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理性与我的恩断义绝 02

* 电竞pa,打野荒 x 中单一目连

[2018/3/21 4:29 大改] 还没改完我先睡一觉!!!

小熊*尼居然是敏感词你敢信


-


16.

还是从半年前说起吧。

这半年以来,一目连总会带给荒很多意外。

比方说,他坐在一旁玩手机,看到一目连排到五楼,在对面拿了个前期莽得不要命的阵容的情况下,他就眼睁睁地看着一目连裤裆掏了个肉来打中单。

这种感觉就和你拍着对方的肩膀说好兄弟咱们都是清流来吧双拉决一胜负,下一秒对方裤裆掏了个彼岸花一样令人悲痛欲绝。

好兄弟,不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吗。

他手中的水杯滑落到地上,嘎嘣一下脆了。

 

17.

一目连吓了一跳,他只能夸奖一句炫爆了,转身去取簸箕。

结果对方当真了,眨巴眨巴眼睛,说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出到底对不对。

荒点点头说没毛病,你好好打,拖到后期打对面就跟打五个傻逼一样轻而易举。

然后一局打完,右上角战绩显示着0-4-3。

“……”

荒想告诉他不会玩中单也不用勉强,你眼前不就坐着个中单呢,本来教练刚挖来人就强迫着人家转型就不对,更何况法师都还是一些一目连不太熟悉的英雄,要么打匹配练英雄,要么就去排位害人。

不过一目连并没有发现。

那没办法了,无可奈何地说,你开个房。

一目连手一滑直接来了个Ctrl+W。

 

18.

这开房当然不是常人理解的那个“房”,不然也太禽~兽了,和刚来了队里两天的好战友约pao吗,666啊诚哥!

一目连回头郑重地看过去,可是荒什么多余的反应都没有。

他眼底划过诧异,然后切到了主菜单上,开了个1v1的房间。

“中单最常用的英雄你随便挑一个。”荒说。

一目连随便看颜值选了一个,就见荒就选了个跟他一样的。

“你……”

他忽然有点晴天霹雳,不过这霹雳没劈在他脑门上,估计劈错人撞到身旁的人脑门上了。

通常会开房间的都是训练赛,或者SOLO赛,这绝不是一个适合SOLO的时间——那还能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中单教学啊!

荒闷闷地丢过来一串字,面色惨不忍睹:“菜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19.

一目连这几天是住在荒的宿舍里的。

这事教练要背锅,这个马大哈的家伙忘了最近青训也在纳新,一直排到宿舍都满了,联盟新闻上将这种行为归结为夏季赛的野心——招募新人,又买下了一些不成器的战队相对成器的选手,似乎对夏季赛野心勃勃。

这就要苦了多出来的选手,因为教练竟然没有准备多余的房间。

教练说,怕什么,实在没地方住了我亲自给你们铺地铺,保证干净卫生又保暖!

您先把地擦干净好吗。

也不是说没地方住,划给战队选手的房间都是两张床,但他们还没回来,进不去房间,一目连就只能先在荒房间里忍几天。

于是……刚到战队的那天晚上,荒又一次冲了澡准备躺平睡觉的时候,门又响了。

这次响的不是铃,只是有人在敲门。

谢谢上帝,最起码,这回对方没有猛敲二十多下门以示孝敬。

 

20.

甚至门外站着的还是同一个人。

一目连不好意思地朝他招手:“你好,不好意思……”

并没有被今晚的“衰运”打击,一目连看起来比他还精神。

“道歉什么?”他没好气地一挑眉。

就是这人,随时都有可能顶替自己的位置。虽然荒对打职业并没有太大的执念,但没有一个自尊心强烈的人会甘愿自己被人取代。

他觉得自己有这种不平衡的想法并不奇怪。

“打扰你休息……或是别的什么。”

“什么?”

“夜生活?”

荒松开扶着门把的手:“真要有,你也打扰不了。”

一目连没想开玩笑,甚至是在义正言辞地举例说明,闻言面色红得像被人拿口红画了一脸涂鸦。

玩笑开到这也就差不多了,荒很快就明白过来,因为门外除了一个人还有一只行李箱。

“教练说什么?”

“房间满了。”一目连指了指门内,“那个……”

“嗯。”

荒侧身让道,也不多作介绍,转身回去躺到床上,周身的空气中仿佛挂着几个大字:朕乏了,爱卿退下吧。

一目连小心翼翼地将行李箱拉进来,打量了几眼周围的情况。

这位未来的队友显然在生活上比普通宅男要更注意一点,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唯一杂乱的只有床脚围绕着插线板展开的一堆充电线。床头柜上的私人物品并不多,书桌上也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比起宿舍而言住的更像是酒店。

在老战队的时候一目连也不是没见过队友的宿舍,毕竟是一年到头住的地方,大家都把东西堆得乱七八糟,氛围和大学宿舍极为相似。

可是这房间里大多数能代表人性格的东西都没有,零食、手柄等等等等,什么都没有。

他忐忑地将行李收拾好,蹲在原地看向荒侧身而睡的背影,心想——

这该是个非常孤独的人。

 

21.

教练说等辅助回队就帮一目连换房间。

一目连愣了一会,他还以为那位口嫌体正直的热心队友会是自己未来的室友,难免有些失望,问了句为什么。

最近荒和他相处应该还算和平,难道他做了什么惹对方不高兴的事情?

教练摇摇头:“倒也不是,他有洁癖。”

一目连陷入沉思,问题是他也喜欢把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啊?!

这还是很早的时候就和荒说好的,自己住一间,不能有室友。

教练又摇头,并不作解释。

——兄逮,总不能xjb乱说大实话,老实告诉他他的临时室友有点弯吧!

 

22.

一目连平复了心情回到训练室,发现今天多了几张陌生的面孔。

约莫都是青训上来打训练赛练手的人,几个人围在荒旁边问这问那,一个个都是大汉子,眼神和动作却热情得活像早恋的小迷妹。

他装作倒水在饮水机旁停留了一会,听到一个小年轻兴致勃勃地问:“荒神呀我特想学你中单的打法,但教练总说我学不来,能帮我看看是什么问题吗?”

大夏天的,荒也没什么兴致,随口答应着等有空吧。

后来又说了什么,一目连没注意听。

他不禁看向荒的电脑屏幕,游戏界面正中央显示的是一个小萝莉,一个很常见的中单英雄。

界面是可以设置的,大家通常都会设置自己最喜欢的英雄作看板。

啊,原来荒打的也是中单吗?

难怪会那么熟悉法师,他还当对方只是比较全能而已……

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好似发现了黑洞存在的科学家,脑子跳楼自尽了,他也一时间忽然有点想干脆跳进那黑洞去看一眼。

 

23.

荒又盯着屏幕看了一会,这才注意到一目连吃午饭回来了,冲他一招手,他眨眨眼,后知后觉意识到荒身旁那个空位是留给他的。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顺手给荒也倒了一杯。

“……谢谢,”荒有些意外,解释道,“教练让他们来试试配合,跟TUT战队的青训打训练赛。”

换言之,这些信任都是未来有可能加入战队的新人。

一目连点点头,忽然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尴尬,这些人这么崇拜荒,很可能就是为了偶像加入的青训,他现在来和荒抢位置岂不是很像跳梁小丑那样滑稽?

话是这么说,他什么也做不到,选手可以提出意见,但最终还是由教练执掌大权。

“我也要一起吗?”他小声问。

“嗯。”

“我打辅助可以么?”

一目连赶在荒安排人手之前抢先说。

荒皱皱眉,没有接受他的好意:“他们三个……缺的是打野,你不会打野吧?”

“……”

“你中单吧,我来打野。”答案一目了然,荒戴上耳机,随口提醒,“上线叫我一下,我拉你。”

这算是主动作出了退让,一目连闻言便不再反驳了,登上游戏就被拉进一支队伍,还没看清楚队友ID就进了Ban/Pick。

然后荒拿了个法师打野。

一目连:“……”

好像还真不是全能。

 

24.

很快一目连就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一直以来都有拿法师打野的人,打排位时也能遇到这样打“娱乐局”的人,缺点只是法师耗蓝,中野都用法师会导致蓝buff不够用,他们得去对面抢……

所谓万物皆可野,荒到底是对法师有足够熟练度与独特见解的,一个前期强势的法师直接单杀了对面打野,成功拿到一血,顺手抢了蓝buff,然后在语音里直接说:“我野区的蓝buff你拿。”

妈耶,这可真是个既省心又贴心的小棉袄打野!

那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对荒的褒奖,然后下一波自己的脸就被打肿成了大番茄。

——对面三人反野,一目连闪现用过了跑不掉,想回头互殴的时候发现被荒头也不回地卖了。

一目连:“……”

 

25.

训练赛以很滑稽的方式输掉了。

一目连不忍心看边上后辈们的神色,他相信他们的表情都在阐述同一件事实:“这是我见过史上最傻逼的中野。”

或者是“我他妈在打青铜局吗”之类的。

看了一眼,他也有点愧疚。

——他和荒身为正规战队里的大前辈,送了全队2/3的人头。


26.

晚上的时候一目连又溜回了训练室。

荒应该不在吧?不是所谓的“夜生活很丰富”吗?

刚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门里亮着灯。

荒戴着耳机在说话,估计是在和别人挂语音双排,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默默找了台比较远的机器坐下。

“嗯,谁?”荒忽然说,“他吗?一目连,新队友。”

任何转会信息都不算秘密,每个赛季开始前,比赛官方会用公告将发生变动的名单公之于众,到时候就算不看直播也会知道了,既然有机会,提前介绍一下也不是不行……

等等,这是在说他?

一目连觉得不可思议,他看过去,荒开着摄像头,不仅是语音,还是视频通话。

他拿起手机照了照自己,可以,一点都不邋遢,还好今天时间还早,他还没冲澡,不然穿着小熊*尼睡衣来就有点伤风败俗了。

他想了想,荒都在跟别人介绍他了,给点反应可能礼貌一点,于是点了点头说“你好”。

注意到他疑惑的眼神,荒摆手说:“我在直播。”

一目连点点头,改口说:“大家好。”

“……”

他这副样子又认真又滑稽,眼睛真诚得在发光。



27.

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就一点。

荒被自己雷得不行。

 

28.

他一副要笑笑不出的样子,有点儿为难。

他想,这位新来的队友还真不是一般网瘾少年,更像是在学校里接受教育的乖乖邻居家好宝宝(除了一头粉毛和耳洞)——可这好宝宝怎么放飞自我来打电竞了?别又是个逃学出来打游戏的剧本……

演都演烂了!

后来荒搜过一目连的资料,这人资料不多,粉也不多,虽然有坐拥数万颜粉的资质,但对方显然不是一个会经营粉丝的人,再加上UVU战队也是中下游水平,就连战队的粉丝都很少,又怎么会有单人粉丝呢?

至于教练是怎么挖到这么个人的,那就更令人匪夷所思了。

荒半晌问:“还打排位?”

“再练练中单,实在不顺手……我就去和教练说一声。”

“那双排吧。”

“嗯……诶?”

一目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想避开荒来打排位的原因不就是他俩都是中单么,结果没能成功避开,倒也无妨,别双排了自个打自个的就行,怎么还有荒主动邀请他过去抢位置的说法?

荒的表情更像是在开玩笑:“我打野。”

神色之自信,态度之诚挚,哪有一点下午他们中野被人一起打爆了狗头的样子。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364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