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03)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2017/8/9修订完毕


---



05.

最后娶妻生子的谏言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因为一目连隔天起来以后压根不记得昨晚所见所言所感,只记得自己绕了两大圈也没能找对回府的路。他一回来就累趴了,早上起来想继续找小厮讨块煎饼果子吃,却想起身在宫中,并买不到街边小吃。

早上起来的时候并没能再见到荒“发病”。

“殿下发病一事还有府外的人知道么?”早饭时他问。

“没有。”荒肯定道,自己从不在家以外的地方过夜,另一人格自然也就只会在家中出现,旁人无从得知。

一目连知道这件事荒比自己更忌惮,自然也就不会被皇帝知道。

换言之,要是被外人察觉,闲言碎语传到皇帝耳边,此事可大可小,小则印象恐会大大受损,大则再与皇位无缘——谁能想到日后会不会有奸臣在懵懂的第二人格耳边说些什么。一目连不敢随意揣测,但无非也就只这几种可能。

“藏好了,府内侍从也需得‘清理’一番。”他嘱咐。

“先吃早饭。”荒没答应,而是敲敲桌子,示意饭菜已经凉了。

一目连看了看满桌荤菜,面露难色:“臣并不喜大鱼大肉。”

荒挑眉:“你昨天不是吃得很开心么。”

一目连无奈:“总不能打击霜妃娘娘兴致,她无非也是一片好意。”

“好意无非也就是叮嘱了奴婢三两句。”荒对这些享尽荣华富贵的人依然有些成见,有些风凉地说道。

“殿下。”

“嗯?”

“这种话不能和臣以外的任何人提。”一目连终于还是夹了一块肉,悄悄叹了声“啊果然好腻”,一本正经地叮嘱:“白狼也不行,妖狐更不行。”

荒注意到他对那盘肉的不满,有些怨言:“你昨天不是说这个味道鲜美……”

一目连这才注意到这和他昨天夸赞的那盘肉是一样的做法,微微一愣:“殿下有心了,可惜昨日臣那话仅仅是为了转移话题才说的……”

荒有些失落:“罢了,你说他俩不行,何解?”

一目连道:“殿下你可不可以动脑想想。”

荒知道他有意刁难:“白狼和妖狐都是我的下属,虽然目前看来十分忠诚,但毕竟不是相识多年的朋友,无非也只是为了一颗肝胆相照的忠心替我卖命。他们可以替我卖命,自然也可以替他人卖命,我没有什么能许诺的,也没有什么能给他们的。倘若有一天我因为一些偏见过激的言论成为了不被他们认同的‘昏君’,他们或许会离开。一目连,你是这个意思么?”

“殿下英明。”一目连突然觉得自己要荒亲自说出这段话有些过分。

“大可不必,我对自己看人眼光很有自信。”荒否认道,对他的看法并不苟同。

一目连不反对,只道:“殿下把握好分寸就行。臣也才刚来不久,对两位将军的了解少之甚少,相信殿下自有判断,臣也不便擅自妄言。不过有一点臣是十分赞同的,那便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还请殿下对臣也一视同仁。”

荒不表态,只是说:“若是我对你仍有芥蒂,便不会带你入宫了。”

想来也是。

但这也可能是个考验。

一目连不答话,没什么胃口,便有一口没一口地吃,一直到荒放下碗筷才道:“殿下今日有何打算?”

“大家都忙,不便上门打扰。”言下之意便是老实待在家里。

“臣以为,难得入宫,既无明确拜访目标,不如到处走走。”他提议。

荒没拒绝,点头允了。

今晚的宴会开在御花园后园的一座露天大亭里,为了不重复行程,一目连便往截然相反的方向走。荒心道:感情这人来皇宫一日游的?却没有反对,正巧他也想借此多了解一下这位未来要托以重负的人。

荒对皇宫了解也不多,否则昨晚也不会迷路。四处闲逛,才发现南面都是些婢女做细活工的工坊,和一些过季的纳凉庭院,植物繁多,吹来阴风阵阵,他一瞧自家军师这么消瘦、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会不会被吹得着凉?

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会不会被吹得着凉?

一阵风吹来,差点把他自己给冻到了:“有点凉了,你冷么?”

一目连远远地看着那些婢女穿针引线,闻言才回神:“殿下若是冷了那便回去吧。”

“你在看什么?”荒拍拍他的肩,无意中碰到他的脖颈,惊觉竟然凉得有些没有温度,二话没说把自己外披风一脱盖他肩上:“不就是些婢女缝线,有什么好看的,别着凉了搞得今晚宴会去不了。”

一目连反而觉得自己被荒的手冰了一下,又不能有怨言:“臣向来体凉,并未觉得不适,殿下还是自己穿吧。”

一目连一再坚持无果,便回头吩咐小厮快跑回府一趟取大衣。

再往庭院里走,便是每年盛夏时分皇帝纳凉消暑的寝宫,外人不便入内。一目连正打算绕道而走,却突然看到门里一人打开了门,身后浩浩荡荡十多个奴婢太监。

荒突然一拍一目连后背,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

一目连愣也没愣,忽地一下反应过来,就像是和他早已约好一样,应声跪下:“草民叩见皇上。”

老实说,为什么在这种荒凉地方能够见到本该忙得要死、日理万机的皇帝,荒和一目连都毫无头绪,有那么一瞬间荒甚至都在怀疑一目连是不是明知皇帝在这里,才特地带他过来的。但一目连从未离开过他身边,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便不得而知了。

“儿臣拜见父皇。”他缓缓说。

皇帝凝神一看,也没想到偷懒会被儿子抓个正着:“平身吧。月读,这位是?”

荒答:“是儿臣在流浪时期结识的好友。”

“嗯,落魄时的好友,看来确实不太一样。”皇帝客观地评价,多打量了那么两眼自家儿子披在这“好友”身上的披风,神色有些复杂:“你叫什么名字?”

一目连被荒拉着站起来,神色胆怯:“草民单字名连,无姓氏……”

荒见他演技出群,也有些入戏:“儿臣昨日带连入宫,想带这位在儿臣落魄时陪伴在身边的挚友一睹宫廷宴会,今早又突然想四处散散步,北边是宴会所在地,想必人来人往相当嘈杂,便想着来南边僻静的院子里走走。没想到会正巧碰上父皇。”

皇帝心情也不太好,自知一句“抱恙在身谁也不见”根本拦不住带着各种繁杂琐事上门倾诉的大臣,否则也不会跑到这种僻静地方,正烦得要死,却正好遇上自己比较心疼的二儿子,总算还是有良心的,没把脾气迁怒出来。但皇帝也没打算聊这个话题,而是道:“前段日子你手下的精兵成功收服了山阳山阴,朕还未来得及嘉奖你,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一目连扫他一眼。

荒想起先前一目连的叮嘱:“儿臣……只想好好陪伴父母。年少时期儿臣流落民间,受尽委屈痛苦,如今有幸再回到父皇母妃身边,便已经是最大的恩典。”

皇帝点点头,对这个答案似是满意:“嗯,多去看看你母妃,她对你也挺内疚。”

“昨晚儿臣携友一同拜见母妃,她也对儿臣带旧友出来见见世面的行为非常满意。”荒开始胡编乱造,反正霜妃一向聪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他就是从她那里学来的。

“是该去见见她。”皇帝一聊,觉得自己舒心多了。

他自知早年因为打仗繁忙,有些对不起霜妃,如今能看到母子团聚也算是老天的恩赐。

荒见话题进行不下去,皇帝有要走的意思,便拉着一目连道:“父皇日理万机,想来还有要事要忙,儿臣就不打扰了,儿臣告退。”

皇帝点点头,视线却放在了沉默不言的一目连身上。

一目连自知是自己这只独眼吸引了皇帝的目光,他不确定皇帝是否猜到了什么,只能祈祷皇帝愚钝,没将他这个小小的角色放在眼里。但总的来说,这次“巧遇”的目的达到了。

走远之后,荒便问他:“你早预谋好了?”

一目连也不隐瞒:“嗯。昨夜你开窗吹风的时候,霜妃娘娘无意间提起过南面的‘逍遥亭’,还当她只是随口说说,就来看看,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圣上。”

但荒把他的目的看得很清楚:“你想让我博同情?”

“是。”一目连坦然道。

“多大个人了,还能博到多少。”荒对此嗤之以鼻。

一目连摇头:“在父母眼里,孩子终究是孩子。更何况还是了解少之甚少的孩子。”

不知孩子儿时是什么样,长大以后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又怎么能比较之下得出结论,这孩子究竟长大与否呢?

荒也不是瞎子,他看得出来皇帝心情有所好转,刚从屋里出来的时候脸色臭得不行,身后那群奴婢一个个恭恭敬敬脸色发白,约莫是刚刚汇报了什么坏消息。说完话之后,皇帝脸色恢复正常,心情也舒畅了。

愧疚、同情、分忧解难,这便是一目连需要的“他在皇帝心中的定位”。

被一目连遣回去的小厮终于姗姗来迟,荒穿上外套,才终于暖和起来:“下次有什么想法提前告诉我,我可不能保证每次都能配合好。”

一目连笑了:“殿下不也让臣随机应变么?彼此彼此。”

他不知道皇帝长什么样,而方才皇帝也没身着礼服,仅仅只是靠直觉判断皇帝的身份。

他依稀记得一代君王的眼神都该是什么样的,他天天面对着那双眼睛——阎魔的眼神向来就是那样的,他一看就认出来了。

心怀一切,却又不将世间万物看在眼里。

一目连对这样的眼神非常熟悉。曾有段时间,他非常惧怕这样的眼神,这会让他非常没安全感,仿佛自己下一秒说错话,人头就要落地了一般。

他突然有些庆幸,他有种直觉,这样的眼神他大约一辈子也不会在荒眼里看到。



tbc

预告:

“太他妈刺激了。”荒忍不住爆了句粗。


前期正事多!先让他们熟起来吧!

评论(3)
热度(90)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