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 05

* 荒x一目连,哨向AU,桃→樱出没


-


05.

桃花妖这几日一直惴惴不安。

她从军校毕业后就开始为白塔工作,白塔里什么事她没见过,因为政策要求,她徒手拆散的小情侣也不在少数……按道理来说她应该已经习惯了才是。

哨兵向导的结合该是一辈子的,没什么比最熟悉的陌生人要来得可怕。

身为一目连婚姻关系的唯三知情人,桃花妖觉得良心一直在受谴责。她比一目连大一届,是看着这个寡言少语的学弟一步步成长到了如今样子的。

一目连觉醒得比较晚,刚入学的时候也才刚刚走出白塔,白塔生怕他跑了,还安排了人24小时盯梢。学会如何适应、使用向导的力量,是一个向导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正如哨兵觉醒后五感难以调节,向导也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精神屏障,他能清晰感受到周围人的好奇、恶意,还有哨兵们下流的对向导特有的欲望。

一目连活像一只小刺猬,从最初不让任何人接触他的精神屏障,到后来可以大大方方喷上中和剂*与哨兵们走在一块,足足花了他一年的时间。

桃花妖本来选的是前哨科,她知道樱花妖也会选这门科目——入学后樱花妖立刻就迷恋上了一位哨兵,二人约定好了毕业之后就去白塔登记结合。大部分哨兵都是要上前线的,樱花妖为了同丈夫一起,自然也会选能够上前线的专业。这专业里大部分都是男性向导,女性向导通常都在特务科,桃花妖却想也没想就跟了过来。

然后她遇到了一目连,这位小学弟天资聪颖,在大一上学期就完成了下学期的理论课,险些跳了一级,后来她就发现自己的理论课班上多出了这么一位小小的新同学。

二人相谈甚欢,这朋友也一直就交到了桃花妖毕业,她却阴差阳错进了白塔向导管理部,亲手签下了同意樱花妖与她的哨兵呈交上来的结合申请表。那晚她把一目连叫了出来,两个人趴在军校食堂的酒馆里喝了个烂醉,理论上向导是不能这样喝酒的,尤其还是在哨兵信息素集聚的地方——隔天她才知道一目连昨晚在赶论文,强行冒着迟交作业的风险陪她喝酒,心中自知欠了个人情,却一直没机会还。

一个小小的白塔向导管理部部长真的什么也做不到,她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没能还上这个人情。

一目连毕业后没有进入白塔,而是进了军部,她说不上话;一目连被皇室指婚首席哨兵荒元帅,她插不上话;一目连与荒的具体关系如何,她是局外人;甚至是荒“假死”后,一目连并未同普通向导那般结合断裂历尽折磨,很快又要被白塔指派往其他哨兵那儿,就连这个,她也无法干预。

桃花妖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帝国皇室和军部决定一切,白塔无法反驳,却要白塔背黑锅。荒元帅未死就另行指派婚姻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白塔就又要平白无故挨骂了。

她没脸主动去拜访一目连,也想不明白假死的内幕,只能忐忑不安地等着。不过她并没能等多久,很快就有人找上了门——只不过这人并不是一目连,而是故事的另一位主角荒元帅。

白塔因建筑外观命名为白塔,是第四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瞭望塔,后来翻修了一遍,保留了当年的防护科技,如今成了哨兵向导的工作枢纽。塔足足有二十层之高,每层分工清晰,为了尽可能保护向导的合法权益,向导相关的部门被分在了十层以上,桃花妖所在的管理部就在十五层。

荒的秘书官烟烟罗来了通电话,通知桃花妖提前开启隔离通道,避免其他向导误闯。

桃花妖没忘了荒是个未结合哨兵,自然不会大意。

荒大约是来兴师问罪的,坐着电梯径直上了十五楼。桃花妖紧张地端坐在办公桌前,心中祈祷着一目连也同行了。

真相显然让她失望了,荒是一个人来的,甚至秘书官烟烟罗都没有随行。

荒来势汹汹,开门见山道:“是谁的主意?”

什么,是为了这事?这出乎桃花妖的意外,一时不知道应不应该高兴。荒的情报网动作比她想象中的要迅速,这么快就得知了被白塔封锁的消息。桃花妖决定以静制动,她尽可能地挺直腰板:“元帅说什么呢,不要冲动,近来喝口茶吧。”

说着,她偷偷摸摸想用精神触手安抚对方的情绪,却被牢牢挡在了心墙之外。

荒刻意地拒绝了向导善意的入侵,他同寻常渴求向导安抚的哨兵不同,对任何向导的接触都有抗拒心理——除了一目连。或许是因为他自知心属一名哨兵,下意识地要反抗DNA基因链上的本能吧。

他听着桃花妖的心跳声逐渐加快,冷峻的神情却丝毫没有松动:“别装傻,身为知情人,我还真当你们的友谊是发自内心的。原来是我想多了。”

桃花妖心中有愧,鼓起的气势又歇了下去:“我……”

不是的!她的良心在尖叫!她知道一目连的婚姻状况十分特殊,可是她知道一目连对现状还是很满意的,她可以对天发誓,她绝对没有想把这样知足常乐的一目连推进另一段痛苦的失败婚姻中!证据就是,身为一目连最能说上话的向导朋友,她自然是看得出来一目连其实对荒……如果可以,她会同一目连一样,会将那个秘密保守一辈子,更不会做出不顾个人意愿为其牵线拉皮条的行为!

可是她不能用这个理由来为自己辩解,那大约是一目连最后的秘密了。

军部为了确保核心成员的忠诚,自然早就挨个催眠了一遍让向导逼问出秘密,一目连替她保守了她那永不见天日的秘密,她又怎么可能背叛他呢?

荒突然察觉到了脚边温柔的触感,他低头一看,一只雪白的萨摩耶委屈地耷拉着耳朵在他身边不住打转。

那是桃花妖的精神向导。他退了一步,尽管它很可爱,他仍不想离它太近。

“命令不是我下的,元帅您爱信不信吧。恕我直言,是您无故失踪在先,既然您知道精神连结不足以支撑着连上将对您的生死存亡有共感,为什么不早早通知他,免得他伤……”桃花妖说得底气十足,语速加快,险些说漏了嘴:“免得他……误会!”

有了精神向导的安抚,桃花妖冷静下来,直视着荒的双眼:“军部向来如此残酷,我还以为元帅您对此是最清楚的。在战争中失去了哨兵的向导若是没有精神崩溃而死,恢复期过后就会被白塔重新指派哨兵,很少有过意外。如果您真的像自己想的一样在乎连上将,又怎么会在半年之后才有消息?”

说完她才想起来,荒兴许还对那些报道并不知情,立刻噤了声。

可是这话仍是说到了荒心坎上,他呼吸滞了有近十秒。

是的,他完全没有理由比一目连还要激动。

他很快就把原因归结到了哨兵天生对向导的依赖性上,那种归属感很微妙,离得越近越清晰。没有任何一个哨兵能够接受自己的向导面临被其他人夺走的危险,那足以使一个哨兵狂躁症病发。传闻在向导数量最为紧缺的时期,哨兵会暴露出最野蛮返祖的一面,像动物一样,为了向导互相残杀。

他知道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是动了怒的。

他瞥了一眼桃花妖用来存放档案的柜子——哨兵的直觉惊人的可怕,从刚才起,桃花妖每隔几秒就会下意识地朝那柜子的方向看一眼,他丝毫不怀疑柜子里存放着那些企图争夺一目连的哨兵的资料。

荒想,这不对,你该是很有自制力的,而不是现在这样。

荒缓缓开口:“那你该知道什么对他来说是最好的。”

桃花妖睁大了眼睛,些许亮光在她眼中闪动:“我知道,我知道。”

一目连选择了你,没有放弃过你。她还记得一目连参加葬礼的时候的神情,她很想带着他出去喝喝酒,不过一目连拒绝了她,他说他要保持清醒。一目连婉拒了白塔的邀请很多次了,可是这次将通知书递给他的却是桃花妖本人,一目连犹豫了很久,幽幽冒出一句“那好吧”,她听得出来他的不情愿,可是没有办法。

很多事情她说不了。

比如一目连其实有抽烟的坏习惯,她最喜欢看他站在窗边云雾缭绕的样子。但是结婚后一目连就改掉了这个习惯,再也没有摸过烟……要知道哨兵对烟雾的敏感程度可丝毫不亚于疼痛。

荒走了,二人仿佛短短几句话间达成了共识。桃花妖从抽屉里拿出那叠由哨兵们自主提交的结合申请表,数量远比她想象中的多,一位能打善战的向导对任何哨兵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她气鼓鼓地一把撕碎了申请表,丢进碎纸机,看着纸片碎屑在机器中翻滚,心中是一片大声拍手叫好。

既然是一目连选择的路,她就会帮着他走下去。

她没忘了自己试图递给一目连一支烟的时候,一目连摆摆手说:“戒了。再抽就戒不掉了。”

她发誓,向白塔妥协,这会是最后一次了。



tbc

自欺欺人是不好的。

此类过度章节如果大家不太喜欢,可以尽量减少的


*中和剂:不同于ABO设定,哨向的中和剂仅仅只是用于自身需要,不会混淆一个人的信息素种类,该是哨兵的还是哨兵,该是向导的还是向导。只有一种可能有例外:就是向导对你进行了精神暗示,让你感觉到他是一个哨兵

评论(42)
热度(138)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