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05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回忆暂时结束啦!

Jo吞的登场在《有个疯狗型打野是怎样一种体验》里出现过,就不重复了


-


49.

荒知道一目连的年龄其实比他大的时候,是在酒吞童子这位新上单入队后的事情了。

大约就在他们相识半年后。

酒吞依稀记得当时荒的脸色青得像是刚刚被人从坟地里挖出来,装作很淡定地说这真是个年度恐怖故事。

可不是吗,难怪人家比咱们这群死电竞宅男要有生活常识!

呸,自黑是一门艺术。

酒吞迅速地为自己不知道红薯和西红柿不能一起吃找好了借口,并且抛出一个沉在心里非常久的疑问:“那……菠菜和豆腐到底可不可以一起吃?”

一目连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我不知道,要不你试试。”

“不了不了,我可没有为了科学英勇就义的良好美德!”

酒吞童子婉拒,溜回去摸电脑,看着队里两两双排的美好画面,颇想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插上一枚锦旗,上面还得写几个大字他心里才能舒服——

比如“光荣单身汉本大爷专属”。

 

50.

酒吞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某人眼里像个救星。

一目连还希望酒吞能多说点什么,就算是吹逼都行,他现在极愿意听,起码不像现在这样如坐针毡。

“走神了?”

有人提醒了他一句。

他愣了好一下,才发现自己快被塔A死了:“!”

他有些记不清自己刚才都走神在想些什么,是这周末的比赛吗?这周末要打的是一支强队OAO,也是一支前期打得极其强势的队伍,防守能力算不上强。

教练建议以毒攻毒,加强中野的进攻性,争取前期就营造优势,用着“祖国的未来就靠你们这些未来的花朵”的深情目光,摁着他俩的头双排。

啊,来不及了。

屏幕陷入一片黑白,刚才他和荒准备越塔强杀对面中单,本来可以双双完美退场的,结果他一愣神,自己一条命也献祭掉了。

经过半年的磨合,现在他们战队的中野稳定性已经非常高了,这实在是重大失误。

“你脸色不太好。”

荒就坐他边上,腾出时间瞥了一眼过来,谈笑风生间又拍死了一个想来救人没救到的敌方打野。

“走神而已。”

一目连只觉得左半脑在唱大悲咒,右半脑在唱往生咒,但电脑里现在放的是《Rolling in the Deep》,叮咚咣当凑在一起,游戏体验满分。

结果他刚为自己辩解完又送了一个人头。

荒难得在频道里说话了。

就一个点。

【假的孤独恰瑞:。】

 

51.

教练从青行灯和狸猫的下路组合那边一路看过来,看到他俩战绩,顿时和便秘了一样。

“不是吧你俩,什么情况?开局一个2-0-0一个0-2-2,你们可以换一个方式秀恩爱,我不会怪罪你们的。”

但他并未得到任何人的回答,荒和一目连不约而同地坐着,安静如鸡。

“荒你是不是又把你的中单卖了?”他不满地问。

然后两只小兔崽子同时打破了沉默。

“不会了。”荒说。

“没有,是我送了。”一目连说。

秀你妈的恩爱啊。

答案可想而知,一目连的辩解无非就是为荒开脱嘛,这俩小兔崽子胆子又肥了啊!

教练瞪了荒一眼,正想来个泼父骂街,突然想起来这两人还能互相抢锅,感情好像变好了嘛,于是郑重拍拍他俩肩膀,毅然决定放养:“好好打,这把不能输,输了接下来的只会更难打。”

——他也是个实诚的汉子,丝毫没有察觉到二人之间的气氛有点怪。

 

52.

二人什么也没说,这把打得比平时都要认真。

“WIN”字显示在屏幕上,一目连看着屏幕,没有马上退出来,若有所思。

荒有一下没一下翻起了手机:“不打了?想吃什么,我叫外卖。”

春季赛开始后他们战队运气不错,最先排上的两支队伍实力都不强,可以作为他们练手的对象,结果打得也不错,再加上本就有“颜值队”的美称,圈了一大波粉(大多数都是小姑娘,也不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粉丝们在微博上开起了后援会,每天消息多到来不及看。

说完荒就看到一条。

【人家最喜欢QUQ中单组啦:连导教会了我什么叫自古中单颜值高,一人血书求连导开直播!】

转赞数还挺高的。

他没想明白为什么这样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赞数会这么高,难道真有那么多人想看一目连开直播吗?

当然啦,他更不可能想明白QUQ中单组是什么意思啦。

一目连摇摇头说:“不用叫外卖了,阿姨今天会准备晚饭。”

“也行。”

“继续吧。”

荒放下手机,扫了一眼一目连的屏幕,看到对方正在更换出装顺序,把一件相当暴力的武器提到了法穿鞋前面出,顺便提了金身的顺序。

这可不是个好想法。

他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写在脸上,而是问:“出得这么暴力?不怕中空期?”

一目连点点头,开玩笑似的说:“没事,你多关照一下中路就行,很稳。”

“……”他一口应下,“好,中空期你就别游走了,留在中路发育。”

“嗯。”

荒说到做到,算准了对面打野要来找一目连麻烦的时候帮他反蹲了一波,两人配合着将打野打到了血皮。

按道理来说一血已经稳了,两个人却都打算让给对方尾刀,一时间谁也没有按技能,被对面打野一个闪现跑了。

荒皱皱眉,心说这真是个低级错误。

然后他算了算中空期的时长,觉得这种出装法只能在打排位的时候随便用用,在打比赛的时候用实在不太合适。

比赛的时候他可没办法专门盯着中路。

青行灯会嘤嘤嘤哇哇哇呜呜呜地大喊求打野爸爸关照下路的。

但一目连却好像非常中意这种出装方式,连着几局都这么用,偶尔遇到顺风局也能打出优势。

他什么也没说,教练看录像的时候看出问题就会同一目连说,轮不到他来提醒——

换作在以前,他也会提点几句,毕竟一目连的中单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跟他学的……

现在?那还是算了。

一目连却主动开口了:“这么换是不是不太划算?”

荒虽然想要回避这个话题,但问都问了,他也并不觉得有说假话的必要:“嗯,换回去吧。更稳点。”

“……”

“怎么?”

“我想出杀人书。”

“……”

杀人书是一件只有中单用的装备,达成击杀和助攻时可以提高法强,同时死亡时也会失去法强,嘲讽效果满分,很容易被人盯着抓到死,却也因为高收益而受莽夫门派青睐,无疑是顺风局最强的装备之一。

如果要抢前期发育,出这件装备没什么问题,但是没有退路。

以往一目连喜欢稳扎稳打,从没出过杀人书。

为什么要突然转变风格?

“我想试试。”

一目连没有获得他的评价,却仍然孤注一掷地选择了这样孤注一掷的一件装备,然后压底了声音:“保好我啊,打野爸爸。”

荒顿时没话了。

不是嘛,我们讲道理,这话多正常啊,连骚话都算不上,否则青行灯的直播间早就要因为不堪入耳被举报、成为著名被封禁主播了,生前也是个体面人啊。

他却一个气没喘过来,沉默了良久。

如果说之前一目连那个玩笑话算不上笑话,这绝对就算了。

他慢悠悠地想,距离一目连上一次这样开玩笑已经过了多久了?十天?半个月有没有?似乎也没有,看看日期也就过了三天不到。

他们的“冷战”已经持续了两天半。

 

53.

教练说过,一目连性格温和,很难和人吵架,就算有什么怨言和不满,基本也是睡醒就忘,如果连一目连都生气了,那一定是非常不得了的大事。

大事?

荒自然是不可能想明白冷战开始的理由了,他根本没有这部分记忆。

其实本也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一目连过过初中高中时代那些gay里gay气的劳动基地生活,他大约也能心大地回头就给忘了,多大点事呢,小时候男孩子抱在一起滚来滚去都没什么,“好基友”之间互撸还是传统美德呢(并不是),不就是……

可惜一目连没过过。

起因不过是一个小意外。

到G市准备比赛那天路上堵了,他们没能赶上最晚入住时间,主办方没和酒店沟通好,只好委屈一下他们去住快捷酒店……

可是正赶上G市某个大型展会,房源短缺得紧,教练软磨硬泡也没办法,只定到了一个单人标间和一个大床房。

他们队算上教练一共六个人,单人间显然要让给唯一的女性,剩下五个大男人只好委屈一下在大床房里凑合一下。

怎么凑合?

送分题,当然横着睡啊!

酒吞童子上过的比赛还不多,此时此刻还亢奋着,心情全然不受低劣的条件影响,还打趣说:“小屁孩你别尿床了啊?”

狸猫:“滚!”

睡前一目连和荒闲着无聊趴着看恐怖游戏实况,UP主猪叫一样的尖叫带动人的心情也变得很好。

那时一目连还拐弯抹角地嘲笑荒长得太高,半条腿悬在空中不知道怎么睡。

荒也有些为难,他睡在最外圈,最有可能滚下去,一目连问他要不要换个位,他又摇头说不用,就知道逞强。

这是他俩作为队友第一回睡在一张床上,虽然是五个人一起。

一目连比较内向,有点害臊,在床上听实况听到有些乏了,在荒和教练之间考虑了一会,决定背过去,直面教练的虎背熊腰。

荒就睡在他背后,他就伴着荒看实况看到憋笑的哼哼声中睡着了,还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有人在帮他掖被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梦。

教练担心的睡眠不良情况并没有发生,一目连睡得很好。

但是隔天晚上他就觉得自己要睡不好了……

——他醒来的时候迷糊极了,他不是起得最早的,厕所里传来他人洗漱的声音,他根据作息习惯猜测那应该是酒吞童子,正打算犹豫一会要不要等到酒吞刷完牙再去洗脸,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件有些不得了的事情。

他睡得太迷糊,几乎都快忽略了。

自己就像一只巨大的等身抱枕被八爪章鱼从后面抱着,脚上还搭着一条腿,股间杵着一块硬物。

那当然不是属于他的东西!

都是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晨勃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一目连也不是没见过同宿舍的狸猫起床的时候偶尔会提着裤子蹦下床,一边嚷嚷着今天天气真好啊一边遮遮掩掩,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脑子里突然响起了“啦啦啦德玛西亚”的小曲,企图用这种小儿科的幼稚方式暗示自己放轻松。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其实没什么问题……

然后下一秒他脑中一根筋就boomshakalaka地一下断了。

对方显然还没睡醒,绒被里闷出来的灼热呼气和梦话稀里糊涂地撒在他后颈上。

荒的梦话只有一个字。

“连……”


tbc

评论 ( 88 )
热度 ( 386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