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感谢您
万年洁癖不拆不逆

【双龙组】乍暖还寒 10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


“元帅,我认为您对军部的工作效率产生了不信任。”姑获鸟上将站在病床边,锁紧眉关言简意赅:“出了这么大事,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军部,军部不可能坐视不管,您也无需冒着生命危险救人。一旦出了差错,帝国将损失一名哨兵元帅与一名向导上将,后果不容设想!”

荒一动不动坐在看护椅上:“南区重军驻守,北区防范不力,这本就该是你们的职责。”

“荒元帅可别闹脾气了吧,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军部敏感得很,”姑获鸟道:“南区最近动乱多,又是帝国皇宫与军部总部所在处,自然要多加防备。军部已经商讨一致,今后会派侦察科的哨兵24小时暗卫连上将,请不用担心。”

荒立刻严厉拒绝道:“这就不用了,守好你们的皇宫去吧。”

自己的向导还得靠其他哨兵护卫,听起来也太窝囊了。

“这事您自己去和军部高层们说吧。为了不被弹劾,今后元帅还是多依赖军部比较好。哎呦,那帮老古董总是担惊受怕,安抚好他们没坏处。”姑获鸟简单转达了军部的意思,也不想因此与荒产生冲突,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一目连,声音柔和了许多:“连上将的伤没什么大问题吧?”

她提起一目连,荒沉了沉脸色,说:“皮肉伤,无大碍。”

将一目连逼近绝境的那名女向导并未落网,特种部队赶到的时候她就消失了,不像是死在了火海里,但在无人接应的情况下从四层的别墅上跳下去一定也好不到哪去。既然人不见了,就算不死也得半残,荒安排了人员去搜捕,她逃不了多远。

意料之内,直升机因主螺旋桨起火,坠落在小区主干道上,待特种部队上前抓捕时,发现驾驶员已经无声无息地死在了驾驶舱里。

——死因同样是因为共鸣炸弹。

“姑获鸟上将……还是根据军部的命令行事吧。”床上的人有了动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二人一同朝床上看去,一目连动了动手脚,确认一切正常:“军部的命令是最高指令,任何决定自有它的……”

“闭嘴。”荒冷声打断他,道:“这事没商量,住到军部里去也没可能,回去告诉那帮老古董,省省那些瞎操的心,真当我不知道军部几乎所有房间都有监控?有问题让他们直接问我,不要拐弯抹角。”

论谁看到自己向导醒来喊的第一个名字是其他哨兵都会不爽,这好像没什么毛病。

姑获鸟怪好笑地看了一眼荒:“您就气着吧,我也不当出气筒了,先走一步。”她柔声向一目连道别:“连上将好好休息,这事军部会调查清楚,请你放心。”

姑获鸟走了,偌大的病房又只剩下两个人。

一目连率先开了口,他撑着自己坐起来,随手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缓解气氛:“没事吧?”

“有事,当然有事。”荒厉声说,边说边把双手举起来,双臂上打了石膏,挂在脖子上,有点傻。白龙在他身后打了个转儿,有一下没一下地拿尾巴拍着荒的后背。荒没搭理它:“回去写篇减肥的检讨吧。”

一目连哭笑不得,仔细观察了荒的神情,才得出结论:“怎么,你有心事?”

荒很快道:“没有。倒是你,都是怎么一回事?”

一目连就把自那女人出现后的事同他讲了一遍。荒觉得这是个好消息,同时也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一目连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坏消息是,正如自己所想,无论目的是什么,联邦真的对一目连打起了主意。

“暂时不要乱跑了,跟着我,他们绑不走你。”荒放松下来,靠到椅背上。

明明换个说法就能变成非常温柔的话,某元帅却非得这样公事公办……

一目连是中午出的事,昏睡到了晚上,倒是幸福了,他却要时刻守在边上。一目连的睡颜很安静,他们一直是分房睡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一目连的睡颜。一目连眼睛闭得紧,让人感觉他随时都有要从梦中惊醒、蹦起来的可能。

荒想着,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听了自己的话义无反顾地一跃而下。

他有一肚子话想问。

要是自己没接稳呢?一目连难道没有想过吗?

但那也确实是一目连唯一的生路了,是不得不信。

那守灵的事呢……

一目连觉得这番话有好几个意思,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特别无辜:“行。”

电视的声音有点吵,荒以为是一目连想看,就没要求他关上。他调节了听力的感知幅度,稍微又犹豫了会:“认识金鱼姬么?”

一目连说:“不认识。”

“来找你的路上我遇到了她。她……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她叫我快想起来我是谁,你要死了,我也要死了。她的口气很急切,不像在开玩笑。”荒一阵恶寒:“她钻出来的下水道我派人调查了,通往一座废弃工厂。”

一目连显然有些意外,公事上只要自己不问,荒就一定不会主动说,如今却这么坦诚,他很不适应。一目连低声提示:“元帅……”

“你知道,北区多为住宅区,鲜有工厂,有也大多是手工制品厂,不过这厂可不一般,是以前生产军用化学武器用的。签署《2098条约》后帝国明面上停止了军用禁药的生产,那就是因为条约被废弃的工厂之一。”荒说:“这些事情本该是秘书官处理的。”

红晕浮上一目连的脸,他支吾着想要道歉,又被荒打断道:“这次就算了。不过……”

荒用下巴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口袋:“通讯器在里面,侦察科刚把资料发过来。你看看,看完总结一下告诉我。”

一目连:“……”

还不是要我来!

好在一目连上将身为病号还是很有军人风范的,深知甘于奉献也是一种美德。他认命地从荒口袋里拿出通讯器,通讯器一般是指纹解锁,而荒的手却被严实裹在石膏里。这就有点尴尬了,一目连长长地“呃”一声。

“密码0107。”荒坦然道。

一目连并未对这个数字产生太多疑惑,密码是对的,打开第一封邮件就是荒说的调查报告。他大致扫了一眼,朝荒报告:“好了。”

“这么快……”荒可怜兮兮地在喝军部发的能量饮料——只有这个是用吸管的,他没手拿汤勺,可能要受会儿折磨了。新任秘书官办事效率这么高,他该高兴。于是他也认命道:“你说吧。”

到底是谁委屈?

一目连清清嗓子,正经说:“工厂废弃后一直被放置,直到一年前才被人买下。签下名字的是一位东区富商,初步调查后侦察科认为此人留下的身份信息存在作假嫌疑,此人现名黑川主,初步认为其与联邦将领荒川之主为同一人。”

这事终究还是和联邦扯上关系了。

不过荒并没有把金鱼姬的事情告知军部,否则军部就会一同传来另一个消息——在白塔工作的金鱼姬小姐自从昨晚起就失踪了。她半夜离开了白塔宿舍,彻夜未归,今天旷工了一整天,直到傍晚还没有下落。

荒面色不太好,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目连也知道。他客观地说:“初步推测罢了。况且南北区隔海相望,地下通道复杂,九曲十八弯,那也不一定是唯一出口。”

“平时怎么就没见你话这么多?”荒嘲笑一声,眼中却是高兴的。他眼中的光闪动片刻,突然靠紧了椅背,侧过身去:“好了,我睡会。”

他是从跨海大桥上一路跑过来的,听从医生的建议还动了接骨手术,早已疲惫得不行,如果不是刚才姑获鸟将他气醒,估计都等不来一目连睡醒。可真到闭上眼睛的时候,又满脑子是那灼热的火海和那个……面目狰狞的女人——他纯粹脑补了一下,越想越不对劲。能和一目连打成平手的向导应该很强壮吧?长了满身肌肉,面露凶光,形象极其凶悍……

他一个哆嗦。

“……元帅,你似乎很清醒。”精神波动都快溢到我这来了。

“没有。”

一目连看他捧着两块巨大的石膏侧身睡非常不方便,小心翼翼地提议道:“你睡床上来吧……”

荒狐疑地睁开左眼:“啊?”

一目连顿时红了脸,又白了脸,强作镇定地摆手:“不是那个意思,我睡够了。”可以坐椅子上看新闻。

荒不太在乎似的,又重新眯上眼睛,懒洋洋“哦”了声,又没了动静。

他心思很乱,眼前的漆黑之中又晃起了金鱼姬惊叫的模样。“你快想起你是谁吧”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金鱼姬目前分明有与联邦暗地里联系的重大嫌疑,她的语气为什么那么紧张?可是“他要死了,你也会死”这话倒像是在为他担心……

雨女那边啜泣边说的“其实没什么,就是守灵”浮在他耳畔,摇摇晃晃,渐渐散去。

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他的脑中只剩下了混沌,所有人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吵闹得像是在逛庙会。

一目连细心地把电视调到了静音,一骨碌跳下病床:“元帅?”

荒像在做噩梦,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一目连便走过去,伏在他身边,将自己冰凉的额头对上去。哨兵的意识云接受了太多的信息,早已密密麻麻堆砌在一块儿乱成一团。一目连深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用精神触手为其梳理,一件十分令人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意识云移动了起来,尽管速度很慢,可它确实在动。它缓缓分解成了许多部分,重新组合,最后并列到一起,掉落了一部分不再需要的思维垃圾,有条有序地正常运行。

一目连愣了愣——荒今天吃过小白素了?

或许是吧。荒的呼吸逐渐平稳,一目连起身坐回床上,闲着没事便削了个苹果,眼睛随意扫到电视上,正好看到一条新闻。

他已经开了静音,但字幕还看得到。

——帝国首席哨兵荒元帅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抢车,究竟是伤天害理,还是另有隐情?!请关注CJTV官方微信mydaobaby,前方记者青行灯将后续为您报道。

他险些笑出声。这不,报复不就来了么?


tbc

近期日更


忘了补:

*《2098协定》:关于五大国今后20年和平共处的诸项原则

*小白素:俗称向导素提取剂,因药片形状如此获名。用于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安抚情绪,只能起短期作用,并且有副作用,一般只有军方使用。

评论 ( 46 )
热度 ( 653 )

©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