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愚者见闻

青灯百物语,凑个热闹。一个巨大的疑问,究竟是为何身为三贵子的荒(月读)要化作一介神使来到一个名不经传的村落呢?他没有过往的记忆又是为何?

* 初步猜测时间线应是:无双雄豪→小荒→未觉醒→觉醒

* 纯属猜测,注意避雷


-


“还记得那沉于荒海的孩子吗?”

我掌一纸油灯,压低了音量:“约莫被你们当成个鬼故事了。”

无人应答。天愈发冷了,我手脚发麻,忽然心头一动,又将自己方才断了的话茬接了下去:“那我就再同你们讲个鬼故事。”



他自高天原来,到达平安京前众神对他避之而不及,只有一人来见他。

那人就一句话:“我自是拦不住你的。”

而他没有反驳,也无需反驳,事实会为他证明一切。八歧大蛇复活,平安京的覆灭已成定论……而这污秽的地方,不如就在这里毁灭,在这里重生,他更像是借八歧大蛇之手达成自己的理念。

——经历了如出一辙的失败,他已经回头,那人却仍然偏执。

就连高天原的人拦不住他,更何况是那人?



身为三贵子之一,他却鲜少出现于世人相传的《古事记》中,缘由为何?因为他根本不在高天原之上。

世人认为神明高洁傲岸,不愿在污秽的人间停留,实则不然,他便是那个特例。

时值最黑暗的年代,战火纷飞,横尸遍野,妖异丛生,鬼食人无从追究,人避妖无从躲起。世间无道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这世间再正常不过的规律,神明其实无需插手,他却仍是那么做了。

他曾经也不是那性子,手执一柄长刀,出身高天,却钟情于游历人间,刀下亡魂无数,尽是这世间最罪无可赦的妖怪。刀是锈的,虽无名,却是活活在妖血里泡锈的,丝毫不钝,一刀就能令那千万妖魔鬼怪开膛破肚,鲜血四溅。

我曾是人,他救下过我。

那是一天月黑风高,可怖的恶鬼袭击了我,他一刀就将恶鬼头颅斩下,惊慌之际我问他这么做的理由。

他不回我,只道一句:“别走夜路。”

我不确定他是否将这当作了乐趣,他虽不与人亲近,却是会在游山玩水之际,从妖异手中救下落入虎口的人类,无论那些人类被妖怪盯上的原因是否是贪得无厌。

他并未留下名字,也没人发现他只出现于月夜之中,因他在灾难时出现,刀法粗暴而凶狠,得救的人便称他为“荒”。

他不喜与人交谈,救下人后很快就走,人若是问起,他只一句就将人打发:“‘邪灵恶鬼,终得严惩,不必担忧。’”说得像来代行天命似的。



他这么做必定有缘由,这理由也没多复杂。

他降生于世后听到的第一句话,那是他父母神的祝福:“孩子,你是那么安详,那么清秀,你就去治理夜之国,用光明去代替黑暗吧。”

他谨记于心,刀光分割出了光明,黑暗都被斩于刀下。

事实上很多人忽略了一个细节——他分明有两把刀,一长一短,却只见过那长的锈的,他从未将那柄短刃拔出过。很多年后机缘巧合,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我只取结论来说。

那两把刀,长的是斩妖用的,短的,是斩人用的。

他最后并未把那两把刀带走,长的那把锈了,断在他手里,另一把短的则被埋进了土里,我问他为什么要埋起来,他却不屑于回答我。倘若要让我猜测,理由也不会复杂,大约是他认为那刀一辈子都用不上了吧。



他的英雄事迹说到这里也该结束了,他被他那皇姐唤回了高天,她早该坐不住了。理由却出乎我意料,为的不是斩妖影响了阴阳平衡,而是让他远离人类。

她难得苦口婆心:“我也不与你多讲,早就同你说过,人类懒惰又贪婪,你还不信我,现在好了吧,已经有神为这盲从付出了代价!好心当作驴肝肺,人性本恶,别怪我没告诉过你。”

他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又要回到人间去,她摇摇头,只道:“谨记啊,鬼魅多生自人心。”

再一问,才知是她那小孙子的事——被人类遗忘,险些失了神格,成为这高天原死法最可笑的一个。她说“好心当作驴肝肺”,她一向敢爱敢恨,对人类心怀不满并非不能谅解,他却任然没有选择相信她,妖魔在他刀下化作孤魂野鬼,人类从未过得如此逍遥自在。

他坚信着人性本善,不像其他指望更多香火的神明,他不求回报。

再一眨眼,又是一年山洪倾泻,她眨眨眼:“听呐,这是天的悲鸣。”

大神小神聚到了高天原,人之性本恶的说法一夜之间传开了,面对人间有如天罚的自然灾害降临,他们中却没有任何一神义无反顾地选择施以救援。

“这是天命,我们无需干涉。”天照大皇道。

他便出言反驳:“你的善难道就是对落难之人无动于衷?”

天照便摇头叹道:“我的好弟弟,你怎这样固执。人类罪恶多端,本就是天命,神明不该出手,不救也罢。况且……你说人性本善?你斩于刀下的魑魅魍魉,哪些不是诞生于人类身上。”

他嗤笑:“难道人类是善,你就会救了不成?”

天照不满,生怕自己一片好心又被人类踩于脚下:“我会考虑。”

“我会为你证明。”

他拗不过在高天原执掌一方的天照大皇,却又不信邪。他自愿尘封了记忆,以神使的身份回到了人间,只为了亲自向天照印证——人性本善,神若愿意庇佑人类,世间就会一片和美安详。他要她收回成见,别失了为神的公正。

后来的故事,我已经讲过了,他险些被人淹死在了海里,没能为自己证明。

可笑的是,他斩妖的理由只是想救下走夜路的人罢了。

我本不该过多评论,却仍是轻笑一句,叹道:“‘鬼恶犹可治,人恶却难改。’”



后来我去他神社中求了一签文。

这一定很可笑,你们妖怪也有拜神的?当然不了,因我未掷铜钱。

我熄了灯,今夜的故事也说完了:“那是张小吉。‘天上悬明月,清辉照万方,浮云随暂避,终不灭清光。’”



-


* 单引号中的内容均出自阴阳师每日签文。

* 这里要提一下《古事记》中两种异说,一种是伊邪纳岐生的三贵子,一种是伊邪那美生的,虽然大多人相信前者(毕竟三贵子是伊邪纳岐从黄泉回来之后才生的),但考虑到伊势神宫月读宫之中供奉了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还是保留了后者的可能性,文中选用的父母神祝福就是异说中伊邪那美说的。

* 无双雄豪之所以排在最前面……是因为月读斩饱食神时期是配刀的(当然也有异说是饱食神是须佐杀的)

评论 ( 42 )
热度 ( 242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