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乍暖还寒 01

荒x一目连,哨向AU,注意避雷,应该是个中篇,稳定HE

双向箭头却不知的狗血设定



-


“大新闻!重磅新闻!帝国首席哨兵向导夫夫形婚曝光!”

网路上消息疯了似的传开,比瘟疫来得还要快。

“皇室担心军部权高篡位,试图用联姻绑定荒元帅,连上将或成皇室联姻最大牺牲品!”

“听说了吗,荒元帅并没有死!昨天圣路酒店发生的匪徒挟持案就是元帅亲自带领军队解决的!最搞笑的是,一目连上将身为荒元帅的向导,竟然对其的生死状况毫不知情,在场不少人感觉到了上将的内心波动,他根本没有想到荒元帅还活着!”

“不是说哨兵向导结合后思绪都能共通吗?难道首席夫夫结婚一年都还没有在白塔结合过吗!”

 

荒元帅并未丧命在半年前的内阁叛乱事件中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国,各自治区纷纷发来贺电,其中也无非是些嘘寒问暖的官腔。反倒是网络上已经炸开了锅,有人指责这半年内乱之中身为帝国首席哨兵,元帅却像个缩头乌龟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更多的人都将矛头对准了第二位当事人——公认的首席向导一目连上将。

一目连上将出身贵族,于帝国军校中以极其优秀的成绩毕业,毕业后也谨遵父母意愿加入军中,没几年就爬到了上将的位置,以一名向导的身份能有如此成绩,被人暗地里叫“首席向导”也不奇怪……只要再发展几年,或许真的会被帝国赐予此等殊荣。

可是就在这时候,帝国刚刚平定了边境战乱,就面临着又一轮考验——内乱。军部与皇室的争权夺利终于还是开始了,战乱中皇室给予军部的权力过多,导致整个国家控制中枢往军部倾斜,战乱妥善解决后,皇室再想要收回这些权力就开始变得困难了。军部认为己方平定战乱有功应当奖励,代表皇室的贵族则是又拿着那些血统之说硬是拒绝退位到军部后面去。

贵族和军部的纷争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打从上辈人那儿就开始了,理论上是暂时止不住的,可正巧军部内部一人独大,这人坐上了帝国元帅的位子,各个竞争对手又被打压得很死……最重要的是,元帅还没有伴侣。这便是前几年才开始显露头角的荒元帅。

有一个这样的好机会,帝国怎么会放过?一旦贵族与军部联姻成功,军部也就不敢把地位苟延残喘的贵族往死里逼了。

皇室很快就利用新闻舆论为元帅“提前”打点好了婚礼,元帅结婚的消息传遍全国,元帅不情愿地捏着手中的钻戒,确实无路可退了。

那是荒与一目连的第一次相遇,大概。

 

堂堂帝国元帅竟连自己的婚礼都无法一手掌控,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可事实就是这样,他直到身处婚礼现场,才第一次真正见到自己所谓的“未婚夫”向导。

一目连穿着整洁的西装站在不远处,脸上没有寻常向导的那般胆怯,眼神如同湖泊一样宁静,站得笔直,像是在行军礼。向导温和的信息素悄声无息地将他包裹,有些狂躁起来的哨兵基因终于悄悄又平静下去。

荒只是瞥了一眼,就看到了一目连的精神体——那竟是一头金龙。

龙体散发着威武的金光,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荒,好像在试探哨兵的态度。

荒有些惊讶,不过这惊讶又转瞬即逝地不见了,他一向不希望自己过多的情绪暴露在向导面前,有种被偷窥的错觉。他的精神体也是一条龙,一条白龙,给人的威压感更强一些,尤其是在他心情不好、快要发飙的时候。

龙形精神体很少,但并不是没有,荒就知道自己的导师晴明、自己,还有一个比自己大了两届的哨兵学长有……毕业了这几年,学长成绩那么优秀,应该也已经与向导结合了吧?

荒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思已经藏得很好了,他一直以来习惯用心墙将向导的精神触手隔绝开来,几乎没有向导能通过这屏障。他并没有想过一目连上将有多么优秀,上将本想上前搭话,无论如何今后都是名义上的夫夫了,起码在大众眼前一切已经一锤定音——要知道哨兵向导是没有离婚这一说的。一目连刚走近一步,却像是被人狠狠用针戳了一下,脸肿得很疼很疼,再没了主动交谈的念头。

一目连读懂了荒元帅的信息素,知道了他心中装着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哨兵。

这大约也是前几次荒元帅都拒绝了白塔相亲请求的原因……若不是这次是皇室先斩后奏,或许也不会有这场婚礼,一辈子也不会有。

一目连并非有意窥探荒的心思,只是没有管住自己试图关心他的潜意识。

哨兵爱上哨兵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毕竟哨兵的数量可比向导要多了好几倍,娶不到向导的哨兵大有人在,如果荒并不是帝国首席哨兵,也不是一国元帅,与不与向导结合白塔也不会管……可是一个背负着“首席”二字的哨兵不可能一辈子没有向导,巅峰期过后没有向导照看的哨兵体能、五感极速退化,帝国不会容忍一国之帅如此堕落的。

一目连喜欢往好处想:若是没有自己,也会有别人坐上这个位置的吧。想着想着,他就没有那么多负罪感了。

二人婚后相敬如宾,谁也没有提过去白塔接受正式结合的计划,每日固定的萍水相逢一般的一个浅吻就是绑定二人关系的临时结合,精神结合不同于绑定哨兵向导一生的枢纽,一天不补,就会自动松动开去……虽然也能起到正式结合的大部分作用,却无法真正实现二人心意相通。

不过,除了他们本人,是不会有人知道的。

婚后生活过得和在军校时差不多,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话,可这却是真的。就像担心触碰到雷区,互相都不会问敏感的话题,饭前饭后聊聊天也绝不会进入到谈心的部分。

贵族皇室皆大欢喜,军部暗自调查过一目连,自然也知道这向导的资质挑剔不得,也就没有怨言,在媒体夸大其词与卖弄风骚的宣传稿下,大家都将二人当作了帝国模范夫夫,却没想到他们其实连哨兵向导最基本的联系都没有。

一目连很乐观,时间总会感化一切,哪怕这就是一辈子,他也不吃亏。

直到半年前内阁叛乱,议会大堂被炮火轰了个稀巴烂,若不是自己紧急上了前线顶着压力开启了防护网,或许来自宇宙的导弹都可以把整个帝都炸成一片废墟。

死了很多人,一目连数都数不清,空气中全是人们哭泣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哀嚎感染了他的神经,他为了后续指挥工作不被影响,只好强行打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却也因此错过了或许是与荒元帅的最后一次见面。

荒元帅自那日起开始失踪,废墟中被炸得DNA都检测不出来的尸体也有很多,所有的事实都在向他证明荒已经死了,他却无法通过浅浅一条临时结合的神经感知到他的哨兵的状况。

帝国为荒办的葬礼很隆重,像是在彰显帝国的慷慨,实际上也是在借此招揽名士投奔。哨兵皇帝那点见不得光的小伎俩都被一目连看在眼里,可又无可奈何。在白塔高层工作的桃花妖作为少有的知情人,神色复杂地看着一目连跪在仅仅放有衣冠的棺材前,木然地点起一只长明灯,半天都没有动静。

她试过,一目连的精神屏障无人能穿过,谁也不知道这位可怜的刚刚失去哨兵的向导正在面临着什么。

寻常向导有不少会在结合的哨兵死后精神枯竭而亡,也有些侥幸没死的,会在休息一段时间、走出阴霾后,会因为“物尽其用”原则,被白塔重新分配到其他哨兵那儿去……一目连并未与荒正式结合,不存在那些撕心裂肺的痛处,可桃花妖心惊胆战地盯着一目连看了好一会,忽有一种直觉——一目连一点也不比任何一个经历苦痛的向导好过。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的,一目连为荒元帅守了七七四十九日灵,她都没好意思和一目连聊聊未来可能要再婚的事情。

她没关心太多。一目连自己就是向导,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不需要她教。

一目连一向行事低调,可无奈这年头的记者实在知晓见缝插针,守灵的事情也被记者抓拍了去。按理来说逝者已矣,桃花妖起初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却没想到这一条小小的不占多少版面的八卦消息险些为一目连带来了前半生的转折。

 

一目连的神情很复杂。

兵荒马乱之间,荒并无法确认那一瞬一目连究竟是什么反应——或许有惊异,有难以置信,有欣喜……但他觉得自己也看到了惶恐,手足无措,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哨兵的直觉该是准的,但他突然拿不稳自己的判断了。

一目连从没想过还会再见到荒,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在历史上整整死了半年的“帝国首席哨兵”刚刚击杀了那批不要命、企图绑架皇室的叛逆匪徒首领,意气扬扬地挥了一把狙击枪,还是“生前”那般英姿潇洒,和身边的属下透过对讲机吩咐了什么,似乎对刚才那一狙十分满意。

一目连不是哨兵,看不见他们对话的内容,但也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曾经是他哨兵的男人的办事效率他当然知道,一枪崩了头子,抓一两个留着审,剩下赶尽杀绝就行。一目连挪了挪,稍微把刚才整理起来准备入侵几位匪徒意识云的思维触手放了回去——那几乎是有去无回的行为,毕竟匪徒军队关于哨兵向导数目的编制有条有理,哪怕有那么一瞬间攻陷了哨兵的意识,也会被敌军向导趁虚而入。

宴会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么皇室宗亲,要么军二三代官二三代……一旦这些人生命陷入危险,帝国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哪怕防范做得再好,也没能成功阻拦动乱发生,若不是救兵火速赶到,指不定要出什么大乱子。

受邀请的虽然有不少普通人,但大多数也都是哨兵向导的后代,也属哨向居多,这会儿自然也都敏锐地注意到了对他们施以援手的人的身份——自半年前内阁叛乱事件到现在,这还是首席哨兵荒元帅第一次出现在人前。

大家都以为荒元帅在战役中牺牲了……一目连也是。

说来也搞笑,身为元帅的向导,一目连竟然不能感知自己哨兵的死活。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放到一目连身上,还同他开玩笑“怎么连你也骗我们”,但向导们都能注意到一目连的情绪不太对劲,分明像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一目连表面上很平淡,心底却已经早已炸成一团。

心底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欢呼雀跃着,却有一根筋在牵着他,拼命把他往回跩。

完了,要被他知道了。

一目连顿时像是被人逼急了要踩尾巴的猫,倒刺长了一身,活生生成了刺猬。



tbc

预告:

他突然有点儿庆幸自己才是那个向导,身为哨兵的荒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评论(44)
热度(793)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没什么比你愿意听我BB故事更高兴的啦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