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双龙组】告白前别吃辣(小短篇)

* 荒x一目连

老梗了,随便写个短篇小甜饼,非常没营养,双向箭头于是就很随意啦

标题和文毫无关联!



 ---


“说真的,你一点都不嫉妒你室友嘛?”

般若突然毫无征兆地冒出这么一句话,一目连差点把手中的笔甩出去砸个稀巴烂。

一目连瞪他:“学习。”期末考试要来了。

般若挂科挂惯了,闲得浑身难受:“你想想啊,他那么高,T台模特的身材,还是读艺术的考试都不怎么需要复习……嗯嗯~最主要是那张脸。”

般若的口气引来一目连一股恶寒,他本想出口反驳一下的,想想还是算了:“关你什么事,复习。”

“你看你看,朋友圈刷下来全是姑娘们拍的他参加校庆的照片,”说完般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话锋一转,“跟这种太优秀的人生活在一起真的不累吗?”

一目连捏一把他的鼻子,拿起书走了。

本以为来学校就可以安静一些,谁知道走到图书馆门口就正好遇上般若,他们大一一起修过一门课,某种意义上还挺熟,般若又是个心很大什么话都会讲的人,难免吵得厉害。

一目连叹口气,认为般若是在旁敲侧击问他愿不愿意换个宿舍,起初并没放在心上,可室友的脸一次次浮现在他脑海里,突然又觉得般若其实说得挺对的。

学校宿舍分两部分,校内宿舍分男女,校外宿舍不分男女,一目连的宿舍在分配在校外,多亏了某人的功劳,经常出门就能撞上在门口蹲点想要递情书或者要微信等等事情的学姐学妹……有时候甚至有小学弟——这确实影响到了一目连的生活。

不过到底有没有嫉妒和羡慕,一目连自己也不太清楚。

兜了一圈,没看到空教室,他便准备回图书馆再看看,大概率般若已经跑去和那堆不要命的狐朋狗友浪去了。

结果回到图书馆,他就遇到了他有点想避开的人。

嗯……这人正是他室友。

“连?真巧啊。”荒朝他打招呼。

一目连给自己一秒缓冲的时间:“你怎么在这?”

荒一反常态,穿得特别随意,更像是出来买个外卖就回宿舍的样子,却往图书馆跑了?也可能是他平时穿得太骚包,一目连看到他突然正常了,突然有点不习惯。

荒答:“平衡一下形象。”

他们学校校庆日子和圣诞隔得太近,晚会就一直合在一起办,搞得特别大型,还特地建了个舞台铺了个红毯,搞得不比什么真的宴会差。很多校外的人也会闻名而来,所以艺术系的学生都会趁这个时候多报几个节目展示一下,好吸收更多学生报考。

比如什么服装设计走秀之类的……

其实荒并不学设计,但因为长得太好看,身材太适合舞台,就被人家喊去冲壮丁了,昨天被套上一件特骚包的衣服,搞得满场都是迷妹在欢呼。

荒当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他觉得他室友会有点在意。

一大堆小姑娘跟追星似的,打扰到他室友多不好啊。

一目连便“喔”了一声,互相有点心照不宣。

“你到图书馆查资料?”荒看他不多说,便没话找话。

“没,图安静而已。”一目连隐瞒了另一个理由。

荒便说:“那回去吧,一样的。我喊了麻辣香锅外卖,一起吃啊。”

一目连半信半疑地看他一眼。

你点了外卖那你出来干嘛?

一目连顿了顿,瞧着他又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把拒绝咽回心里:“你不是说吃辣长痘么。”

“冬天不长。”荒耸耸肩,看一目连手上提了一大堆东西,也不问是什么,就说:“我帮你拿。”

说着自顾自就提走了袋子,一目连拦都来不及。

他的室友在学校里跟个明星似的,同学们遇到都要摆出一副路上偶遇某个知名模特之类的表情,惊喜万分尖叫连连,荒才在图书馆门口站了不到两分钟,又一堆迷妹聚集了过来。

“跑跑跑!”荒对他喊。

一目连就跟着他一路小跑,跟躲狗仔队似的,特别滑稽。

他们没从宿舍正大门进去,绕到小巷里走了后门慢慢爬楼梯上去。一目连锻炼不足,跑得气喘吁吁,停在五楼大喘气了好半会儿。

荒还能笑着问他:“现在女生都这么疯的吗?”而他已经累趴了。

一目连喘好几下:“可能你天生丽质吧。”

这是句玩笑话,荒也不多笑,只是垂垂脑袋,看起来还有点受昨天宿醉的影响,精神不是非常好:“嗯,是吗?”

回到宿舍里,果然扑面而来的就是麻辣香锅特有的香味,爽到疯了的那种感觉,大冬天吃这东西特别爽。

一目连流了汗,刚进屋就把厚重的外套脱了,他为了省电没开暖气,理由是吃香锅一会儿就自行取暖了。

可是他刚拿好碗筷坐在餐桌边就开始打哆嗦。

他穿的针织毛衣有点宽大,风从肩膀灌进去实在让人受不了。

荒看他哆嗦了一阵,走去把高得常人够不到的顶窗关上了。

一目连感谢他的体贴,想了想没再沉默下去,问他:“怎么突然吃这个?”

他印象中荒并不喜欢吃辣,更喜欢吃甜食。

对的,这个大高个男人不喜酸咸苦辣,唯独对甜食最感兴趣。

“你不是爱吃么。”荒一歪脑袋。

“谁说的?”

“般若啊。你和他很熟吧,他说的。”荒皱着眉头夹了一块酥牛肉。

一目连没法反驳,般若确实挺了解他的,却没想到般若这个小混蛋这么快就把他卖掉了,难怪今天遇到他还说了那么多怪异的话。

一目连“嗯”一声,没问为什么荒要点他爱吃的东西:“请客发条短信说一声不就好了,还特地跑出去……是去找我?”

“是啊,”荒犹豫了一阵子,等到一目连把整块豆皮都吞下去才说:“你的手机……你没带着吧?”

一目连闻言一摸口袋。

还真的。

“在我房间里……”

一目连差点把自己呛死,还好一口辣椒已经吞了下去。

荒站起来拍拍他后背,温柔得一目连有些被吓到了。一目连缓了好久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原以为荒酒醒以后会对昨晚发酒疯的记忆忘得一干二净的,却没想到人家记得比自己还清楚。

啊……那大早上跑出去图书馆读书的行为会不会有点太做作了。

他抬头一看到室友明亮有神的眸子正盯着他,仿佛能笼罩星河的眸子里只剩下了自己,有些不自在了:“你……”

像是失去了言语的功能。

荒倒是面不红心不跳,一把拉过本来放在他对面的椅子,坐到一目连边上:“我只想说,我这人就这样,喝醉以后可能会干一些……平时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

一目连闻言像见鬼了一样看他一眼。

“所以,绝对不是意外。”荒的表情一本正经,一身骚包气全都像被辣到炸了消失了一般。一目连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两个人都挺小心翼翼的。

一目连突然有点后悔被麻辣香锅勾引回来了,他本应该在图书馆学习的。

他的嗓子哑了半天:“这样啊。”

说完他还不等荒说什么,又夹起一块占满了孜然粉的肉,还没仔细看就往嘴里塞,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荒本来就不爱吃,于是就用手撑着脑袋,看他吃得很开心,也不知发现没他是在装作镇定。

“人不如吃的。”荒撇嘴。

一目连像见到了新世界,如果他是般若那副性格,恐怕现在已经掏出手机发朋友圈大声说我靠你们男神还会赌气撒娇的我靠他居然是这个性格?

一目连夹了一块,问他:“这个好吃。”

荒这才把目光从他身上撤回来,盯着肉看了一会,摇摇头。

一目连就把肉夹回来,一副你不懂珍惜的表情,把那块肉放进嘴里。

荒突然后悔了一般,探过来狡猾地趁着他还没开始嚼那块肉,灵巧地用舌头把那块肉勾了回来吃进了自己嘴里。

一目连瞪大了眼睛。

“不怎样啊,是不是凉了?”荒装作没事人一样,摇摇头说。

一目连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他有些笨拙地不知道怎么应对室友这样明目张胆的撩人挑逗,硬是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端着锅站起来:“我去加热一下。”

荒没心没肺地笑了两声。

“连,锅不能放微波炉里。”

“……”

“这还是你教我的。”

“是吗?”

“连,倒到塑料盒子里也不行。快餐盒这种劣质塑料最好也不要放微波炉加热,也是你教我的。”

“……啊,是这样。”

一目连现在什么都不想吃了,也不想复习什么该死的环境地理,他就想把自己关房间里好好冷静一下。

荒一脸宠溺地看着他耍猴,终于站起来说:“我帮你吧。”然后走过来,把锅里的料分成好几分,让一目连把它们分出来放到几个陶瓷碗里再加热。

一目连在生活方式这方面懂得比荒要多多了,要知道他们最开始刚认识的时候,荒甚至连洗衣粉要倒哪个格子里,要倒多少都不知道。

荒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磕磕绊绊地往碗里倒东西,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摸了一下他后颈。

暖暖的手,滚烫滚烫的。

一目连猛地一顿,锅差点撒出来一大半。

他拿纸擦了擦桌子,想要尽可能找点繁忙的事情做以缓解气氛的暧昧不清……不过荒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借着身高优势凑了上来,绕过他的肩膀、凑在他侧脸轻轻地问道:“太麻烦了,不然晚点再说吧?嗯?”

刚刚吃完香锅的麻辣辣的热气呼在他耳边,一目连一哆嗦,也不再纠结个七上八下的,把锅往旁边随便一丢,侧过身扶着荒的肩膀便吻了上去。

麻辣味的吻给的刺激感太清晰,一点也不迷迷糊糊,荒搅着他的舌舔过他嘴里保留的那些辣味,那种感觉有点刺,就好像火辣辣的一股气堵在他胸口半天没散开,唇舌来来回回地交战,亲得有些让他头皮发麻。

好辣。全身发麻。

一目连有些腿软,几乎整个攀在荒身上。

荒忍不住在他身上摸索,半天才偷偷在喘息的空隙间突然耳语道:“有没有人……说过你脖颈上的纹身很性感?”

一目连粗喘一口:“有。”

他想到昨晚荒喝醉了被朋友们抬着送回来,他扶着荒进卧室,却被荒一把推在床上说你的纹身真性感然后被莫名其妙亲了半天脖子,他就忍不住脸一阵一红一白。

“谁?”荒不太高兴了。

“你昨天自己说的。”

“啊,我喝醉以后审美果然也没什么问题。”荒又宠溺地笑起来,低头仔细一看,发现那纹身中间有一个非常小的牙印:“……这他妈我干的?”

一目连看不到,只是微妙地耸耸肩。

荒有点难以置信自己醉了以后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幼稚举动:“我还干了啥?”

昨天我们还只是室友而已啊大哥。

“你还想干啥?”

“什么,我还以为我昨天一不小心把你办了?”哇靠,要不是这么以为,他能发展这么快?虽然他很不要脸,但那他也太不要脸了一点吧!

一目连诡异地看他两眼,觉得有点意识到这其中的误会了,气氛突然冷下来。

他松开了抱着室友肩膀的手。

可是他看到荒跺了跺脚,咬牙切齿道:“那我吃大亏了,不行,我要补回来。”

一目连:“???”

事情发展好像和他想得又不太一样,荒仗着长得好锻炼好一把把他公主抱地捞起来,然后就往房间里走。

“你做啥!”一目连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你、手、机。”

 

end?

 

 

 

据说是后续

 

般若:嗨,辣好吃吗?

荒:狗日的

一目连:啥

般若:哦豁,哦哈哈……是这样

荒: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一目连:???


评论(5)
热度(153)

土间冬眠

一切随缘
ooc我的 不掐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近期日更

©土间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