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11)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眨眼就4w了…怂

2017/8/12修订完毕


---



14.

“你还有心思吃馄饨?!”

白狼坐着马车飞驰而来“救驾”的时候,已经是丑时过了,一目连正坐在巷口不远处的面馆里吃门口挂着今日特价四个大字的馄饨,她瞪大眼睛,仿佛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还好消息封锁得及时,暂时应该还没传到别处去,可……可你在这儿,还有心情吃点心!”

一目连坦然道:“是正餐。”

白狼跳下马车,那胳膊戳戳他后背,他才终于舍得放下那碗才吃了一半的“正餐”。

白狼便说:“我把你说的转达了,但我不确定殿下是否懂你的意思。”

一目连擦干净嘴角的食物残渣,想也不想便回答:“没事,殿下能懂。”

——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明明一个时辰前他还对荒有些失望,现在又突然有点盲目地信任了。

“随你吧,上车。”白狼说,“不过这么晚了,殿下想必已经睡了。”

“无妨。”一目连乘着顺风车偷偷摸摸地又返回了皇子府。

先前府中的喧嚣混乱又不见了,一切处理得妥当,丝毫看不出府中刚刚死了人的任何迹象。内外封锁之后理论上只有白狼和妖狐可以拿着信物进出,任何下仆未经允许也不得擅自出入,违者一律杖毙——这是一目连从门卫那听来的。用刑毫不手软,赏罚分明,这大约也是下仆们害怕荒的一大原因。

一目连去洗衣房顺走了一套门卫换洗的衣服,虽然味道实在不像洗过的样子,但他还是忍着穿上了。将长发高高束起,刘海也一同束上去,解下那块几乎能算是他人物特征之一的缠住半张脸的绷带,确认在昏暗的灯光下自己不易被认出后才偷偷溜出去。

一目连有点不舒服地捂住右眼,他分明没了右眼的半点知觉,这时候右眼皮却突然跳起来。眯着眼睛让他有些不太习惯,可是没了刘海和绷带的遮掩,睁着眼又太吓人。

他目前只有一条线索是唯一一可以确定的,那便是受益者——他先前就怀疑过长公主在荒府中安插了眼线,可直到昨天为止府中都没有什么大事需要通风报信才能知晓,而如今杀人灭口是出于不得已,但如果能好好利用……

二皇子滥用私刑,将婢女处死之类的传闻,倘若飘进皇上耳朵里,那可大不一样了。

就算事后冤屈可以洗清,府内的人出了差错,二皇子管理不当,也难逃其咎。

长公主的眼线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的,可是一目连第一时间叫人封锁之后消息就无法轻易传出去了。既然无人出入,遗体应该也还没被送出去,唯一的机会便是夜深人静、只剩下巡逻侍卫的时候,只要消息一传出,长公主再派人来搜查,死了个人的确凿证据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决定就在今晚。

荒比他懂这府的结构,哪里可能有人接头这个问题他本来想问荒的……考虑到他主子昨夜操劳了半宿,今天又被他拖着满宫跑,方才那茶也没能喝到,估计早就困乏入眠了。

院子里也没什么花俏摆设可以掩人耳目,几棵大树、一片花圃、一片草坪、几块石桌石凳,如果有人想动什么手脚是不太可能的。夜深人静,还在院子里逛来逛去工作的人也不多了。

白狼在门外等他,看他神经兮兮,忍不住打断他照镜子:“你想抓现行?”

“空口无凭不行。”一目连说,忽然灵光一现:“府里有人养鸽子吗?”

“肯定不让养啊。”

信鸽这种生物还是比较敏感的。

“那有养宠物的么?猫啊狗啊之类的……”一目连还没放弃希望。

白狼心说她平时哪会注意这些,她又不和婢女们鬼混,但居然有些头绪,带宠物进府的她都要多瞧几眼以防万一的:“有个养乌龟的门卫,有个养小狸的修坪婢女,还有个养小蛇的打扫婢女。据说还有养小鼠的,不过没上报。要是还有,我也不知道了。”

一目连:“……”

白狼:“……”

一目连:“你们皇子府是动物园吗?”

“殿下开明,一些没有触及底线的宠物都让养,但一旦闯了祸,大的小的要一起杖毙。”

谈笑间是这么说的,不过答案已然明了。

一目连看着白狼身后永远背着的木弓,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装作只是随口一问:“听说你弓术很好?”

白狼一愣,谦虚道:“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一目连把她拉到窗户边上,透过窗指着一棵花圃边上的大树问:“应该可以射死一只大树上的狐狸吧?”

白狼也不知该不该生气:“这种小事!”又忽然反应过来:“狐狸?你是说……”

但她并没有多问,她看得出来一目连语气严肃和事情的重要性。

“我自有打算。只能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会儿了,看到我的信号之后,请务必将树上的狐狸射下——就算不是狐狸也无妨。”

还不等白狼发问,他便急匆匆地揣着方才佛经店里买的那些东西出门了。他小心翼翼地塞在衣服内侧能随手摸到的地方,然后像模像样地点起一支蜡烛,像寻常巡逻门卫一样绕着院子开始兜圈,眼神却一直死死地盯着那片花圃。

清晨时分修坪工们会开始上班,雨露始于晨,太阳方方升起来的那会儿,要是来得太早、或在半夜工作,只会惹人生疑,此时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但俗话说的“天黑好办事”并不假,一目连不相信那眼线能忍到白天正常上班时间再出现。他相信消息还没传出去,也只能赌一把还没传出去。

他尽可能地回避与“同事”碰上,一边闲逛了一个多时辰,总算看到三三两两的修坪婢女从奴婢们居住的下房提着小灯笼散步而来,脸上都擦着小粉,一目连分不清什么叫水墨胭脂,但有一件事他很明白——他看到了传说中的那只“小狸”。

罕见的墨色皮毛,可竟然长着三只尾巴,就如同描述一样,非常小一只,软趴趴地搭在主人肩头。肩上趴着一只狐狸的婢女正和身边二位有说有笑,银铃般的笑声一目连却觉得有些陌生,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只狐狸或许正背负着通风报信的使命。

一目连知道不可轻举妄动,自己并未多加乔装打扮,一旦光线明了还是很轻易能被察觉。

他若无其事地揉着眼睛装作困了慢慢走近。

三人聊着些女孩子的话题,没人把一个普通的巡逻侍卫放在眼里。

她们慢慢接近一棵离墙较近的大树,那只狐狸突然跳起来,它的主人还作势要去拦:“哎?乖宝贝儿你去哪?”

狐狸不理她,扑腾一下跳到另一婢女头顶,想借此当跳板一跃而上枝头。

天色昏暗,这么一只暗色的小东西跳上树可就完全找不到了。

一目连也不再多虑,掏出怀里揣的那些金纸,往蜡烛上一沾,手大力一挥,动作顺畅,将那些纸甩到空中。

燃烧的金纸在黑夜里发出光亮,瞬间照亮了黑压压的树梢!哪怕是漆黑到融入月色的狐狸也没有被放过。

“你干什么!”那些婢女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大跳,险些尖叫起来。

一目连没理她们,心中只有那只该死的狐狸了——一支箭矢如约而至,带着简洁的风声钻进那树梢之中,嗖的一声,然后一目连便看到那只黑漆漆的狐狸从树梢上掉了下来。

白狼的箭法他早有耳闻,自然是信任的,他根本没去担心那只狐狸是死是活,最重要的是对着那会轻易下杀手的眼线,绝对不能让她有任何掏出武器的机会!

一目连自知不是打架的料,但他还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拿出从头上解下的绷带,瞬间勒住那婢女的脖子,咬牙威胁道:“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可说?”而事实就是他压根还没去确认狐狸身上是否携带着告密书信,不过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那婢女慌乱地叫起来:“你、你干什么?!”

这下他站得近了,一字一句听得十分清楚——这分明不是那天从妖狐手中接过水墨胭脂的声音!

一目连脑子里一根弦崩了,脑中一片空白。他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两位婢女妆面颜色的区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只狐狸真正的主人,有没有可能并非这婢女本人……

而是她身边的人?

“一目连,你果然听见了!”

仅仅是一念之间的事。他还未反应过来,那支当着他的面射杀了端茶婢女的短弩向他射来,满带着杀意、凶狠地直指他胸口。

一目连瞪大眼睛,有限的身体反应速度却无法支持他逃离。

而清晰的大脑在告诉他死亡正在临近。

那一瞬间他听到了三个声音。

一个是那涂着水墨胭脂的婢女愤恨的大叫:“都是你多事!”

一个是白狼下一支箭急于补救地呼啸飞来的声音。

而这两个声音都被最后一个仿佛要响彻云霄的呐喊掩盖了过去。

“连!”


tbc

预告:

“您这便是……昏君了。”



*不是三尾狐!是她分身,不是她本人,这文不会死任何一个有名有姓的角色的

评论(33)
热度(67)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