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万年洁癖不拆不逆

【双龙组】乍暖还寒 26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今天5k+……字数是一辆小车,飞着飞着就没影了


-


来人并不陌生,正是先前还因为贵族绑架案联系过荒的凤凰火。身为特务科科长,凤凰火并没有军衔,但是军中谁都知道,轻视这位窈窕性感的女向导,将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原来元帅也有这么不知分寸的时候,这里是白塔,未结合向导最多的地方,您应该明白自己的信息素在这里有多么可口。”她冷静的声音将一目连打回原型,这话明明是对荒说的,闻言背后一阵恶寒的却是他自己。

哨兵可没有结合热的说法,荒很快就把自己调节到了平常的状态:“有事?”

这里是白塔,特务科没事到这来做什么?

读懂了二人的疑惑,凤凰火向前一步:“我是来找元帅您的。”

特务科不愧是特务科,永远知道上哪找人。这并不是个说话的地方,白塔自备了静音室,大多数秘密谈话就在那儿进行。

一目连半张脸缩在衣领底下,大约在为自己方才不过脑子的行为感到懊悔。

不过他仍然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秘书官的职务并未撤销,大约是荒强烈要求的,军方就连前任秘书官烟烟罗也塞不进来。他迅速拨打了塔管理中枢的电话,预定到了静音室的使用权。

凤凰火带着三名向导,应该都是军校出来的,一目连只觉得有点儿眼熟。

来到静音室,她便开门见山:“我今日找上元帅,是为了调查军中隐藏的叛徒一事。”

“无论是半年前的内阁叛乱,还是最近发生的这几起针对性连环案件——贵族绑架未遂案、纸厂爆炸案,还有前几日刚发生的中央歌剧院围剿一案,这些案件背后的线索都指向军方内部出现了叛徒。且不说半个多月前就失踪的白塔哨兵金鱼姬,军中、算上白塔,高层值得怀疑的人就有十多个。”

她挥挥手,身后一名向导就把报告递上来,她推到荒面前:“对于这份名单,不知元帅有何头绪?”

报告很简洁,确实只是一份名单,根本不需要交给一目连总结查看,上面一连串都是赫赫有名的名字。

荒和一目连两个人的名字就排在最前面。

荒一拧眉,想起金鱼姬和那两位联邦向导明里暗里的暗示,心中不太安宁:“那两名俘虏呢?经过拷问有什么说法?”

凤凰火仔细观察着荒元帅与一目连上将的表情变化,眼神犀利得堪比一头随时准备追捕猎物的狮子:“经过连上将抵抗共鸣炸弹一事后,军方科技院终于对如何抵御共鸣炸弹有了头绪。同以往落网的联邦军人一样,她们二人随时可能被引爆身上埋藏的导火索,根据连上将的推测,导火索应该是一分子来自他人的信息素。她们二人至今仍处于军方监控下,在信息素完全排出之前只能被完全禁锢于静室内,还未问出消息。”

“那你这份名单从何得知?”荒将名单推回去。

“既然元帅要我摊开了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军中所有人在入军籍时,就都经过了特务科的排查,想要隐瞒的自己叛徒身份并不是容易的事,我也不愿这么想。军中保守估计,只有名单上的这些人可能拥有反监控的能力,当然只是初步推测,并无法证实。”凤凰火并未接过,冷冷地说道。

这件事荒与一目连提过,二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荒直视她的眼睛:“叛徒如果出在特务科,那你也做好卸任的准备。”

凤凰火讨厌哨兵的注视:“我知道。不可能。特务科只有最忠于帝国的人才能进入,元帅是在怀疑特务科对帝国的忠诚吗?”

“……不敢。”荒绕开这个话题:“这份名单的由来呢?”

“哨兵只有您一位,元帅。您该清楚哨兵要无视向导的暗示是多么难一件事。而向导则是根据精神屏障的强度排名,您的向导一目连上将排在第一位,若不是在这节骨眼上,您应该感到荣幸。”

凤凰火这话凉飕飕的,不知是否有意挑起二人的互相猜疑。

“连上将,你觉得呢?”荒收回目光,突然道。

一目连就坐在荒身后的椅子上,考虑到还是个病号,也就无人要求他站着,听到这番话才猛地回过神:“我认为这份名单还可以缩小。”

“哦?”这倒是出乎了凤凰火的意料。

“替身。”一目连道。

“什么意思?”

荒听懂了:“既然凤凰火小姐认为入军检测绝无意外,那也应该一视同仁到其他军人身上。联邦向导成双入对地出没,样貌相似,黑猫与红叶就是例子。黑猫才是共鸣炸弹的操控者,却需要红叶帮她接上‘引线’。联邦乐于在模样上做手脚——若是在通过军方检测之后,有人冒名顶替军中向导呢?”

凤凰火愣了愣。

“这种可能性,你能否认么?所以名单还可以再缩小——未结合向导。”

凤凰火凛了神色,收起那张名单,快速道一句“打扰了”便走出静室。她知道为什么荒和一目连会这样判断,已结合向导突然变成了他人,哨兵不可能不发现。但是如果被冒名顶替的是一位未结合向导……

只要联邦想,并不是没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

缩小名单并不是绝对的,但这能优化调查顺序,如果调查仍然没有结果,最终还是要回到原先的名单上来的。

正因为她出自特务科,她本能地想要相信帝国军人的忠诚,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怀疑到自己人头上,怀疑错一个人,根本就是反而在帮联邦做事。

她似乎相信了这个说法。

凤凰火走了,一目连总算松了口气。

他料到二人都会被列在怀疑名单上,却没想到凤凰火会如此开诚布公,直接就找上门来谈。他必须把注意力先引到他人身上,哪怕用的是一个伪逻辑。

是的,他只是利用了凤凰火试图相信所有帝国军人的心理,提供的思路也是单边思路,只要一细想就可以拆穿,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按照名单上的顺序,最先被查到的人……

是荒。

一目连想到自己在井中的猜测,只觉得有话说不出。他想问清楚,但都被自己的理性强行憋了回去。

静音室里的人走光了,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一目连硬着头皮提议道:“顺便去看看桃花妖?”

自樱花妖一事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不知现在过得如何?

“嗯。”

荒简短地应了,心中却是好一片杂念:为什么一目连要故意转移调查方向?他虽然一时没有头绪,却还是选择了帮对方说上两句,心中又忍不住浮出疑问,难道一目连与联邦真的有什么关系?否则联邦又有什么必要对一名向导如此执着?

他没有多问。

正如自己……一目连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桃花妖的办公室就在白塔楼上,二人难得来白塔一趟,过来看看老友也不奇怪。

只是桃花妖并不在她的办公室里。看时间应该是去吃午饭了,一目连就想着干脆等等,恰好看到墙上那张“23届毕业照”,有些无奈,自己似乎已经不需要去撕掉这张照片了。结果他刚坐下,门口就又来了人。

——正是刚刚离去的凤凰火。

“元帅,上将,这逻辑怕是不对头吧。”也不知她是如何找到这里的,进来的时候胸有成竹:“你来说吧。”

她推出身后一位向导。

那向导一目连看着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看肩章只是一名中尉。

“一目连上将,还记得我吗?”那向导笑眯眯,很肯定自己会得到一个否定答案。

果然一目连被他和凤凰火这一套弄得晕头转向:“不好意思……”

“那就对了。你看,哪怕是上将也可以接受精神暗示,被强迫遗忘一件事情,向导存在的地方必然存在这种假说。你可以说他们的背叛并非本意,但要全然归结于冒名顶替……上将是不是好莱坞电影看太多了?”

那向导走过来,站定在一目连面前:“我可以帮你回忆起来。”

一目连失感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向导阴险地想着,看着眼前的向导上将露出平日里绝不会有的为难神情。

一目连很肯定自己应该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并非遗忘。如果放在平时,他完全可以动用精神力在自己的精神领域中搜索一遍,可是他现在不行。

“谢谢好意,不过……”

他绝没想到这向导会突然张牙舞爪地扑上来,仗着身高优势将他的脑门按住,姿势暧昧得令人迟疑,他本能地要躲闪,动作却慢了一步,被限制住动弹不得!

好在下一秒荒就把那向导撵走,扔得老远:“凤凰火,你的属下都这么粗暴?”

他心中无名火起。一切都该是他们占理,特务科就算是特务科,也必须遵守军中应有的礼节——最最起码,成文的那条尊敬军衔更高的长官是绝对少不得的,更何况这样冲上来就对着长官非礼?!

荒极为不满地打算继续喝斥,却听那向导突然怪叫起来。

“桃花妖那么喜欢樱花妖,能幸福就好了?”

这话有些突兀,众人怪异地投去疑惑的目光,唯有一目连心脏足足停跳了几秒钟——有什么正在崩塌,他像是被人从悬崖上推下去,落地摔得粉碎之前只来得及在脑内空想应该怎么办,更多的却是彷徨与迷茫。

他本能地想喝斥他为什么如此胆大妄为地扫描自己的精神领域,让他住嘴!

可是来不及了。

那向导聪明得很,立刻看懂了这名上将突如其来的恐惧:“什么,难道白塔向导管理部的部长桃花妖是因为喜欢上一名向导才迟迟没有与哨兵结合?还是那位在人民广场上为自己哨兵发表演讲的‘已结合向导’?”

一目连反射性地想暗示他闭嘴:“你住口!”

“上将这是失感了,别说暗示我了,就连用精神屏障再帮人保守秘密也做不到了吧!哈哈哈哈哈上将您真是太善良了!自己那么重要的秘密竟然摆在了这条的外面,她还真是您的好友,挚友呢!若不是我机巧地翻开一看,或许还真不会发觉它竟在精神领域最深处!已经瞒不住了,您就承认吧,其实您和荒元帅根本……”

那向导脸上划过一丝狰狞,盲目地只想要毁掉他的一切——这个在军校时期就占尽了向导院风头的懦弱男人,终于要面临垮台的这一天!

他在欢呼!在雀跃!他终于能为自己当年被毫不留情地打败而颜面尽失报仇雪恨了!

都是因为被一目连占尽了风头,如今攀着高枝爬到了上将的位置,而他呢?他还是一名小小的可怜的在特务科里都抬不起头,更别说会有什么上镜机会的中尉!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毁了这一切,他不甘心!

他情绪激动,那句又要使全帝国震撼一次的话才刚飘到他嘴边,“啪”的一声响,他便感觉到后脑勺受到重击,一个趔趄向前一扑,继而昏倒在地上。

现场一片混乱,凤凰火也没想到怎么自己的属下就突然发疯,这么失了规矩,分明是来向元帅寻求意见的,怎么反而把人家得罪了!

荒一个手刀,那向导直接昏了过去,他冷静地宣布:“医疗兵,他需要镇定剂。”

“慢着!”

可是已经有人警觉了起来——特务科中人人皆知,军中无秘密。就算是元帅的秘密,只要牵涉到了帝国的利益,自然也不能被放过。

荒侧回身来,将一目连挡在身后:“怎么?”

凤凰火丝毫不畏惧眼前哨兵为了震慑人而特地释放的信息素,身为特务科的最高长官,她自然是对此有所准备的:“这位中尉冒犯了连上将,我深感歉意。但我想知道,中尉方才所说的事情,是否属实?”

没有精神屏障守护的一目连就这样暴露在向导们的视线下,脸色煞白,唇色都青了。

“凤凰火,别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荒厉声打断。

“元帅,并非我不给面子,事关重大,一切以帝国利益优先。”凤凰火提高了音调:“连上将,请问关于桃花妖小姐一事,刚刚陈述的内容是否属实?”

一目连从没想过会这样被暴露。

桃花妖的秘密他会保守一辈子,他尊敬这位坚强的女向导,甚至把这个秘密放在了比自己尚未结合的事还深的地方——他对自己引以为豪的精神屏障有信心,却没想到会有一天因为曾经的自己对自己太过信任,而将这个深藏在精神领域的消息暴露在明面上……

他慌了,他是那样无助,无助的同时还心怀愧疚,不自觉地想向自己的哨兵寻求帮助。

荒正好也在看他。

可那不是他想要的眼神,他看得出来荒在叫他把未结合的事情藏到最里边,那样还留有一丝余地,桃花妖的事情既然已经败露了,再在上面下功夫也根本是白费!

他现在无法展开精神屏障,只要向导动了探清他精神领域的念头,一切就真的完了。

一目连拼命摇头,他不能那么做!

他答应好的!

桃花妖抱着酒瓶在他面前呜咽,和她那一句一直到完全喝醉后才愿意说出口的话一直都藏在一目连心底,最深处。

“要幸福啊……”

——樱,你要幸福。

——你会挽着他人的手,露出发自真心的幸福笑容,我会祝福你,哪怕这意味着,我将在漫长的岁月里等待着无疾而终。

一目连想好了要将它带进坟墓,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理解,甚至不会有人赞同,可是他明白,他会懂。

哪怕……哪怕自己为了藏起秘密的微不足道的挣扎就要从此作废,他会同他所想的一样,被帝国权力的那双手强行掰开,面对生离,看着这位曾经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哨兵被推上另一场陌生的婚礼。他的哨兵会暴怒,会挣扎,会最终在帝国至高无上的一声令下妥协。而他会埋葬自己卑微的南柯一梦,自此萧郎陌路。

他很庆幸自己没在荒的眼里看到失望——没人会对一个对朋友真诚的人失望。

那就够了。

“元帅,请不要妨碍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帝国。”凤凰火几次欲图绕开荒而走,都失败了,那条白龙威风凛凛地挡在她面前,她那只弱小的凤凰甚至不敢在龙面前展翅。

“我没有拦你。”荒冷冷道。

“这是特务科的本分,希望您谅解,我虽无意冒犯,但指不定会作出什么举动。”

荒最后看了一目连一眼,一目连垂下了头。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

会议室中的气氛剑拔弩张,人人都绷紧了神经,却无人敢发出稍微大点的声响。

其实桃花妖的事并不是重点,到底也就是一介向导为了一己私欲逃避白塔的结合安排,再恶劣也就是上一趟军事法庭接受审判而已。可另一件由此暴露的事就大有不同,它正是特务科近期最头疼的问题——内鬼。

“我记得,这件事并不在连上将入军籍的‘检测结果’里吧?樱花妖结合,桃花妖提交延期结合申请,好像都是在您入军籍之前?看来连上将确实曾经拥有屏蔽意识云扫描的能力呢,似乎正好……”

荒打断她:“先别急着下定论。”

门外传来一大一小的脚步声,桃花妖那踩高跷一般的声音太好认了。不,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回来!一目连握住荒的手,手心里只剩下了颤抖与冷汗。

荒早就听到了脚步声,拉住一目连,生怕他忍不住情绪。

荒相信桃花妖都听到了,那脚步声在几十秒前就停在了走廊尽头,他知道她明白该怎么做。

——“那你该知道什么对他来说是最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

这是她的承诺。

桃花妖揽着一个白发大汉出现在门口,笑靥如花:“呀,你们怎么在这里!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哨兵。”



tbc

抓叛徒。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说一下向导脑构造:由外到内:(意识云)→(精神屏障)→(精神领域/松果*)


*精神“松果”:向导俚语。有一定能力的向导,通常会将需要保守的秘密或者个人隐私,在精神领域包裹、隐藏起来。由于精神屏障的存在,哨兵的精神连结与一般的精神攻击或者扫描都无法发现它们,除非屏障受到摧毁性的攻击。

*还记得这位向导吗?荒看的比赛里被毫无保留打倒的那个。

*这两句话出自05章荒与桃花妖的对话。

评论 ( 152 )
热度 ( 68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