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 03

荒x一目连,哨兵向导AU,这章还在讲正事……泼不出狗血浑身难受


-


荒从后腰皮带上抽出一把军刀,走过来帮一目连划开了绳子,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一切都还好?”

一目连咬着牙关想了想,把“不太好”三个字吞回了肚子里,说:“还行吧。”

荒轻轻地“哦”了一声,朝着他挥挥手,转身就走。

有什么话总不能在人前说。一目连跟上,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眼那群窝囊的贵族,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是否有熟悉的面孔——虽然只是在白塔给的文件上看过,但理论上来说他毕竟放了那人鸽子。

答案是没有。他没再犹豫,重新快步跟上了荒的脚步。二人回到车上,一目连马上就发现了真相——原来荒刚才“闪现”秀了一波操作的真相是这个:一辆卡车内部竟然被改造成了一个迷你的办公室,装潢很用心,也很眼熟,墙上挂着精密的3D投影设备,方才那个大厦的背景就是从这里映出来的,以假乱真,肉眼难以发觉。

车上还放着一把M82A1。

荒狙击了一枪后就回到了车上,在车上进行“谈判”,看似胸有成竹地留在了现场,其实早已暗地里到了酒店外面,随时准备发号施令冲进来。想方设法让对手轻敌一直是荒的拿手好戏。

荒信任一目连能制造出“不平衡点”,创造出一个足以让军队冲进去的契机。

一目连深呼几口气,却是盯着办公室看了一圈,突然说:“和家里的一样?”

“和军部的也一样。”荒回答。

他们说的是卡车内小型移动办公室的装潢,三个地方的办公室都是一样的。荒习惯了这格局,也不喜新厌旧,就一直照搬着设计。可这在一目连眼里看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他本往好处想,或许是荒受了伤到哪儿疗伤去了,最近才回来,还没来得及通知自己,却好似不是这么一回事……荒的这移动办公室显然不是这一两个月内的手笔了,或许半年前失踪时就已经竣工。

荒元帅显然对这儿很上心,不止装潢,整个后车厢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目连在车外感受不到车内人信息素的原因——有点像白塔的静音室,那个只有白噪音的地方,里外完全隔绝,可以有效防止哨兵窃听。

一目连一时有些语塞,找了个位置坐下,离荒有点远:“是军部的要求?”

他马上又补了一句:“如果不能说,也别勉强……”

倒不是不能说,而是荒也不知从何说起。军部高层讨论的结果是让荒去边境处理一下几起大型军火走私案,这事牵扯到了隔壁联邦大国,他也就没太走得兴师动众。内阁叛乱也是事发突然,若不是身手敏捷,荒恐怕也要被炸碎在那火场里了。

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到了军部的秘密基地,哨兵的血统让他伤势恢复得很快,但很快就有一事引起了他的疑心——负责他精神疏导的向导并不是一目连。不过他没有答应,而是又捡起了许久未用过的向导素。精神连接断得很快,他感觉不到另一头的一目连,但不管怎样荒还是寄了一封信回去,他不知道一目连有没有看到——这年头,信件这种最原始的联系方式反而最不容易被监听。

不过很显然一目连并没有收到,也不知道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烟烟罗说把信投到了元帅府中,之后就未再确认了。

边疆确实是边疆,在这种离了现代科技就活不下去的年代,那破地方竟然可以没有网络。虽然后来证实是信号屏蔽器所致,可是寻常联邦的走私犯哪有这样阔绰的手笔?追查下去才发现,这竟然牵扯到了联邦军的势力,甚至和内阁叛乱都有点儿关系。

准确地说,他并不是特地挑在这时间点回来的。

荒想了想说:“军部的决定。还记得一年前的绑架案么?”

一目连点头,那场案子谁忘了他都不会忘。荒和一目连公开婚约的第二天,王都发生了一起连环绑架案,对象主要针对的是出身贵族的学生,犯罪者要求了一大笔赎金,还点名要一目连去送。不过后来那事被荒妥善解决了,一目连还以为这事完了,却没想到还有后续。

荒便解释说:“出于迟疑,我让烟烟罗去查了查。这伙人行事诡异低调,落网的仅是最外层的人,向导逼供不出东西。况且留下的痕迹很少,难以追查。深入调查半个月后才发现,那伙人里竟然有个熟面孔。”

一目连抬眼看他,似乎对这事并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这和一目连想要的解释不太一样,不过他还是点头表示理解,大家都懂得一个道理,事业才是男人的归宿,他也不例外。

一目连是有权知道这些机密的,不过他从来不过问,了然地“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不过荒并没打算瞒他。

“联邦的雪女指挥官,可还记得?”

噢,那个一头冰蓝色秀发的女人,是个哨兵,妆容冷艳别致,见过一面的人都不会忘。一目连“嗯”一声,回忆了有一会儿,在联邦还不是联邦的时候,各国交际舞会上他们曾见过一面,明明他是一个向导,那个女性哨兵却对他敌意很深。

荒迅速打断了他的回忆:“那伙人曾和雪女碰过头,也就是说,这事还牵扯到了联邦。”

一目连顿了顿:“我早说了联邦还未彻底放手,和平条约不过是签署来给平民百姓看的,暗箭终究难防。”

“是。军部的意思是由我亲自去解决这桩事,一去就是大半年。”

荒刚说完,就感觉到了一目连诡异的眼光。

难道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假死”了?金龙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空气中,盘旋在一目连身侧,看着荒的眼神有些哀怨。

“怎么?”荒一身战栗地看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被龙盯的。

“没事。”一目连很快说。

怎么可能没事?精神向导出现,这意味着一目连情绪有些激动*,可他却不说。

荒不说话了,坐到一堆文件面前,只觉得一阵头大。这时墙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荒接通了内线,烟烟罗的3D投射映像出现在车内,她已经迅速完成了秘书官所有该做的事:“犯人已经被分别关进军车的囚笼内,派了三辆车护卫,直接送到阿瑟港监狱吗?”

一目连静静地看着荒,荒感受到他的视线,有点儿不自在:“三辆不够,小心劫车,五辆吧,再准备一辆假的走在前面开路。”

烟烟罗一声应下,通话就结束了。荒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报告上,好不容易过了半年不用审批文件的美好生活,这下子又过完了。虽然新闻缄默*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普遍默认的,但自从帝国通过了言论自由的法案,总有些不喜欢根据潜规则做事的报社出现——明天的新闻指不定又要怎么写。

报告上写的是他这一趟回帝都的理由。

在成功将卧底潜伏进走私团伙里一网打尽之后,他们查到底,竟然看到了一条来自皇室的邀请函——像是贵族之间的交际舞会,贵族们总是喜欢搞这些虚的东西。起初荒并没太在意,难得回帝都一趟,烟烟罗却不允许他乱跑,一直待机着,直到那帮匪徒冲进了圣路酒店,将在场所有人挟持为了人质。

荒本来还想再看看情况,等待匪徒打勒索电话后再解决,直到他通过狙击目镜看到那头领始终望着的一个人。

是一目连。向导上将憔悴了许多,混在人群中,荒一眼就看到了他,一目连少有地穿上了肃穆的黑西装,反抗压制的过程中西装外套掉在了地上,薄薄一层衬衫下略显消瘦的骨骼框架异常清晰。

荒开了枪,12.7mm的大口径子弹脱膛而出,一枪把那哨兵头头给崩了。血花炸裂在M3狙击目镜彼端,他看得莫名解气。

荒突然摆摆手:“来。”

“嗯?”一目连一会儿才看明白。他长出一口气,调整好心情。但金龙却藏不住激动,围绕着他转了两圈。

他走到办公桌前,俯下身,苦涩和委屈很快都被忘到了脑后。荒仰头迎合着这个吻,却谁也没有试图去加深。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并没有夹杂着太多信息素的味道,精神光链却在久别重逢时凑到了一块,最后缠在一起如胶如漆。*

还真像对情侣似的,有模有样。

虽很恋恋不舍,但在结束短暂的精神连结后,一目连本想率先荒一步撤退,却不知一眨眼,正巧看见一双瞪得浑圆的眼睛就在鼻子对鼻子的距离看着自己!

一目连直接向后跳了一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荒那头白龙:“……”

白龙目不斜视地瞪着他,分明应该很吓人,却莫名有些滑稽。

荒捅了那白龙一肘子,白龙咆哮一声,却没有消失。

说来也挺有意思,一目连同金龙的关系更像挚友,可荒和白龙的关系更独特一点——一目连有时会看到一人一龙装腔作势地扭打起来,大概是因为白龙的表情总是太欠揍了。

一目连听到荒在心里骂说:出来干嘛呢,滚滚滚,看什么看? 

能和自己的精神向导吵架倒也侧面反映了荒元帅异于常人,一目连紧绷了一整天的精神总算松动了,咯咯笑起来。

白龙斗不过主儿,很快就溜了,化作一串信息素消失在空气中。

空气中一时只剩下了笑声,一目连恍然大悟,立刻又收敛了笑容:“我不是有意的。”

他从不窥视荒心中的想法,可是半年不见,熟悉的哨兵信息素充斥在他精神屏障之中,潜意识便放任了那信息素将哨兵的所思所想展露在他面前。一目连一直对雷池很敏感,尽管荒还想张张口说无所谓,缓缓行进的车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一目连没站稳,一个趔趄,直接撞进荒怀里。

荒接住他,迅速打通了烟烟罗的通讯。通讯被接在军部内部频道,烟烟罗的GPS显示她所在的那辆车就在卡车前方不到一千米的地方,为了保证押送囚犯的安全性,理应走的是军部高速通道,怎么可能刹车呢?

烟烟罗的目光有点怪:“元帅,出事了。”

她并非有意卖关子,而是气喘吁吁,不得不停顿:“那个向导……身上突然爆发了共鸣炸弹*,他被炸死了。”

对此荒却并不觉得奇怪,他只是问了一句:“还有伤亡吗?”

“没有,为了避免意外,车上只有我一个哨兵。”她说。这个安排是合理的,向导之间可没那么容易互相影响,除非实力差距悬殊。

一目连不该插嘴,只是看了荒一眼,荒知道自己和一目连想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你们没检测出他身上携带着共鸣炸弹?”

这事烟烟罗也觉得奇怪:“检测过了,他甚至被扒光了上的车。别说什么炸弹了,就算藏在○○里,也得被翻出来。连上将那巴掌打得倒是挺重的,爆炸前半分钟他才刚醒来,愣了一会,发现被拷在了囚车上,还试图挣扎,谁知道一站起来就爆炸了。”

荒直接无视了某个污秽的词,说知道了,交代了后事,吩咐秘书官烟烟罗好好休息,然后便挂了电话。

谁动谁死,荒有了点头绪——联邦有位女性向导,她被联邦像个宝贝似的揣在兜里保护得很好,甚至新闻媒体都从未报导过此人的存在。可是联邦军中一直有传言,任何俘虏、背叛者都活不过三天,他们会被这位女性向导的共鸣炸弹炸死,炸弹就像凭空出现一般,拦也拦不住。

联邦终于还是下杀手了。

荒望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若有所思。一直到一目连拉了拉他的手,他才注意到自己居然从方才开始就将一目连摁在了怀里……一目连脸色绯红,神色有些埋怨。荒后知后觉地想着,难怪刚才烟烟罗的眼神那么古怪。哪怕这并不是什么充满粉红浪漫气息的拥抱,一目连鼻梁撞在荒胸前,热乎乎的,随时有要流鼻血的征兆。

二人猛地同时松了手,一目连以为鼻血会喷涌而出,迅速捂住了鼻子。倒不是因为撞了一下,他没那么娇贵……

原因无他,只是他惊讶地发现,荒的心跳扑通扑通只蹦,跳得远比自己快多了。


tbc


预告:

一目连递过来一只手机,上面放着几张截图,内容是网路论坛上全国人民举国哀悼荒元帅死讯的帖子,字里行间都是真情流露,若不是知道这悼念的主角是自己,荒几乎都要被感动了。



*注1:精神向导是更高一维度的生物,拥有自我意识。情绪激动时不受原主控制。

*注2:新闻缄默,国家大众媒体会一致对高位哨兵向导们的新闻有所保留,尽可能保护这部分人群的私生活与利益。

*注3:算是个私设,理论上精神连结并不需要接吻,可是……!!!我们就当它必须要接吻吧,正如正式结合一定要啪啪啪【

*注4:共鸣炸弹,出自《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哨兵和向导观察报告》,是针对哨兵向导精神的武器……个人觉得理解成精神震荡就好了。

评论(28)
热度(133)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