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自心陨落 02

* 荒x一目连,机甲paro


-


好在并不会有人乐观到让两个没有匹配经验的新人踏上战场——匹配失败只是发生在军事演习中而已,舰桥中将被特殊作战学校实时转播,以作为新生们的学习参考。

240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新生中不乏也有参赌的人在,随大流赌成功的数量不少,叛逆心理偏偏要赌反的也不少,众人摒足了气,生怕眨眼之间错过了自己发财的瞬间。

联动机甲驾驶舱中的声音倒并未被转播,否则他们就会发现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直到喊出“Connective”和“Acception”的正式联动词之前,都在聊一些过于无关紧要的话题,譬如甜豆花和咸豆花,糯米粽和肉粽……

花鸟卷装作没听见他俩越拐越歪的话题,一声令下:“连接开始!”

“First proposing!”

光屏上立即出现了两个驾驶舱中的各项数据,生命体征正常,思维能力正常,髓液供给正常,脑波正常,花鸟卷满意地看着这成果,直到一道代表匹配度的进度条出现,横在大屏幕中央,却在一排整齐的绿色中冒出了红光。




虚拟光屏在阎魔手中转了个圈,它被阎魔推到一目连面前,屏幕上的报告书忽明忽暗,小字看不清,唯独大字咄咄逼人,令人一目十行。

——匹配率23%,两位A级生匹配率的历史新低!

阎魔却很坦然,反正她也没输得倾家荡产:“这个数据不应该,你们的脑波各自与模板的重合率为83%和79%,理论上来说,脑波吻合率还是比较高的,就算无法达到Nice Coupling,也决不至于无法匹配成功……”

作为联合系统研究所最权威的博士之一,阎魔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通常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有二。第一种,你们吵架了,第二种从未出现过,仅仅是我根据理论猜测。”

一目连只问道:“他知道了吗?”

“我还没告诉他,因为我们推测问题出在你身上。”阎魔说。

“……我?”

“你们在各科测试中成绩都相当不错,这次将你们两个排在一起是军部的初尝试,通常数据过高的人是要采用‘削高补低’原则的。你或许不知道,为何过去A级绑定的安利中只有成功,我们却仍将不同匹配度的人安排到一起,AB,BC,甚至AC?”

她自己也知道一目连必不会知情,也就是随口这么一提,“曾有学者认为联动系统有个弊端,那就是‘机能极限’。近几个世纪以来人类进化得如此之慢,正是因为极限限制,盲目将两个强者安排到一起,会本末倒置,因为负荷‘过载’导致联动失败。”

一目连将平板推回到她面前,明白了她的意思,喃喃道:“1+1大于2……”

“是的,你听懂了,定义域是0到1,而值域是0到2,超过了2,联动就不会成立。”

“……”

阎魔见他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只好说:“这是目前研究所的研究方向,你们的匹配失败将会被我们记录在档案上,成为我们的观察案例。如果可以,尽快解决极限问题,将会使自由联邦迈出历史性的一步。”

任何事情同国家联系在一起,都变得微不足道,就算有再多的怨言也得老实吞回肚子里,一目连向后退了一步,立好军姿:“自由联邦光明永照。”

阎魔端坐在椅上,摘下了军帽:“自由联邦光明永照。”

一目连前脚刚走,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接到了青行灯的电话:“你是来借钱的吗?”

青行灯震惊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是第八个因为赌到倾家荡产找我借钱的。”

“……”

阎魔刀子嘴豆腐心,朋友真要借钱她哪会拒绝呢?她想了想,忽然问:“你那个赌博有写确切日期不?”

青行灯古怪道:“写了啊。”

“哦,那没办法了。”她耸耸肩说。

“什么意思?他们可不是因为关系不和匹配失败的,”青行灯疑惑着,但她很聪明,很快就明白过来,“等等,你是说,还有配对机会?”

阎魔不回答,心中已然有了答案,不同于一目连简单扫一眼,她看得很认真,没有遗漏最底下的一行小字,也没忘了在将报告交给一目连之前,贴心地将那行字暂时地去掉。

——除了探究极限以外,仍存在一种解决方案,我们建议将其定为Plan B,Plan A失败后将自动投入实施:降低其中一方的各项数值以提高配对稳定性。




平心而论,搭档二人因为各种原因打起来并不是什么怪事,俩大男人嘛有时候打一架也就完事了,最可怕的是连架也不吵。

荒心里想的和说的也不是一回事。他心想,一目连是不是私底下对我有意见,说的却是:“晚上吃什么?”

一目连刚从实战训练房中钻出来,面色潮红,身上穿着紧绷的作战服,额上还冒着豆大的汗,走进来的时候显然心里有事,居然没看到休息室里还有第二个人:“嗯?”

这不是荒头回看到一目连穿作战服的样子,早在大三实战课上他就看了个够,也没觉得有哪里奇怪,一目连现在还比以前更瘦点,少年没长开的婴儿肥都褪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介于成熟男性与男孩之间容光泛发的荷尔蒙气息。

一目连感觉到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很快又被收了回去,松了口气。

早上的军事演习刚结束,下午指挥部就把一目连叫走,摆明了是为了那Bad Coupling。当时演习不得不临时终止,军方非常重视,一目连被叫走总不可能是军方要将他良好的饮食习惯发扬光大——而如今他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地继续投入训练,荒也居然什么都没问。

也好,一目连想,他还没想好怎么将阎魔的话转述给荒,毕竟……配对失败,或许全是他的责任。

相比起荒坦然的态度,他心中自责占了更大的部分。

在他视角里,荒一直是求胜心很强的人,会因为导师给错了分略显怒意,还会因为裁判偏袒大发雷霆,对这样的人而言,或许“失败”二字出现的次数在至今为止的人生中都寥寥无几……

配对的记录会被载进个人档案,陪伴一生,无论如何,这会是对方身上抹不掉的一则丑闻。

荒还对此一无所知。

荒停在储物柜前擦着头发,大约是刚冲了澡出来,一目连走过去要在柜里拿东西,只觉得对方的热气扑面而来,一时有些胸口发闷。

“毛血旺?拉面?”

“你不是破产了,还吃得起?”

一目连调侃着钻到浴帘后面,伸手去摸背后的拉链,试图将自己从黏糊糊的作战服中拯救出来。

赌输的荒不也是一个么?据说青行灯输了一年的生活费诶,而投反票的烟烟罗都快成为校中富翁了。说来他自己居然也靠赌博赚了点,本来只是为了给青行灯面子,随手参加了一下活动而已……大约是老天眷顾,又或许是幸运守恒定律在作祟。

一目连其实是不信的,幸运虽无形,不属于任何一种物质,但就连粒子在弱相互作用下都能打破宇称守恒定律,凭什么虚无的东西会守恒呢?

他开始思考应该如何将阎魔的意思转达给荒。

委婉地说?或者直白一点……

荒一直对配对的事情很上心,大约也是将他当成了军人一生中契合的搭档对待,否则怎么会有理由对他这样一个孤僻、难以亲近的人这样殷勤?应该算得上是殷勤吧,起码在荒的字典里绝对算是了——这是热脸贴冷屁股级别的,说出去是荒先来拉近的关系,估计能吓死一帮啦啦队里的小迷妹。

一目连倒是对一个相伴半生的搭档没那么执着,但他不太想让荒失望。

当时听到系统音“Bad Coupling”时荒是什么表情?

他不记得了,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猛地停了一下。荒当时还在嘲笑是不是“Connective 一目连!”这句台词太过羞耻,或者一目连厚着脸皮喊“Acception”的时候声音太小被系统无视,甚至又喊了一遍,又得到了如出一辙的答案。

荒朝着一目连说话的方向看去,又迅速地撇开了视线,想了想,还是没说那浴帘沾上水以后会变得有点透,随手将毛巾丢到一旁:“你不是很懂?”

“噢,”一目连这下懂了,“吃营养套餐吗?我请客。”

“……”

现在承认自己还有储蓄好像还来得及吗?全校算下来爱吃学校套餐的估计也就一目连一个人了,反正荒是一点儿也不感冒。

他一时没想到合适的话来回答,空气中就沉入一如既往的死水泊底,只剩下淅淅沥沥的水流声还有衣料摩擦的声音。

“等等,帮个忙……”一目连忽然说。

缩在浴帘之后的一目连扶着墙单脚蹦出来,似乎想用笨拙的行为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将汗湿的长发撩到一旁,露出因为闷热泛起些许红晕的后颈:“我拉链卡住了……”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324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