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万年洁癖不拆不逆

【双龙组】谈恋爱还要讲什么道理(短篇完)

* 甜饼,没营养。

* 天王荒x总裁连,同系列短篇:男神的腿长又白(短篇完)190以上的空气有毒!(短篇完)不甜不要钱(1-3)。因为是甜饼,还是ooc预警个吧!


-


荒先生决定起得比连总更早一次。

他自认自己是个各方面生活健康的正直好青年,并且正在吃所谓“年轻饭”,年纪自然是风华正茂,虽然不敢过度自诩超持久,但把连总干到直接睡着也是绝对没问题的……理论上是这样。

所以为什么一目连总能起得比他早??这也太薛定谔了!

他仔细观察过一目连的生物钟,这位非单身且年纪轻轻就大有所为的一代跨国公司老总,在有一位器大活好的情人的同时……竟然过着老年遛鸟生活——无论多晚睡,早上六点都能在不吵醒荒的情况下醒来,机械又高效地打理好个人卫生,然后打开电台或者电视,一边看一边做早饭。

荒丝毫不怀疑如果家中养了宠物,连总一定还会趁着他没起的时候出去遛一圈。

一点儿也没有年轻人没心没肺挥霍青春的影子!

他醒来时一目连还会算好时间将刚榨好的五谷豆浆乘在碗里,早饭都还热腾腾的冒气,荒会把一肚子的“这玩意真的不好喝啊啊啊”吞回肚子里,然后表现出一个演员的良好自我修养,笑眯眯地将豆浆一饮而尽。

这样强烈的对比令荒先生觉得很愧疚。

哦,他在消费青春……是一具空顶着被护肤品灌溉的光鲜外表的空壳!

“荒先生,您这已经是今天第六次在看剧本的时候走神了。”青行灯猛拍他肩膀:“您再这样我要提交投诉信了,顶着公司日趋森严的禁止恋爱条约,能不能有点自觉?”

“你如果想失业,随便你投诉。”

荒丢给她一句话,注意力随即又放回了手中的剧本上。

新剧即将开拍,青行灯的压力并非没有道理,这是一部绝不能错失的剧本——怕的不是他没抢到,而是被他人抢了风头。娱乐圈竞争激烈,为了保持稳步发展,这种即知要大火的角色与脚本不可能让给别人,唯独只有这种时候青行灯是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上班摸鱼的。

可他现在心很浮躁,无法认真工作。

青行灯大约也发现了,为了手下艺人着想,她不得不八卦一句:“哎哟,这是咋了,前所未有啊。和连总吵架了?”

“没有。”

“那是你见异思迁?”

“没有。”

“难道是他见异思迁?”青行灯“嗨”道,“这有什么,人家跨国公司老总爱嫖谁嫖谁,真要出轨了你还能要笔分手费。”

荒踹一脚她的椅子:“你是不是想现在就失业?”

青行灯好不容易捂着椅子坐稳,“来吧,我愿意当一回知心姐姐。”

“……”荒犹豫了半秒,把自己的疑虑跟她说了,果不其然见她毫不淑女地拍着大腿大笑起来:“我的妈哈哈哈你也有这一天!”

“看来你对连总承诺的马尔代夫游不感兴趣了。”

“您刚才说了什么,我说了什么?”

青行灯端正坐好,将剧本从他手中抢走,放到桌上,就差端茶倒水了。她的语气诚挚得有些令人反胃,活像是保险中介在推销遗产保险:“有件事我要问问……你确定人你家连总平时不吃鹿鞭羊蝎子什么的?”

荒嫌恶地瞪她:“你们小姑娘每天在想什么……”

“就事论事,”她一本正经道,“你想想,你健身,他不,身体素质那当然是你好。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你们男人就是好面子,背后指不定干什么事情呢,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这位小姐,你是在地图炮。”

“再要不然,那就是你不行……你冷静!我什么也没说,您把手机放下!”

青行灯思忖半晌,想到连总平时清纯不做作的为人,果然觉得自己确实想多了。为了前些天连总过来探班时无意提到的马尔代夫游之约,她只好苦口婆心:“你还是不是男人,有什么不能正面上……不我是说,有什么不能直接问的?多大点事啊,难道你还真的为此感到自卑了?”

荒还在犹豫,她已经做好决断:“这样,你借研究剧本的名义找他问明白,信你灯姐的,我早年那些耽美小说都不是白看的。”




荒的档期排得很紧,录了一档综艺节目后回家已经是九点过后。他推开书房的门,看到一目连戴着副眼镜坐在书桌前看文件,桌上还放着外卖的包装盒。

“今天怎么改吃外卖了?”他将外套挂到衣架上,随口便问。

一目连大约正忙着,只是礼节性地抬起视线透过眼镜看过来,“没时间,随便应付下。”

“外卖多油腻,还是自己煮的营养最均衡,这不是连总您教我的?”

外头刚下过雨,荒虽然被助理遮得严严实实,也难免沾了一身水汽,在这干涩的暖气房中堪称一股清流。他走过来,一目连哪怕看文件看得再头大,也不住转头看他,恰好被他一掌捞过脸颊,凑了个还算黏糊的吻过来。

“嗯……”一目连满脑子还是年末策划方案呢,被亲得两眼直犯迷糊,仅剩一根弦将自己强拉回来,从甜腻的吻里挣扎出来:“等等,等等……你先休息,我今天要加班。”

荒身为情人的素质很高,被婉拒了也不恼,下意识扫一眼桌上厚厚一沓文件:“策划书?这东西交给别人去做不就得了。”

“自己最靠谱,也别太劳烦人家……”一目连察觉到他这话里浓浓一股酸味,怪好笑道:“怎么,找我有事?”

“我们随时都能有事。”

“哈哈哈。”

这可是个荤段子,不过对连总而言也该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了,这类话荒天王准备演爱情片酝酿感情时可以说一大堆。一目连取下眼镜,和钢笔一起整齐放好到桌上:“又要研究剧本?”

一目连没上当,荒颇为惊讶:“名侦探连总,是怎么发现的?”

“你平时不带包,带剧本回家才会带手拿包。”

“嗯……你说得对,不过不急,你闲下来再说。”

这话摆明是欲擒故纵,人家都把眼镜放下来说话了,又把人家赶回去工作。荒将剧本丢到桌上,果然引起了一目连的注意:“要接新剧了?之前都没听你说。”

荒答道:“不,因为还没接到,导演拒绝了所有后门,必须通过试镜再签合同。”他对一目连很信任,无所谓什么保密协议,闻言趁机将台本塞到对方手里:“等你闲下来,陪我对个戏。”

“你助理不是中戏出身?怎么不找她。”一目连迟疑了一会,却仍然翻开了剧本,就只是这么一提,根本没有婉拒的意思:“怎么有点眼熟……” 

“前几年小火过那么一阵子的网络小说,本质就是革命爱情片,带了点现代人喜欢的科幻色彩,现在要改编拍电视剧。”

“嗯,小姑娘看的东西,比较容易火。”一目连点头表示赞同,随便翻了几页,却微微皱起了眉:“你要试镜的是这个男一?”

荒表示默认:“青行灯分析过,这类位高权重口是心非的主角更讨人喜欢。”

他说这话时已经有了十足把握一目连也会对这种角色有好感,当年一目连未发迹前也是他粉丝呢,好的也是这一口,就为了这个理由,他说什么也得把这角色接下来——不就是元帅么,就算他没演过,好好钻研一番也不在话下。

可是一目连却摇头否认了:“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这角色不太适合你?”

荒顿了顿,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没拿错剧本啊,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为什么?”

“太深情了。”

一目连斟酌了很久用词,却似乎还是戳到了对方软肋。

“我难道不深情了?”希望化为失望,荒有一瞬间恼火,不满道。 

一目连能理解他的浮躁,尽可能慢地回道:“荒,别告诉我你是来吵架的。”

荒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心烦地将额发撩起,深吸一口气:“不是。”他顿了顿:“那我们绕过这个不谈,我只是不理解,青行灯说的可是当年读者都在哭男二惨,就没见过同情男一的,甚至骂过他负心汉的都有。我不明白你究竟哪里看出了他深情?”

一目连不急着解释,直接将剧本丢回来:“对戏吧,我还忙,速战速决。”

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曾经是自己的粉丝……荒嘟囔,低头瞧了一眼,一目连翻的那页是第24幕,算是很前面的,讲的是男二为了保护男一,超能力丢失受到打击,认为自己不再具备与男一并肩作战。荒在青行灯的督促下已经把剧本看过一遍,就差被逼迫着把原作也看一遍了。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荒挑挑捡捡,从后半段开始:“没必要这么难过。上将,你的那些坚强呢?”

男二台词不多,一目连已经会背了:“……啊?”

“怎么,‘失感’对你来说比我死了还难受?”

“当然不……”

“那么能接受我的死亡、能面对失去右眼的痛苦、能从井底爬回来的你,为什么会露出这副表情。”荒像模像样地讲快餐盒往前推了一点:“看看,你泡的咖啡都成了什么样子?”

一目连忍住笑出来的冲动,还算敬业地接过快餐盒,小声嘟囔:“你是嫌太苦?那我再去加点糖。”

屁嘞,是甜爆炸了!荒低下声来安慰道:“连结而已,没你想的那么重要……会好的。”

就是这句话,气死了不少小姑娘,她们嚎叫着“怎么能不重要,那可是维系二人羁绊最重要的东西呀,元帅你个直男思维,这算什么安慰啦”,就连青行灯也为男二愤愤不平。

一目连没有回答,眼神渐渐黯淡了,倒是挺入戏的。

荒继续道:“我希望你搞清楚一件事情。”

男一身为元帅,以身作则,大多数事上都是公事公办,总让人误以为他拒人千里,这部分性格是他身上唯一为人诟病的部分,也是直接导致了男二在剧情前半部分自卑的原因。

荒晃晃右手,剧本上那儿理应有枚婚戒:“还记得当初的誓言吗?”

他正想体贴地将剧本递回去给一目连瞄一眼,一目连就已经背了出来:“‘无论光明亦或黑暗,荣耀亦或耻辱,辉煌亦或没落,我们将彼此信任,永不背弃,直至生命尽头。’”

他意外了一秒,然后用很沉的语调回答:“我希望你做到。”

24幕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这不该是个男二粉气得抓心挠肝的剧情吗?

“如何?”

一目连摇摇头,保持了原来的意见:“这是一个很深情的角色,前半阶段他都没有表露自己的心意,设身处地想一想,他是一国元帅,是国家的台面,公事公办理应是他最恪尽职守的表现,是好事,哪怕因此显得不近人情。

“他不擅长用柔声细语安慰上将,他也并未和上将熟到那般地步。在这个时间点上,二人并未心意相通,但他已经因为上将守灵的事对对方的心思有了猜测,便用自己的风格安抚了对方——‘连结’不在了不重要,诺言、搭档、婚姻,那同样也是永恒的东西。”

一目连说得荒一愣一愣的:“你……”

“而且,是既定的事实。他们已经走到一起了对么?”

“是这样。”

“我看过原作,毕竟几年前的了,”一目连将快餐盒放回到一旁,“元帅对上将的感情是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青行灯也推荐你去看原作了吧?看了就知道,我不认为那样隐忍的深情你能对他人模仿得来,当然你是演员,凡是还得你自己说的算。”

他将三个细小的字眼说得特别快,荒险些就要漏过去了,连忙一步上前摁住对方肩膀:“对他人?连总这是在吃醋啊。”

方才的不满迎刃而解,荒满意地看着总裁先生脸上泛起红晕,而对方还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坐在那儿一本正经。

一目连绕过荒的臂弯戴上眼镜:“好了,我要工作。”

然而那一沓白花花的文件却很快从他面前消失了——下一秒荒便一脚将办公椅踢得老远,他目所能及的东西很快就只剩下了某人穿着骚黑色衬衫的胸膛:“……”

荒将他圈在角落里高傲地俯视:“嗯?连总从什么时候开始占有欲都这么强了?”

“荒先生,谈恋爱也是要讲道理的。”

“那你说说,我怎么不深情了。”

也是有够无理取闹……一目连红着脸靠在椅上稍微唉声叹气了一会,伸手就去解荒的裤链:“……快点完事了我要继续看材料。”

“得了吧,右下角写的日期是三天后,你急什么?”

一如既往的老年人思想:“尽早完成,以防万……唔!”




“……所以呢,搞半天你后来根本没问?”

这次换成青行灯嫌恶地看荒了:“受不了你们这对狗男男,知心姐姐我表示围观得心非常累!”

荒无所谓道:“哦,你说那个啊,那不重要。”

“昨天tm不是你自己耿耿于怀的吗?!”

“不要紧,反正他今天起不来了。”

“…………………………”青行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摸出手机给连总发条短信问候一下意思意思,想起自己危在旦夕的马尔代夫游还是作罢了,小声嘟囔道:“所以搞半天果然是次数问题吗可恶我还想嘲他不行呢!”

“你说什么?”荒没听清。

“没有没有,低调低调,连总那么成熟一定不会和你计较的。”青行灯慌忙摆手,看他转身就要走:“哎你去哪,等会坐保姆车去试镜了!”

荒头也不回:“不去了。”

“啊???”

“没办法,谁叫成熟的总裁会吃醋呢?”



end

评论 ( 85 )
热度 ( 775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