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一世堂皇(02)

* 荒x一目连

* 亡国军师助流落民间的皇子登上王位的故事

本质上还是个谈恋爱的小故事…笔力根本架不住太大的构架_(:3 」∠)_

2017/8/9修订完毕


---


04.

中秋?居然已是中秋时节。

一目连抬头才反应过来,原来月亮还未升起来。便问:“明日中秋?”

“并非如此,半月之后才是真正的中秋,只不过中秋是当今圣上一故人的忌日,便把这宴会提早了几天。”白狼答,还不忘说笑:“阁下连中秋什么日子都记不清么?”

一目连没搭腔,正要上马车,看到白狼没跟上的意思。

想想也是,武将可不能贸然请去宴会上。

一目连正要上车,撩开帘子,忽地看见荒就坐在马车里,愣了片刻:“臣还是坐下一辆吧。”

“没事,上来吧。记好,你入宫的名头是‘我的好友’,别露出马脚。”荒若有其事地拉他上来。

“知道了。”一目连小心翼翼地坐到对面。

他考虑过用什么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会更稳妥些,想了一圈,似乎还是仆人的身份更好,有十足的借口随时跟在皇子身边,缺点就是只要在旁人面前,他就得恭恭敬敬地低头哈腰当仆人。虽然好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也只能糊弄一部分人,时间长了必然会有人对他的身份起疑心——哪有天天走一块的朋友,还是没来历的?

毕竟仆人还是难登大雅之堂。

一目连看着荒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主动搭话,默不作声地坐在那。

皇子封王前住所都离皇宫不远,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坐马车入宫,走路就行。只是荒担心太没架子风评被害,被一群故作玄虚的文臣贬低得有多夸张,皇帝听了也不高兴,搞得皇家缺这点儿人力物力似的,多不好听。

马车停在一座较为朴素的宫殿前,一目连随着荒下车,听仆人说这原是分配给二皇子弱冠前的住所,却因为其流落民间而放置到了不久前,又由于已经过了皇子能在宫中生活的年龄,就没再回这宫,只有每逢佳节皇亲皇戚都回宫过节的时候会收拾一下作为短暂的居所。

到了宫里就不如在外要坦然自若,刚刚落脚,就有不少人闻风而来。一目连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这样半路杀出的二皇子并不能得到多少大臣支持,景况比他想象中好了不少。

应付完几个上门拜访的大臣,荒对他说:“走吧,母妃邀我们去她宫里共进晚餐。”

“我们?”一目连迟疑道。

“她想当太后想得不得了,自然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荒道,一边叫来随行的小厮:“记得把山阳山阴带来的贡品一同捎上。”

一目连噗嗤一声笑了:“山阳山阴还有什么能进贡的珍稀贡品?”我怎么不知道?

“称不上珍稀,母妃一向喜欢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不知道你们的叫法,但我们这都称之为三生石。”

“三生石?是因为阎魔大人才有这样的传闻么……”一目连大概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民间传说他也听过一些。阎魔登基前住的地方曾经发生过比较严重的血光之灾,被人戏称为黄泉路,而那街口有一块好似千年巨石,周围偶尔会有人看到痴男怨女的魂魄出现。但也不知怎么的,这传闻就突然变成三生石是祝姻缘于一臂之力的东西了。

荒不太在意,送这东西的歪点子其实是妖狐出的,说什么女人都喜欢这个。

一目连见他没说话,也不愿打破人家对民间传说的美好幻想,毕竟传说的真相通常都比较残酷——那三生石也不过是普通的漂亮石头而已。

不过一目连最后还是没打消他送礼的兴致,只是说:“山阳山阴最名贵的,并不是这个。”

“这必然。沦落到一块石头做宝贝,那也太凄凉了。”荒奚落。

一目连顿时觉得自己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是一种药。”

荒随口一问:“哦,神药?”

“是的。”

“道观里很多。”

一目连听他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也懒得反驳,讪讪一笑便闭嘴了。

他们就带了几个随行的仆从,徒步往深宫走。一目连这才发现传说中的“国家有多繁荣,后宫就有多大”竟然不假,虽然当朝皇帝没几位妃子,空出来的宫殿倒还真不少,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荒的母妃住的地方。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一目连看到一位身着华冠丽服的年轻女子出门迎接。

但女子并不像知道还有第二位客人来访,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热情地招呼仆人带二人进屋,一到屋内迎面就是热腾腾的饭菜,几乎全是一目连吃到腻味的山珍海味。

一目连敏锐地发现,是三个人的饭量。

她将下仆都叫了出去,荒才向她介绍道:“这是儿臣请来的军师。就是之前提到的山阳山阴那位独眼的……”

霜妃全然不摆架子,跳起来:“那个只用了三万兵就打败了九州十万大军的独眼军师?”

一目连只是俯首:“拜见霜妃娘娘。”

“这些礼数就省了吧,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霜妃却和他儿子说了一样的话,一边说一边落座:“本宫看到宫里偶有几个识字丫头偷偷摸摸看过你的书,堪称神勇,一介文臣竟比武将带兵还要厉害。”

一目连脸上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尬色,待荒入座后才行礼坐下:“那不过是民间杜撰的故事而已,有些话夸大其词,实际并无那么夸张。娘娘请勿要当真,看着乐便好……”说到这里,荒突然掐了下他的手臂,他才一脸茫然地睁大眼睛看过去。

荒明白他在装傻充愣,却又被盯得不太自在:“说差不多够了,别打击她幻想。”

于是一目连便不再说话,静静地听霜妃娓娓道:“都说山阳山阴开国军师仅有一单眼,而这单眼故事也不少,民间传说是年少时为了救主而被奸人所害,却能凭借一只失去的眼睛将众多奸臣如数铲除,此事当真?”

“嗯……”一目连看到荒眼神示意,不敢打断,模糊应下。

“喔对了,还有开国除山匪的几场战役,真被传得神乎其神,什么利用山沟复杂地势不费一兵一卒就将顽固山匪杀得嗷嗷直叫,并因此机缘结识贤将。就是那个什么女武将,叫萤什么的?”霜妃也不知看没看见自家儿子拼命使眼色,问得可起劲:“哎,和本宫讲讲嘛。”

一目连只答不多言:“这倒是真的……”

荒为她夹了块黄金鸡,插嘴道:“说这么多,别忘了吃。”

霜妃瞪他一眼:“吃吃吃,就知道吃。”

“一来便看到一家和乐融融的场面,真让臣不好意思。”一目连连忙转移话题:“这盘肉味道鲜美,叫什么?”

于是霜妃就拉着他又扯了一晚上吃的,一直到她的贴身奴婢看天色不早了来催促,她才终于放二人回去。隔天他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吃货军师的名称。

临走前荒才想起来那块三生石,好好吹了一波这石头的来历和作用,哄得霜妃高高兴兴地捧着石头说要找工匠做成饰品,两人才告别。这次一目连也陪着他好好骗了骗霜妃,什么大实话都没说。

回程两人有些乏了,但为了醒酒,并没有命人来接,而是选择散步回宫。

路上一目连道:“臣有些意外。”

荒大约是被霜妃啰嗦得有点困倦了,走路大摇大摆,打了个哈欠:“什么?”

“臣本以为深宫女子性情约莫如出一辙,竟没想到还有这样世俗的娘娘在。”多多少少喝了点小酒,微醺的一目连比平时话多了不少。

“哼,她就随口夸两句,后宫女子说话虚情假意,你该不会信了吧?”荒不以为意。

“殿下,那可是您母妃……”

“若是真像你所说,是所谓特立独行的女子,又怎么会丢失亲生儿子,一直到他长大成人才找回来帮她抢皇位?”荒并不打算与他多说,对他母妃的事情早已下了定论,而方才那些欢声笑语也都是装出来的:“我说过了,我们跟她是一条船上的,她会帮我们,但她也只是为了太后的位置罢了。”

一目连清醒了些,不再相劝,只道:“无论如何,孝道应尽。”

“军师一来就只管家务事么?”荒不满他多事。

“理论来说,只要是殿下的事,什么都该管。”一目连突然停下脚步,郑重道。

荒只是放慢步伐,并没有和他一同停下,走在他前面幽幽道:“看来军师相当热心肠了,不,该说是尽忠尽职了。”

一目连只好快步追上去:“殿下在朝中势力仍未确定,天生输三皇子一城,需要在各种地方补进,否则圣上也难以将大权放在您手上。仅仅只是手握部分兵权,并无法动摇三皇子和长公主在朝中的地位。除非您要……”

除非要逼宫。

不过这个选项早在他刚来的时候就被二人谈和排除了。

“那你想怎么做?”

“殿下以为,圣上仍旧将您放在皇位候补名单里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问题荒也想了很久,心中已有答案,虽然并不确定:“是为了平衡。”

一目连欣然道:“还有愧疚。圣上始终对没能保护好殿下感到愧疚,想来霜妃娘娘必然在圣上枕边为您的不平哭诉,这样圣上只要还对您有一天愧疚,就不会轻率地将您从候补名单中划去。”

荒觉得有些好笑:“那还真感激她了。”

一目连听出他笑中带刺,便绕过了这个话题:“其实殿下一直有一个误区,便是您认为应该从长公主和三皇子身上下手。臣以为,应该先博得圣上怜爱,然后用行动表明您虽然在宫外长大,但也同样有继承皇位的资质。”

荒不答,一目连便继续说:“因为最重要的是一个‘王’与一个‘皇帝’之间的定位,是有极大区别的。王拥有兵权,关键时刻能助皇帝一臂之力,较为安分守己。殿下以为,您目前在当今圣上的眼里,是何种定位呢?”

荒明白话里的意思了:“是‘王’。”

“如果放任这个印象继续加深,还没等长公主和三皇子分出输赢,您便要被封王了。”一目连骤然停步,对荒道:“殿下,我们走过头了。”

于是荒掉了个头,继续道:“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应该向父皇展示我也有争皇位的野心?”

一目连东绕绕西绕绕:“是的,但不宜太直白。”

“比方说?”荒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纳妾之类的。”一目连谏言。

荒:“……”

一目连见他不太愿意,也能猜到个所以然:“臣看得出来殿下对后宫女子争斗深感痛恶,但这是与历代皇帝密不可分的一环。三皇子年纪小些,所以还未动此主意,但殿下已经到了适婚年龄,若是娶妻生子,将会给陛下一颗江山得以延续的定心丸。这将是长公主和三皇子都无法做到的。”

不,其实是因为……他心里有个人。

一目连也走得有些乏了,抬头一望,又道:“殿下,臣今天要教您一个道理。”

“爱卿请讲。”荒被他念叨得有些咬牙切齿。

“有时候也不能盲目相信您的军师,”一目连环顾四周,“他又走错路了。”


tbc

预告:

他突然有些庆幸,这样的眼神他大约一辈子也不会在荒眼里看到。


上来就见家长,后生可畏

评论(9)
热度(94)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