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万年洁癖不拆不逆

【双龙组】乍暖还寒 58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


帝国历2116年11月25日,帝国对业原火岛突发猛攻,超音速战机用帝国最新研制的等离子射线将资源富足的业原火岛扫成了一片废墟,这一举动几乎是在往这片大陆上其他国家脑门上敲闷钟——凡是与联邦利益密切相关的,都是在和帝国过不去。

当然也有不少反对帝国此番残酷做法的学者,可是战争本就是一门流血的政治,在这条路上从来就没有心慈手软一说,反正大家都是在撕破脸皮做亏本买卖,比的不过是谁亏得更多而已。

帝国在天气最恶劣的时候发起了进攻。强风、大雾、多云,一切坏条件都到齐了,谁也没有想到进攻会在这样的条件下发起,业原火与联邦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奇袭二字要的就是“奇”,业原火岛没有防备,等离子扫射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业原火便宣告了投降。

几乎被夷为平地的业原火岛上并没有空降部队降落,帝国本身要的也不是收服业原火这一块区域,帝国要的只是联邦的倒台,毕竟……

这也意味着联邦的后续储备资源宣告破产。

联邦并非没有阻拦帝国的轰炸,但是那苟延残喘的做法并未被帝国放在眼里,这还要多亏帝国现任元帅及其哨兵在联邦境内为帝国奠定的坚实基础。

——牵制八歧大蛇。

不过在那之前,要面临的危险还远远不止这些。

时间回到两天前。

一目连醒来,并未急着寻找外物遮掩自己不着寸缕的身躯,他转身拂去荒额上的汗珠,哆嗦着呼出一口热气。白色的水雾很快就消失了,这天真不是一般的冷,废弃的小屋里也没有供暖一说,荒倒是冒了很多汗,看起来一点也不冷,他自己却要冻死了。

过度消耗的精神力在连结中逐渐恢复,少量哨兵信息素混在他血管中流动,意识云中传来舒服的信号,他的身体明明还未完全停止发热,可这烧灼感却好似让他在这冰冷刺骨的环境中觉得更哆嗦了。

“荒?”他推推荒,哨兵却睡得很熟,一点也没有要醒的意思。

荒很虚弱,之前受的伤直到现在都还在出血。绷带都在“激烈运动”中被挣掉了,伤口上泛着一层血雾,一目连哭笑不得,一时不知道究竟应该怨谁。他艰难地爬起来,忍着浑身的疲惫,简单拾落起散了一地的衣物,迅速穿戴整齐。

黑暗哨兵复原能力再如何惊人,失血过多造成的短暂虚弱也是不可避免的,更何况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和另一场“大战”,就算按照机器人的生物钟,也应该休眠一会了。

荒仍然没有要醒的意思。

这个人倒好,竟然反倒还衣冠楚楚的!他红着脸为其扣上裤腰带,滚烫的手背贴在荒脸上,荒汗湿的面颊显得尤为冰凉。一目连将荒扶到了被他们霸占的小屋里,简单擦拭了血迹,在自己搜刮来的小药箱中翻了一圈,绷带又不够用了。他不得不返回小药房一趟,在药柜上寻找有没有先前自己捡剩下的绷带,毋庸置疑,荒需要重新包扎一下……

通讯器忽然响起来,是打给荒的,一目连犹豫了一下接起。

姑获鸟的声音传来:“线路2048,双重加密通道……呀,元帅怎么是你?”

“你好,姑获鸟上将。有事可以和我说。”

“您别误会,我是来商量之前说的奇袭业原火一事的,所以没想着找您商量。”

姑获鸟很体贴,一目连听着并没有感觉心里哪里不舒服,但也难免抽了一下:“上将的意思是……帝国决定采用奇袭、轰炸的法子了?”

“是的,关于这其中的战术安排我还想问问荒先生的意见,你们遭袭了?他怎么了?”

“没有……他在休息。”

一目连已经尽可能说得委婉,但姑获鸟显然还是明白了隐晦的意思——这次她终于不是自己想多误会了,甚至还在为他们着急:“元帅啊,你们这可还是在联邦境内!”

是啊他也知道,他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啊!

“我同意转移轰炸目标的观点,可是真的没有……”

“连元帅,我知道您心善,但所谓善良的后果你也看到了,帝国第一批先行轰炸部队的战报有多么惨淡,多少士兵因为‘心慈手软’的作战安排失去了生命……我并没有怪罪您的意思,只是,战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业原火与帝国联邦的战争毫无瓜葛。”

他们甚至本来就是受害者。

姑获鸟若有所思:“正因如此,在联邦的殖民下日积月累的痛苦,还不如一朝间了断了。”

“……”

“荒先生是一个很值得敬佩的人,不,一个士兵。我从未怀疑过他对帝国的忠诚,哪怕帝国对他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剥削。他总能摒除一切杂念,为军部谋划好下一步战略,年纪轻轻就坐上这德高望重的位置绝非是没有理由的。”

姑获鸟没打算遮遮掩掩,谁都知道,荒比一目连更适合元帅的位置。

一目连也知道。

“……嗯。”

“荒先生醒了请立即回电,可怜的孩子们,我为你们进退两难的处境感到十分抱歉。”

一目连正打算挂上电话,又听她说:“别太勉强自己,有些事情帝国能扛,无计可施的时候,记得早点回来。”

他心中一暖,却没有回答。

他挂了电话,回到药房里,面对满屋子暧昧的气味,他咬牙冷下脸,顶着羞耻的压力开始在药柜上翻找起来。留声机这会儿还在放着正义的演讲,哦,或许不是演讲,是一部古早的战争纪录片,一名长官在和降落伞兵开玩笑:“落叶将和你们一起被吹落。”

“落到哪?”“女修道院的院子里!”

留声机里回荡着演员意味深长的大笑,一目连半天才听懂其中的荤味,这并没有影响他颇好的心情,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正打算走过去关掉它,忽地看见窗帘外一抹转瞬即逝的身影。

有人在外面!

他警觉地摸了一把,口袋里没有枪,那把92估计还在彼岸花手里,但情况也没有那么糟——荒带了那么多支氰化物发射枪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他掏出一支握在手里,蹑手蹑脚地靠近了窗边。

窗边有一名向导。

向导的精神屏障时刻张开着,这样的警备绝非偶然路过。一目连故意打翻桌上的药瓶,听见那向导如惊弓之鸟一般猛地砸开窗子将手中的武器指了过来:“谁在那!”

这向导也不是吃素的,精神触手潮涌一般扑上来,每一根触手末梢的精神暗示都无比恶毒,一目连没心情知道,他张开屏障,将触手全数牢牢挡在壁垒之外,丝毫不畏惧对方手中的大型武器,掐住对方脖子拼命将人扯进屋里,在向导发出求救信号前便干脆利落地一个手刀劈昏了他。

直到看清对方手里的武器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向导没有开枪。

好家伙,这是一把榴弹枪,近距离发射就是你死我亡——除了联邦军方估计也没人能有这样的手笔了!

联邦追上来了?!

确实在这里停留过久了,一目连判断道。他从向导手中夺过榴弹枪,捧起枪支、弯腰起身的一瞬间忽地觉得下身一阵酸痛。

他痛吟一声,这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双腿之间有什么黏腻的液体滑落下来,可怜了一条大约还算得上干净的裤子……可是没有时间给他缓冲了,他顺上两盒榴弹转身就跑,身后的追兵很快就会到。

“药房里有人!我就说,留声机开着有古怪,你们还不信!”他听到门外哨兵的大呼小叫,抬手就往有人的方向开了一枪。隔着墙壁,这一枪仅仅也只是作威慑用的,榴弹在门框内侧炸开,将笨重的铁门也一并炸得扭曲。他咬着牙踮脚借力,一把推翻了几个药柜。

药柜轰然倒下,过期药瓶叮呤哐啷地砸了一地,冒出形状诡异的烟雾,遮挡住了门与这块角落之间的视野。

一目连向里室退去,拉上一扇门,尽可能地平稳自己的呼吸。

他们是怎么被发现的?还是这只是联邦一次例行的地毯式搜索?Uber应该已经将联邦引到了一个错误的位置,联邦不该这么快就发现他们的落脚处,一路上也并未留下脚印之类的痕迹,身上如果有发信装置,荒一定不可能不发觉。

他听到有几个人冲进来,不只是哨兵,还有辅助的向导,搭配得有模有样,他很难占上风。

“十七号的信息素在登记册里,快检测空气成分!”

“是他的信息素代码!他还未结合,信息素只可能从他身上来——他就在这里!”

“不要留活口!”

一目连心中抖了三抖。

联邦的目标竟然不是他,而是荒?甚至不是活口,而是要灭口,难道他们那么快就放弃从这个十多年前派出的卧底手中探出更多帝国的情报了?

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荒未结合的?连帝国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这么清楚?还好这条情报是过期的……说得直白露骨一些,他的腿间可就夹着荒的信息素呢。

一目连心凉了半截,对着烟云背后几个人影,毅然决然地扣下了扳机。

他被榴弹枪强烈的后座力震了两下,腰被手牵连着震动,还留在他体内没清理掉的体液就像滚烫的烙铁让他无法忽略。“啧……”他皱眉将羞耻的声音憋回去,然后蹲下,娴熟地拎起一枚榴弹装填上,重新拉好保险,仅凭着向导的听觉实在难以判断目标的位置,他只能冲着浓烟还没有散开的地方又补了一枪。

“当心!”那些人手里也有不得了的武器,很快就对着他扫射过来,一目连绕到门后,扫了一圈屋子,这里并不大,没有什么掩体,一旦联邦军追进来便是死路一条。

他只能祈祷刚才那一枪成功打死了敌方的向导,这样他还能通过精神暗示……他忽然间像是被人推了一把,无意识地向后退了一大步。

一枚子弹擦过他的额间,刮出长长一道血迹!

门外的追兵还有余力威胁,刚才那一枪确实造成了伤亡,但也无关痛痒:“十七号,发现我们了就不用躲了,出来,不然就开足火力轰炸了!”


tbc

*向《The longest day》致敬


评论 ( 100 )
热度 ( 572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