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男神的腿长又白(短篇完)

* 荒x一目连

庆祝一下买的等身抱枕终于集运过来了,和之前那篇190空气有毒有点关联嘿嘿嘿

* 标题与正文毫无关联


---


“您的快递到了!”门口戴着鸭舌帽的快递小哥露出青涩的笑容:“什么东西呀,软绵绵的却这么沉?”

一目连没好意思说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买了这么一大包抱枕,还是个等身的,也懒得找借口,只是笑了一下签名签收了快件。

抱枕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原定计划是为了还原偶像的身高——追星小姑娘们总喜欢在这些小细节上作文章,要做个190*60的大小,但市场上的等身抱枕最多也就是个180*60,最后网络上的通贩也就只好统一做了180的,却还仍是比一目连高出了好一截。

一目连手忙脚乱地把包装拆开,心中万马奔腾,又怕有邻居闲着没事干往他屋里瞧一眼正好发现他的羞耻行为,慌乱之中还没忘了把窗帘拉上。他先把枕套拆了出来,2way的面料手感很好,他盯着画上男人桀骜不驯的眼神,顿时又做贼心虚地挪开视线,一点一点将其套到枕芯上。

就连他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一目连沉默正经的表面下居然像初高中女孩子一样有个设定叛逆的男神!男神有个朴素又及其好听的名字——荒,不知道是本名还是艺名,应该是本名,因为准确来说男神还没有出道,只是在一档全国最火的唱歌比赛中留到了前十,小姑娘们就已经自告奋勇帮男神宣传了起来。

荒并不是最有夺得第一希望的选手,却绝对是比赛中粉丝数最多的。

其他选手卖惨的卖惨,卖艺的卖艺,炒作的炒作,反正……这年头已经不卖什么白莲花人设了,这些东西,荒统统都有。重点是人家颜还好看,起码第一印象绝对是不差的。可是人红是非多,红粉多,黑粉自然也少不了,荒几乎是黑红的。理由很简单,耍大牌,唱歌难听,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是整的,什么狗屁歪理都有,黑一个人并不需要正当理由。

不过一目连粉荒的理由和这些一点关系也没有。

每一期节目组都没忘了带上这位人气最高的选手上宣传海报,宣传海报的策划很有意思,每周都有独特的设计——各种各样的paro,就因为这些广告,还吸引了不少路人粉。海报上的选手们分为两种,一种是来唱歌的,不太会装模作样,另一种不是来唱歌的,各自心怀鬼胎地圈粉,有些演技拙劣,有些又高深得和真的一样。

荒的眼神很特别,无论看向哪里,眼中总是清明、有目标的。

一目连那时候刚从大学毕业,庸庸碌碌,自然不会对演艺圈有什么特殊见解,可他第一眼看到光彩熠熠的荒时心中就好像明白对方想法一样,冒出几个字:一切都是为了……

荒歌艺一般,却总是能在唱的感情上打动人,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荒只是想借选秀大赛踏进演艺圈,为了期望的目标,忍受着去做不感兴趣的事。一目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理解那种感受,大约是因为自己当时感同身受吧。

一目连大学毕业后本想和同学一起出去创业,可惠比寿导师的叮嘱一直在他耳边徘徊,他最后选择了先去别人的建筑公司底层连滚带爬,抱着那么一丝丝期望,咬着牙把吃力不讨好的活都接揽了下来。他好几次想到要放弃,却被海报里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打动——原来并不是只有自己在面对事与愿违的苦痛。

他坚持了下来,每天听着荒电视里唱的那些不怎么好听的歌,并用半年里很不容易才立下的口碑想方设法认识了很多人,终于有一天辞了职,自立门户,因为各种机缘巧合,竟然真的打拼出了一番事业。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此时的一目连还在一把把老泪打滚的时期……他突然接到领导催命般的电话,恋恋不舍地把抱枕往床上一放,又觉得像是做了亏心事,把抱枕塞进被子里才出门。

再回来时已经是半夜,应酬是迫不得已,一目连带着一身酒气浑浑噩噩地在浴室里冲了澡就准备上床睡觉。太阳穴的胀痛令他一时忘了羞耻,一伸腿把抱枕钩过来,双腿搭上去,偶像的等身抱枕瞬间就成了靠脚垫!

一目连睡觉很安静,不打呼,一般一觉能直接睡到大早上,他租的house就在路边,位置不算偏,可是吵得要命——甚至救护车经过,他的床都会震得比干了一炮还要刺激。一目连自诩睡得死,这里是老人区,天天有救护车来往,他从来没被吵醒过。

不过这晚他被惊醒了——事实证明,床震得再厉害,也没有个人狠狠捏你一把要管用。

他一醒来,眼前就是一个头发凌乱的男人,气势汹汹地大声问:“你!(*&#绑架我?”眼神像是贞洁烈女拿着刀要与强(这里大概要河蟹)暴自己的匪徒同归于尽!

卧槽你又是怎么在这里!一目连自动屏蔽了不文明的话,还是吓了一大跳,自己的腿还架在人家身上,看到这幅场面自己也被雷得不行,可良好的涵养并未让他出口成脏:“你,你……”

他没安台灯,如果要点灯就要起来去门口开。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觉得声音极其耳熟。

耳熟得……

卧槽,抱枕成精了?!

疑似荒——他男神的男人活蹦乱跳:“你绑架我,要多少钱直说。”

一目连却很冷静,坦诚道:“荒先生,是你吗?”

“不是我是谁,你还想绑架谁?”荒难以置信,自己不就多喝了点,摇摇晃晃走回节目组宿舍的理智应该还是有的,怎么就被人趁人之危地绑架到了……到了床上!

还是个男的!

一目连眼睛有伤,夜视力不好,荒可不一样,每天节目组发的营养餐里带着富足的维生素A,只要习惯了这片黑暗,就能借着窗帘外微弱的月光看清一目连的脸。

一目连的样子并不像一个猥琐凶恶的绑匪,荒也无法将他和那种人联想在一起,一目连头发留得长,披散在床上侧卧在那里的样子险些还让自己以为是个姑娘。荒当时还以为自己是被一个被自己迷得不行的姑娘如狼似虎地把自己绑架还绑上了床欲行不轨,不过一目连睡得很死,自己叫都叫不醒,最后还是自己掐了一把对方的腰,才迷迷糊糊地“啊?”了一声醒过来。

一目连还难过了一会到手的抱枕又飞了,再一想,这不是科学万岁的世界吗!怎么自己偶像能从抱枕上穿越过来!

肯定是梦。一目连懒得和荒废话,倒回去:“让我再睡会儿……”

荒连忙把他挠起来:“你倒是说清楚啊。”

一目连肚子上有块痒痒肉,一戳就笑,他哎哟一声又坐起来:“荒先生,你在做梦吗?”

“你才在做梦。”荒想拿脚踹他,一想自己好象还穿着皮鞋,还是算了。

“是的,我在做梦,我再睡会儿你就回去了。”一目连又躺回去,宿醉惹人恼,满脑子混沌不想思考。

“去你的,敢绑不敢认?”

一目连已经动弹不得了,他靠在记忆枕上,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多远:“好吧,好吧,荒先生。您其实是从您的等身抱枕上穿越过来的,如果可以的话,请别忘了到您消失的地方帮我把抱枕拿回来……”

常人这时候估计会以为一目连是疯了,可是转念一想,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符合常理以外其他所有条件。荒难以置信:“真的?”

一目连就说:“假的,其实这是我的梦,您让我再睡会儿。”

荒差点气背过去:“你是在说我穿到了你梦里?两者根本没什么差别。”

一目连:“zzzz”

“你这么大个男人,还买等身抱枕?”还是我的!

“emm”

“醒醒!”荒戳他胳肢窝,没用。

“yummy……”

“你是……给吗?”

一目连忽地醒了:“偶像你怎么还没走?”

荒脾气没那么好,本来半炸不炸的,闻言也不知怎的心中一乐:“你粉我?”

一目连私底下脸皮薄,可表面上又是社会人祖传的厚脸皮,双眼一闭双腿一蹬什么话都能坦然说出:“是啊。”

荒脑中立刻浮现出那些见到自己就如狼似虎的姑娘们——有次节目组特地暴露了行踪,就想搞个歌迷群涌、现场火爆的大新闻,机场里堵满了女粉丝,有外地的、有本地的,一半粉丝都是荒的,还有一些不要命的来帮本命砸他场子的。

荒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歌艺吸不来几个粉,在他踏入演艺圈之前就能粉上自己的,有半成是被脸吸引来的……所以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男粉丝。

“为什么?”他本该和“匪徒”谈好条件迅速离开避免被媒体作文章的,却突然不急了。

一目连的情商没让自己对荒直言不讳,也就没说“我们很像”,只是随随便便地找了个理由:“荒先生笑起来很好看。”

荒面色古怪:“还有呢?”

一目连想了想又说:“你很像一个人。”是我是我。

荒脸色更不好了:“谁?”进前十名之前他就被人说过“根本就是几代天皇巨星”的集合体,前任影帝茨木童子、影后姑获鸟、甚至还有刚出道的小玉女辉夜姬。他最不喜欢被人说像别人。

就因为像这种可笑的理由粉他,这种粉丝他宁可不要!

一目连看不见荒的表情,只是笑了笑,语气柔和又温暖:“荒先生和他一样,都在为了真正想做的事情吃苦呢。”

“吃苦?”

人最喜欢的可不就是站在最光亮的地方轰轰烈烈么?又有谁会觉得那是在吃苦。

荒呼吸一滞,一目连说到他心病了。

一目连说话声越来越慢:“荒先生并不喜欢唱歌,但这几年选秀确实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节目,也是资源条件最优渥的。荒先生喜欢演戏,喜欢看各种各样的自己……选秀只是一块跳板,哪怕被骂得再多,您也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站到自己真正想要的舞台上……这和我……”

一目连没说完,又架不住酒劲,晕乎乎地没了意识。

就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在家里,自己还能睡成这样,也不愧是心大。

荒摸了摸,手机还在自己口袋里,他打电话叫了辆的士,小心翼翼地放低了说话声。手机的亮光微微照亮了黑暗中一目连的睡脸。一目连睡得安静,因为酒醉脸色泛红,胸口小幅度起伏着,却没有寻常男人粗犷的呼吸声。

荒从床上坐起来,站在窗边本想点支烟,想到房间里通风不太好,又掐掉了。

他想起一目连那句没说完的话,有些在意,不过也无所谓了。

他打的回去,离节目组宿舍有些远,不过也没办法,他没像别人那样急着找一个唱片公司签约,也就没有经纪人和助理带他,选手之间人际关系也一般,只能自己想办法回去。

回到宿舍,他看到一个上面印着自己二次元人设的等身抱枕顶替了自己躺在床上,一阵无奈好奇又好笑——他还以为是多怎样的抱枕,结果是个画的同人。

隔天他哭笑不得地叫了快递,把抱枕寄了回去,想到昨日违背科学的奇遇又有些可惜,一目连估计直到重新睡过去,都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境,第二次收到抱枕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他也还没问对方的名字……

当然了,荒也绝对没想到,一年后自己再见到一目连时,二人的处境都发生了那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没有想到,一目连说的那个“他”竟然是一目连自己,更没有想到,两个人居然就那么阴差阳错的在一起了。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直至最完美的相遇之前,他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11)
热度(179)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