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07)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2017/8/11修订完毕


---


09.

荒像平常一样打理好外形后再出门,走出门就看到妖狐神经兮兮地坐在院子里摆出一副有事宣布众卿平身的样子,诧异地洗耳恭听。

“殿下殿下,小生告诉你个大秘密!”妖狐等了他半天了,终于拍着大腿站起来。

“你讲。”荒说,心想着:要是这秘密不够大,那回头就把妖狐剁了蘸酱吃。

妖狐凑上来,够了半天才够到他肩膀,偷偷摸摸地对着他耳朵说:“小生今天难得起早了些,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一目连要出门,好奇就跟了上去。你猜猜小生看到了谁?那个长公主的贴身侍卫!对,就那个小生的远房亲戚。哇靠,一目连原来和长公主是一伙的啊!”

荒一下子就火了:“你说谁?”

“就是一直在长公主身边的那个,小生之前跟你说过的,特别妖艳的……”

一目连昨天还被长公主调笑,又怎么可能与她是相识的?这样大早上被瞒着所有人叫出去,荒又想起昨日长公主意味不明的笑,突然明白了。

这是挖人挖到他家门口来了啊!

“来人,备车!”

“你这是去哪?哎,哎,等等小生——”

荒怒气冲冲,摔门而出。对他来说现在只有一件事最重要,天塌了都没这事重要。

谁也不能抢走一目连。

若是长公主对他的军师动了歪脑筋,他一点都不介意把解决他姐姐的计划提前。绝不能。

 

10.

一目连被三尾狐带上一辆马车,马车装潢奢华,一看就是平时接送长公主用的专车,还真是莫名的大手笔。

一目连问她你们找我什么事,三尾狐只是呵呵笑,并不明说。

长公主府在相反的方向,走一趟要花不少时间。一目连瞧见路边已经开张的煎饼果子铺,想起荒嫌街边小吃不干净,郁闷了一会终究还是忍了下去。

马车停下的时候长公主已经早就准备好了迎接。她笑意盈盈地带着一群仆从站在门口,尽显皇室待客之道——毫不遮掩奢华二字。一目连看到这浩大排场,又想起荒那本赤字的账簿,忍不住叹口气。

“久待多时。”天照俏皮地朝他眨眼,她一歪头,发间的金步摇便摇晃起来,也不知是出自哪位女红之手,竟是在步摇下方点缀了几个小铃铛,这一晃还带着清脆叮当响,搭配上别出心裁的衣裳和妆容,有些动人。

尽管昨日长公主说了无需多礼,但一目连一点也不觉得这其中礼仪就能少。他弯腰颔首:“参见长公主殿下。”

天照对他的知趣十分满意,笑着将他迎进门:“昨儿不是说了无需多礼么?连公子今天就忘了呀。”

面对外人,一目连只能谦虚:“草民不敢。”

天照带着他到府中一处凉亭中入座,周围一片雅致景色,倒是个静得下心的好地方。

亭中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

是将棋。

简简单单就能把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不愧是长公主天照的手笔。一目连并不否认这样简单明了又平易近人的主子会更招人喜欢,也难怪文臣那边风向大多向长公主这一派倾倒,若不是因为……

天照扬手请他入座,并喊来丫鬟端茶送点心。

她看着一目连的表情,了然道:“你已经猜到我请你来的用意了吧。”

一目连沉住气:“草民惶恐,不知是哪里入了长公主殿下法眼。”

“定要我说明白么?”长公主挥手,身后的仆从们如数退到好几米开外:“独眼军师,你觉得这样称呼你,会好些么。”

一目连微乎其微地皱了皱眉:“那是什么,草民愚钝,还请长公主明示。”

天照便顺着话说:“山阳山阴大名鼎鼎的开国军师,单字连,因为瞎了一只眼睛,而被女帝阎魔赐名为‘一目连’,从而名扬四海。北海道二皇子月读的军队入侵山阳山阴后,女帝阎魔被擒,软禁宫中,而军师一目连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却正好来到了月读身边,这难道是巧合么?”

一目连看着那一副精致的棋盘,垂眸轻声道:“或许真是巧合吧。”

只要他继续装傻,拒绝的意思便很明确了。

天照也不着急,将棋盘推到正中间:“莫要急着回答,你再好好回忆下吧。刚才丫鬟为你倒了一杯近畿特供的清茶,不妨一边下棋一边试试。我对自己的棋艺一直很自信,相信连公子的技艺也一定不差。”说完便执着兵往前进了第一步。

一目连知道,这盘棋不下完,自己大约是走不了了。

他抿了一口茶,执棋落子,行云流水。

天照看他风度翩翩有规有矩,却万分谦虚的样子,心中一动,一边下棋一边问他:“连公子,依你之见,我这样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一目连执棋的右手一顿。他酝酿了一会,才道:“草民愚钝,觉得这棋子约莫投错了胎吧。”

言下之意是在坦白在平明百姓眼里,女子家的再如何成功,也并不适合称帝。

天照不亏涵养一流,听到这种暗喻的话竟也不恼。

她抬手用红棋吃了一颗黑棋,却是一皱眉,自言自语道:“我输了。”

“还没有,殿下还有机会。”一目连这么说着,却下了一步狠棋,将车往底线上一推:“这才是将军。”

天照闻言笑了:“我自诩棋艺优良,却还是差连公子一筹。不知连公子是否有意愿多教教天照,指不定赶明儿就能赢过你了。”

一目连正打算婉拒,远处院子里却传来一阵喧哗,一大群仆人围在那里,大喊着什么有人要强闯公主府。

天照的笑意这才渐渐淡去:“看来这盘棋是下不完了。”

一目连听到门口妖狐嗷嗷叫的嚷嚷声,忍不住笑意,摇头道:“不,已经下完了。多谢长公主殿下赐教,有人找上门来了,草民还是先行一步。”

天照不语,静静地坐在原处看着他走远。

一目连走得很急,他也没料到自己被请来公主府会被荒府里的人看到,否则他也不会傻愣愣地坐在那里慢慢下棋,不然等荒找上门来事情会很难办。

很难解释!

“哪个刁民强闯长公主府,想死吗!”门卫举着矛,将妖狐推开。

“你大爷我!”妖狐气得直哼哼,“有本事抢人有本事开门啊!”说完才看到一目连远远小跑出来,睁大眼睛:“你看,这不就来了么!”

天照没下令强留他们,门卫也就没再刁难,将他放行。

荒从马车上跳下来,看他穿得单薄,什么也没说就丢了件大氅给他:“今天降温,出门也不记得多穿点。”竟是一字不提挖角之事。

妖狐“噫”了一声,连忙插嘴:“殿下你刚才说要赏小生的……”

荒把他拍飞到一边:“我说的是只要你冲进去就赏。”

一目连庄严肃穆的心情全被他俩逗没了,上车之后整理好情绪才和荒讲清楚来龙去脉。

“她是怎么知道的?”荒皱眉。

“亲卫队里怕是有长公主殿下的人。”一目连只能想到这个解释。

之前还说过自己非常信任亲卫队的荒瞬间觉得自己脸被打肿,尴尬地咳了两声:“然后呢,她还说了什么?”

一目连转述:“臣委婉地拒绝以后,长公主殿下问臣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臣回答,大约是投错了胎吧。今次来公主府一趟,臣才发觉长公主殿下行事简单明了识大体,若是未来称帝,定也会是一介明君。长公主殿下没有发怒,听到臣这席话只是露出了伤神之色。”

荒听他夸皇姐夸上了天去,反驳不了,却又不太高兴:“无论女权之风如何兴起,顽固派始终不会认同长公主,这就是她最大的弱点。”

“顽固派一直是少数,总有一天这部分人也会被感化的。”一目连说。

到那时候,即便是女孩子身家,登上皇位也不奇怪了。

情况不容乐观,也难怪三皇子须佐急着对付长公主天照,正是因为若是放任其继续发展,总有一天无论谁也拦不住她。

荒呵了一声:“所以呢,你被她感化了?”

一目连答得客观:“臣只是觉得,长公主殿下这性格备受文臣喜欢。仅此而已。”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不会回去了?”荒突然问。

一目连闻言看向他,左眼睁得又大又圆。

荒被一目连茫然而正直的目光看得有点晕车,自言自语道:“呵,毕竟可是山阳山阴叱咤风云的开国军师呢,就算你不愿意留下,她也不会轻易放你走的。”

那倒不至于,但会麻烦一些。一目连心想。

“内奸的事,就交给臣去办吧。”一目连没回答他,转而回到了上一个话题。

“行。”

荒也没想到,这么个“便宜”军师,居然连他天资出众、万人瞩目的皇姐也要抢,他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太没把他放心上了?荒是故意这么做的,担心自己过于信任他,被他看出什么端倪,也怕外人看出他来历不一般。虽然带他入宫赏宴,但一直没把大事交给他去办,只是凡事都会问问他的意见而已。

一目连看不出荒在心里悄悄琢磨什么,只是希望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不要再增加了。

——这次见面其实也是一颗定心丸。

既然长公主天照有意笼络自己,就定然不会把关于独眼军师的任何消息放出去让旁人听去,起码是绝对不会让三皇子那边的人知道的。一目连想,他还可以隐在幕后一段时间,直到鹬蚌相争争出结果,渔翁即将收网的时刻。

他便是那张网。

他不会放过二人争斗的机会。

狩猎宴,他是非去不可了。

一路颠簸,虽然说来惭愧,但荒府中这辆马车确实没长公主的专车走得稳,一目连被颠得刚才喝的茶水都有些反胃,捂着嘴病怏怏地靠在椅背上。不过这次荒也有心事,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马车缓缓停下,一目连见荒想事情想得出神,本想提醒一句,就听见荒喃喃一声“还好”。

“什么?”一目连以为荒在和他说话,他却没听清。

还好你没走。

“没什么。”荒反应过来,看见他珠光月明的眸子,逃也似的跳下车,走得飞快像是去赶集。

于是一目连只好孤零零地从车上下来,冷不防的一阵冻风吹来,吹起他厚厚的大氅,他一时有些忘了自己早晨出门是要干什么,哆嗦着走进屋里。



tbc

预告:

你可知道……何为善射?

评论(13)
热度(75)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