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乍暖还寒 37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


哨兵、龙。

不速之客将这两个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词汇集于一身,在一目连脑中炸出好一片疮痍,他呼吸一滞,根本阻拦不住那个滑稽到根本不可能的可能性从他脑海里冒出来。

不可能这么巧吧……他想着。

他并无意在眼下这种冲澡冲到一半的状态下与人闲聊,更何况还是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并且大概率来自联邦。他的发梢还在淌水,被他随手撩到脑后,不安分地一直要歪回来。他小心翼翼地躲在门后,脸上一片被腾腾热气蒸出来的红晕,只敢露出半张脸:“你好,请问有事?”

这可是个联邦人,荒不可能认识。理智这么对他说。

——不,荒可是已经被怀疑是联邦间谍而停职检查了的,如果他真的来自联邦……

不就是个有龙形精神体的哨兵?

——不,龙并不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生物,就以帝国仅有的三个样本来看,他自己、荒、安倍晴明,并非自吹自擂,三个人都算是各行上的拔尖人物了,世界上若有其他有龙形精神向导的哨兵向导,想必也不会差距太大,若是真都这么优秀,那世界上有龙形精神体的哨兵必然是少之又少……

想什么呢,不是还有个一月七号嘛?

——不,那一天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就是期末测验结束,全校都在狂欢而已。

还好他是个向导,不会把心烦意乱暴露在别人眼皮子底下。眼前这位除了审美独特以外倒还挺风度翩翩的哨兵皮笑肉不笑地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本来有事,不过他似乎并不在。”

一目连像被人拿铁槌砸了一下,有点儿抽筋:“不好意思,先生找谁来着?”

不可能,他们不该认识的。

“荒先生不在吧,房间里可没有第二个人的呼吸声。”

“你们联邦人似乎不怎么懂礼貌。”

他不太高兴,这哨兵知道住在这屋里的是谁、叫什么,甚至知道荒。他按捺不住好奇心,没有追随理智当即甩上门。

哨兵冷笑一声,好似方才的文质彬彬都只是假象,令人不寒而栗:“抱歉,职业病了。”

职业病?这难道还能是联邦特务科的哨兵?或者大概率是前哨科?一目连猜不到,小心谨慎地收回想要尽快结束对话的念头,试图套出一点情报来:“先生你是?”

哨兵笑笑,虽然有妆面遮盖,却掩盖不了自己脸庞的轮廓,那令一目连想起一个人。

“我有一个连先生也很熟悉的名字——安倍晴明。”

一目连当即就想把门摔上,不过他又忍住了:“你到底是谁?”

——他知道安倍晴明,那是帝国学术界最出名的向导,也是荒的导师,精神向导是一条青蓝色的龙。眼前的哨兵即使在诡异的妆容下长相也确实与安倍晴明相似,就连龙的外形也很相像。可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安倍晴明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一目连元帅,你觉得人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哨兵并未正面回答他。

“……恕我难以回答。”

“哦?我还以为以连先生你的性格,会不假思索给我一个性本善的答复。”

换作以前,他确实会这样。

一目连顿了顿:“先生问这个做什么?”

“这关系到我究竟是哥哥还是弟弟。”黑晴明说着,敏锐地察觉到一目连的防备,不以为意道:“算了,那不重……”

“你们在做什么?”

黑晴明一席话还未说完,就被人忽然打断。一目连看着他脸上洋溢着的笑意,知道他早已听到了有人接近的脚步声。黑晴明一点也不惊讶地惊讶道:“荒先生。”

荒逛了一圈回来,恰好看到自家向导和一个陌生哨兵在门口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好一个风生水起人神共嫉!天知道这种浓浓的捉奸感到底是什么在作祟!一目连看到荒眼中净是寒霜地快步走来,恨不得凿个窟窿跳下去。

可荒并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暴跳如雷,而是看着黑晴明一愣:“你是……”

他们认识,果然是认识的。

他不是没想过荒确实出身联邦,只是没想到荒本身没有在联邦时期的记忆,却还能记得这位哨兵。

他几乎都能听到电台女主播声情并茂的背景音:什么都忘了,唯独没有忘了你。

一目连顿时气息不稳,盯着那条紫黑色的龙竟然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在井底时“自己”就曾对自己说过那番话,他当时满脑子只有荒根本没有听进去,此时此刻却觉得浑身发凉。

——何必自命不凡,到头来发现是一厢情愿不是更伤人?

失败总和过度自信密切相关,没什么值得意外。

荒绕过这位不速之客,将军大衣披在一目连身上,用厚外套将一目连裹了个严实,冷冰冰地说:“联邦元帅在这里做什么,夜访帝国向导,传出去不太好吧。”

黑晴明只是阴冷地笑:“是礼貌的拜访。”

他这么说还是有诚意的,因为他确实并非独自前来。刚才在酒店门口消失不见的雪女指挥官就站在走廊尽头待机,她时不时地往这里看两眼,目光满是猜疑,现在特别想举着把大砍刀冲过来,把对黑晴明不敬的人统统拍死。

黑晴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再久留的意思,更何况荒把自己盯得那么死,想要再见缝插针地挑拨离间也并不容易:“那便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荒冷声道:“不送。”

一目连更希望是后会无期,连带着荒也一起后会无期了最好。

荒推门进来:“离他远点。”

天知道这个审美浮夸得像是活在上世纪的联邦哨兵在想什么,这种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元帅的,联邦真是不知廉耻……还趁着他不在来找一目连,礼貌的拜访这种说出去傻子才会信的三脚猫理由也好意思拿出来,真不把他当回事!

可这话到了一目连耳朵里就成了另一个意思。

“嗯。”一目连将大衣挂起来,喉咙里堵得像被灌了两斤沙,为了避免更多对话,他钻进浴室,暗舒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是警钟长鸣,像是有什么重物在拼命把他随着波浪起伏的心向下拖拽,几乎要沉到那海底下去。

他安静得有点异常,荒催促他:“洗完澡不擦干,湿漉漉地跑出来给谁看?”

荒生起气来口气一向不怎么好,他该知道的。

一目连看见自己的发尾还沾着一星子泡沫,忽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挫败。他什么也没说,拉紧浴袍宽大的领子溜回浴室里,直到冷水再度冲到他身上,这不由分说的一阵猛冲确实管用,直接就把晕乎乎的脑子冲清醒了,连觉都不想睡了。

通讯器没有征兆地响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按掉了视频ON的选项,接通了语音。

“一目连,你听我说。”

他特地没关掉淋浴,有水声打掩护,还隔着道门,荒应该听不见。

樱花妖和他的关系可远没有他和桃花妖那样好,平时没事是不会打电话的。看到电话时他也很意外,樱花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院了,语调如同发表开战演讲时那样郑重:“如果你相信我,就对那夜叉多防着点。”

一目连古怪地问:“什么意思?”

“……没什么,如果你没发觉,就当我没说。另外,早上你们的飞机一走,军部保守派和激进派就吵起来了。没有名义上的元帅坐镇,一帮上将坐在那儿一点秩序都没有。激进派还指望让荒先生戴罪立功,保守派更巴不得让他干脆‘回不来’。”

“然后呢?”

“场面僵持不下,没个准儿,直到你走后他们才敢打开天窗说亮话。但有件事我必须问问你,你对结合的稳定程度有几成把握?”

“……这很重要吗?”

“是的。他们至今仍不能确定排除他的嫌疑。如果荒先生真的是联邦派来的卧底,与你结合之后,他是否还能在你对他的影响下,保证在联邦方面的事情上仍有独立的决策能力。怎么了?”

一目连的通讯器掉到了地上,他捡起来说:“没有,你继续。”

“你懂我的意思,卧底哨兵最忌与敌国向导结合,就是这个原因。向导对哨兵的影响是很大的,这样的哨兵大多会叛变,例子你就认识一个——妖刀姬,还不就是因为战场上那么点儿‘小意外’,直接叛变过来了。”

“嗯。”

这事烟烟罗都卖到娱乐板块上去了,什么浪漫爱情故事“为你叛变”都是不存在的,原罪也不过就是结合热这三个交织着性欲望的字眼。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如此努力地为荒先生证明清白,但我希望在结合一事里,受到影响比较小的那个人是你。”

哨兵与向导,总有一个人要作出更多妥协。

责任、事业、理想、信念。正式结合会让他们的想法趋向于同步,如果两个人的理念是背道而驰的话,总有一个人会逐渐放下最初的执着——所以一目连坐在这把元帅椅上,对军方而言也绝不是长久之计。

精神连结并不算是一种稳固的连结方式,但仅仅是精神连结,也已经很大程度地改变了一目连的想法。

人性本善,起码军校时期他还坚定地这么觉得。怎么如今经过了军部的一系列事件,他已经心寒到连自己的立场都不能肯定了?难道是被连结另一头的人影响了……

他忽然有点明白了“相信我”背后的意思,平静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们都需要独立思考的权力,这确实不是个最适合结合的时机……军部赶鸭子上架要求荒尽快结合的理由也不过就是指望单兵作战能力能提高而已,可荒是个黑暗哨兵,根本不需要管那些条条框框。

向导是哨兵的防护网,也是哨兵的弱点,尤其是在战场上,随便一颗呼啸而来的子弹都能现场表演两尸两命。

——众所周知的是,荒并不喜欢给自己留下弱点。

比起一个自身难保的向导,身为黑暗哨兵的他,大约会更信任具有单兵作战能力的哨兵,而不是一个会影响他思考的向导。

樱花妖却并未接下这句感谢,语气突兀地森然起来:“别误会,倘若让我知道你有一天投奔了联邦,我的枪会永远对准你。我没忘了我的哨兵是怎么死的,希望你也不要忘。”

说完,她又支吾道:“答应我,好吗?”

一目连心说,结合还八字没一撇呢,况且到底谁会妥协,他也不知道啊。

但他还是答应了:“好。”

他心情复杂地挂掉了樱花妖假公济私的电话,在泛着水雾的模糊镜面里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胸口起伏得厉害,不知是不是被冻的。他穿上浴袍,想也不敢多想。



tbc

被姨妈痛折磨了一天………………久等了QAQ

评论 ( 130 )
热度 ( 700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