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双龙组】乍暖还寒 15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总是在脑子最不清醒的三更半夜码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


场面一下子尴尬了起来,一目连还抱着那么点儿荒对此事一无所知的期望,可转头一看荒元帅的表情,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他甚至不需要用精神触手去探知意识云就能感受到哨兵的暴怒。

没有野兽喜欢自己的领地被侵占的感觉。

尤其是在这位哨兵还有些“特别”的情况下……

哨兵教官的穿衣打扮无处不散发着风骚,大片精瘦胸膛裸露在外,像是在炫耀自己结实的胸肌,勾引一个不谙世事的向导回家,丝毫没有半点为人师表的自觉。荒两眼一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也躲不过狂躁症的命运了。

虽然问题全数出在白塔,眼前这位哨兵也只是服从命令,理性而谈荒并不应该归罪于哨兵本人身上,可荒就是收不起敌意。他对眼前这位名为夜叉的哨兵有点印象,当年军方拉拢过此人,但由于这人私生活作风有违军纪,最终未被军部收录。

——一目连险些就要嫁到这种哨兵家里去了。

要是他没赶回来……

荒上前一步,将一目连严实地挡在身后,皮笑肉不笑说:“夜先生你好。”

不过他心中的万马奔腾可没那么简单就被糊弄过去,因为主人的精神状态萎靡而已经好多天没有出现的白龙终于找到个由头蹿出来,像个黑社会老大一般,不太友善地绕着夜叉教官转了一圈。

夜叉也没想过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自己只因精神体与源博雅品种类似,二人才结识,心想着帮个忙也不会缺胳膊少腿,就应了下来,谁能想到那个毕业了之后还执意要学射击的向导竟然是差点成了自己向导的一目连上将?同行的居然还有……上将的正牌哨兵?

源博雅你玩我呢!

是个脑子正常的人此时都知道不能跟元帅硬碰硬,可夜叉偏不干。

夜叉个人对这门亲事是很无所谓的,有和没有都没区别,也不会有什么吃醋的想法……可在看到荒元帅几乎炸毛的反应之后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不得了的念头。

嘿嘿嘿……他在心中邪笑着。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荒元帅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约的不是连先生吗?”夜叉装作不在意地扬扬手中的教鞭,还不忘添油加醋地唤出自己的精神向导花豹。花豹与白龙视如寇仇,对上眼的一瞬间几乎就要扭打在一起。

花豹嘶吼,白龙咆哮,谁也不甘示弱。

夜叉明摆着要挑衅,荒又哪会退缩:“我送他来。”

可他依旧头皮发麻,怎么听起来夜叉和一目连还挺熟的?什么连先生连先生,这样一个甚至连军籍都没入的人,没大没小,应该用敬称连上将来称呼一目连才是!

“那您可以回去了,新闻我看到了,元帅您的伤还没好吧,不然连先生又怎会来找我补习射击?可别累坏了自己,到时候倒霉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夜叉随性地倚在柱上,绕过荒朝一目连看去:“连先生,别来无恙啊。”

一目连:“……”

等等,他们真的认识?

才没有!一目连对天发誓,这明明就是第一次与夜叉先生正式见面。上回夜叉在宴会开始后才姗姗来迟,二人还没来得及在白塔的安排下碰头就被联邦的人入侵了……夜叉的意识云中飘散着幸灾乐祸,一目连心中暗叫不好。

这摆明了是要搞事情。

哨兵说白了就是将人性中参杂的那点野性提纯到人格最表面的野兽,说他们是狂躁神经病也不为过,平时看起来挺正常的,可在没有向导素中和的情况下,一个一个翻脸不认人起来比谁都冲动。

一目连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知道夜叉是有意在挑衅,但人家说的也没什么错,这要怎么反驳?他磕磕绊绊道:“夜先生你好。”

“才多久没见,怎么又这么生疏啦?”夜叉甩了甩教鞭,身边那群等着听课的学生们个个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过来一眼,他很满意这个结果,回过头来对一目连说:“其实我的枪法也没多好,是绝对比不上荒元帅了。不过我比他闲,找我还是没错的。”

一目连欲哭无泪,自己找源博雅帮忙的原因根本不是这个……怎么越抹越黑呢?

视线边缘那白龙和花豹都快用秦王绕柱跑的方式厮打起来了,那条只会和荒吵吵架闹闹别扭的怂龙竟然也有这样暴跳如雷的一天——它瞪圆了铜铃般的大眼,无声地仰天长啸,终究还是碍于自己高冷的设定没有扑上去。

“不,我……”一目连明知夜叉是故意捣乱,竟也没个办法。他虽然对这位哨兵教官随心所欲的性情早有耳闻,却也没想到所谓随心所欲居然是这个随法。

荒骤然打断他们叙旧:“夜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无论白塔自作主张作了什么决定,有一点你必须清楚,我还没死,连依然是我的向导。”

这宣示主权的话已经够直白的了,夜叉险些破功笑出声,连忙憋了回去。

一目连光速忘掉了自己方才想要解释什么。

刚才荒叫他什么?

“我们的来意并非如你所想,也请不要有任何无稽的妄想。我们是来收回委托的,我会亲自负责上将今后的射击训练,不劳烦夜先生操心。我说得对吧,连?”荒一字一句缓缓说道,字字铿锵有力,也不知其中暗藏了多少句无声的咒骂。

一目连话都没听清,心情就和当时荒找他切磋时听到那句“你可以”时一模一样,忽地一下明亮起来,几乎都要一面频频点头一面拍手叫好了。

夜叉出声打断这对没事来自己面前秀恩爱的狗男男,心中暗骂娱乐版的八卦新闻果然都在放他娘的骡子拐弯屁,什么夫夫关系不好的传闻都是假的:“连先生,随随便便放鸽子可不是那么礼貌的行为。”

荒对他的穿着意见非常大:“夜先生,我倒觉得你要好好复习复习《军校师生行为准则》。”

一目连居然还想瞒着自己来见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哨兵,换作是别人恐怕早已气得意识云不能自理。刚巧荒先生十多天没怼人,兴致特别高昂,正打算约一波架,突然一通电话打断了这剑拔弩张的僵局,荒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峰。

那不是荒常用的铃音。所有经常联系的人都被荒放进了一个分组,铃音有所不同,来电的应该不是荒的熟人。

一目连从荒的意识云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一目连向他投去担忧的目光,荒神色凝重,刚刚还充血好战的意识云沉寂下来,他招呼也没打就转身走了出去,留下夜叉和一目连大眼瞪小眼。

一目连想起自己那些不好的预感,不知是否真的应了验。

不过气氛根本没办法严肃起来,很快夜叉就打岔说:“你男人不行啊。”

一目连站得笔直:“多谢夜先生好意,不过……”

夜叉连忙打断,谁知道荒元帅在门外接电话还会不会有闲工夫一边听里边说话呢:“是恶意谢谢。”说完他又觉得背后隐隐一股杀气,花豹正在漫无目的地四处徘徊,可能是觉得自己方才作过头了有些良心不安:“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你家这口子的反应我觉得你以后也来不了了。”

一目连十分羞愧,也不知该不该应。

荒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赴宴真相?他居然都没看出来,最难得的是荒居然没来找他麻烦,这不是荒惯有的风格。源教官也没把话说清楚,差点儿把事情弄得尴尬不可收拾。

总之夜叉和荒这仇大概算是结下了,不过夜叉也不太在意是否得罪了元帅,眼睛一亮,注意到他枪套中那把92:“这什么?”

“92式?”

“我看看。”

夜叉擅自把那小手枪掏出来,盯着看了会,高挑了眉阴笑:“哦……是改造过的,你家那口子技术还可以。”说完就迅速把枪塞回一目连手里,生怕自己的哨兵信息素沾在上面。

他不管一目连有没有听懂,自顾自说:“不过啊,上将,哨兵是一种敏锐过度、很没安全感的生物。简单点来说你就把他们当作狂躁神经病就好了,注意点吧,狂躁症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摆摆手,丝毫不觉得自己在骂自己,又雷厉风行地甩着那口味很迷的教鞭回到了那帮学生中间。鞭声啪啪作响,那转瞬即逝的感慨又不见了踪迹。

一目连捧着那把92追了出去。

荒靠在车门上接电话,意识云的攻击型已经平息,见他出来眉头却丝毫没舒展。

一目连将手抚上荒的后颈,悄悄替他梳理最外层的意识云,荒没有拒绝,哪怕这样一目连就站在通讯器旁边,能将电话里对方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出事了。

他用眼神询问荒,荒摇摇头。

“……炸了,炸得好干净。我闻不到味道了,我闻不到爆炸的浓烟了……”

“我好怕,连结那头没有回应了。空荡荡的,好可怕……现在才几点,怎么天这么早就黑了,帝国什么时候这么穷了?”

这还是下午。

电话那头是一人的喃喃自语,语气像是得了疯病,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一目连稍微瞪大了眼睛。

——他想到了联邦。

荒已经不知道从何开始安慰:“你别急,救援队快到了。很快了。”

那边却响起令人绝望的声音:“喂?你在听吗?别不理我啊,我随便在通讯录里按的一个电话,如果打错了不要怪我,我就是想找人说说话而已……”

“喂?喂?有人在听吗?”

难怪荒的表情看起来那么怪,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有可能会给他打电话的人,接到这么一通电话当然诧异。

荒没话了。

电话那头逐渐变成了一团杂音,夹杂着火焰燃烧的滋滋声,硝烟燃烧的臭味仿佛能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一目连有些反胃。

两分钟后帝国日报刷出了一条最新的新闻:帝国边境城市弗兰瓦尔因军用加油站泄漏引起巨大爆炸,目前当地救援队已经展开救援,真实爆炸原因正在排查中。

“那是我出差的地方。”荒攥紧通讯器,一直隐忍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是联邦。”

什么加油站泄漏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也就是拿来骗骗不知情的平民百姓而已,明眼人都知道这事联邦一定逃不了干系。

联邦将魔爪伸向帝国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只是荒并没有想到联邦的下一个目标竟然不是帝都,而是这样一座偏远落后的普通小镇。打电话来的是在弗兰瓦尔迎接过他们的向导,这样八辈子没有交集的人却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给自己打来了个电话。

这两句话毫无逻辑可言,一目连轻轻拍着他背上还未好全的伤,问:“你恨他们吗?”

“恨。”

荒未加思考便回答,似乎早就想好了答案。

国仇家恨,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但不知怎的一目连总对这个答案有所怀疑。

就在这时候,又一通电话拨了过来,只不过这次有点不同,军部的电话打到了一目连的通讯器上。

接电话的是一目连:“你好,姑获鸟上将。”

那头姑获鸟声音清冷:“要开战了,皇室与军部下了最终通知书——”

“你们必须在战前完成结合。”


tbc

为什么某句话浓浓一股朕还没死你就永远是太子的即视感……


*《军校师生行为准则》:请为人师长的自觉保持良好形象!

*狂躁症:每个哨兵都有的坏毛病

评论 ( 101 )
热度 ( 734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