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15)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存稿快发完了!超级荒……

话说,这应该是个美食节目没错吧?


---


19.

一目连这风寒也不知什么品种,烧了一整天就退得差不多了,但头晕流涕手脚发冷的症状还没完全散去。二皇子出门不在,仆人们有了险些掉脑袋的前车之鉴,都把他当佛一般供着,无问不答、无应不求,就是不答应让他下床随便走走,理由就是二皇子的四个字原话“好好休养”。

一目连还没把长公主的事告诉荒,急忙地想报告,便向下人们打听荒去了哪。

他们支支吾吾说不明白,只说是和妖狐一起出去了,没带行李,应该当天就会回来。

傍晚时分荒回来了,不过妖狐没跟着一起。

他回来时一目连正闲得没事干,让下仆随便顺本书来瞧瞧。荒的书房下人不能随便进,那婢女也没办法,正好妖狐今天前来拜访放在会客室中几本市井小书,就拿来给一目连看看,也不识字,认不得书名上写了什么。

一目连拿来一看,瞬间乐了——《一目连传记》。

副标题更有意思——“青年独眼军师和山阳山阴的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荒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一目连看着这自己的传记笑得差点背过气去,瞬间脸色一僵:“你怎么看这个?”

“这不是殿下让妖狐带回来的么,臣便随便拿来瞧瞧……这书谁写的?怎么比臣这个当事人看得还清楚,什么破军大兵清剿十万山匪大军,细节写得真清楚。老实说,臣都快记不清细节了。”一目连知道他又想责怪婢女,赶紧连忙打圆场。

“民间儿科读物,你还想它真?”荒拉过一张椅子,径自坐下。

婢女受到他眼神指示,为他取下披风,挂到一旁的架上就退下了。

一目连打趣道:“那殿下对儿科读物又有何兴趣?说真的,臣觉得这书作为一本小说,倒还写得不错,当玩笑看看而不当真,就能看得很尽兴。”

妖狐今天才刚把这书带回来,荒都还没来得及看。

儿时他不明白“独眼军师”与那“樱发青年”的关联性,就算在无意之中看到,也不会放心上。

荒有一肚子话想问他。

“那婢女是你间接害死的?”

“听说我被你这祸国军师勾走了魂?”

“你去找天照做什么?”

一堆问题挤在他心里,膈着实在难受,最后却融化成一句话:“感觉如何?”

一目连一怔,放下手里那些书:“什么?”

“我是说……头还痛吗?要不要找大夫再来给你看看。”荒表面故作正经,心里早已炸成一团恨不得把问出这种话的自己一巴掌拍出窗外去了。

一目连看着他拼命眨眼,但也不愧处事不惊,很快便道:“多谢殿下关心,太医开的药很管用,烧已经退了,不出几日就能痊愈……这都是小事,臣有要事禀报。”

荒一皱眉:“是和长公主有关?”

“是的。”一目连坐直:“长公主派依然会和三皇子派对立,但争夺皇位一事,她不会再多加纠缠了。”

“你竟会信她的花言巧语?”荒严肃的神色未改,听到这番话也无半点轻松。

“并非花言巧语,只是长公主殿下与殿下您达成了某种共识,对皇位之争再无眷念了。”一目连急忙解释道:“此次一案闹到朝堂之上,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得不重视朝中两派的斗争了,更何况这战火甚至延伸到了一向安分守己、懂事孝顺的二皇子身上,他定不会坐视不管。长公主派必定受挫,虽然倒台不易,但三皇子派确实会占一阵子上风。长公主心有杂念,未能将全部思绪于孤注一掷的争斗之中,臣便借此机会提出了同盟。”

荒终于略有所动:“你就不怕她反悔?”

一目连答:“若是长公主有那般狡诈,就不会深得朝中大多文臣信赖了。“

荒倒也挺认同这想法:“你带病去她府上,就是为了这个?”

“难遇良机,倘若放过这个机会,下次再找到扳倒长公主一派的机会又不知是何时了。恕臣冒犯,未经过殿下同意便自作主张上门拜访了,但是情况紧急,来不及等殿下早朝回来,只能先斩后奏了。”一目连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只好解释。

毕竟送的是药,早了晚了就都不起作用了。

荒思考了半晌也没想出什么能用来反驳的话,回来的路上酝酿的那么些问话也都不知道被忘到哪儿去了:“无妨,你没事就好。只是我很好奇,这么轻易扳倒长公主一派,就算她同意,支持她的大臣也不会同意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殿下还记得臣当初来府中第一天说的话么?”一目连道。

“女子长情?”荒记得清清楚楚。

“是的。”一目连并未提及神药的事情,“且不说自古君王长情均坏事,因一个人长情,他便有了弱点。一个没有弱点的人是非常难以扳倒的,就像三皇子殿下那类。但有弱点的人就简单了,加以威胁,他总会平衡得失之间的收益。臣此事能成,也只是因为在长公主殿下心中有比皇位更重要的‘情’罢了。”

荒觉得怪了:“她身边并无半点绯闻?”

一目连笑而不答,长公主的私事还是不要轻易评头论足比较好。

一个婢女正好进来代厨子询问晚饭要吃什么,荒回头就把这个问题给忘了,问:“你要吃什么?”

一目连哪敢答:“随殿下喜好就可以了。”

荒就知道他又要蒙混过去,又重复一遍:“问你话呢。”

“……糖醋肉,煎饼果子?”

“这怎能做正餐?”

这可难倒一目连了,官场上走的这几年他一向有什么吃什么,应酬以外可以自由决定伙食的时候就随便买点街边小吃应付过去,真要让他说出一道喜欢吃的正餐……好像还真的有点儿困难!

他好一会才道:“盐烧鸭?”

婢女愣了一会,觉得是个没听过的菜名,带着疑惑的眼光看向荒。

荒捏紧拳头,突如其来地问了一句:“你还记得?”

一目连的思绪还停留在盐烧鸭和糖醋里脊之间的斗争之中,一时被他问得有点懵:“什么?”

荒的目光很深邃,眼里像是映着另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表情就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确认一样庄重,本就坚毅而不太柔和的五官更是加深了这给人的危机感。一目连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又不想陷进那深渊里,便转移了视线,补充道:“盐烧鸭应该是山阳山阴才有的食物,要北海道的厨子做实在有些勉强,殿下想吃什么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荒则是摇头:“不是山阳山阴的。”

是那个西南方的海边村落里传出来的,用村里特制的海盐腌制的鸭肉做的,绝不是来自什么山阳山阴。

那是“主人”家才有资格吃的东西,他“母亲”一辈子也没吃到过这东西……这也是他通过志学成年礼那一日,晚宴上摆着的最丰盛的一盘菜。

听到一目连这话的时候他便知道了——一目连大约是真忘了,不然又怎会潜意识地觉得未知的事物都出自他最熟悉的山阳山阴呢?

大约是真忘了……

荒没反驳他,只是说:“倒巧,府中正好有大厨会做。”

那婢女以为主子为了讨好“祸国军师”才出此言,壮着胆子补充道:“哪是恰巧呀,是殿下当初就特地找厨子去学的,说是特别喜欢这道菜。”

没想到却反而遭到了主子的喝斥:“闭嘴,谁让你多话了,想掉头么?”

婢女立刻噤声,知道自己自作聪明坏事了,趁着他还没发飙,赶紧退了出去。

一目连也不知懂没懂婢女这句话令荒发怒的理由,只是稍作安抚:“还是对下人们好些吧,她们也不容易。”

荒想起那个鞠躬尽瘁地绕着纺织车工作到过劳死的女人,坦然道:“她们平时过得够逍遥了。”

否则怎么会出那么大事?府中出了个欲图谋害的眼线,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还得靠一目连来抓,还为此而负伤……

一目连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确实也不该在小细节上干涉太多。

荒又向他汇报了自己昨日上朝的情况,特地把借太医和上奏而并非当堂直说这两件事挑出来讲一讲,仿佛是在讨夸,一脸自豪的表情就好像写着“你快来表扬我啊”几个大字。

“殿下的处世能力臣一直是信服的,否则白狼妖狐二位大将也不会如此简单跟随您。知进退,晓忍让,低调而不张扬。许多事臣根本无需过问就能妥善解决,叫人十分安心。”

短短三句话就把荒夸上天去了,荒顿时心情大好,感慨道:“长公主一派势力竟会就这样轰然垮台,恐怕朝中谁也想不到。”

“心有杂念,有软肋,垮台就仅仅是一念之间的事。”一目连不冷不热地评价。

一股势力要垮台自然不容易,要不是他算计人心地早就准备好这一手去于长公主谈交易,就算有软肋也很难如此轻易解决——更何况,那女侍卫相传身手不凡,想从她身上下手,平日里还真的做不到。

荒心里咯噔一声,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便问出了口。

“明君一定不能染上真爱么?”

荒刚问出口就有些后悔,可他又的确很想知道一目连的回答如何。

这话问得一目连一愣。

一目连看过很多史书,知道自古君王忌长情,后宫也是影响朝政的很大一部分。且不说政治婚姻,就算是开枝散叶这些根本问题也会被专情二字影响——若是皇帝长期只对一人专情,轻则影响朝中安定,重则国家动乱。就连被后宫女人所害的皇帝也并不少见,山阳山阴上一任皇帝也是因皇后被奸人挟持才自行了断的。

答案大约是“是的”。

可他不想说得那么绝情。

“明君……并非不能有弱点,而是他是否拥有维护这个弱点的能力。”他避而不答这个问题,绕了个弯子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荒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起身走了出去:“知道了。”


tbc

预告:

“殿下……您这么纵容属下嫖娼真的好么?”

评论(14)
热度(122)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没什么比你愿意听我BB故事更高兴的啦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