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过肩龙 (序)

* 荒x一目连,屠龙paro,取用《龙族》部分设定(不同世界观),不影响阅读。

心痒痒先丢个序,未来某一天开更后老样子会日更,篇幅未知……

乐此不疲地继续用狗血老梗~无狗血不欢=///=

一如既往的是不那么白的荒酱,大家注意避雷哦!!!


-


“如果你回到过去,你会不会刺杀希特勒?”

“啊?”

一目连放下手中的平板,平板上正显示着即将迎来期终考的《近代龙类史》,他迟钝地在屏幕上比划着,看了半天才发现怎么在pdf文件上写字。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透过一层眼镜看向朝着自己没由来地丢过来一句问话的荒学长,就仿佛听到了对方在说“嘿学弟你帮我在炼金术结课考试上作弊吧”一样滑稽。

重点是对方还是个学霸,超了不得。

荒就住在他正对门的那间寝室,机缘各种巧合,这位校园传说中的闷葫芦校草和他居然挺熟悉的,时不时来串串门,尤其是情人节的时候。因为对门宿舍会被爱心巧克力堆满,荒被室友夜叉赶出来后就会根据就近原则钻进他们宿舍——毕竟……一旦走出男生宿舍就会被穿着小白裙的女孩们团团围住,去其他地方避难的选项是不存在的。

……还有就是临近期末考的时候,两个寝室,四号人,架个火锅在房间中间,一人抱着一块ipad临时抱佛脚,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吃还是在复习。

一目连想不起来荒今天是为什么来的了,或许是来找他的室友茨木童子对炼金术模拟考试的答案的吧?他想不通,这段记忆插入得有点生硬,就好像被导演安了块凳子坐到了摄像机对面,却还没来得及看剧本一样。

无论原因为何,茨木童子不在宿舍,夜叉也不在,架了火锅吃了一半就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宿舍里就只剩下他俩对着半锅还热乎的鸳鸯火锅发呆。

一目连古怪道:“怎么突然这么哲学?”

荒刻意伪装的威严瞬间就破功了,当着一目连充满好奇的眼神,他只能摆摆手收回了刚才的话:“没什么。”

在这条世界线上自然是没什么了。

一目连还是那个一目连,还没有成为屠龙第三支队的一员;荒也还是那个荒,还不是那条浑身遍布坚硬龙鳞的恶魔。

他们做梦都要屠的那种恶魔。

背上被贤者之石磨成的特制屠龙子弹击穿的痛感仿佛是一场梦,那种取自龙骨的特殊金属会旋转叫嚣着钻过他的龙鳞,他的脖颈上也暴出青筋,血管里淌着的都是黑色的龙血……他还没来得及变成可以残暴杀害人类的庞然大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将他血淋淋的杀害,所谓屠龙支队里那一张张脸在他眼前晃过,都是些学校里曾经的熟人,最后定格在一目连、这位小学弟煞白了的脸上。

一目连……

荒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禁觉得它已经变得陌生。

那果然是梦吧?

他仍然坐在这太平的小宿舍里,他和他的舍友也依然是这所平安京大学中普普通通的“一条”混血种,而不是那个举着被誉为屠龙神器的霰弹枪“针女”朝他开枪的正义使者。

那些武器该是对着教科书里那种“恶龙”的,他才不是。

屠龙的队伍一向很壮大,浩浩荡荡二十几号人,还不算上外面负责把无知人类隔绝在外的后勤部,还有负责武器强化研究的武装部。这些人总在他闭上眼睛的间隙中冒出来,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

他这是逃出来了?

不,并不是。他确实死了,就死在这学校里,像演话剧一样倒在音乐喷泉中央,而他曾经的同学们成为了那些杀死恶龙的英雄,他是被杀死的那条恶龙。

这没什么奇怪的,这学校不就是为了屠龙准备的么?

如果他不是那条龙,他也会成为屠龙队的一员,手刃其他倒霉蛋……

他们学的炼金术、家族谱系学、魔动机械设计,甚至是龙语,为的都仅仅只是从恶龙手中捍卫自己生存下去的权利而已——没人会对恶龙毁灭世界心存怀疑,它们险些毁灭过世界好多次了,比如诸神黄昏、龙类的终焉,比如那帮纳粹、被恶龙支配的混血种们。

混血种一旦倒台,弱小的人类也就仅仅是苟延残喘,没人能扼得住这样高一等的生物,除非你愿意拿核武器把地球和它们同归于尽。

平安京大学里只有混血种,人类压根不在录取范围内……这也就意味着你和你的同班同学们,无一不是北欧神话中那几头掌控了最高智慧的龙形生物强迫人类女性发生交媾的产物的产物……比较可笑的是,混血种更迭了这么多代,仍是逃不过骨子里那丁点龙血对他们的召唤。

被“祖先”的血统选中的混血种会逐渐完成龙化,蜕去那层人形,继承血液中祖先的记忆,没有选择余地地成为龙。而拒绝成为龙的,会成为被龙控制的傀儡——他们称之为“死侍”。

这是大一时《龙类基因选择学》上的第一门课,荒记得很清楚。

那么问题来了,他有些恍惚,并不记得成为龙的一瞬间是否想起了什么所谓祖先的记忆,也不记得“重生”后自己忘记了什么,但有一件事他算是懂了。

——学校向他们隐瞒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比如,为什么现在他没有死,而是像狗血网文中的主角那样穿越回了过去,回到了死亡以前?

一目连重重放下筷子,明亮的眸子里还映着《近代龙类史》的插图图案,一条黑色鳞片的巨龙被重甲弹“钟灵”钉死在广场正中央,配合广场上花圃修剪出的形状,颇像被高挂的耶稣。他的眼里像是出现了不忍,转瞬即逝:“安倍教授跟你说了什么了?”

荒恍惚地收回视线,还好一目连似乎也没觉得自己被人直勾勾盯着看了一分多钟这种事有什么古怪,低声说:“没什么,你别多想。”

一目连并未放在心上,转头又复习去了。

荒夹了一块锅里都快煮烂的牛肉,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失败——失败到就连这位自认为关系还不错的学弟都会举起那把针女,他也记不清对方到底有没有开枪了,只觉得心中有个小小的地方隐约有点崩溃,分明刚刚才从重围中杀出来,离逃离的曙光刚近了那么一点,浑身力气却忽然少了一半……

荒知道自己情绪失落而低迷,但其中也夹杂着愤怒。

他看着眼前学弟尚还有一点婴儿肥的侧脸,收回一直放在背后的那柄龙骨短刃,漫不经心地又夹了一块肉,提醒道:“明天全校体检,8点,别忘了。”

刀面贴在他背后,冰冷的触感无时不刻提醒着他保持清醒。

一目连有些奇怪地笑了一下:“荒学长这次记得这么清楚?”

荒抿抿唇,不答反问:“复习完了?”

是啊,当年这时候体检还都是靠这隔壁寝室的小学弟提醒的,忙着准备全校公认最恶心的炼金术结课考试他还差点忘了体检——如果没有这次体检,他是不是就不会被学校盯上、24小时监视,龙化时也就不会那么快被人发现?

什么体检,根本就是龙血纯度的检查!

龙血纯度虽然不代表着血统纯度,但那些龙血纯度相比去年显著提高的混血种,随时可能接受龙血的召唤开始龙化!学校每年固定体检为的就是这个,盯紧这部分人群,而他就是其中一个。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刚刚意识到自己“正在变成龙”,屠龙支队就已经采取了行动……

一切都在学校的预料之中。

很多事情他们都被蒙在了鼓里,比如体检,比如“恢复的记忆”,比如龙为什么要选择在子孙身上复活而不是选择茧化——在太平洋中央某一个现代科技难以检测到的地方重新孵化……龙那么聪明,仅仅是一百年的孵化期,有什么等不及的?

为什么不呢?

“没有,还有一本。”一目连的表情里没有沮丧,十分平淡,他再怎么说也是安倍晴明教授看重的学生之一,扎实的基本功总归是有的。

“行,你慢慢。”

荒小心地收好了龙骨短刃,与一目连告别。

一目连“噢”了一声,又问:“不吃了?”

“嗯,饱了。”

“好,晚安。”

“晚安。”

这有点儿不道德,按道理来说他该帮忙收拾残局的,可他现在是真没那心情。

他刚关上一目连的宿舍门,身后就走过两名打打闹闹的同学,声音熟悉到令人发指,他的眼神瞬间锐利了——那两个人他还记得,和一目连一样,都是一年后要加入屠龙第三支队的“优秀学员”。

荒反射性地摸了一把后背,薄薄的衣料下,那上面并没有坑坑洼洼的弹坑,也没有如岩浆般刺骨的“龙血喷泉”,但是刻骨铭心的痛他不会忘。可是走廊里有监控,学校的人工智能“辉夜姬”会把一切看在眼里,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忍住了自己拔出短刃的欲望,转头钻进自己寝室。

室友夜叉并不在,想也知道。

他走进厕所,掏出龙骨短刃,深呼吸,然后在右手大动脉上狠狠划了一道!

还未有发黑趋势的殷红血液喷涌而出,血液顺着水龙头中温暖的水流流下,他一直像个旁观者一样静静看着,直到三分钟后体内龙类的新陈代谢系统收到信号开始高效工作,伤口自动愈合。

然后他需要在龙血新生前完成输血……以此降低自己的龙血纯度,是时候借着学生会的由头出校去趟人类的医院了。

荒走出宿舍时又凝重看了一眼对门502宿舍。

那时心中无名的失落究竟是什么?

最终他将那归结于对自己人际交往结果的失望,揣着一柄会在一年后刺穿自己胸腔的龙骨短刃,开着学生会专属、屌得没朋友的迈巴赫离开了这自己生命终结的地方。

荒并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任何一个在自己背上拔下一柄龙骨短刃的人都不会有这么无聊的幻想。

他会亲手结束这一切。



tbc

龙族真的好看。!!!!!

评论 ( 215 )
热度 ( 50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