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 09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怎么感觉给我写成悬疑了……。。


-


一目连对眼前的女人没有印象。

墨色飘逸的长发,火焰一般红艳的唇,女人悄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背后,慵懒性感地靠在墙上。她双唇轻启,若不是眼中太过明显的杀意,几乎会让人以为她在晦涩地调情。

她还特地高声嘲讽道:“一目连先生,你家守卫质量不太好啊。”

她的声调很有特点,阴阳怪气的,听了就不会忘,不太像这个时代的人。她进门的声音很轻,那时候一目连在忙着翻箱倒柜,根本没想到会在这时候有不速之客,但他反应很快,随手抓起床头灯,丝毫不怜香惜玉地砸了过去。

——虽然只是第一次相见,但有本事打败、或者绕过门口卫兵就进来的人可绝非常人。这与记者偷偷摸摸进来的概念可截然不同,这女人的反应如此自信,一定是昂首挺胸来的。

女人泰然自若地闪开,鲜红的指甲在空气中划出一条长得吓人的痕迹。要价昂贵的床头灯在她身后砸了个粉碎,灯泡一闪一闪,炸出一丝电光。

一目连想起那个炸在囚车里的向导,警觉起来:“联邦的人?”

“连先生,明知故问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她并未有多做解释的意思,从大红衣兜里掏出一样物件,朝他抛掷过来。那东西还在空气中就开始散发出浑浊气体,一目连心中一凛,他可没有小心翼翼到在卧室里放一个防毒面具的程度。

丢出来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催泪瓦斯,而是一种军用对向导专用的人造信息素,这样填满一颗弹药的计量已经足够麻死一个甚至氪了药的向导!

——放弃抵抗吧!

一条精神暗示被输入进他的脑海之中,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但他很快就挣脱开了那条束缚,争分夺秒要去推开唯一通风的窗户。女人并未让他的垂死挣扎得逞,又是一道霹雳雷鸣的暗示拍过来——你现在很安全,放松,放松。

一目连快速从床头柜最底下的暗格里摸出备用手枪,他想要朝着女人开枪,可女人的身影已经隐在了那浑浊烟雾之后,他朝着可疑的地方连射几枪,并没有中。

女人意味深长地“哦”一声。

一目连之所以能这么快反应过来,丝毫不受对方控制,有一大原因是女人朝他脑海中灌输的那句话,用的是他记忆中荒元帅的声音。

前哨科出身的向导都接受过特训,对熟悉的人的控制会有更高抗性。

“传言竟是属实的,你们真的没有结合。”她间歇性丢了几个炸弹过来,好好一个卧室已经快成了洞窟:“年轻人们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地忠心耿耿。不过也倒好,省了一桩事。”

什么事?

一目连暗叫不好,只觉得荒那头可能也会有危险。

女人知道自己不能让一目连有展开精神屏障的喘息机会,那势必会是迎头反击的开端——她深刻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她仍然没有心慈手软,颇有一种带着一大包炸药同归于尽的架势。她大可以将一目连引到狙击位上,轻松解决,但她要的是活捉。

这可不容易。

她带了不少炸弹,尽管她的能力并不依赖于此。不过这次她摸出了货真价实的手雷,一把挥洒出去,热切悼念了一刻这一房间的奢侈饰品。

一目连很难在已经看到了手雷落到自己脚边时再作出反应,“嘀嘀嘀”的噩梦提示声震耳欲聋,他冒着脚被炸成烤翅的风险一脚将雷踹开,雷刚离了脚,就在他脚边炸了开,险些真成了烈焰烤翅。

炸弹威力大,但是范围不广,是战场上最流行的那种暗杀用的光子雷,无声无息就能在墙上剖出一个大坑。

他劫后余生般地大喘两口,朝着女人的方向又开了一枪。

向导内战其实很难拼刺刀,大多数敌人都不会让你接近到一定的范围。浓烟之后,女人不得不对他的瞄准做出回避,借着她作出躲闪的空隙,一目连终于有片刻喘息机会,立即展开精神屏障,那些混乱的精神暗示被抵挡在障壁之外,短时间是影响不了他了。

他对自己的屏障有信心。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形势转变,他又问了一遍。

女人很聪明,知道谈话也是可以利用的机会——等待一目连放松了警惕,就是她的宝贝炸弹登场的时机。

她喉咙干渴,又想涂那人体油脂做的口红了:“呵呵……我已经说了,要活捉你。”

“联邦在计划什么?”

“嘻,我怎么可能回答这个问题。好好看看你身处的地方吧,连先生。”

一目连下意识地退开一步,地上什么也没有。正当他以为她只是危言耸听,脑中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证实了。不知什么时候起,一股呛人的浓烟混进了女人丢出的人造信息素里,两种烟的颜色太像,他几乎都要无视了这个变化!

“嘻,你发现了。进门的时候我就点着了地毯,结果现在才烧上来,已经很慢啦。”那女人数着他手枪里的子弹:“最后一发了,对吧?好好瞄,瞄准我的头呀。直升机已经来了,就在你头顶上,好好努力,别功亏一篑啊。”

一目连不理会她的挑衅,愈发镇定了:“你们活捉我有什么目的?”

女人冷笑一声:“话这么多,去了不就知道了!”

精神屏障已然建立,两个向导僵持不下,就按照热兵器数量而言,她绝对是占优势的。但她不敢贸然冲上去,可一目连又怪矫健的,离太远了投掷光子雷又实在炸不到人。

——那就更近一点,近到自己能用自己的炸弹为止!

一目连握紧手中的枪,直觉告诉他,这将会是背水一战。

他突然很想打荒的电话,明明那女人已经离他很近了,他仍然想。他用枪托狠砸了一下那女人——很搞笑的一件事,他只是想按电话号码,那女人却以为他在摁哪块砖下面的地雷密码,吓得愣了好一会儿。这机会他不要白不要,一托子砸下去,那女人却更古怪地痴笑起来:“死亡的炸弹,你也逃不过……”

她尖锐的笑声弥漫在整座楼房里,电话拨通了,他立刻点了话筒静音,那头传来一声平淡得再平淡不过的“在哪呢”,他听完就挂上了电话。

荒那头安全得很。

他没工夫再浪费时间了,因为那女人轻轻一扬手,一排光子雷又向他飞来,他向后一跃,足足在床上滚了一圈,才恰恰好避开那雷暴的范围,险险与死亡擦肩而过。

直升机的噪音越来越近,他做好了心理准备。



“傻大个。”

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荒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金鱼姬。那小女孩断断续续地朝他喊叫:“别忘了你是谁!”

她是从井盖里钻出来的,突然悄声无息冒在荒脚边,冒出一个头颅,活像惊悚小说里穿越了过来。她拉住荒的脚,声音哆嗦着:“傻大个,别再误事了!你快想起你是谁吧,他要死了!”

“他要死了。你也会死!”

这一路跑过来,荒大汗淋漓,哪有闲情逸致去管这个未成年的小屁孩。好在她很快就松了手,又钻回到那枯井中去了,只剩下那句“他要死了”在空气中凝固。

“他”是谁?显然只有一个答案。

荒知道自己沿途狂奔过来的样子与平时自己想要塑造的相差甚远,他不在意那些东西了,死都死过一次了,更何况比起从军部再吊一架直升飞机过来,还是跑着去比较快!特种部队已经出动了,这会儿应该正在通过海底通道往北区赶来。时间不多,自己必须先一步到达。

小区门口站着一群避难的人,这些达官贵人看到隔壁着了火,第一时间就出来避难,甚至没想过去救援。荒推开他们,警务室里躺着好几具尸体,无一不是被炸得同那囚车向导一样惨。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心中叫嚣。

一直以来都是他站在更危险的那个位置,他丝毫没想过那人出了事一切会是什么样子。

他看到了盘旋的直升机,直升机中有人放下了绳索,像是要把人接上去。他随身带了枪,一把有些复古的P1911,防身用够了。他瞄准绳索,两枪就将那绳索打下来,正舒一口气的同时,他就看到了衬衣都被血色染红的一目连。

他的心揪起来。整座别墅已经陷在了火海之中,进去和出来都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应该只有直升机那一条道了。

子弹已经用完了,一目连退无可退,强行粉碎女人的精神屏障是不现实的——自己已经用光了气力,错过了最好的一击必杀机会……而那女人的炸弹像是异次元世界里摸来的,那件军大衣之中竟然藏着这么多。

火势已经延伸到了顶楼,一目连只觉得浑身都被灼烧了,浓烟呛鼻,他却不能像哨兵一样自主调节五感的控制。

“你的宝贝情郎来了,嘻嘻,可他把我们唯一的出路给断了,怎么办呢?”女人恶狠狠地嬉笑,丝毫没有对死亡危险的恐惧。

“他不会的,断的是你的后路。”一目连挺直腰杆,慢慢退到天台边缘。

任何军用直升机上都带着RPG与机枪,一旦联邦的人发现山穷水尽,拿机枪扫射怎么办?

好在荒并没有给直升机上的人思考下一步怎么做的机会。P1911弹匣一共有15发子弹,方才用了2枚,剩下13发全打在了停在空中的直升机主螺旋桨上。螺旋桨着火,趁着机上的人无暇自顾,荒高喊道:“下来!”

面对一个站在四楼的人,而楼下没有任何掉落保护的时候,说出这种话是什么含义?

一目连并没有再瞻前顾后,而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就算不是四楼,就算是一片万丈深渊,他也不会有一丝犹豫。

——看吧,断的是你的后路。

他看着女人扭曲的面庞消失在视线彼端,下落的暖风鼓舞着他。他甚至是背对着地面下落的,他不需要看。

明明只有精神连结,可那种刻进骨子里的信任是绝对不会抹消的。

一双大手接住了他,四楼的高度,人类体重的重量下坠,到达地面的速度与冲力一目连已经不忍心去数。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接大概率不会成功,摔下的人会折断对方的手,摔在地面上粉身碎骨……可这是他的哨兵。

强大的哨兵!

他听到耳边响起骨骼错位的声音,熟悉的闷哼声,熟悉的怀抱。

他停止了坠落。


tbc


*说一下反派们的角度吧,因为不少大家熟悉的人都是站在联邦那边的。

战争是以国家为中心,以国家利益为最高,虽然同上篇文一样,有名有姓的人都不会死,但反派(联邦的人)做出的事情一定是以联邦利益为中心,这不是黑他们的意思,他们只是在做他们角度最正确的事情。

这篇的女人就是红叶啦,大家都能猜到吧,别恨她,反派们都是有苦衷的,真正要背锅的人只有一个!

评论(35)
热度(129)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