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03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那个,我要忏悔,01和02都大改了(晚点会再改一次),我正在做人与不做人之间挣扎


-


29.

一目连并不菜。

大概。

且不说操作如何,起码葫芦爷救娃娃、脸探草丛这类低级错误还是不会犯的。

这个“不菜”指的是意识方面,稍微被抓爆几次狗头以后,一目连被抓成功的概率显著降低了。

荒是这么想的。

比方说……他掐指一算,对面打野有快一分钟没有在地图上出现过了,估计要干坏事,于是不紧不慢地往中路赶,下一秒就看到一目连忽然仿佛天灵盖被卡密sama戳了一下,随手丢了一个控制技能进草丛……

神乎其技地在草丛中炸出来一个光头。

说是光头,确实也没有污蔑人家——那打野就是个光头。

他倒是没什么反应,心说这个反蹲nice,一目连过来帮忙A几下,这打野就是个死人了……

然后一目连一个潇洒的转身,溜了。

八成是被这个“意外之喜”吓得不轻。

荒:“……”

他差点把手伸过去将一目连的右手从鼠标上抠下来,他都来了跑什么跑!一个傻逼光头被定在那呢完全可以上去两巴掌拍死对方啊!

算了。

两个英雄在塔下擦肩而过,他都准备孤独恰瑞了,却见小辅助的脚步稍微停顿一下,又屁颠屁颠往回跑。

 

30.

一目连有些懊悔,因为转身就跑不该是一个正常中单的操作。

他到底是辅助打多了,身后站着的已经不是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ad,而是一个随时可以提起大砍刀和对面互肛的打野。

眩晕时间很长,对面打野还在原地没动,他匆忙间一通乱操作,和荒一起用一堆技能直接糊对面秃头脸上,噼里啪啦的,特效飞一样的好看,成功赶在对面瞎子中单反应过来之前将那傻打野一波带走了。

那个光头啪地一下倒在草丛中,他觉得这场景有点梦幻,手一滑又丢了个技能上去鞭尸。

光天化日之下,好一个惨无人道,惊世骇俗。

 

31.

既然一血是荒拿的,四舍五入就是七杀超神啊!

这局发展到这里就很舒服了,他一边跑位,一边腾出手来在歌单里加了一首世纪名曲——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他甚至在心里哼了起来,哪怕这个人头要归功于一目连的敏锐,但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他有点明白打野的手感了。

万物皆可野,GANK最无解。

他将游戏画面切回来,看到屏幕右下角冒出一个弹幕窗口,弹幕多到狂跳不止。

【荒神你的中路我的家:???主播怎么突然打野了?不是说不会打吗?】

【对线在养猪:主播良心被赎回来了,还让中单的?】

这么一说好像真是,他用宝贵的一秒钟回忆了一下,他打排位的时候从来不让中路,谁抢演谁,反正他补兵技术好,一刀一个准,别人抢不了,就这么自信。大不了、大不了换个小号重新来过……

他居然退让了,自己也挺意外的。

弹幕热闹极了,清一色地庆祝主播转性的好兆头,他不爱热闹,也会忍不住瞥过去看两眼,直到有人忽然意识到不对。

【志在守护雅典娜:哇等等,新来的队员也是中单?】

荒皱皱眉,这不是他想要的发展。

弹幕陷入一片寂静,然后霍地炸开。

 

32.

按常理来说,中野联动分为三种类型。

冲上去杀得对面屁滚尿流、冲上去没杀到人也没抢到东西浪费人参、冲上去被对面杀得屁滚尿流。

大众对这三种类型的评论分别如下。

造化钟神秀66666、我这是给你面子、超市薯片半价买一送一。

总之荒和一目连是第三种。

 

33.

一目连盯着战绩仔细地钻研着。

他已经尽可能找方法改进了,可是这种“兴高采烈排进去,打完出来各一张死妈脸”的组队送人头行为还是持续了整整一周,一直到队里辅助狸猫回来才得以解决。

就是解决方法有点过于简单粗暴……

“你俩在比谁更快掉到青铜吗,滚,不要糟蹋俱乐部的号!”

教练当时就这么和善地吼了一嗓门,一脚将他的椅子踹飞到了另一张桌边。

啊。他在心里哀悼一声。

“排排排,整天就知道双排,换人!”

教练训得激情澎湃,他就立马站定在原地不动了,垂着脑袋装作自己很认真在听的样子,这样应该能少被骂几句——想着想着他又情不自禁地有些庆幸,起码最先归队的是辅助,不是现任打野……

狸猫端着一盒瓜子就坐在他旁边。

他抱着不可以貌取人的良好态度端坐了一会,总结出结论:狸猫话挺多,无时不刻在躁动,比荒好说话,就连独自打个游戏都能上演一场戏。

有时候是三打白骨精,有时候是立地成佛。

“啊,对,你是……新来的队员?哪个位置啊?”半天之后狸猫翘着二郎腿问。

他这是终于被人想起来了吗,好没存在感啊。

一目连惭愧道:“大概是……中单吧。”

“哦豁,荒酱打得这么稳定教练还想找新的中单啊,我还以为打野呢,还想找你野辅双游来一局,真意外!”

一目连连忙摆手,别说了,好尴尬啊兄弟。

“荒酱居然没有找你SOLO么?”

荒、荒酱?!

他虎躯一震,被迫进入What the fuck are you talking about的贤者状态。

“酱”?!

那个一米九的大高个?!

狸猫看起来像是比他还惊讶:“卧槽,难道比我想的还夸张,你们真人PK了?”

你们对你们的中单到底有什么误解!

 

34.

教练要求,那就相当于是皇帝诏曰,违抗的人都要被拉走来个小黑屋亲密谈人生.avi,一目连喝了一口水镇静下来,避开了话题:“他人呢?今天怎么不在基地?”

“谁知道呢,他每周都会溜出去一天,男人嘛,不打游戏溜出去要么是回家见爸妈,要么就是去陪女朋友了,”狸猫果然好说话得多,挥着手说,“前者的可能性果然很小吧?别管他了,来双排,一个多月没打我掉段了……”

他有些犹豫:“谁打辅助?我……”

“你不是中单吗?”

“我以前打的是辅助。”

近来的胜率骤降,确实把他吓到了,打到后来荒都不敢开直播了,这个拿出去估计要掉粉的,何况这还不是王者段位呢。

狸猫一拍大腿:“别慌,虽然我每个位置都打过,但我除了辅助都菜得堪比青铜,如果你觉得你会比我菜的话,我可以跟你换换。”

那还是算了吧……感觉还不如靠自己,他想了一会,鼠标在几个辅助之间徘徊。

“怂什么,我给你唱战歌!”

双排说走咱就走,一血的光芒在招手啊!

不是你送就是我送,时间还长快来一起快活!

狸猫魔音灌脑,唱得一目连脑筋一抽手筋一抖,头回拿了个法师打中单。

——荒用得最顺手的那个,小小一个矮个子萝莉,一蹦一跳的,比较稳,但是打人很疼。

一选下去他就有些后悔,这英雄他还没用过,只是本能地对身边中单选手常用的英雄有好感,反正荒不在,现在不会有熟悉她的人跳出来嘲笑他……

狸猫凑到他面前,哎哟一声:“你们怎么都喜欢用这个!”

“不强?”

“还好,只是我对这英雄有心理阴影,”狸猫压低了声音,“我会老以为你们是萝莉控。”

“……”

 

35.

荒回来的时候这局刚打完。

打了四十多分钟,赢是赢了,但和他没什么关系,上路差点把对面杀穿了,他就这么一路躺到了尾。

狸猫笑得脸上都要开花,猛拍他后背,说队友靠谱的感觉真是倍儿爽。

他重重咳了两声,就默默地想——

什么时候他也能成为带队友躺的选手就好了。

这个理想有些过于远大,他现在能不坑队友就很不错了——教练找他谈过话,他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选中加入这支战队,知道自己为何被要求转型,也知道任何一支战队都有夺冠的梦想。

他捏着鼠标的手握紧了些。

狸猫欢呼着呢,结果回头一看表情骤然就变了,活像是见了鬼:“哇靠,你吓死我了,怎么进来都没声音的!”

这两种极端的表情在狸猫脸上切换只用了不到0.05秒,对方挺适合拍鬼片的,就是开头就被女鬼嗷嗷嗷啃死的那种炮灰,一目连想着,觉得自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他捏着鼠标的手不由得握紧了些。

椅背向后一沉,他认为那是因为有人一手撑在了椅背之后。

会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

 

36.

荒不是空手而归。

他一只手撑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拎着一大袋外卖,好心地帮忙复盘:“刚才E的位移交早了,躲狙击的大应该闪进草,而不是闪塔下,丢失视野后无法选中,你不会死。”

他并不期待一目连的回答,也就是这么一提,自顾自地将外卖袋放到桌上:“路口那家*记煌,微辣干锅,你们吃吗?”

说爽了就溜,好像挺不负责任的……他隐约觉得良心受挫。

“吃!”狸猫跳起来,“食堂阿姨还没回来上班,我正愁今晚吃什么!”

一目连的回答慢了一点:“你们吃,我不吃辣。”

荒正想笑骂狸猫贪吃,笑容就这么僵了一刹那。

“微辣不辣。”

“微辣很辣。”

他心情有些微妙,自己似乎干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傻逼事情,顿时有那么点想穿越回几分钟前一刀捅死那个在*记煌排了十几分钟队的自己,然后对对方说傻逼买不辣的!

狸猫帮腔了一句:“不,*记煌的辣是真的不辣。荒酱上一次这么好心主动帮忙带外卖都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叫上教练一起来吃吧热闹一点,太稀奇了,连酱福气不小啊要好好珍惜……”

荒伸手揉了狸猫的脑袋一把:“没大没小的。”

好兄弟。

以后再也不跟教练举报你喝果啤了。

 

37.

一目连并没有开玩笑,他是真的不会吃辣。

当然,如果吃辣吃到一把鼻涕一把泪、随时准备着被人抬进棺材里也算会吃辣的话,他还是会的。

他本想举个例子,以表明自己并非不给面子,直到听狸猫说“热闹一点”。

热闹一点?荒是个爱热闹的人吗?

确实无功不受禄,这顿外卖事先没有约好,如果不是为了聚餐,有什么意义从天而降呢?

这和他最初的印象相背,他还以为荒会是外人很难亲近的人……

他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小时候全家人过年时凑在一起吃火锅的场景,你给我夹我给你夹,一顿吃下来能胖三斤,狸猫指的应该就是那种热闹。在前一个战队里大家往往自个吃自个的,别说饭时聊天,开口能不吵起来就不错了——所谓的热闹离他已经很远了,他都快忘了那是什么气氛。

一目连情商不低,知道这种感情名叫怀念。

他有点儿想松口了,不就是吃一次辣,多拿点面巾纸,多倒点冰水,也不是不能熬的……

他正想一口答应下来,忽地裤兜里的手机一阵骚动。

那是iPhone初始铃音。

 

38.

这通电话来得意料之外。

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一目连似乎要松口了。

荒看到对方脸上才刚要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笑意又淹死了回去,深表歉意地一鞠躬,拿起手机飞快地就跑出门去。

对方遮遮掩掩,他没看清显示屏上亮起来的名字。

狸猫唏嘘一声:“你俩可真都是大忙人,这顿是接风宴?我先吃了!”

他没有阻拦,脸色却逐渐阴沉下来。

名字没看到并无所谓,戴多了耳机,大家大多听力都不怎样,一目连习惯将话筒声音调到最大,所以他不经意间就将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了进去——那是声音相当年轻的女音,褒义地说,就是可爱,贬义地说,就是嗲。

无疑是宅男喜欢的那一种。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424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