,你当排青铜呢,比如那个谁居然还能不上Ban位的吗,敢放那个谁胆很肥啊,比如这中单还不如最后Counter Pick呢……

前座的小姑娘有些不满地看过来。

荒重新拉高了口罩,直接无视了狸猫的碎碎念:“直说吧,赌谁赢?”

狸猫一秒答:“QXQ啊,还用说?”

“我赌OWO,赌注是什么?”

“你先说!”

啧,小孩子真贼。

“我赢了,你接下来一个月不能碰酒精,只能喝牛奶。”

“……行!我赢了,你把你的中单借我一个月,我不要再受老妖婆压榨了!”

“不行,换一个。”

“半个月!”

“免提。”

“妈的,那就把你的直播间名字改成‘狸猫是我爸爸,亲生的’一个月吧。”

荒嘴角抽了一阵:“行。”

这时候B/P环节已经结束了,比赛开始,周围的粉丝们开始赛前加油的河东狮吼,他非常特别极其不经意地扫了一目连一眼,一目连不可能没听到他和狸猫幼稚的举动,嘴角果然勾着。

像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目连低头又拿出手机发了条QQ。

【一目连:你们认真的啊?】

【荒:当然。】

【一目连:提这种要求,收了教练多少好处?】

【荒:一顿自助回转寿司。】

【一目连:你爱吃这个?】

【荒:你爱吃。】

【一目连:……】

【一目连:输了你就要上这期《主播真会玩》了。】

【荒:我又没说是哪个直播间改名?】

【一目连:……】

肮脏卑鄙的成年人。

 

57.

结局是荒赢了。

他赌OWO赢的理由很简单——

OWO的射手前段时间状态太好,以至于很多人忘记了最初他们是以强势的中野联动挤进的季后赛……这把脱离了四保一,中野入侵更凶了。

一旦QXQ打野在下路露头,OWO的中野二人都能第一时间赶到对面野区搜刮野怪和经验,如果上单中单前来阻拦,那就联合己方上单三打二把对面群殴致死。

而射手做好了抗压准备,选了个灵活性最高的英雄,确保随时能从围攻里逃走。

第一局OWO战术上大获全胜。

中场休息,他满意地看着狸猫吃了一吨青行灯做的黑暗料理一般的死妈脸,说“别忘了愿赌服输”,起身借口说要去厕所,准备绕到后台去找个人。

 

58.

一目连是想去厕所的。

但是跟荒一起去太尴尬了,他坐在原地,很快就退缩了。

……还是等对方回来了再去比较好。

结果荒这一失踪就是一整个第二场,第二场QXQ放下了对射手的执着,克制了OWO中单的发育,找到了节奏,将比分1:1拉平,成功挺进决胜局。

又一次中场休息。

“荒酱人呢,掉坑里了?”

狸猫嚷嚷着,拿出手机给荒发信息。

没有回信。

其实答案很简单,这些选手如果中场休息的过程中消失了,要么是被粉丝拦截了,要么就是被后台的熟人捉走了。

S市也就这么屁点大,一来二去还是那些熟人,碰巧遇见被拽走喝茶顺便约一下训练赛,不是什么罕见事了。

一目连没有回答,起身出去找厕所,上完厕所出来却遇见了个熟人。

对他来说,电竞圈里没几个熟人,也就是队友了。

不过是前队友。

同样是从草根队伍UVU里被战队收购的选手,一目连去了QUQ打中单,管狐却去了豪门QXQ打野——处境与过往相比都大大改善了,虽然只是替补。

管狐一如既往地没上首发,否则也不能现在还在这里乱逛。

他叫了对方一声,看到管狐回头,手里还在洗那竹子一样的小水杯呢:“哎哟,这可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

UVU已经是支吊车尾、混吃混喝的队伍了,被挂牌出售的他俩运气算很好了,原队员多不靠谱,有些已经不打游戏了。

“一年了,”管狐变化很大,他差点没认出来,“你这是?”

管狐眨眼:“什么?”

他忽然有点于心不忍:“被教练虐待了吗?”

白皮都变黄皮了啊!

管狐大笑起来:“没有没有,年前战队休假全体去夏威夷玩,回来就变成这样了。你呢,怎么打中单去了?”

有些一言难尽啊。一目连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情况挺复杂的。”

还好管狐没有多问,只是自顾自感慨了起来:“挺羡慕你的,当时想着去越大的战队越好,结果来坐了冷板凳,而你们却都越打越好了。最近你们打得不错,不少人在拼命奶你们进季后赛啊!”

“……怕不是毒奶吧?”

“没有,真的。当时你们队有三个人是转型的,大家都不看好你们,觉得你们是狗急跳墙了。”管狐慢悠悠地说,泡茶的动作也慢悠悠的,好似在做一件非常舒心的事,“我以前只觉得队里有个稳当的辅助很幸福,现在发现还是有个稳当的中单更幸福。”

“哈哈……”

“毕竟我是打野嘛。我挺羡慕你们的,配合得太好了。上期联赛TOP10精彩镜头集锦看了没,你俩的中野联动上榜了两次。”

别吧,他和荒其实没练过,偶尔配合好了真只是巧合而已啊。

一目连想,他是有点怕被人夸的,脸色泛红,失语了好一阵。

管狐又问:“你们队有替补打野么?”

“有。”

“你和他配合得好么?”

“……一般般?”

“果然,他们都说中野兄弟,下路夫妻,一个人能配合得特别好的对象只能有一个。”

管狐在滤网前塞上了茶叶,然后在饮水台倒好了热水。

一目连很敏锐,注意到对方的神情是有些落寞的——已经好久没有上过比赛了,训练赛打得多不多他虽然不知道,就冲这反应,估计是不太顺心了。

但合约签了两年,这才过去了一半而已。

接下来怎么办?

继续坐替补的冷板凳吗?

他微微垂头,没有漏过细节——从前的管狐,那个毛毛躁躁、只喝不健康碳酸饮料、只吃垃圾食品披萨的小伙已经开始养生起来了,甚至什么时候冒出一句“一切皆因贪嗔痴”的佛系名言,他都不会奇怪。

相比之下,他真的是幸运的。

荒是那么好的队友,为了给他让位置跑去打了野,他们的中野联动也确实还行……队里也都是一帮外冷内热口是心非的家伙,都挺好的。

原来他是这么幸运啊。

他低头摸了摸手机,屏幕是黑的,没有人发消息来,锁屏上那个可爱的矮个子中单法师就这样向他微笑着,直到几秒钟后再度陷入黑暗。

 

59.

管狐真挺羡慕一目连的。

仔细一算一目连已经是他唯一一个老熟人了,UVU还在联盟的就剩他俩了,他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和对方说。

二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他正吐槽着QXQ队内趣事呢,一目连忽然站着不动了。

跟被雷劈了一样。

他还以为一目连这是有感而发,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好好珍惜你的打野爸爸,能一拍即合的搭档满世界找不到一个,好好打进季后赛,别留遗憾。”

可一目连还是没说话。

这不对头啊,这不只是被雷劈了,还是原地烤熟了啊?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有哪里不对,望向走廊尽头。

——那儿有两男一女,所处的位置正是联赛官方划出来的一片合影区,赛前赛后那里都挤满了人,就指望哪个选手路过的时候抓过去合个影,甚至很多人花钱花时间到外地看一场比赛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第三局已经开始了,否则现在这里该是人山人海的。

左边那个他认识,就是OWO今天没上场的射手,人称棋圣。不对,这不是重点……右边那个男的怎么这么眼熟?

管狐揉揉眼睛。

不就是一目连他家打野么!

喝,感情你俩还一起来的啊,这tm是情人节没错吧,感情是不一般!

他在心里念叨,突然有点想拿打火机在空中划个FFF,毕竟这年头网络这么发达,网络上的直播看得比现场都清楚,职业选手其实都已经很少特地到现场看其他战队的比赛了。

而这都还能一起来……

想归想,他还是选择了闭嘴。

尤其是在听到这古怪的组合谈话的内容之后。

两个职业选手站一块,多半聊的是游戏,一男一女站一块,多半谈情说爱,两男一女站一块,其中一个还是刚和女朋友分手的,听起来咋就这么梦幻呢?

《我的冰山校草与温柔系草》吗?当拍偶像剧呢?

他听到那女孩红着脸,笑得很腼腆:“我从很早就开始关注你们战队了,最早的时候你们队叫OJZ还记得么,高校联赛里出来的,那时候你们的应援团队长就是我啦,给你们带了几次外卖的,还记得我么?”

OJZ?管狐有印象,也是很早的队伍了,如今已经解散,如果是这样……

她的谈话对象应该是荒。

不出所料,荒脸色有些僵硬,这人高冷的传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向来不怎么给不认识的人面子。

荒就说了俩字:“抱歉。”

也就是不记得了。

可那小姑娘脸上的失望并没有那么明显的流露出来,语气还是那样欢快:“作为荒神最忠实的粉丝之一!能在这里偶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就算再傻我也要问!”

她说得很快,生怕自己后悔:“我喜欢你两年多啦,有没有打算谈个女朋友呀?”

哦,又是这出啊。

管狐都快习以为常了,这年头草粉的职业选手其实还挺多啊。

他在一旁“嚯”了一声。

像是嫌不够热闹,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棋圣还特别多余地推了一把言情小故事男主人公,一点也不像是刚刚和女朋友分手的人:“这叫什么?桃花风水轮流开?我的桃花谢了你的桃花就开了,是兄弟就请吃饭啊。”

那姑娘的脸色顿时更红了。

管狐忍不住嘟囔起来:“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啊,颜粉都能拉别人一条街……”

他拍一把一目连,心中满是好笑,却看到一目连脸色黯然。

和死灰一样。

 

60.

一目连觉得有人朝自己踹了一脚,踹在后背上,没来得有点堵。

他想说是啊,但你没见过去年夏天的时候,整个QUQ里用来堆放粉丝礼物的角落,全是荒的颜粉们送的东西。

他不知道反驳什么,干脆赞同对方:“是啊。”

“这情人节可真热闹,一个个都不是来打比赛看比赛的哦?”

“是啊。”

“你脸色这么白干啥,别是认识啊?”管狐古怪道。

当然不是。

一目连不八卦,换作在以前,他会秉承着自己非礼勿视的美德尽可能不去听别人的秘密,转头就走,可现在……

他只是有点担心听到那个答案——

“抱歉。”粉多的选手就是可以这么冷漠,荒直接无视了一旁开玩笑的棋圣,郑重其事的口气听着就跟在总统选举似的。

“我有喜欢的人了。”



tbc



* [佛跳墙]:熊猫tv价值5000r(应该没记错)的礼物。

* 打比赛的时候会有一部分平日里不戴眼镜的选手戴上眼睛,是因为会场太亮需要遮光。

* [Counter Pick]:5v5,最后一个位置根据对面的阵容,选择一个针对性(克制)英雄。

评论 ( 52 )
热度 ( 412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