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乍暖还寒 21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我发现冲雪雪碎片排名根本就是个抽卡爆肝的无底洞。。睡醒又掉下去了


-


事情并未朝向他的想象发展,还没有结束。

一目连看着走廊上的人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远离了争执之后这层楼又恢复了以往的忙碌,这里大约是急诊科,人来人往急匆匆,空气中凝结着绝望。

他对这气氛有点熟悉,和陵墓中那死一样的寂静很像。

井到底是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去过那的人几乎都死了,意识走了,身体在仪器的维持下终究也只是在几十年的逐渐衰老中走向终结。当然也有活着回来的,疯了一半,没疯的都被国家带走做研究去了。可是至今都没有找到应对井的有效办法,由此可见研究并没有实质效果。

“井”并不常见,他身边也从未有人遇到过进入井的情况,他万万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身体验。

真是讽刺。

——原来井并非人们所理解的“灵魂黑洞”,而是就在他们身边,从未离开。对于一个名义上已经意识死亡的人而言,或许最痛苦的事便是灵魂出窍,看着身边的人不得不面对自己无法活过来的事实、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死亡、看着自己在乎的人经历痛彻心扉的震惊与悲伤。

还不如就那样昏过去算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这样下去不行,他必须快点醒来。

可是怎么醒?一目连毫无头绪。向导落入井是因为被情绪淹没,他当时为了不被共鸣炸弹炸死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却没想到因此落入了井。换个人或许就要唉声叹气、感叹世道无常,而他一心只想着如何脱困。

正当他再一次想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蓦地有阵风将他吹起来。他失去重心向前扑倒,结果撞在了椅背上。

他面前哪来的椅子?

一目连盯着眼前模糊的光晕看了半天,他的眼眶里盈着泪水,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哭。他猜他的右眼这时候其实疼得要命,泪水只是生理所致。运输的时候为了方便,医生护士会为他打一剂麻醉剂,他现在浑身麻木,多半拜那所赐。

眼前是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的后座,他的意识竟不知何时跟着飘了过来。

“别说了,我替他感到不值。”

这话不是和他说的。荒坐在驾驶座上,车里接通了无线通讯器,烟烟罗的声音从一目连身后的音响中放出来。她还是刚才那副秉公办事的腔调:“这事不是由您说了算,元帅,您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现在是战时,军方怎么可能同意看着您陷入危机?他们不能接受哪怕是1%的风险。”

荒皱眉:“谁把你聘回来的?”

烟烟罗冷静道:“连上将出事之后秘书官的职位必须有人填上,军部一通电话就把我叫回来了。您以为我想?”

“哦,不需要。那你回去继续度假吧。”荒把电话切断了。

一目连哭笑不得,果然听到电话在不到五秒钟后又拨了过来,烟烟罗趁着荒还没挂断电话连忙说:“道理别和我讲,我也不想插足你们俩那点破事。理性来说军部这么做是很没人情味儿的,你们昨天才刚结合,今天就遇到这种事情……”

荒听得心烦意乱。

要是真结合了,他现在恐怕已经把那军医院拆了半个了。没有任何一个哨兵能够接受自己的向导被带离身边,假死那事是个意外,如果可以,他绝不想经历第二次。

况且还是这样的理由……他不能接受。一目连真的掉进井里了?那么无坚不摧的护盾,竟然会败在偷袭上。对方在他心中已然定格在了最美好的瞬间,他仿佛忘了一目连在面对塌方时也曾是脆弱的模样。

他并不知道自己也被列在偷袭名单里,也不知道共鸣炸弹被那精神向导为黑猫的人引发时,一目连情急之下做了怎样的判断和抉择。

但他知道绝不能就这样完了。

他握紧方向盘:“我要见他。”

烟烟罗那儿安静了半晌:“这不是你说要见就见的。阿瑟港疗养院是什么安保措施你也知道,军方不放行,难道你还能冲进去?就算你冲进去了,他还能从井里爬出来跟你说哈喽吗?”

一目连搓手,手凉得吓人,心想着应该是不行了。

他就在这,和肉身像是被斩断成了两半,另一半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知,更别提什么从井中醒来。他体会不到肉身的痛苦,心却如被刀割一样疼。

他该高兴荒对他抱有那么大的期望,支撑自己的动力,唯独这条就够了。

“他会的。”绿灯亮了,荒一踩油门飞驰而去。他的眼神还是那样坚毅,语气还是那样毋庸置疑,没人反驳他,他说的就是真理。这本是个令一目连感动得无话可说的大场面,可那条在一旁拼命扭动、像在挥舞荧光棒加油助威的白龙实在太破坏气氛了,它发出了足足百米内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龙啸,仿佛是在给自己壮胆。

一目连笑得比哭还要难看,他低头看着在泪光中放大了好几倍的戒指,开始怀疑自己根本没有坚强到自己一直以为的程度。

有了这句话,他连地狱都能闯,可首先地狱得有个门啊。

烟烟罗沉默了很久:“回答我,你们到底结合了没有?”

“你的敬称呢?烟烟罗女士。”

“是小姐。回答我。”

女人的直觉真是准得可怕,荒顿时心凉了一半:“没。”

烟烟罗果然立马就跳了起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们已经结合,你的一生就是绑定的。说句难听的,连上将得一辈子受军部看管,在你退役之前军部不会容许他出任何会影响你状态的差错……你们若是还未结合,帝国那么多向导还不够你再挑一个么?”

“不。我们结合了。”荒改口道,他并没有给烟烟罗反驳的机会,猛地一扭方向盘,劳斯莱斯便呼啸着开上了唯一一条通往岛上的官道。

任何不在计划之中的“访问”都会被岛拒绝,隧道的天花板上是整齐的一排M249,这款老式的机枪具有不亚于大多数现代机枪的弹道与准度,不只如此,它甚至在持久连射火力方面也名列前茅。

最重要的是,它便宜,可以插满整条隧道。

“警告,警告,入侵者请迅速停车,否则将直接开火。”隧道提示音冰冷地说。

烟烟罗没有劝阻荒这样冒险的做法,注意力仍在方才荒改口的那句话上:“不要自欺欺人了,元帅,明明是你想要保持精神结合的状态,如今却又后悔了扒着人家不放……”

荒没说话。

第一波扫射来了,荒开始庆幸自己开出门的是机动性无与伦比的劳斯莱斯,而不是那辆开出去像要去野餐的大卡车。他猛踩油门,一波加速骗了机枪的计算量,子弹只打在了无人坐着的后座上。扫射还没停,隧道里恐怕布满了这不值钱的老式机枪,他把紧方向盘愣是秀了一把蛇皮走位,不得不把速度越提越高,论谁都知道,稍微慢下来就只有一条路——

死。

这个字眼对军人而言并不陌生。好在5.56毫米的子弹口径无法完全击穿经过改造的劳斯莱斯的外壳,荒并不敢放松警惕,毕竟数量一旦多起来,什么都不是事——就这么想着,这个想法便应验了。

一目连看着子弹穿过自己的身体扎进座椅之中,这实在是惊悚,想不明白荒到底是怎么在这样疯狂的处境里还能保证稳当地飚车。电话那头烟烟罗听到接连不断的扫射枪声都有点语气不稳了:“元帅!何必呢……按理说共鸣炸弹爆发后精神连结就被强行断开了,你根本不需要这样。”

在军方眼里,这些执着都是一国之帅的恃宠而骄,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一个哨兵对其向导那种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执着。

哨兵条件优良,有向导的辅佐当然是锦上添花,结合后哨兵精神力增强,能力大幅度提升,这也是军方的目的所在。可是谁也没有要求那个向导一定要是某个人,帝国上下优秀的向导那么多,自然不缺替代品。

真是讽刺,讽刺极了。

他们只是把一目连当作了政治婚姻的工具,只是恰巧一目连太优秀,家庭出身刚好符合贵族们的条件,否则被推上这个位置的还会另有其人。军部也默认了贵族的示好,荒对他们这比交易万分反感。

他不希望二人在这样的处境下结合,那对一目连太不公平了。

“病房是哪一个?”荒没空搭理她,第二波扫射接踵而至,那帮疯子根本不懂什么叫作节约用弹,每把枪配的弹链都长得要命,平均一分钟1000发的射速竟然到现在都还没用光! 

烟烟罗不太想回答:“元帅,您好自为之。”

“回答我。”

“……西栋三楼,剩下的我不知道。”

“好的,你被开除了。”

“???”荒再次挂上电话,自动屏蔽了烟烟罗气到昏迷的谩骂,拧眉观察着枪口朝向的方向,精确地避开,这次他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将未算及提前量的AI瞄准一路甩在车尾。子弹只来得及落到后车厢上,发出叮呤哐啷的响动被弹在了反弹层之外。

隧道口围上了护栏,比起追踪狙击而言这都是小事,荒也不心疼劳斯莱斯就这么毁在这破地方,就保持着方才的时速撞开护栏,护栏被车头顶着没掉下来,一路开到了岛上唯一的那幢建筑的大门口。

这种跟着别人一起来救自己的感觉太微妙了,一目连舒了口气,还好荒不知道。

竟然又一次为了他以身犯险,哪有这样的元帅?

这要是真在自己人手上出了事,可不正好顺了联邦军的心,那怎么可以。

这里很陌生,但他猜得出来是哪,墙壁上因为犯人企图越狱而留下的凿洞清晰可见,这是帝国大名鼎鼎的阿瑟港监狱。监狱建在与北区隔海相望的一座小岛上,传闻这里除了收押犯人还有一处特别的设施……

疗养院。

专门用于“处理”出了问题却不能直接抛弃的那些有头有脸的哨兵向导。

原来都是真的。烟烟罗没必要撒谎,他的肉身应该是被转移到了这个鬼地方。岛上守卫森严,全自动化管理,荒无人烟,只有定时几辆运输卡车出入。

荒是带着浑身杀气来的,握得最顺手的那把92在他手中如鱼得水,随手两枪崩掉了大门上的红外线扫描装置,这种发出滴滴声响的警报声吵得要命,哨兵想不发现都不行。他随身带的弹药不多,节省着用,一枪一个守卫机器人,干脆利落,不留余地。

门口的守卫倒得差不多了,荒突然停止了“杀戮”,他钻回车里,从放CD的小抽屉里摸出了一样东西。

一目连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自己手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荒元帅常年戴着手套,握枪的时候戴着戒指十分不方便,他原以为这东西已经毁在那座沦为火海的别墅里了,结果竟然根本不在家里!亏得他还是半路跑回去找的,生怕皇室派来的人看到他俩没戴着婚戒一个劲儿挑刺……

不对,现在不是感慨这一切的时候。荒这是要做什么?

一目连见他脱下手套,一板一眼地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戒指毕竟是一年多前的了,他这趟外出瘦了不少,戴起来不再勒肉,刚刚好。

一目连的精神触手毁得差不多了,他突然很想感受一下荒此时此刻的意识云,可他做不到。他猜哨兵这时候在想,究竟什么东西能够把一个掉进井里的向导从井里带出来?感化吗?劝说吗?还是漫长的等待?

荒盯着看,只觉得怎么都别扭,但没再摘下来,去后车厢摸了把RPG-7,光明正大地劫狱来了。

如果是感化,现在荒已经成功了。一目连可高兴了,能把他哄高兴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得他自己都难以置信——怎么自己就这么容易满足,随便塞口糖儿也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都能吃得特别开心。

他动弹不得,没法跟出去,只听到建筑物里传来不少枪响,像是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

再一眨眼,他的意识便来到了一个白色的房间里。一目连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浑身接满了各式各样的输液管,右眼上盖着一块染血的纱布,脸色苍白,连呼吸都浅得要命。

但到底还是活着的,一目连不想再放弃希望。

他的哨兵也不会。

不愧是在监狱里的疗养院,“看护”安全系数自是到位。病房被铁门牢牢锁着,只留了一条呼吸口,厚度不像常人能够撞开。

不过荒元帅可不是常人,上次因为没带大型武器吃了瘪,这次荒元帅好好地吃一堑长一智,扛了一把火箭筒过来。

面前轰隆一阵巨响,一目连感觉就连地面都在颤动。

“我的天哪!元帅你是疯了吗!”烟烟罗在通讯器里大呼小叫:“我都说了三楼具体哪一间我不确定,你仔细看看,不是叫你直接轰啊!”

“老子赔得起,要你管?”

墙壁碎成块倒塌下来,那人熟悉的身影就站在缭绕的硝烟之后,可这烟太熏,帅不到几秒钟就呛得那人浑身不舒服。

紧接着,那人就看到了病床上了无生机的他:“一目连?”

病床上的人当然是不会回答的,他明明就站在那里,挥挥手说“哈喽”。

可是那人看不到。



tbc

沉思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糖啊…………()

荒酱还挺傲气的偶尔在这种世界观里自称一下老子应该不会太欧欧西吧!

评论 ( 152 )
热度 ( 802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