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 07

*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

* 被逼斗得很难受……八段是上不去了。没心情写东西,唉,为什么要这样?


-


一目连换掉湿漉的恤衫,整理好了报告来到书房里。

他还带来了削好的梨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捧着整理好的报告,对半夜加班居然没什么怨言。

荒还在接电话,正襟危坐,嘴上说话的语气分明是在讨价还价:“青大记者真会开玩笑,你说的那个烟什么已经早就不在我这儿工作了,你们记者消息不该很灵通吗?”

一目连知道电话里那人是谁——应该是帝国最出名的战地记者青行灯了。青行灯一年前刚从前线上撤下来,没活找活,硬生生当起了帝国电视台主播,现在也算得上是帝国的大红人……她大约是一目连见过的最勇猛的向导了,扛着相机满世界飞,冲进哨兵队里嚷嚷着让开让开挡着姐姐财路了,身后跟着她的哨兵,她的哨兵是从联邦叛变过来的,扛着比人还高的长刀,有谁胆敢多看青大记者一眼,她就磨刀霍霍向流氓。

想到这里一目连忍不住笑了起来,咯咯笑声传到荒耳朵里,荒一时有点儿没听进去青行灯那儿说了什么。

他干脆开了免提,青行灯在电话那头算总帐:“我怎么可能信,荒元帅您是不是都解雇她三次了?隔着个电话接收不到精神暗示就以为我好糊弄了,也太小瞧我了吧?”

荒坦白道:“不是,就算没隔着手机我也不会收到的。”

青行灯:“……”

青行灯后来的语速太快,一目连没听清楚说了啥,只知道荒这么冷言冷语的人居然都能和青行灯互相挤兑吵上一架,他简直像是见了新天地。一目连干瞪眼站在一旁,听到青行灯最后犹如反派boss一样大喊一声:“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就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荒不以为意,把通讯器丢到一旁,看到那一大盘梨子:“嗯?”

“你上火了。”一目连没追问发生了什么,递了根牙签过来:“梨子降火。”

荒接过,尝了一口。梨是一目连精心挑的,鲜甜香脆,切成恰能入口的小块,泡了冰糖融的水,格外滋润。他漫不经心地夸了一句,并不太想在此着太多笔墨:“烟烟罗秘书官又被辞退了,老规矩你知道吧。”

一目连悬着的一颗心又掉了回去,他确实感觉不到荒的心境有任何起伏:“知道。”

根据军部的规矩,上校以上职位的哨兵在职期间秘书官因为某些原因被辞退、牺牲了,则由哨兵绑定的向导暂时接任秘书官的工作。算上这次,烟烟罗已经被辞退了四次,但因为各种阴差阳错,这还是一目连头一回真正接过这个任务。

“这是元帅要的资料,情报科刚刚传送过来。”一目连将报告书递过去,纸还热乎乎的。他已经光速浏览过一遍:“查过各户贵族的‘成分’,大多历史悠久,自联邦建国以来并未有与联邦牵连的痕迹。包括私底下的黑生意,也一致避开了与联邦亲近的势力。”

他虽然出身贵族,但也绝不会昧着良心帮那群老古董说好话。

荒略一思忖,道:“知道了。还有一件事……”

一目连见他微微停顿,知道是自己反问的时候了:“请说。”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帝国是否发生了什么算得上‘变故’的事情?”

荒干净利落地把梨子消灭了个干净——当然,他留了一半。他随口一提:“我听见你咳嗽了,这些你吃。”

这是祈使句,没什么好商量的。

一目连有些意外,想起自己只拿了一根牙签过来。

不过这还算在工作时间内,身为下属他自然不能当着上司的面吃东西。一目连虽然应下,却没打算吃。他略加思索,实在没什么线索,只好实话实说:“我想没有。”

“这原话我也问过别人,但她说有。”荒脑中浮现出某个天大地大我最大的哨兵小姑娘的样子,那小姑娘险些用语音留言占满了他通讯器的缓存:“猜猜看?”

一目连弯弯嘴角——今天的荒元帅怎么这么爱玩?

他郑重其事地回答道:“没有吧。”

荒点点头:“你察觉不到很正常,毕竟这事和你有关。”

果然一目连睁大了眼睛,脸上清晰写着疑惑二字。荒也无意吊人胃口,说道:“她的回答是‘一目连上将竟然被白塔安排相亲去了。’”虽被荒指责过很多次白塔不该聘用童工,但金鱼姬仍在白塔哨兵部工作,知道这事也不奇怪。今晚他才与她通过电话,确认了这件事。

一目连呼吸顿住了,那种被人捉到把柄的恶心感又不住涌了上来:“我……”

“别误会,我并没有找麻烦的意思。”荒说。

如果这是在拷问战俘,这短短一句问话就足以判处他死刑了。荒心中冷哼一声,心说你居然还想瞒过我,以为我死了就背着我去见其他哨兵了吗?他心中满是愤懑,但又已经和桃花妖达成了共识,这也算是揭过去了,他不该咄咄逼人。

这话在一目连听来就是另一番意思了,单单感知荒的情绪走向可以,但毕竟不能读心啊。

就算是根本不在乎,那又有什么呢?

自己分明也是不想要他知道的啊。

一目连并没有留给自己太多时间去便恢复状态,心中已经有了准备:“是我考虑不周,可变故又是怎么回事?”

荒就把那哨兵拷问出来的消息转达了一遍,一目连听了之后只觉匪夷所思:“元帅的意思是,所谓的‘变故’是指白塔帮我重新安排了哨兵?这……”

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一目连和联邦一点关系也没有,且不说家庭背景是帝国扎根了几代的贵族,自从觉醒成为向导以后就一直接受着军校与白塔的“半监视”,这也是为什么与首席哨兵结合的任务会降到他头上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绝对忠诚于帝国皇室,绝对不可能叛变。

“我知道。”荒简短地说:“这事会交给特务科去处理,是时候让安插在联邦的卧底做点贡献了。”

话是这么说,可他心中仍然浮现出一种可能。那可能性极小,但一旦代入进去,许多疑点竟然都是说得通的。

——当时那个哨兵头子一直盯着一目连的方向看、一目连与哨兵相亲是足以让他们临时更改作战计划“变故”、那位被炸死了的向导无论情况再危急也没真正下手伤害一目连……

这些事情拼凑在一起,指向一个事实。

他们的目标,就是一目连。

察觉到荒反常的反应,一目连适时地问了一句:“今天份的……”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委屈?“嗯,差点忘了。”荒没把他的想法告诉一目连,只是勾勾手指。

荒的口腔里还有刚吃的梨味,泛着糖水甜腻的香味,沁人心脾。一目连琢磨着糖的量对于哨兵的感官来说似乎有点多了,下次该加得更少一些……

“你换漱口水牌子了?”荒突然道。

一目连心中猛地一跳——那是他睡前漱的,那味道居然到现在还能尝得出来吗!

他老脸一红:“嗯,高○洁前天超市打折……”

“换回去吧,这个味道有点刺鼻。”荒并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简单交代了一下就过去了,也假装没注意到一目连逐渐红了的耳朵。

一目连心说漱口水不都一个味么,可无奈心中还有点小小的欣喜,还是答应了:“好。”

他心中澎湃了一会儿,也就没注意到荒转瞬即逝的笑意。

那笑很快就消失了,荒忽然说:“我今天去见了桃花妖,那个白塔管理处向导。”

一目连心惊肉跳:“找她做什么?”

既然真话不能说,荒就只能睁眼说瞎话:“她照顾你,去谢谢她怎么了?”

一目连的表情登时像见了鬼一样,好在他并没有感受到精神连结那头的人有生气的意思。

荒并未细思话里的内容,在略显昏暗的书房里,他那对璀璨的眸子十分突兀,一目连想逃避又挪不开眼。他停顿了片刻才说:“她墙上挂了23届全体哨兵向导的合照,你怎么在那上面?”

一目连应该是24届的,身为校里的红人之一,出现在校报上许多次,想知道这个并不是难事。

两个分院两不相通,甚至在大部分系别中,两边的课也都是分开上的。哨兵向导与生俱来的吸引太过强大,军校创办十多年后不得不作出了这样的改动。军校报社为了卖出更多的校报,在向导院夸隔壁的优秀哨兵,在哨兵院夸优秀向导,这样促进哨向友好互惠互利互相幻想的行为也是被校方默认的,以至于最后这类没营养的东西干脆占了两大版面。

一目连就荣登了几次哨兵院的校报,这他本人是知道的。且不说后来校园网论坛有多火爆,他甚至就硬着头皮去过一趟哨兵院,深刻体会过哨兵们日常的消遣话题有多么接地气、哨兵院版本的校报上的所谓交流版面有多么低俗。

荒早在一年前就特地查过一目连的资料,也证实了这件事。可他却出现在了桃花妖的毕业照里……也没听说有什么双胞胎兄弟啊。

一目连暗叫不好,连忙一边推出一道“安心”的精神暗示,一边磕磕绊绊企图蒙混过去:“不记得了。当时应该是在帮忙跑腿吧,被误拍了。”他去过桃花妖的办公室,对那照片有点印象。照片上有许多人走了神,就算被误会成是抓拍也不奇怪。

“这样。”荒若有所思:“回去休息吧,明天皇室要来人,别忘了。”

“好。”

一目连道了晚安,没忘了拿走了那半碟梨子和牙签,心里祈祷着荒不要再对那张毕业照起疑——那并不是什么毕业照,而是23届理论课班上成员的合照,那门课他跳了一级,自然会出现在“毕业照”上。

当年那班上被怀疑有个向导潜入进了哨兵院,虽未被抓个正着发现身份,但也确实从哨兵院叫回了樱花妖的哨兵——樱花妖因为一场意外,险些被大量复杂的情感淹没而坠入“井”*中,桃花妖哭着来求他帮忙,他不得不在三更半夜去一趟哨兵院寻求支援。

违反军校的校规,轻则降职,重则从军中除名,他不敢冒这个险。

这个秘密本应一辈子沉淀在他的精神屏障里的,哪怕是荒也不能知道。


tbc


预告:

忽然一根神经揪住了他,一股不寒而栗的不安涌入心头。他连脱下的外套都忘了穿走,抢过雨女的望远镜——那座偌大城市里他唯一熟悉的建筑物正置身在滔天火海之中。


*井:(这段是复制的)被称为灵魂黑洞,陷入神游的哨兵或者被情绪淹没的向导意识最终消失的地方。从肉体上来说没有死亡,但是已经几乎不可能再被唤醒。

*(补充说明)混沌:当向导被大量复杂的情感淹没或精神屏障被强行粉碎的时候可能发生的状况,会产生昏迷或情感紊乱。经过训练的向导大多都能将自己从混沌状态中解脱出来,未经过训练的向导则可以在己身哨兵的安抚下解脱出来,所以并没有“神游”那般危险。



*以下是一些关于精神向导的设定,不看不影响正文观看*

(图片均来自你度)

1。桃花妖:萨摩耶犬



2。樱花妖:爱斯基摩犬

很像萨摩耶吧?



3。烟烟罗:白鹤



评论(41)
热度(122)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