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特典小册内容

* 哨向au,请在阅读完正文后食用!

* 结局B:如果连元帅没被一脚踢下飞机会是什么发展~

* 拖了这么久才放出,真的不好意思!谢谢支持!520快乐!=3=

良心发现顺手给个前文链接以便回忆:【双龙组】乍暖还寒 61 (完结)


-


一目连没学过游泳。

这不是重点,荒将降落伞包塞到他怀里时他心中就有一种很坏的预感油然而生,他的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可荒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跳伞课,上过没?”

他将手里用来泼八歧大蛇的茶杯扔到一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干什么?”

荒的劲很大,走过来不由分说地就将伞包安在他背上,他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开,就被荒连人带包扯到了舱门边上:“你说我要干什么?”

“我不走。”一目连难得凶狠地瞪了回去。

“我管你走不走。”

一目连看向紧闭的舱门,安全阀就在边上,随手就能打开,于是他挤过去挡住阀门,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伞包就一个,那你呢?”

荒回头看了一眼倒在不远处不断抽搐的八歧大蛇,那个蛇眼男怎么说也是浑身经过数次人体改造的,真这么简单就死了反而令人难以置信。荒心说怎么也得处理掉那无恶不作的联邦地头蛇,但当务之急并不是解决八歧大蛇,而是一目连的安全问题,便伸手又要过来拉他:“我不会有事。”

“你还更高贵了不成?”

“是更高贵没错啊,我会游泳,你不会。”

荒看到了他眼白上的血丝,一目连似乎生气了,气极反笑,嘴唇动了几下,喃喃了几句后才说:“不急,先处理八歧大蛇。”

说罢他就径自绕开荒,在飞机的剧烈颠簸中朝着八歧大蛇一步步走去,他抓过座椅上的安全带,试图要将八歧大蛇五花大绑:“快,他要醒了!”

荒一个箭步上前推开他:“不关你的事,我会处理。你先……”

就在这时候,八歧大蛇突然发了疯一样挣扎起来,一腿蹬在了一目连身上,饶是一目连再如何有心理准备,这一下也确实疼得要命。他褪下了平日里处变不惊的模样,咬着牙关又将安全带扣到最紧:“快点!”

荒从络新妇背上拔出那把水果刀,刀上沾满了未结合向导的血与信息素,八歧大蛇挣扎得更厉害了。

“我来,你先下去,你不会游泳。”

“我也不会跳伞!”

他居然也有撒谎不眨眼的一天!

一目连已经放出了精神暗示,试图尽可能减少这位联邦元首的挣扎,荒采取的措施就比他要心狠手辣多了,一把将水果刀狠狠刺进八歧大蛇的咽喉,果不其然扎在了硬邦邦的金属上,只有丁点儿的血液流出,荒的力气一点也没有减小的意思,竟是要硬生生将金属脖颈切断!

安全带并不能限制住八歧大蛇的挣扎,他的手臂开始分解,一目连就压在他双腿上,甚至能非常清晰地看到从他手心中冒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一目连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惊心动魄——12.7mm的口径,和机枪相差无几,挨一下就凉了!

一目连捡起八歧大蛇掉在一旁的配枪,枪里子弹不少,沉甸甸的,他奋力用枪托砸开了那枪口,枪口已经冒出了火星,总算还是在最后一瞬间偏离了方向——一颗子弹从八歧大蛇的手心中射出,直接洞穿了飞机的舱壁,刺骨的冷空气瞬间灌进来,一目连几乎被气压摁在了地面上,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这不是好消息,他们没被气压直接压扁,说明飞机已经降得很低,距离坠入海中没剩下几秒了。

“十、七、号!”

八歧大蛇怒不可遏的声音近在咫尺,将他吓得一个激灵,又挺直了腰举起枪,一个枪托砸在八歧大蛇脑门上。

“嘁!”荒怒喝一声。

水果刀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声响,然后一下断在了八歧大蛇的喉咙里,那半个脑袋还没掉下来,但已经能看到里面像芯片一样密集的金属纹路,荒伸手:“给我!”

一目连当即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迅速将枪递到荒手上,荒顾不得太多,拉开保险,朝着八歧大蛇的脑袋猛地开了两枪,飞机颠簸得太厉害,他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压着自己开枪的手尽量瞄准。鲜血在前舱里飞溅,又被气压直接拍散在地毯上,这场面壮观得丝毫不亚于被斩首时的狗血喷头,荒没被这表象迷惑,哪怕现场轰隆隆的风声再响,他也不会错过子弹卡在钢板上的声音。

他回过头就看到那条掉了头的太攀蛇又在蠢蠢欲动——它的武器远不止蛇头和尖牙,还有满肚子的毒液!

毒蛇扑向白龙,似乎是要与对方同归于尽,但它没有成功,半空中又冒出一条半粉不金的龙来,一爪子扯住了群魔乱舞的蛇尾,直接将它甩飞撞在连接后舱的舱门上。

可是根本没有来得及高兴的余裕,飞机已经一头扎进水里,颠得他们眼前一阵昏天暗地,一道水柱从机顶上直冲下来,哗哗作响,荒自己都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搜他脚踝!”

一目连听见了,大约是通过精神连结听见的,他动作迅速,很快就在八歧大蛇脚踝中摸出一把军刀。荒抽掉保护套,一刀又刺进了八歧大蛇喉咙里闪着火光的芯片上,那把水果刀残留的刀片被扎得更深了些,很快就要直接将喉咙戳穿。

黑暗中,荒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了八颗白牙,若不是情势紧张,一目连定会多看几眼:“真的不会?”

是在说跳伞吧。一目连拼命按着八歧大蛇的枪管手,提防着他任何可能的垂死挣扎:“会。”

“再这么调皮,我弄不死你。”

一目连傻笑一下,没应。

军刀显然比水果刀好用多了,荒咬紧牙关卯足了劲,终于将八歧大蛇的脊椎切断。

飞机又猛地震动一下,然后渐渐平稳下来,大约是触底了。荒自己都有些站不稳,硬着头皮将一目连拉起来:“真的不会游?”

一目连被扯得一个趔趄,将伞包解下丢到一边,再低头一看,满地的血混进了海水里,染出一片鲜红,有络新妇的,还有八歧大蛇的,未结合哨兵向导的血在死后就这么混到了一起,他只是想想就有点儿心寒。

“问你话呢,看什么?”

“真的不会。”

他耸耸肩,说:“她有点惨。”

荒看都没看络新妇一眼:“同情她了?”

一目连想了想,又摇摇头:“我们现在还是同情一下自己比较靠谱。”那么一小个弹坑漏的水都能喷出水柱,游出去会不会淹死、会不会被水压拍死都是问题……

“那就是感同身受了?”

“……”

荒握紧了他的手,用的力大到惊人,一目连有些吃痛,但还是用力回握了。

机舱里非常昏暗,方才那些嗡嗡的风声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海死一般的寂静。他看不见荒的表情,只能听对方压底了声音说:“你和她不一样,她只是个情妇,而你有一个爱你的哨兵。”


荒拉开了阀门,黑暗中冰冷的海水汹涌而至,险些将一目连冲得撞向舱壁,他的帽子被水卷走,露出额头上那道新鲜的伤痕。它刚结了痂,被水冲得泛起了红,荒一时间连自己断了几根肋骨都没感觉了,拼命拉住他,生怕海水把他们俩冲散了。

大冬天的,海水冷得令人发指,水很快灌满了整个前舱,荒心道时机到了,猛地将一目连拉出机舱。

——害怕吗?

精神连结彼端传来荒的声音,这是一片漆黑之中唯一叫人心安的东西。

——不怕。

——胡说。

如果他真的害怕,就不会固执地跟着荒一起沉到这海底来了,自己背着降落伞先行一步,不是省事多了吗?可他就是不愿意,不想丢下对方自己一个人跑。这其实是有些自私的行为,因为他如果不在这里,会给荒少很多麻烦事。

——不要紧张!

——我没有……

——你在往下沉,放松,我来拉你。

一目连屏好气,将这些混乱的思绪赶出自己的脑子,真的只是握紧了荒的手,就不会胡乱挣扎了。

他不敢向上看,不敢知道距离水面还有多远,只觉得浑身冰凉。他没有专门练过屏气,不出二十秒就感觉到了乏力,缺氧的恐惧会将人困住,出于对氧气本能的渴望,他的鼻子不受控制地吸了一口气,马上被水狠狠地呛住了,他被涌入的海水激得咳了起来,水声却渐渐离他远去,他喧嚣的世界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一目连?

——堂堂一国元帅因为不会游泳被淹死,太滑稽了吧?

——……

——连?

荒的视线从礁石上一一掠过,最后落在海底崎岖的岩石柱上,准确来说,是石柱上不断冒出的气泡。精神连结那头的反应渐渐慢了,就连荒的脑海里也出现了窒息的痛感,那不是他从自己身上感觉到的,而是通过精神连结传过来的。

一目连在他怀里猛地抽了一下,像是回光返照。

——快到了?

——快到了。

恍惚之中,一目连感觉到有人揽住他,用同样凉得可怕的嘴唇渡过来充满藻气的氧气,他只觉得脑髓都在发疼,可这熟悉的气息是那样安心与信赖。眼皮被海水浸得难受,又沉重得睁不开眼,幸好脑海中一直有一根弦紧绷着拼命拽着他往回拉。

——快到了?

“嗯,到了。”

荒的声音离得很近,像是带着几分不由自主的温柔。一目连从没有想过他也会有这样声音微微颤抖的时候,心底一片悸动。

他终于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光明。



end


才不是混更!(就是的)周一三个ddl,实在没空写,稍微混更请假一下……真的不是沉迷MSI,整理了一下发现理性还有几个伏笔没有用到,在考虑要加字挤进32还是干脆多写个33……

* 其实就是听老荒讲句情话,但很好不是吗(要点脸?

* 520快乐哦!爱你!

评论 ( 51 )
热度 ( 419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