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38)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完结倒计时~这章果然该和37的一起发的,懊悔(哇塞头一回晚上更文


---


43.

霜妃这一病,全宫都乱了套。

太医院忙里忙外,婢女熬药熏香,德妃那儿也送来了不少或许有用的药物,长公主天天往宫里跑,太医却拦着她不让见,皇帝更是一夜白了头。

看见一夜苍老许多的皇帝,荒几乎没认出来,他从没想过皇帝竟然是这样看重霜妃的,直到确认皇帝真的因此精神不振,险些感染了风寒,才真正确定。他同一目连说起时,一目连倒是不意外,说是这么多次都有霜妃暗中帮忙,皇帝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却没有动静,圣心也基本上可以猜到了。

皇帝并不是重色之人,否则也不会一共就娶了三个女人。如此看来,他是真心爱着霜妃。

自古君王流连芳丛,当今圣上已经算是相当专一了。

受此打击,荒也比往常寡言不少,紧赶慢赶搬进了东宫,每日都没忘了去霜妃那看看。霜妃大部分时间都醒着,只是精神状态不大好,太医诊脉也诊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先服着比较中和的补药,指望着去寻个江湖郎中来。

一目连带来的“神药”已经给三尾狐用完了,他也只是略通医术,并不知晓药的材料和制法,无能为力。荒并不知道他拿神药去与长公主做了交易,自然也没想起当初被自己误以为是戏言的神药来。

荒并不喜求神信佛,但还是偷偷用空余时间抄了本佛经,一不小心被一目连发现了,还不忘开几句玩笑,呛得荒面红耳赤恨不得把一目连扒了。一目连把这事偷偷告诉了霜妃,霜妃笑得很欣慰,竟还开玩笑说哪怕现在归西都不后悔。

六日下午,霜妃病情加重,整整昏迷了一天,虚得几乎没了气。

一目连终究是没再在荒眼里见过眼泪。

荒又忙了起来,以前朝中大臣大多倾向三皇子与长公主那边,虽然如今他已被立了太子,也仍有许多大臣坚持己见,认为未来有一天皇帝会突然想通了,废除现在的太子,重新立他们各自的主为太子,所以哪怕已经稳居东宫,也仍然会有人与他处处作对。

荒川就是一个,荒川先前也不知到底是于公于私来“看看”过,结果最后又站回到了三皇子那边去,但却不再没事找事,而是踏踏实实地办起公来了。长公主那儿明确表示不会再参与储位竞争,原先支持她的大臣只好开始两边倒,趁着这个机会,白狼则是背起了“纳新”的担子,暗暗拉了许多大臣站上他这条船,朝间风貌总算渐渐有所改观。

出了霜妃的事,皇帝有些无心办公,新年事情又多,许多无关国策的问题都丢给了两位皇子去解决,二人各揽了一半,早出晚归,一目连一天也见不上荒几面。

政事上一目连能帮上忙的地方也不多,忙了几个月后终于开始了心安理得的假期生活。

最开始的几天一目连是住在宫外的,后来还是被荒接了回来安置在东宫里“陪读”,这样一件小事暂时并没有引起他人注意。

先前那件交到大理寺那儿的案子时隔一个多月,也终于优哉游哉地判下来,经调查,那确实是三皇子手下的人挑唆派来的,也的确是个半疯半傻的可怜虫。只不过事已至此,尘埃落定,已经没有人再在意这种事了。

霜妃的病一直到元月八日才有所改观,她清醒过来,却总有太医在怀疑她这是不是回光返照,她气得差点把人都赶出去,和皇帝说了好一会儿体己话,一目连和荒就站在门外,属于刚刚被赶出来的那一部分人群。

皇帝面色沉重,只有一目连与霜妃二人知道内情。

先是皇子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再是青行灯那次挟持,然后是是二皇子妃殒命,又到霜妃大病不起,短短几日里就是好几桩大事,皇帝一时有些心力交瘁。霜妃说皇帝因为大肆侵略山阳山阴等国时常睡不安稳,这么多年来身上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至于那日他俩说了什么体己话,按照霜妃后来转达的话说,就是皇帝梦见了一位神仙。那神仙问什么是最重要的,皇帝自然说是江山,神仙就把他不重要的东西收走了,那时正逢霜妃病倒,皇帝吓得一夜白头,几天后皇帝又梦到那神仙,还不等神仙开口,就赶忙改口说自己也是个俗人,毕生所爱比什么都重要。

毕竟是父子,性格上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的。

——那自然不会是什么神仙,只是人老了以后都会不自觉地开始迷信,自从皇后殒命后皇帝就经常求神拜佛,出了大事也比二位娘娘还急着要找道士到宫中驱邪,恐怕又是听了什么道士的危言耸听。

收买一个道士,比收买一个神仙要有用多了,也不需要人家坑蒙拐骗、欺君犯上,只需要几句引导的话,剩下的霜妃自有分寸。

那日二人去看望她,霜妃靠在雕花镂空床架上摇摇头:“本宫能派上如此用场,心满意足了。”

荒当时没听明白霜妃这话什么意思,一目连听懂了。

北海道历六十四年元月九日,当朝皇帝宣布退位,禅皇位于太子月读。

这道恍若晴天霹雳一般的圣旨当日就公开到了全国各地,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寻常官宦都被惊得目瞪口呆。北海道如今正是最繁荣的鼎盛时期,一手造就了如此繁荣的皇帝对无辜生死都能无动于衷,却仅仅因为这样一个软弱的理由宣布退位,甚至还有亲王飞鸽传书过来探查是否是太子逼宫。

荒是全宫最惊讶的那个。

皇帝那么厌恶争储之事,在这时怎么又突然想开了?退位,历史上可没有几个皇帝能如此轻易放下至高无上的皇权,大多数皇帝都对退位后是否能够善终持怀疑态度,哪能这么简单就让自己儿子骑到老子头上来。

听到消息的时候荒正在草拟一封准备交上去的折子,一目连悠闲地坐在一旁啃橘子。荒本能地看向一目连,一目连并不回应他的目光,坐没坐相地半倚着晃两只脚。

他几乎是本能地觉得这件事绝对有一目连掺了一脚,可又找不到证据。

荒急匆匆地去太上皇殿上请安,一目连坐了一会,起身不带任何人,独自去了霜妃宫中。

霜妃仍旧病怏怏的,坐在椅上与德妃梨花带雨地聊着天,见一目连拜见,德妃很有自知之明地主动回去了。

“连公子深谋远虑,是本宫轻看你了。”她屏退了大多数宫女,只留了两个跟了她许多年的贴身丫鬟:“就连本宫自己也以为这一劫是逃不过了。”

一目连跪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意思:“娘娘言重了,娘娘命中凤鸾高飞,怎会寻常女子般的红颜薄命呢?”

霜妃笑了:“就你嘴甜。你是何时发现本宫并非肺痨的?”

一目连犹豫了一会儿,说:“北海道国本雄厚,宫中御用太医又怎有可能诊不出肺痨此类病情,只有可能是娘娘事先通过气,希望不要太医将实情说出,故意隐瞒其实病情不重的事实。”

霜妃问:“也有可能是太重了,不希望他人担心,不是么?”

一目连答:“那娘娘一定会安慰太子殿下不要过多担心,而娘娘却什么也没说。”

霜妃很满意:“有你的辅佐,月读定能成为北海道最治国有方的明君,本宫放心了。先前那番话,本宫还是收回吧,只是……你们要做好被世人用质疑的眼光看待的准备。”

一目连沉默,像是有很多事情要考虑。许久后,他点了点头。

“本宫不了解月读,这可怜的孩子恐怕也没多少儿时与本宫生活的记忆了。但他无论做了什么,必定都有他的理由,希望你能体谅……哎,瞧本宫什么记性,已经是皇儿啦。”她轻咳几声,身边婢女立刻端上茶水。

她抿一口茶,缓缓道:“皇儿同本宫说那番话,自是已经认定了你的意思,他是个执着的人,本宫拦不住他。本宫不想与今后的家人拐弯抹角,只想问个明白。连公子你呢?能答应本宫,一辈子安分守己地留在他身边么?”

“……好。”

一目连已经有自己的打算,若是可以的话,他也希望能给霜妃一个准话。

二人也仅有二人知晓皇帝退位的真正隐情。荒不喜欢逼宫,可是一目连没有办法,他还需要荒登上皇位,这样他才可以救山阳山阴;霜妃担心夜长梦多,三皇子的势力依然蠢蠢欲动,二位皇子毕竟根基差距太大,耗久了很难说得准是否还会有变动……二人便想到了这样苦情的法子。

为了这一天,一目连已经做了很多铺垫,霜妃或许也用了什么手段,只是并未告诉他。二人各自为阵,“重病”则是最后一剂催化剂。能用这样和平的方式获得皇位,大约也是神明眷顾了。

霜妃闻言痴痴地笑了:“好呀,好呀。”

她突然古灵精怪地冒出一句:“皇儿对人情世故比较陌生,公子过去不便多言,还请今后能多多担待些吧。”

一目连不便久留,答应霜妃后就离开了。

准备继位的事宜比他俩想象的都复杂,当年阎魔登基的时候这些规矩都成了废话,权力面前她说一根本没人敢说二,但是为了不让大臣徒增更多怨言,荒只好忙得早出晚归。这东宫终究躲不过荒废的下场,他才刚来住了没几日,就要搬进太上皇的旧居所去了。

宫中商议许久,将背面的几个宫殿辟给了太上皇及其宫眷,除了请安,荒不会多往那儿靠近。大多数人仍然不能理解太上皇退位的理由,他们不知道,几百年以后这样和平的时代交替方式一直被人赞不绝口,父子互相尊敬、互不干涉也成为一段佳话。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新皇登基的日子就定在元月十五,时间很赶,宫女们唯一庆幸的就是新皇月读没有妃子,暂时不需要为新的妃嫔制作数不清的衣服首饰。

登基前夕荒把当时赶走的那批下仆又收回来了一半,尤其是那大厨。

大厨欣喜若狂地将这半个月来新研究出的新品种煎饼果子端上餐桌,于是一目连的视线就没再被荒勾走过——荒立刻就把那厨子赶到御膳房去了,美名其曰升职,其实就是不想让厨子继续呆在偏殿的小厨房里。

这还是太上皇退位后二人第一次放下身边所有未完成的事情,面对面坐着用膳。

一目连看了一眼日晷上显示的时间,心道是时候了。


tbc

预告:

分手炮


可能有点儿牵强了,本来剧情是霜妃死了的……后来没忍心,活下来了可是这样力度可能不够,gn们要是有想到好点子请跟我说一声TAT

周一课有点多,我试试明天再更一章,后天可能就能完结了?

写得太烂主业都不愿意转……_(:з」∠)_

评论(19)
热度(115)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没什么比你愿意听我BB故事更高兴的啦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