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乍暖还寒 16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


“帝国的人民们,我觉得是我们站出来的时候了。”

“联邦再三对我们发动偷袭,哪怕是违背所谓的《2098协定》,我们也不得不站出来了。如今我们举国人民都处于随时可能死亡的危险之中,为什么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国土上,却要容忍被这样地践踏?”

“我们同样有生活,我们同样是生命,我们同样有尊严。帝国的荣耀神圣不可侵犯,我们不该容许联邦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骑到我们头上来!”

“我凭什么说这段话?呵……帝国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如今我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站出来,我的哨兵,刚刚死在了弗兰瓦尔的防守阵线上,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最后的意识——他在怨恨!怨恨我们为什么没有早早地就站出来,守护我们的国家!”

“贵族绑架未遂案、元帅府纵火案、纸厂爆炸案,再到弗兰瓦尔爆炸案,为什么我们要甘愿忍受这样的侮辱!我并不认为就此宣布开战的行为是违反国际条例,而这是我们在受尽压迫、侮辱后名正言顺的反抗!”

“我爱我的哨兵。我的连结至今还在作痛,他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战争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是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曲折!为什么我没能保护好我的哨兵?因为我们羸弱!为什么我们的祖国正在接受被侵犯?因为我们羸弱!为什么我们不能站起来反抗回去,告诉他们我们的头是铁的,心是钢的,身体是不容侵犯的!”

“站起来吧,为了守护国家,守护我们最重要的人,守护我们自己!”

“我是白塔向导部的一员,但我谨以我失去哨兵的向导身份说话,我恳求你们坚强起来,将侵犯我们祖国大好河山的犯人们打回去!帝国,我不怕你,你敢应吗?”

樱花妖身着一袭惨白的丧服,站在帝都人民广场的高台上。

她的眼中噙着泪,话语却是那么绝对。

她强忍着刚刚失去哨兵的浑身疼痛、顶着连结强行断裂灵魂分崩离析的痛苦,站在了这最受全国瞩目的地方。

“我的哨兵,是为了守护帝国而死的,我需要帝国给我一个答复!”

“告诉我,我的哨兵不是枉死的,他是为帝国作出了贡献的,帝国会替他复仇!”

她的精神体爱斯基摩犬已经没了生机,甚至连隐藏自己都办不到,趴在一旁奄奄一息,她却仍坚定地站着,哪怕双腿发抖,哪怕声音嘶哑,哪怕在广场上饱受着人群投来的同情目光的煎熬,她依然站着,不等到一个回复就不罢休。

电视台实时转播了她的那番演讲,网络上顿时也闹得沸沸扬扬,“奋起反抗”的TAG被刷到了榜首,人民的斗志顿时激昂起来。

一目连和荒一同赶到广场上,桃花妖扑进他怀里,热泪盈眶。

哪怕就是在樱花妖结合那天她也没有哭得这么惨,她提不起劲帮自己疏导意识云,一目连就只好帮她。

他们二人事先就得知了帝国准备开战的决定,再听到樱花妖这番话也深受触动。

——是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使那样一个羞怯的向导姑娘站在这里呢?

帝国很快就作出答复。联邦为了赚全世界百姓的口碑,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逐步将各国政权收入囊中,这招阴霸却管用,海对岸的其他国家都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会是帝国先挑起战争。帝国确实早就想宣战,只是在等待一个名正言顺的时机。

而现在时机到了。

帝国公主辉夜姬脸色绯红,略带胆怯地站在镜头前——由尚还年幼的小公主来宣战,没什么比这更能打压联邦刻意制造的舆论了。她将稿子熟记在心,情真意切地对着镜头宣布道:“樱花妖小姐,我对你的事深表痛心……愿你节哀顺变。你的哨兵是为了帝国的辉煌,光荣地牺牲的,我们将会铭记他的一切。”

光芒在她眼中闪烁,她有些慌乱,紧紧攥着手中那枚象征着帝国至高无上的印章,颤抖着将印盖在战书上:“帝国……正式向联邦宣布开战!”

这一切被实时转播到了人民广场的大屏幕上,樱花妖哭着哭着就昏倒了,在台下随时等候救援的白塔医护人员一窝蜂冲上去将她接住。

桃花妖从一目连怀中钻出来,一目连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她连连点头:“谢谢,谢谢……”说完就朝着救护车跑去。

他顿时五味杂陈。

“别想了,比起悼念,还不如去想想怎么让敌人付出更大的代价。”

荒只是瞥了一眼桃花妖的背影便钻进了车里,仿佛这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他从车座底下摸出一台老式录音机,也不管一目连是不是还要再多看会儿,插上耳机,对外界不感兴趣。

一目连忍不住笑了——荒元帅哪有表面上这么淡定,那盘带子他见过,那是哨兵专门用来调节自身情绪用的白噪音带。明明就在向导身边,却不让向导来安抚情绪,偏要用这种古早的方法……

分明也是极惆怅的。

随着救护车远去,广场上的群众也渐渐散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停在树荫下的这辆车。

残阳如血,白塔上鸣响了长钟,哀悼着一缕缕消逝的英魂。

 

在这样的和平年代,大多数士兵一辈子都遇不到一次这样大规模的战役,一目连最近经历了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惊险逃生,却依然一点实感也没有,直到他又看到荒的那辆小卡车。

小卡车停在皇室安排给他们暂住的那座宫殿前,不同于以往,那些花哨的饰品都被人卸下,贴上了各个战区的战术地图,见过的、没见过的中将上将人来人往,一目连只是站在一旁听着顺便给荒端茶倒水都看得累了。

一目连从不知道荒认真工作起来是这样的。

荒正和轰炸部队的上将因为轰炸地点的问题发生争执,军人吵架哪有高大上的,一句一个脏,一目连听得很想笑,碍于身边还站着一大排认真听骂的中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荒突然向他扫过来一眼,一目连背后一僵。

——呀,出糗了!一目连的表情还是方才尽力憋笑的样子,可能很滑稽吧,他涨红了脸努力装作喝水的样子转移了视线。

谁知荒并没有什么反应,好似什么也没看见,回过头去又和那上将劈头盖脸各抒己见。

“敌人很聪明,知道要趁我们反应过来前先对向导下手,现状远没有你们想象的轻松。虽然现下只有针对弗兰瓦尔的突袭是得逞的,但交上来的伤亡统计仍然不容乐观。”

荒把一沓报告拍在白板上:“上将。”

这里上将这么多,可谁都知道他喊的是谁。一目连心说他果然还是看到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杯,捧起那堆卷宗临时扫了几眼:“截止目前报上来的数据,一共有12名向导、2名哨兵在爆炸案中牺牲,还有5名向导正在抢救中且尚未脱离危险,可以初步推断是蓄意针对向导所实施的谋杀。”

“是。几次爆炸敌人都是针对向导而来,想让帝国弹尽粮绝。一场战争无论何处都少不了向导,哨兵是利刃,向导是灵魂。若是不狠下心一网打尽,只有可能使更多同胞遭受灾难。”

说完,荒点出几个地方:“我建议将导弹投在这里。”

一目连心颤了颤,他所指的方向赫然是联邦的首都与通商港口!

这是要鱼死网破,而不仅仅是镇压、试图终止这场战争了。

“恕我直言,元帅,出于人道主义,无论如何炸在这样人口密集的城市都是帝国理亏,为了长久的发展,适当威慑联邦,劝退他们才应该是我们发动战争的目的。”一位中将忽然发了话,顶着被元帅过于强势的哨兵信息素震慑的压力提议。

荒一拍白板,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对敌人的温柔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四年的军校生活没教会你们这个道理吗?”

在场没人答话了,荒元帅心意已决的时候是很难辩回来的。

“元帅。”

有人忽地插了话,所有人不禁投去了看勇士的目光。

“你说。”荒望着一目连,神色阴晴不定,但并未见怒色。

“我问过你,恨不恨联邦军人,你的回答是‘恨’。那我是否可以认为这条军令是包含着主观感情的呢?”一目连深呼吸,面对荒气势汹汹的直视,他其实真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下达军令时,不得以公徇私是最根本的要求,可是通常来说,哪个不要命的下属会给自己的长官安上这种罪名?找死不成!可是一目连偏偏就敢,这话他不得不说。

“人民总是无辜的,我同意方才那位中将关于只炸几个兵营的方案。”他字字恳切,还不忘给荒留个台阶下:“我相信元帅能理解我的想法。”

在场的将士懵了一半——原来首席夫夫也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

原本以为荒会大发雷霆,许多哨兵都忍不住做好了再被训一顿的准备,却听荒沉默了许久道:“那就投票吧。”

那个执拗的荒元帅居然会作出让步?!

剩下的一半也懵了,张大了嘴,顿时一大片精神向导在车厢里群魔乱舞上蹿下跳。

——真不愧是荒元帅的向导,恐怕元帅也只听一目连上将一人的劝了,他们在心中想着。

投票采取匿名的形式,荒全程围观,也没有投上自己决定的一票,由一目连主持了投票。

最终结果果然不是荒的理念。

不过荒说到做到,没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作好了战略部署,只是在最后众人离去时说了一句:“希望你们不会有一日为今日的懦弱而后悔。”

这句话印在一目连心上,可他依然没有哪怕一瞬间对自己的提议后悔。

他们三两步回到殿里,一目连关上门,迅速开口道:“抱歉。”他无措,心想着今晚恐怕又泡汤了。

“不,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荒想泡杯咖啡,对今晚要加班的事实深信不疑。

“我来吧。”一目连上前抢过那袋咖啡豆,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问:“姑获鸟上将说的结合……”

这大约是他第一次踏进雷池。

帝国至高无上的命令在前,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并不过分。

荒替他把咖啡机从上层柜子里拿下来,咖啡机咚的一声像是被用力地敲在桌上。

“上将怎么想?”

天哪,这句话根本就是在调戏他!一目连却煞白了脸:“听你的。”

荒闻言就放心了,开诚布公道:“我没有现在就结合的打算。”

“……是吗。”

老实说,一目连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是因为那个哨兵吗?哦,他不敢问,那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

说到底,不过是吊桥效应。

在危难关头人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他们会把此时此刻的心情误认为是自己的心动,以为是自己对对方产生爱情而出现的生理反应,所以患难见真情的说法其实有两种意思。

只不过是第二种罢了……

一目连手没捏紧,研磨咖啡豆用的圆盘从他手中滑落,咖啡沫撒了一桌,他连忙拿抹布擦拭,一只手却冷不防地覆上了他的手背。

荒按住他的手,似乎是在叫他不要胡思乱想。荒神色真挚,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火花:“上将,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相信我。”我有我这么做的理由。

简简单单三个字,便瓦解掉了一目连心中那些长吁短叹。


tbc

或许让各位失望了,荒有他自己的考量,请大家相信他吧~



*白噪音:哨兵的五感大多时候处于混乱的状态,过于敏锐的五感会使他们了解到很多不必要的情报,为了隔绝这种混乱,就有了白噪音带这样商品。大多是风声、海浪声、脚步声等,用于在身边没有向导时安抚自己的情绪。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哨兵都更愿意自己录一盘,因为他们喜欢的白噪音有可能是更有象征意义的东西……也说不定。

评论 ( 85 )
热度 ( 686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