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19)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


23.

晚宴丝毫没有因为只是在路途中而办得匆忙,大帐之中菜肴酒水一应俱全,席间热闹得不行,人也都到齐了,没有敢怠慢的,只有二皇子称水土不服,没有出席。

坐在一目连身边的大臣都在笑二皇子是不是吓得缩回去了,怎么还没出京都几里就开始水土不服。

只有他知道荒完全是故意的。

不过这故意……可能是针对他而来——在怪他自作清高有话不肯说吧。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荒川之主身边那一块的大臣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荒当时让他直言不讳,他却磨蹭了好久,公公正正地冒出一句“殿下既然已有决断,就无需再过问臣了”这样公式化的回答,也难怪荒赌气一般的抱病不出,留他一人在这宴会上尴尬地如坐针毡。

狩猎宴邀请的几乎都是武将,白狼和妖狐自然也会来,只是无奈在三皇子的安排下,他们都坐得很远,一目连根本说不上话。

一目连很快就忍不住先行告退,回到帐篷中,发现里边的灯几乎都关了,还以为有蹊跷,斗胆掀开荒房间的帘子,以为有人欲行谋害,却看到荒熄了灯,躺在床上已经睡得很熟。

一目连看他累了,就没上前打扰,放下帘子转身走到外间。

这才行了几里路,水土不服自然只是假的,用来骗骗外人的借口,但身体不适可能是真的。

出门在外,凡事都要更加小心。照常理来说,坐马车的人出行都不会累,随时可以在车上睡着,旅行一样十分惬意,可荒不行,为了不让另一个人格轻易出现在他人面前,他不能轻易在随时有人拜访的情况下入睡,需要持续精神高度集中。一趟旅行更像是折磨,还不如快马加鞭地骑马赶去要来得痛快。

他问门外看着的婢女:“殿下什么时候入睡的?”

“大人下午外出后殿下就回房歇息了。”婢女如实回答。

这让一目连不禁有些担心了。

他还是放不下心,吩咐婢女去后厨房乘一碗热汤,又转头回了房。

房中很昏暗,只留下了一盏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