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自心陨落 04

* 荒x一目连,机甲paro

接入主线了,大概


-


“插入栓,就绪!”

“传导系统接入完毕!”

“探针插入,完毕!”

“髓液浓度正常,开始第一次神经同调!”

“5%,50%,80%,100%……神经同调完毕,锁定器解除。”




8102年帝国第一次入侵在正月还未过完之前就来临,时值夜半,外头起着雾,特殊作战学校禁止任何一位师生外出,警报轰隆作响,仿佛地震,而刚刚被要求搬到一间宿舍的某二人才架起一口电锅,倒了大红袍作底料,正打算就着涮羊肉……

帝国三天两头就会派遣一个舰队来突袭,位于平安京号二番舰上的特殊作战学校已经被迫转移了五次阵地,一同转移的还有不少联动研究员,作为代价,每次都会有联动者在撤退行动中献出生命。

他们像异教徒一样偏执地相信着——那高大的金属铁块,能将他们从被统治的境遇中拯救出来。

废话,当有人掐着你脖子说你不信就去死吧的时候,还能有人不信的?

“警报!十点钟方向,出现急速接近的飞行物体,初步判断是帝国军航空战舰!”

姑获鸟在舰桥中央操控台上紧张地宣布着情报,自从自由联邦的卫星全部被帝国击落后,勘测帝国最新动向一直是大难题,往往到最后关头才能解谜帝国军的透明涂装,回避突袭越来越困难了。

“来不及掉头了,向二点钟方向全速行驶!”

鸩大佐瞧了一眼周边地图:“不行,二点钟方向有一处气流漩涡,强行驶入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那就掉头,朝四点钟方向开,要求尽快脱战!”

“不行,漩涡范围太大,所以我们才会沿着现在这个方向行驶……”

姑获鸟暗骂:“哪来的气流漩涡?现在根本不是气流最紊乱的夏季!”

鸩摇头:“根据帝国民用气象局发布的结果,他们并没有通过卫星侦测出来这处漩涡!”

“没办法了,那就全速向前,”姑获鸟做好决定,“派出巡逻护卫队拖延敌军速度,争取让平安京号尽快脱战!”

“是!”

可是时长不到三分钟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鸩大佐失声宣布道:“今夜负责巡逻的第23支队成员,全数失联……”

失联与壮烈牺牲没什么区别,姑获鸟反应很快:“第24支队……”

“第24支队昨夜结束巡逻后被派去近畿基地了,上尉!”

“负责护卫的25支队呢?”

“正在前往作战现场,但是25支队没有配备联动者,恐怕拖不了太长时间……”

无视了鸩大佐的诧异,姑获鸟打开了校内通讯系统:“学号为102开头的学生,请在B2层装备部集合,重复一遍,102开头的……”

102,意味着8102届,今年就要毕业加入自卫队的学生。一旁刚刚顶着一身伤将帝国入侵情报带回来的以津真天倒在指挥椅上,反应并不比鸩小,只是碍于体力透支,她的语气里已经无法带有震惊的意思:“上尉,你的意思是,要让还未毕业的学生投入战斗?!”

姑获鸟显然也是走投无路才作出这个决断,已经作好了随时牺牲的心理准备:“确保研究人员撤离是我们的第一目标,其次才是这帮联动者——我们未来的希望。”




被喊到装备部集合的一目连并没有和荒被安排在一起,他们同其他还未被安排搭档的学生站在一起,迎接他们的将是装备最朴素的训练机,毕竟装备部现存的机甲都要优先提供给高匹配度的联动者使用。

他身后站着铁鼠,嗷嗷呜呜地叫着“贾玲贾玲,今晚要凉了贾玲”。

是挺凉的,紧身作战服抗寒能力一般,不仅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后颈,心也有点拔凉拔凉的。

“听着,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拖延时间,确保平安京号上的研究人员安全撤离,不要硬扛,不要硬拼,能活下来就是你们实力的证明,”姑获鸟上尉在作最后的宣讲,“我会考虑增加你们的学分,三倍于打工一整个寒假的学分。”

一目连听到铁鼠“哦哦哦”了一声。

“愿主保佑你们,”她说,“自由联邦光明永照。”

其实他们并没有主,相信神明还不如相信自己,否则那些高喊着自由联邦永不为奴的壮士都是怎么牺牲的?即将上人生中第一次战场的学生们齐声说:“自由联邦光明永照。”

“一目连!”他转头正要登上被安排到的训练机K491时,荒突然叫住了他,“C511。”

C代表着Channel,荒指的应该是语音频道。

训练机的设备还保留着几年前的模样,算是老古董了,却是学生们平时最熟悉的东西,老旧的操作系统、相比起联动机甲更为迟钝的1毫秒延迟,还有截然不同与联动机甲随时接通搭档二人通讯与3D投影的联动系统,训练机只能接到指挥部专用频道,而不能与搭档实时通话。

荒这话是几个意思?

直到一目连登上训练机后他才明白过来,不同于平常,训练机上外装了一台通讯装置,就放在操作手杆边上,应该是装备部今晚临时安装的。

荒怎么知道?

到这里集合之前他俩一直就在宿舍里,兴高采烈地准备吃涮羊肉……有兴高采烈吗?好像也没有,荒似乎对涮羊肉并不是很感兴趣,对方感兴趣的点仅仅是在今晚不需要去食堂吃营养套餐吧。

一目连想着忽然有点想笑,但公共频道里传来的姑获鸟上尉的声音很快就打断了他的浮想联翩:“辅佐好你们的同期生,同样还未毕业,他们今晚要面对的却是开着联动机甲与帝国军战斗的重任,你们很幸运,因为你们活下来的几率比他们要大得多!”

“插入栓,就绪!”……“10%,40%,70%,100%……神经同调完毕,锁定器解除。”

髓液连接器接在他的后脑上,脑中液体涌动的恶感令他开始庆幸今晚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否则现在大约会有点想吐,他一眼扫过浮现在面前的显示屏,伸手打开了外设通讯器,将其调到了频道511。

在线人数:2。

荒的声音通过立体环绕音响传过来:“来了。”

对方还没等一目连说话,就径自说了下去:“听好,今晚行动跟着我,不要乱走。”

一目连向前看了许久:“噢,那架基佬紫的是你开的?”

“骚紫和基佬紫是有区别的,一目连同志,”荒的机甲很快就同别人一样,踩着喷气推送装置驶向舱外,“相信我,不要问我理由。”

他操纵着拉杆追上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公共频道里又响起了姑获鸟上尉的声音:“你们都是大三模拟作战课程中顺利结课出来的准毕业生,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跟紧前方那台OGB-3001,一分钟后你们将遇到你们人生中近距离见过的第一批帝国军,不要惊讶,以后你们还会见到更多,为了见到更多,不需要我多说了吧,解决他们!”

她确实很用心在鼓舞士气了,一目连想,转头说:“不要。”

“……”荒只觉得髓液随时要被一肚子气气炸出来:“塑料搭档情。”

“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跟屁虫搭档,那你找错人了。”

“就这一次,听我的。”

一目连犹豫了有一会儿,小声地说了一句“哦”。

荒并没有跟着大部队行进,而是绕到了机甲部队的最外围,做着一目连最熟悉的事情之一——边缘OB。

一目连:“……”

帝国的机甲与自由联邦显然不是一个档次,扛着长枪大炮,不同于小小的训练机,它们的身姿相当魁梧,俨然是从少年热血漫画中走出来的模样,不说精致的机体、武器设计,单单就那金属光漆的光泽,就可以诱惑许多高喊着“男人的浪漫”的人。

机甲部队并不被要求作正面战斗,绕着帝国派出的机甲打游击,能怎么猥琐就怎么猥琐,反正也不会有人因此来给他们办法猥琐奖章。到底也都是群还没见过世面的学生,倒是把猥琐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没人愿意首当其冲。

但他俩的行为很快就遭到了其他人的鄙视,荒却不以为然,时刻与大部队保持着一定距离。

啊,我的三学分……

一目连心中闪过一丝惨叫,他忽略了姑获鸟上尉的大部分指挥,随着荒的机甲一同游走,忽然说道:“很漂亮。”

荒不明道:“什么?”

“帝国的机甲。”

“砍下来,那就是你的了。”

“呵呵。”一目连并没有当真,有这么远大抱负的话又为什么会龟缩在队伍最外侧呢?

荒却对他的漠视不以为意,没来由地冒出一句:“真那么喜欢帝国的机甲?”

一目连本也就是随口一提:“……也没有,帝国没有联动机甲,无法支持自由联邦主心骨的联动系统,真要拿来,用处也不大。”

“你明白就好。”荒说,“不过也没你想象中那么困难。”

“?”

“这世界上会有很多你解释不通的事。”

“比方说Bad Coupling?”

“……姑且也算吧。”

大男子主义的吹嘘,一目连在心里想,并没有往心上去。

可是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为何荒如此自信——他的反应决不算迟钝,但他只是一眨眼,一架闪着蓝白色光的机甲就由帝国军中冲了出来,将他震慑得险些忘了去拔拉杆。

那是极其恐怖的速度,一目连觉得那大概与声音传播的速度媲美。可是它手上甚至一台武器都未携带,它只是一头扎进了乌合之众的训练机兵团中,活像是来送死的,却没有人能够接近它,周围的气流开始以一种不科学的方式剧烈振动起来,流动的空气将坚韧的金属活生生地切成了碎片。

“啊。”

一台机甲从中央控制舱中被削开,一名似曾相识的驾驶员被无名风刃切成了丝,一目连脑中一时闪过了炸土豆丝的画面,但它很快就被掩盖,因为那团血花绽开在了夜空中,模糊的血肉从空中坠落下去,连同前几分钟还潇潇洒洒的破铜废铁一起。

公共频道顿时嘈杂起来。

“K477报告!帝国军部队突入!请求指示!”

“K492机请求支……”

“K463需要帮……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几乎将姑获鸟上尉的下一条指示挡了过去,刺耳极了,一目连却只是瞪大了眼睛,并未表现出过分的失措,紧张地操作着虚拟键盘,控制着机甲开枪射击。

位于机甲群中央的训练机顿时少了一半,要瞄准一个位于“风暴”中心的目标容易多了,K491连续扣动着扳机,考虑到对方移动速度实在非同一般,距离越近危险就越大,一目连想尽可能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不要离开我!”他听到荒怒喝道。

那台基佬紫的机甲本该“贪生怕死”,一目连却没想到它竟然逆着人流冲了上去,以一种堪称惊艳的蛇皮走位绕开了无形的风刃,顺利接近了那台帝国机甲……等等?

一目连被混乱的队形冲击得有些头晕:“你做什么?快回来!”

姑获鸟上尉的声音也在公共频道里响起来:“K486快回来!那是帝国最强大的机甲之一‘羽刃暴风’,我没想到他也会在,不要和他硬碰硬!快逃啊!”

就连一位堂堂上尉都这样命令,最鄙陋的三十六计走为上,她就这样通过公共频道喊了出来,可是没人会反对,因为他们刚刚见证了许多朝夕相处的同伴的死,死得那样不明不白,就这么一眨眼,一条人命就这样灰飞烟灭……

荒却仿佛没有听到。

“羽刃暴风”轻而易举地接下K486的一阵砍,一目连几乎都能想象得出来那其中驾驶员的不屑:“呵,没有用!”

风刃的武器准备冷却时间很快又到了,“羽刃暴风”随时都有可能下达那条可以不动声色杀害人类的命令,可是荒一点也没有撤退的意思,训练机以超常的灵敏度与“羽刃暴风”搏斗着……而那看似“乱砍”的刀法,一目连却觉得自己似乎突然看明白了。

第二回风刃,迟迟没有被释放出来。

——因为它根本没有空余去激活这一武器!

“时间不多,让他们快撤退!”

“他们溜得一个比一个快,你快回来!”

一目连咬着牙拉下拉杆,哪怕这样微小的火力根本不足以逼退正在逐渐靠近的帝国大军。

荒却很平静:“过来,放心,帝国军不会过来……

“因为‘风刃’是无差别攻击武器!”

一目连看到“羽刃暴风”终于忍受不住一只“小苍蝇”的骚扰,似乎想要以退为进,撤退之后再次展开风刃的攻势,远程炮火支援开始了,“羽刃暴风”无动于衷,它可不像脆弱的训练机,会被导弹轻易地击溃!

是的,不像脆弱的训练机,一枚导弹就能炸个粉碎的训练机……

卧槽,我的搭档有中二病,怎么办!一目连想去学校论坛上发个帖,这大约会是他这辈子以来开过的第一个玩笑。

可就是很好笑啊,这个普通的夜晚本该在涮羊肉中度过的,毕业前他们本不该接触到生与死的。红色的肉泥炸开在空气中的样子,还好现在是夜晚,不然他或许这辈子都别再想吃荤了……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觉得他的搭档要死了。

“Connective,一目连!”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身体就已经不由自主地替他作出了回答。

“Acception!”

妈的,疯子会传染啊!

“First proposing,连结展开,Approach Ring展开!”

“Approved Coupling.”

“匹配成功。”


tbc

写到快天亮……有点放飞自我了,先凑合着看看我中午睡醒了再起来改

评论 ( 83 )
热度 ( 306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