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自心陨落 07

* 荒x一目连,机甲paro


-


荒想,回头找个时间教唆一目连跟他一起看恐怖片,比如《咒怨100》之类的,估计一目连到时候也会是现在这个表情。他自己也是足以自诩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却仍是被眼前仿佛违背科学规律的情景震撼得虎躯一震!

以津真天在底下古怪地问:“发生了什么你俩这副表情?”

“卧槽,哪来的啊?”他压低了声音问。

“我怎么会知道!”

“你别告诉我这玩意是溢出的髓液!”

“……这我还是认得的啊!”身为一名男性,到底得多没常识才会认错啊!

以津真天见二人都不约而同无视了自己,顿时不高兴地准备亲自上来看一眼。她按下了升降台的按钮:“什么东西你们跟见了鬼似的?”喝,居然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可这场景要是真被她看见,估计要出大事……

荒看见一目连求救的眼神,连忙一脚踩住升降台,避免它降下去,灵机一动:“他屁股太大,塞不进椅子。”

一目连:“……”

以津真天:“……”

不出所料,他们的教官露出了鄙夷的表情,很快就打消了兴趣,尽管看他们眼神似乎愈发奇怪了。一目连这辈子的吐槽欲望恐怕都没现在强过,摸出一包纸巾,管它是哪里飞出来的,毁尸灭迹再说——这东西被别人看到了只会往更不好的地方想!

别人才不管你这东西科不科学!

荒不是一个一味追寻科学的人,但他当时那句意味不明的“这世界上会有很多你解释不通的事”也绝对不是用于解释这类事情的。

更何况还是这种东西!

一目连脸上的嫌弃都要涌到外太空去了,当着以津真天的面,一目连什么都不敢说,但荒能大概想象到他的心理活动是什么,脸色惨白到铁青,铁青再到面红耳赤,面红耳赤又回到了惨白。

不知道在一目连的世界里,科学在这几分钟里是不是死了几百次……

荒主动脱下外套递过去,一目连盯着那外套看了半晌才接过——他也拒绝不了,他没穿外套出来,总不能拎着一堆面巾纸出去。他将纸塞进外套里,确认机甲里奇怪的痕迹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净,尽可能快地往宿舍里溜。

一目连大约是有点洁癖的,不重,也不轻。那叠沾着精液的纸被他丢进了垃圾桶,然后直接丢下了垃圾通道,外套直接丢进去冲洗了,又把手洗了好几遍才终于坐下来歇会。

“什么情况?”荒问他。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舱门打开的时候,它……应该是不在那里的。”

这事他也就敢和荒说实话,其他人只会觉得他是神经病,这东西难道还有可能是铁王八生出来的不成?但他有种直觉,荒会相信他,哪怕听起来有多么匪夷所思,对方不也是曾表达过对科学不信任的人么?

“你确定?”

“不确定。”一目连有些怀疑人生,“有人想整我?”

荒却笑起来:“那你应该把罪证留下,上报了以后会有人帮你调查DNA的,学校论坛上稍微夸大其词,‘他’就身败名裂了。”

“不要,那太恶心了。”

“那你还忍辱负重地去处理犯罪现场?”

“总不能你来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荒的语气太过调侃,一目连的心情忽然好了点,“谢谢你的外套,可惜它壮烈牺牲了。”

他的嘴角无意识地勾起来,荒迟疑了一下说:“选个合适的葬法吧,海葬还是空葬?”

一目连这次是真的乐了,一下扑在桌上,一副累倒了有些慵懒的样子:“这个大概是随主人的。”

这是一目连头回接他的玩笑话,荒有些意外:“我吗?我喜欢太空葬,那它大概是没这个运气享受了,凑合一下海葬吧。”

“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火葬。”

“为什么?”

“你不信鬼神之类的么?火葬了避免起尸啊。”

荒闻言才摇摇头:“对科学持有保留态度并不意味着相信鬼神,起码我不信。”

跟他俩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一起毁尸灭迹的行径就跟在宿舍厕所里发现马桶上沾着那啥没擦干净一样尴尬啊!

你醒醒,直男是不会觉得尴尬的!

他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个半死不活,脑中却忽然冒出荒为了替他开脱时对以津真天说的那句话——等等,荒这是观察过他的屁股吗?!怎么这么给啊……他一阵毛骨悚然,不再接下去了,抬起手看了眼手表,快要九点了,虽然对生物钟而言有些早,但也差不多可以休息了:“嗯,我趴会。”

“好。”

他大约是真筋疲力尽了,擦了一早上玻璃,下午又都在接受以津真天的魔鬼训练,晚上又发生了这么糟心的事,可谓身心俱疲。

能休息一分钟是一分钟吧,荒想着,就没打搅他休息,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无所事事地坐在他对面掏出手机刷着学校论坛。

置顶的是今晚开盘的赌博:荒能顺利掰弯一目连吗?

不能,赔率3.60,能,赔率1.20。

荒:“……”

这倒是真的难倒他了,他居然想不出来有什么办法能够停止青行灯和夜叉联手继续在他身上作文章。他开始琢磨起来聘用个黑客黑掉青行灯账号的可能性,她也是心大,仗着和一目连关系不错就为非作歹,也不怕被他俩追杀。

不对,重点是这个赔率……这么多人赌能是什么情况?!

荒思考片刻后给青行灯发了条短信,内容只有一个问号。

她估计在忙,迟迟没有回信,他等得有些不太耐烦,随手点开几个社交账号看了一圈,都不是太重要的事,留言给他朋友圈的大多是对他有点意思的大小姑娘,他不喜欢给别人无谓的期待,几乎没怎么回过。

他放下手机,这大约是他第一次看见一目连的睡颜。

一目连睡觉很安静,从不打呼,喜欢蜷成一团,很没安全感,甚至有些内敛,从来都是刻意面对墙、背对着他睡的,荒偶尔睡得比较晚,会看到一目连半夜醒来发现翻了身,又强行将自己翻了回去……他又不会吃人,这么提防着干啥?

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暗中说自己坏话,一目连的眉头稍微皱紧了,对于男性而言有些过于纤长的睫毛溺水扑腾了几下,又在片刻之后归于宁静。

这真是个同自己格格不入的人,荒慢条斯理地想,如果不是自己厚着脸皮靠近,就以一目连这种脾性,他自己那种脾性,他们一定会像学校里大多数人那样,尽管认识、尽管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在或许并不漫长的人生中毫无交集的人。

学校里对一目连的传言不少,这是A级的特权——个人隐私任人鱼肉。荒在接近一目连之前敬业地看过一些,比方说一目连显眼的粉发,有些女气,但那似乎是天生的,父辈因为常驻广岛基地,受到核辐射影响人体发生的变异。

其实挺好看的。

自己没什么文学才气,“好看”两个字是他能给出的最好的评价了。荒有一下没一下地想着,他知道那是樱花的颜色,在自由联邦最中心的北海道基地还能看到那种蔷薇科植物,每到三月,风大起来就会下起樱花雨,美得恍若隔世。

可每年三月也是帝国袭击最频繁,人死得最多的时候,伴随着丧钟鸣响,那樱花雨一次又一次地下起来……

他的回忆到这里就断了,是被迫中断的,九州基地的地面轰然震动起来,停留在空地上的平安京号舰也被连带着一起疯狂地颠簸,他看了眼时间,确实差不多了。

一目连睡得很浅,马上就惊醒了,第一反应就很准:“帝国袭击?”

他眼皮一跳,扶着桌子站起来。袭击一如既往的突然,他习以为常,自由联邦也有了一定应对经验——联动机甲驾驶员通常会把紧身作战服穿在衬衣里面,甚至是夜晚,防的就是这种情况发生。

“嗯。”荒应道。

这个答案显而易见,话音刚落,房间里的灯就突然熄灭了,眼前一片漆黑,就连防空警报都没来得及响起来。一目连深吸一口气,只好打开手电筒:“停电了?”

“供电站被炸了吧,不要急,等指挥部通知。”

“九州基地的供电站有三个,难道同时炸了吗?”

荒张张嘴,哑口无言,自己随口找的借口偏偏别人可以,果然还是瞒不过一目连:“舰内广播停了,你注意消息提醒,我去看看备用电源。”

他打开墙上的紧急储物箱,随手翻开挡在最外面作为遮掩物的一排老干妈酱,从最深处拿出一把手枪——R1895,那是作战学校的标配之一,面对钢铁王八自然是太大的用处没有,但起码能防身,一直到他们登上机甲。他转身就要独自出去,一目连却马上跟上来:“我也去。”

“不,你等舰桥指挥再行动……”

“搭档要一起行动的。”

“……也是。”

一目连小跑起来跟紧他的步伐,一边调出舰内地图确认位置。显示屏微弱的光芒照在他脸上,眼帘下那抹虚弱的黑眼圈格外明显,他困极了,却顶着疲劳说:“我看看,电力控制室在B4层,电梯停了,走楼梯下去。”

没人回应他。

“荒?”他四处张望,被光照久了,眼睛一时没恢复过来,只看到一片漆黑。

他居然跟丢了。




荒为了甩掉一目连稍微绕了点路。

不过效果是好的,一目连估计找电力控制室去了,整艘舰船最底下也就是B5,B4层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他一边快步往上走,一边拉掉保险丝,子弹上膛,装上消音器,随时展开一场恶战。

帝国很少使用这种直接入侵的方式突袭,他们完全可以丢一发导弹过来,万一自由联邦没来得及把机甲开起来作反导弹抗争呢?但他们没有,特地不择手段断了平安京号舰内的主电源,荒只能想到一种最合理的理由。

帝国想要登舰。

这就非常一言难尽了,他们可能感兴趣的“羽刃暴风”号被打捞起来后一直放在九州基地里,帝国消息那么灵通,不至于跑到战舰上来寻找一台机甲……

他们是为了联动机甲来的。

也就是说,目的地应该在B2层的装备部。

联动机甲一向不被人看好,尤其是在帝国,大多数帝国人认为联动机甲是自由联邦搞出来苟延残喘用的东西,或者说是“玩具”,他们很自信,甚至没有采取手段“反研究”,毕竟也没人能想到联动机甲有一天真的能撼动帝国机甲的地位。

荒的脚步忽地一顿。

脚边有一具尸体。

“资料库上写的就是这里,啧,密保居然不是同一个,给我半分钟,我黑掉保全系统。”

“快。”

说话的是两个人,拿着一枚袖珍型手电筒正在研究装备部的大门。他算是练过的,有几把刷子,脚步声很轻,应该没有惊动那两个人——他远远地隔墙望去,那是两个穿着机甲作战服的人,样式来看,绝对不是自由联邦土鳖的红白蓝设计。

他融入黑暗已经超过50秒,眼睛差不多适应黑暗了。

舰内空气阻力风力不计,手枪子弹射速不够高,直径7.62毫米,初始速度330米每秒,符合计算要求,科里奥利力成为子弹偏转的理由之一,九州基地位于中维度地区,地球自转参数T等于86400,代入科力偏移公式……

荒连扣两下扳机,最理想的状态是在0.4秒射击间隔内一口气击杀两名入侵者,偷袭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一旦错过就意味着一场血战。

可是对于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而言0.4秒已经足以作出哪怕只是一点的反应了,那名浅色头发的帝国士兵虽然来不及躲开,但动动手指打开能量盾绰绰有余!

第二发子弹被能量盾强行格挡在空中,偷袭失败了,荒向后退了一步,他的位置已经被子弹的来向暴露了,他现在只能尽快转移位置。他回头望了一眼,又觉得偷袭并不算太失败——正伏在安保系统上研究的那名士兵被击毙了,此时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好歹拖延了时间!

那名打开了能量盾的浅发士兵追了上来,一副对这舰船里的构造非常熟悉的样子,移动速度竟然比他还快些!

荒拉开连接B2与B1的楼道防爆门,利用厚重的合金门挡住了嗖嗖嗖射过来的子弹。

好家伙,对方拿的可不是R1895这种老古董,弹道完美得都不需要计算科力偏转,就算对方掏出来一把激光枪荒都不会意外……

他听到门外的人怒骂一声,电力系统崩坏了,防爆门一旦关上就无法轻易打开。

可他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

第三名入侵者?!

荒几乎要反射性地扣下扳机。

一目连手中也有一把R1895,而如今那枪口正直对着自己,楼道中比方才起码有手电筒光亮的走道还要昏暗,黑暗之中他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他丝毫不怀疑一个事实……

——枪口指着的是他的脑门!

“你到底是谁?”


tbc

评论 ( 55 )
热度 ( 266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