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不甜不要钱(1-3)

*荒x一目连

*段子合集,世界观和之前的190空气有毒男神的腿是同一个

在忙channel design,脑子混沌得写不出完整东西了!

博君一笑,超没营养          

                                                                                                                                                                                                                                          


---


1.

“荒先生。”

“我在听,你说。”

真不愧是没什么偶像包袱!一目连没有犹豫,坦诚道:“你该减肥了,好重。”

荒的注意力这才从手机里挪出来,他看了一眼现在是什么情况。哦,一目连坐在总裁椅上,他坐在一目连腿上,一目连在看策划部交上来的报告,他在看手机里那些小姑娘们为了他互喷吵架看得不亦乐乎。

荒非但不生气,语气还软了下来:“连总,不是你说要我有点被包养的自觉吗?”

一目连险些拿策划书戳他胳肢窝:“我什么时候说了?”

荒仔细想了一下,好像那是自己开玩笑说的,便悻悻改了话题:“这是型男身材,哪叫胖啊。上上周还上过健身宣传杂志的,最标准的腹肌,连总不是自己亲眼看过又摸过吗?”

一目连转念一想,好像也有道理,主要原因还是荒太高了,这么高一个也就只有当抱枕的时候放在自己身上是不重的。

“行吧。那荒先生,你应该没听说过把金主压死的吧?”一目连挣扎一下,表现出自己双腿实在动弹不得,已经被压麻了。他知道荒只是想亲密一些,刚刚表白心迹的恋人都是这样的,黏黏糊糊没事就想呆在一块儿,反正小说里的金主和小模特也都是这相处模式,不过这并不太适用于他们两个人身上——他们俩的情况,和小说里写的有点相反。

荒长得也太高了,比小说里写的小模特要高了大概一个半头,身形也壮多了。

其实这并不重要,反正他们俩的关系也不是真的包养,荒还不缺那点钱和机遇,一目连也并不是来嫖的。

荒站起来,和他大眼瞪小眼:“连总你不行啊。”

一目连呛回去:“荒先生你不行啊。”

“让我想想,前段时间放的那部《霸道总裁爱上我》是怎么演的?”

荒把手机丢到一边,一目连随着他的动作望去,并没有很刻意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心中忍不住有点乐——他就知道荒在的时候自己大约是没有办法正经做工作了,计划书他拿在手中,其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更别提签名、提建议了。

荒绕了一个半圈,最后在书桌面前停了下来。他比划了一下,提了一条长腿上来跪在桌上,半身伏上来,像模像样地一把拉过还一脸懵逼的一目连的领带:“这样?连总可还满意不?”

一目连看着他在那边磨蹭还以为要干什么,原来是这事儿。

一目连眨眨眼睛:“你扯得我有点痛。”

荒就松了松手:“你领带系太紧了吧,搞这么禁欲干什么。”又不是真的禁欲。

“嗯嗯。”一目连趁着他注意力转移,反而凑上去对着他的薄唇就是吧唧一大口,心情好得不行,昨天公事上那些积攒的不太顺心都散了开去。

可怜刚进门的秘书小姐,看着这幅场面顿时尴尬得不行,恨不得把手中熬夜做的报告摔在这对在办公室里偷情的奸夫淫妇脸上,可又想到自己还没发下来的年终奖金,默默顶着吃了屎一般的表情从办公室里退了出去。

 

---


2.

青行灯一直对自家大明星私底下那个对象不太满意。

倒不是说对方条件不太好,反而她不喜欢的就是对方条件太好,她与荒提过几次,荒都明确表了态说不会因为这点女人才在意的小细节分手,也不是随随便便谈的对象,更不会借此招摇横行,青行灯才逐渐安了那么点心。

荒的事业正在稳步前行,她不希望这个对象影响荒过多的情绪。

荒不是她带的第一个艺人,但绝对是她历年来最用心的一个,她不留余力地帮荒接通告,先是一部风靡全国的现代爱情喜剧,再是去一部大制作中找个配角混个眼熟,一路循序渐进,现在又要出演一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古装电视剧,她下的心血不可谓不多。

荒要去试镜,把手机丢给她:“等会要是有电话进来,帮我接下,让他发wechat语音过来。”

青行灯说:“哦。”

荒走了,她点开荒的锁屏,顿时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助理连忙冲过来看,还以为青行灯动作这么浮夸会是多么不堪入目的锁屏图片,比如那什么和那那什么,结果她点开一看:“……”

桌面上是一张排版得非常酷炫狂霸叼的海报,如果不仔细看内容的话,大概会以为这是哪个hip-hop俱乐部的宣传海报——不过上面的字显然不是这回事。

“老婆就是用来宠的”、“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再忙都要打个电话”……密密麻麻慢慢一张纸,这是微博之前突然火起来的一张图,在哪个男人手上看到都不奇怪,不过这要放在某人的手机上……

助理:“……”她突然明白为什么青行灯忽然昏过去了。

青行灯这么浮夸的行为当然是故意的,她翻了一会儿白眼以后就乐呵呵地站了起来,比荒还要勤快地等起电话来。荒试镜时间不算短,她终于还是等到了一目连的电话——一目连的备注她看也不想看,生怕自己单身狗的狗眼被戳瞎了去。

她没等一目连说话,就主动开口道:“连总你好啊,嘿嘿嘿……”

一目连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接电话的应该是荒那个传说中八卦到著名于娱乐圈的经纪人青行灯,再听到那嘿嘿笑声,只觉得背后一凉,语气有些犹豫:“青行灯小姐你好。”

“那、那是谁?难道还有其他女人用过我老公的手机,不可能吧!”青行灯嗷呜一声。

边上助理:“……”

青行灯玩笑也只打算开一句,多了万一真误会了要出大事,却听那边一目连轻笑道:“青行灯小姐真幽默,荒先生同我提过几次,我还不信,原来真同传闻中一样风趣动人。”

青行灯:“……”怎么感觉我被呛了?

可是那边一目连却没意识到一样,言辞和婉:“也没多大事,只是例行一句晚安……”

青行灯连忙打断他:“荒请你发语音过来。”

“就一句晚安而已……有什么好发的。”一目连这么说着,道了谢挂了电话。尽管嘴上这么说,过了几秒手机响起叮铃一声,一目连一条语音过来了。

荒知道一目连有时差会在睡前固定打个电话报晚安,还刻意让人发条语音过来再说一遍。

青行灯觉得自己被这对狗男男晒得顿时老了十岁,愤恨地丢下手机,扭头就走。


---


3.

“你看看人家,嫖完大老板,隔天起来要先做啥?”

一目连兜着围裙,受生物钟影响,他一如既往地起得比荒早了半个多小时,已经煎好蛋和葱油饼,考虑到荒每日健身,还特地让助理去买了上好的鸡胸肉来,和生菜一起夹在煎饼里,正好作一顿营养丰盛的早餐。

荒还迷迷糊糊没睡醒,翘了一头呆毛,还没反应过来一目连在和自己开玩笑:“哈?”

“没什么。”一目连一时兴起的玩笑话又被脸皮按了回去。

荒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从床上坐起来:“化妆请客再来一炮样样不能少!”

一目连假装没听见中间某四个字,把盘子端到餐桌上,看着荒起床去洗手间洗漱:“荒先生此话在理,可这饭不该是你来做吗?”

哪有老板被嫖还要自己先起来做饭的!太苦了吧!

可是荒也很绝望啊:“……”

怎么一目连总能起这么早!男人的尊严正在受到威胁!

一目连乐呵呵地看着镜子前皱着眉头揪呆毛的荒先生,忽然想到阎魔之前和自己在酒会上提起过的话。

阎魔当时憋着笑把他拉到角落里:“你和你那相好啥情况?他最近来和我抱怨,说他的连总总是气得比他早,搞得他很憋屈难受……哈哈哈你们这小两口,有毛病吧?”

阎魔是荒的学姐,荒并非出自艺校,而是一所工科大学。阎魔带他走过几个项目,时间久了也就成了荒唯一一个会聊私事的女性好友——青行灯之类的圈内人荒终归还是放心不下的。阎魔继承了父母的公司,一目连公司起步时她还帮了忙,一目连跟她关系也不错。

一目连脸一红一白,居然找不出话接口:“这……”

阎魔顿时笑得没了气,一目连心中骂了好几句某人怎么还把这种事拿出来和朋友说,羞得恨不得化作一阵风从窗户里飞出去——难怪荒最近火气这么旺,他还以为只是前段时间工作忙、禁欲多了,没想到是因为……可他那是从高中时养成的作息习惯,他死也改不掉,这还真和荒没有直接关系……

不过多亏了某人的贡献,一目连终于开始睡午觉了。不睡个午觉,晚上八点眼睛就开始睁不开。

荒终于收拾完那撮恨不得一把剪刀一刀两断一了百了的呆毛,很有大老板小情儿自知地凑过来烙上一个早安吻,一如既往地险些擦枪走火,被经纪人一个催命般的电话打断,只好偃旗息鼓吃了早饭,收拾收拾准备出门。

“去吧去吧。”一目连温和地笑,还没忘了自己刚刚有一瞬干脆今天别工作了的罪恶多端的想法。

青行灯同志的话是绝对的,不然荒就要被她丢去参加各种各样的综艺、慈善节目。荒走前没忘了回头再看一眼,一目连站在水槽边洗盘子。他忍不住提议一句:“交给保姆做不就好了。”你总那么辛苦,我不太放心。后半句话他没说完,他猜一目连懂他的意思。

一目连对他眨眨眼:“自己洗比较有感觉。”

什么感觉?家的感觉啊。

荒飘飘然地跑路了,悄悄给自己定了个早上六点的闹钟,用坐在保姆车上的时间开始搜索app store有没有固定在每天早上七点到八点之间把自己经纪人的手机号码拉黑的软件。




tb不知有没有c

评论(20)
热度(127)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