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自心陨落 05

* 荒x一目连,机甲paro


-


“在军中不按指挥行事,严重的是会被直接告上军事法庭的,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违纪的严重性!”

姑获鸟上尉看着眼前这两位优秀学员,恨铁不成钢地跺脚,并没能在眼前二人的神情中看到自己想要的愧疚。

“好吧,我说的是没立军功的情况下。”半晌,她还是作出了妥协。

为了保全研究人员的撤退,这批8102的学生顿时少了一半,每一个人都不可或缺,能多回来一个,她心中的欣慰就会多一些……她无法保证眼前这些熟悉的面孔会不会成为希望中的最后一个。她扶着额头,足足24小时没有补充睡眠了,不禁有些头痛:“首先恭喜你们,匹配成功了,虽然没能挽回我输掉的两万元……匹配率浮动在25%至26%,但这是非常大的进步。”

荒和一目连都没答话,她就只好继续演独角戏:“好吧,年轻人嘛,在我一个阿姨面前你们也臊得很,不提这个了。我想说的是,关于你们击落的那台机甲。”

她指的是“羽刃暴风”。

准确来说,它并不是被他们那两台残疾小训练机击落的,而是被来自帝国自己的炮火。

匹配成功后机甲能通过0.01毫秒的延迟操控机甲——那几乎为零,机甲的灵活性会达到最高,人在大气压中不可避免会遭遇空气阻力,而在这般高协调的情况下,影响会尽可能被降低,直接通过髓液连接于大脑,从而达到比操控自己身体还灵活的效果。

就有一则传闻,第一例完成联动的搭档,成功拦截了一枚于帝国边疆发射的核导弹……

那可是核导弹!

拥有优于正常机甲反射系统的前提下,击落一架机甲并不困难,如果他俩开的不是最落后的训练机的话。

一目连也记不清了,当时荒一马当先冲在最前,他拦也拦不住,然后莫名其妙上了贼船,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匹配会成功……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比如在后方辅助射击,用子弹打断了“羽刃暴风”号的蓄力过程。

他只记得一件事。

原来那台操作极为流畅,几乎让人以为是大前辈在操控的机甲,真的仅仅只是自己同级生驾驶的。还是自己的搭档。

“我们没能捕获‘羽刃暴风’的驾驶员,这本就不在我们的预期中……毕竟那是帝国首席机甲驾驶员之一,”姑获鸟注意到了他愈发凝重的神情,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不用担心,我们的目标只是撤退而已,你们已经超额完成了工程量。既然你们Bad Coupling的问题解决了,军方会尽快为你们调取军用机甲。”

荒还没反应过来:“……这就完了?”

姑获鸟打趣他:“怎么,我看起来像是唠叨不停的老阿姨吗?”

“您看起来更像是乐于八卦的姐姐。”荒礼貌地说。

“呀,真是的,就知道哄我睁眼说瞎话,”姑获鸟还有一堆公务在身,该说的说完了,就飞快地赶走他们俩,“夜晚终于要过去了,快回去休息吧……”

她眺望着远方,虽然那里分明只有月色的黑暗:“黎明要到了。”

他们是被留到最晚的,离开了办公室,走廊上空无一人,但一目连总觉得自己能听到隐隐约约有人在哭泣。他心里也不太舒服,拼命逼迫自己忘掉一些恶心的画面,分明憋了一肚子疑问,却全然不知该从何问起。

面对一句耻到令人发指的“Connective一目连”,他居然是反射性地作出了回复,因为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荒会死的。

“我……”

“嘘。”

他好不容易想到了开场白,荒却冲他比划了一下,他连忙噤了声。

这是在等什么呢?他没想明白,就这么与对方并肩步行在回宿舍的路上,又想起那口电锅,还有从冰箱拿出来还没来得及煮开的羊肉,已经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但有一点他始终保持着疑惑。

他疑惑的并不是为什么匹配突然成功了,而是——为什么荒似乎对今晚会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无论是外设通讯装置,还是“羽刃暴风”的突袭,还有……荒这样一名普通的联动者学员,怎么有能力摸清一台帝国机甲的攻击机制?

最重要的是,荒既然有能力带领他避开突袭,为什么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一目连想起最近看到的一本科幻小说,一个特工忍辱负重,顺利打入敌国内部,为自己祖国的荣耀奠定了坚实基础……

不会吧。

他来不及再多想了,很快他就明白了荒让他噤声的理由。

礼堂中的钟声敲响,节奏如同催眠曲那般缓慢,哀婉的音色完美地契合了它的身份——一只丧钟,而每当它被敲响的时候,就意味着有自由联邦的同胞离开了这个世界。

荒停在原地,立着军姿:“自由联邦光明永照。”

一目连也停了下来,回头看他,极其平静。

“我本以为你很爱国,其实也不过如此。”荒说道。

“哀悼就算爱国吗?”一目连不答反问。

“倒也是。”

二人散着步回到了宿舍,荒什么也没问,收起了电锅,把没吃成的羊肉又放回了冷冻舱,转身倒了两杯牛奶,丢进微波炉里转了一圈。一目连就是话再少也该坐不住了,看着搭档坦然自若的样子,忍不住打断这片静谧:“我有话问你。”

“说吧。”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预知了帝国军的行动计划,但你为什么不将其告知他人?”

荒对他的疑惑并不意外,在沙发上坐直了,将其中一杯热牛奶推过来,优哉游哉地开口:“内外双重包围圈是相对的,没有人在内重,又怎么在外重躲避袭击呢?”

“……”

“不,你听错了,刚才这些仅仅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今晚谁会死。”

哪怕荒改了口,一目连也丝毫不觉得那句“就这一次,听我的”是对方夸下的海口,但他也不至于愚钝到直接将“你难道是卧底吗”这样的话问出口,再怎么说,对方至今为止还没做过不利于自由联邦的事。

难道是利用这个机会打入内部吗?

但荒说的确实没错,只要帝国军出击,必定会有人因此受伤甚至死亡,只不过这代价过于惨重了而已……

他心情骤然低落下来:“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明明是你救了我,我却没领情……当时我也是要一头扎进那人堆里的,如果你没有阻拦我,或许我已经变成一堆肉沫了。”

荒没有反驳。

一目连拿起那杯牛奶,放在手心中有点烫,但还算合适:“你很大胆,就没想过如果匹配没能成功,会死在风刃下吗?”这中二病也未免太重了点吧,难道是知道“羽刃暴风”号会放水吗?也不像啊。

荒直视着他:“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也对,荒不知道阎魔的那些推测。一目连决定蒙混过去:“要不然呢?匹配失败过一次,你忘了你的2万?”

“危难关头,那不一样的。你可以理解成荷尔蒙作祟,或者肾上腺素剧烈分泌造成了脑波变动,或者是多巴胺在发疯。”

一目连十分诧异,一口气没喘上来:“……看不出来你还挺幽默。”

可这话其实并不是我想出来的。荒想,他才说不出这么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话。

一目连又说:“太冒险了。”

荒想了想,决定说得直白一些:“我当时想的是,‘这才对啊’。”

“……”

“两个A级,不是吗?”

一目连本来也是这么想的,打遍天下无敌手,说不定哪天还能把一生之敌的帝国军摁在手底下打。结果却被现实狠狠打了一把脸,虽然他什么也没亏,他有些难过地干笑两声:“真的不考虑一下相斥理论?”

“我说过,这世上有很多解释不通的事,如果不是必要,不去解释它们或许更浪漫一些。有这么重要,一定要用科学的理论来解释它么?”

一目连想:有的。

不过那都是之前的事了,Approved Coupling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在得知匹配成功的时候他松了足足一大口气,自己总算是没辜负搭档的期望。不是,你一个大男人的追求什么浪漫啊!

他并没有把自己丰富的心理活动表现出来,他是真的有点困了,困起来也挺好,起码连做噩梦的力气都不会有。

他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自然不会知道寝室另一头,荒辗转反侧,仿佛一闭上眼就会看到一抹混在肉泥中自空中坠落的熟悉身影——“他”像阳春三月的樱,毫无征兆地凋零在黑夜里。


评论 ( 64 )
热度 ( 292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